格 古 日 记

(一)

2004年

 

4月30日

     《空白期青花瓷》书稿整理完工,刻成一盘寄出版社。目前尚无空白期瓷器专书出版,此书应是“填补空白”了。撰写过程中,心得不少。如发现空白期一些独有纹饰,对断代很有帮助。

有一种纹饰为正统朝独有,拟名为“松果式缠枝莲纹”。尖瓣,花朵形状上锐下丰如松树果,如图1、2、3。此种纹饰一般以主纹出现。

 

1

2

3

1青花缠枝莲纹象耳盘口瓶(明正统)高19cm 1989年江西德兴市黄柏乡福泉山正统十二年墓出土 德兴市博物馆藏

2 青花缠枝莲纹筒炉(明正统)高9cm 1989年江西德兴市黄柏乡福泉山正统十二年墓出土德兴市博物馆藏

  有一种蝌蚪状云纹,很独特,也是明代正统朝特有,拟名为“三眼右曳蝌蚪纹”,如图4。此纹饰为辅纹常出现在器物颈部。

 

4

 

      许多人将纪年墓出土的随葬物都视为断代的“标准器”,我认为这样可能会出偏差。实际上,能作为断代标准器的(即视为与墓葬同一时间者)应是随葬物中的冥器,而不应包括随葬物中的传世品。图1、图2是同一纪年墓出土的瓷冥器(对瓶、香炉合称“三供”,是冥器常见的表现形式。如加烛台一对则称“五供”)。它们是墓主下葬是临时在冥器店买来的,是断代绝好的标准器。而墓葬出土的传世物多是墓主生前用品或玩赏物,甚至是墓主收藏的古玩(墓主也有是雅好收藏的收藏家的)。所以断不可将此类“出土传世品”视为与墓葬同时的断代标准器,即使它出自纪年墓。

    景泰二年墓出土三供瓷瓶炉(图56

 

5

6

5 青花花卉纹戟耳瓶(明景泰) 均高17.7cm 江西德兴市黄柏乡福泉山景泰二年墓出土德兴市博物馆藏

6 青花花卉纹索耳三足炉(明景泰) 通高10.5cm江西德兴市黄柏乡福泉山景泰二年墓出土德兴市博物馆藏

      小林发来日本大阪东洋美术馆所藏宋建窑油滴盏照片,照片是他的旅日朋友发给他,然后他转发给我,此盏在日本被定为“国宝”,全日本仅存两件,中国竟无存。国内出版物图版不够清晰,且只有立面图,此则有三张不同角度照片,十分难得。(图789

 

7

8

9  

 

5月1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九件,只一件日本造白铜三足炉是“老货”。定为大正——昭和十九年(1912-1945)即二战前物品。其余皆赝品。其中有一件象嵌高丽青瓷玉壶春瓶仿得很好,差点确认为真,后来在垫烧痕及外底釉面开片纹上找到破绽。从瓷瓶可见当前仿高丽瓷的水平又提高了。两年前在京城见“高仿”的高丽青瓷没这水准。又记一朋友藏数件象嵌高丽青瓷,曾邀我“共赏”,当时不忍破其好梦,今如见此瓶不知会作何感想。

四川内江客送鉴一螭虎钮铜章,印文是东巴文,紫铜质,形象生动,包浆漂亮,十分可爱。定为元代。(图10、11、12、13)

 

10

11

12

13

    开始整理《汝瓷》书稿。要补入“汝瓷文献选读”一章

 

5月2日

韩国客要昨日送鉴的高丽青瓷(图141516)的《鉴定意见书》。晚上写好发去,内容如下:

 

(贋品簡析)

 

1、   纹饰系毛笔绘成之假象嵌,与真品纹饰由刻填手法制成之真象嵌,在工艺上绝然不同。在视觉上,仿品纹饰浅淡、稀薄、漂浮,没有厚度;真品纹饰深入胎体,色彩鲜明,厚重。

2、   器底三处支烧痕为现代白灰,而高丽朝真品支烧处应是硅石痕。

3、   釉层偏厚,釉色偏蓝。真品为显示镶嵌图案,釉层较薄,并且古代真品釉色多为偏绿的“橄榄色”。不见这种如中国龙泉青瓷一般厚而偏蓝的“粉青釉”。据此可断定此瓶是中国仿品,因为韩国仿品大多也是橄榄色。

4   外底开片的片纹人为染色。

 

 

 

 14

15

 16

 

  甲骨文龟板鉴定秘诀:真品没有文字的一面有凿坑,文字越多,凿坑越多;伪品则没有凿坑。凿坑是人为钻凿形成的,作什么用途呢?原来是作为炙烤点,在占卜时炙烤此处,使龟甲产生裂纹(称“卜”),再根据“卜”的形象进行预测、记事,用甲骨文记录下来。作伪者不知此占卜过程,且为满足收藏者追求品相完美的心理而将龟甲做得光滑漂亮,并且有文无卜。  

 

补图 龟甲上的凿坑和钻坑

 

西湖出版社王兄要编一套“千万不要迷信”古玩丛书(《千万不要迷信专家》、《千万不要迷信博物馆》……),打来电话邀我参与写作。我说考虑考虑,大纲先寄来看看,不知能否适合我写,如不能胜任而贸然答应不就帮朋友倒忙啦。因而谈到目前文物鉴定许多“大师”的不可思议之事,王兄慨叹说如今鉴物难,鉴人更难。我说现在鉴定家也有赝品,也须鉴定,否则“赝品鉴定家”当道,其害非浅。

 

5月3日

         整理《汝瓷》书稿。

犀牛角材质的鉴定秘诀:即其断面如毛竹之截面,有细小颗粒状纹。而牛角、羊角等没有此特征。另外,犀角加水研磨汁如牛奶,这是我亲自验证的结果。但一般犀角雕刻艺术品鉴定不必用此办法,因为这毕竟是“有损鉴定”。

象牙材质的鉴定秘诀:其断面呈网格状,纵面(立面)纹路如山峰波浪。今年有不少树脂仿品,个别也仿出网格纹。但树脂仿品是注塑的,象牙制品却是雕刻的,两者不难辨析。另外手感温度也明显不同:树脂仿品温,象牙真品凉。

上海客在线送鉴七件。真品一件:“福寿”款青瓷碗。为元代龙泉系小窑圹碗,价值有限。河北保定客在线送鉴一件:宝珠顶白釉盖罐。为宋代定窑系产品(土定)

200377日创“裴光辉文物鉴定工作室”并在当月在网上开展在线鉴定以来,至今鉴定各类真假文物近五百件,其中五分四为在线鉴定,五分一为实物鉴定。拟将在线鉴定材料(图片、鉴定书等)整理出版,书名已拟好。但此选题恐怕要放到明年了,今年挤不出时间了。

 

5月4日

整理《汝瓷》书稿。

保定客在线送鉴两件,皆赝品。

瓷器釉面“光可鉴人”(可看清人的五官)者多新货;而“光可照影”者未必新仿。清三代精品釉面比清中后期还“新”。这是因为它釉层质量好,比后者致密度高,因此更不容易受污染。而清中后期瓷器釉面松懈,比较容易沾染污物,故釉面往往显得更“老旧”。玉器亦然,和田玉比岫玉更不易受沁。有的仿古白玉沁色遍身,十分夸张。其实质地好的古玉甚至可以一点沁色也没有。

 

5月5日

整理《汝瓷》书稿。将汝瓷釉色分为天青、卵青和粉青三种,并在汝瓷图片上分别标注。此前有的书把所有汝瓷图谱全标注为“天青釉”(如《 汝窑聚珍》)很不合理。汝瓷有多种釉色古人屡次提及,存世品也明摆着有多种釉色,为何视而不见?

北京客在线送鉴九件,全赝品。

古瓷器时间久了会产生剥釉(釉层剥落,露出胎骨),明以前的“高古瓷”剥釉现象更普遍,故很早就有造假剥釉者。鉴别真假剥釉,据一些权威专家的“秘方”是看剥釉处釉层断面(方言“茬口”)是直的还是斜的,直的是真,斜的是人为敲凿的。然而这一帖秘方早无效了。其实造假剥釉难道只有敲凿一招吗?也太小看 造假者的智商了。今天就鉴定了一件假剥釉的,可以让某些著书立说的专家们开开眼界。(图1718

 

17白瓷鸡首壶(赝品)

18白瓷鸡首壶(口部)

 

  此鸡首壶造型十分不类,一眼即可断为赝品。但其剥釉断面却是直的。像这种情形的假剥釉,地摊不难见。此处不过特选一极端之例,以期更说明问题罢了。日前翻到一本新出版的讲古陶瓷的书,还在那里津津乐道怎样通过“茬口”看真假剥釉,真得劝这位拾人牙慧的教授走出书房到地摊看看。

 

5月6日

整理《汝瓷》书稿。

韩国客发来一题为“肺腑之言”的e-mail,再次要求我 出让藏品或帮他买“韩国古陶瓷”。转让一事我已婉拒他一次,并说明我从事文物鉴定不宜涉及买卖的道理,但他仍抱“侥幸心理”,看我能不能给他破个例。他对我的信任我是心领了,但这例岂能破之?尽管目前鉴定家 兼营古玩的事司空见惯,有的还是名家,但我自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个人目前在文物圈多少也有点虚名,不能不“珍惜羽毛”啊。

象这样的“恳求信”也收了不少了,但客户越信任你,你越不能帮这个忙。如一个文物鉴定者又兼营古董买卖 ,如何保持客观、公正立场?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能不吹黑哨吗?或者有人会问:人家某某国家级的博物馆里的大牌鉴定家也未能免俗,你何苦“自命清高”?其实这哪是“自命清高”,而是为自己的长远生计着想。国家博物馆的鉴定家可以“多种经营”、可以“吹黑哨”,一旦露馅,民间人士不再求他鉴定,他照样有一份薪金可拿。而我一旦失去客户,则只好喝西北风去,因为我没有“皇粮”可吃啊。也正因为我的工作室是私立的鉴定机构、自己是“自由鉴定人”,我和我的鉴定工作室就更有生存危机感,更不敢不敬业,更不敢丝毫放松业务学习,让业务水准、服务和信誉始终处于业界最前头。

 

5月7日

整理《汝瓷》书稿。

在网上看到一幅名为《出新》的年画,是1974年全国美展作品。该画以当时“推陈出新”的瓷器新作为题材,对考察“文革瓷”是个绝好的材料。由于当时流行的新年画多是表现“新生事物”的,采用写实主义笔法(当时叫“革命现实主义”),故纪实性很强,具有历史档案价值。(图19

 

19 1974年美展作品《出新》 作者 何叔水

从画面看,“文革瓷”确是“推陈出新”:在品种上,主要是继承传统——有青花瓷、粉彩瓷、天青釉瓷、钧釉瓷等;器型上,有传统的(如缸、玉壶春瓶、观音瓶等),也有创新的(如桌上那个三角形钧釉瓶);纹饰绘画上创新最多,时代烙印最明显(如桌上大花瓶上的“样板戏”图等)。

“文革瓷”艺术性并不高,但它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倒是丰富的,能在瓷器纹饰上这么鲜明地反映一个时代的诸多社会信息,在中国瓷史上是不多见的。故其学术价值也不可低估。

    福州客在线送鉴一件南宋龙泉青瓷三足筒炉。

 

5月8日

      上贞观国际拍卖香港有限公司网站。浏览该公司“2004年春季纽约拍卖会拍品,不禁大跌眼镜:一些花里胡哨的中国古陶瓷臆造品竟然荣登国际拍卖会。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些瓷器的鉴定顾问竟然是国内鼎鼎有名的两位古陶瓷鉴定家:一位是被誉为元瓷专家的故宫博物院的叶女士(著有大书《元代瓷器》),一位是国宝把门神的广东博物馆的赵先生。该公司的专家顾问委员会成员共12名,中国专家占了7名,其中陶瓷专家两名(即上述二位)。公司总顾问林缉光称“贞观国际拥有一群鉴赏中国艺术品的精英组成的顾问委员会,任何艺术品均经过严格鉴定才可以登上拍卖场”(引自该网站“新闻记录”)。所以没有理由不相信这些瓷器拍品均经叶、赵二位的“严格鉴定”。但下面这些拍品实在太超出我对中国古陶瓷的理解能力了。不知是我辈孤陋寡闻,还是鉴定大师偶有“走眼”之时,总之是开了眼界了。且来看看这些十分“另类”的“古陶瓷珍品”(图20-32拍品的年代、名称照录):

 

20(149号拍品)

元代 青花釉里红莲叶盖罐

21(141号拍品)

元青花釉里红带盖梅瓶

22(162号拍品)

北宋耀州窑鹦鹉壶

23174号拍品)

元青花鱼藻纹兽耳瓶

24218号拍品)

北宋影青凤兽瓜棱壶

25237号拍品)

宋越窑突雕人面羊首四系罐

26252号拍品)

元豆青釉里红九鱼飞龙纹梅瓶

27281号拍品)

元青花釉里红飞龙纹梅瓶

28292号拍品)

南宋龙泉窑梅子青釉雕花凤纹把壶

29304号拍品)

北宋耀州窑印花双凤首流把壶

30316号拍品)

元釉里红海龙舟车瓶

31322号拍品)

宋钧窑龙流三足壶

32145号拍品)

元青花釉里红蝠桃龙流把壶

 

对这几件“国宝级”拍品,我的疑惑和惊讶并不能因为已经名牌专家的严格鉴定了而有所“解惑”、“释疑”。稍有中国古陶瓷鉴赏常识的人都不免疑惑:元代的青花釉里红瓷怎么是这般的发色?(图20、21、27)元青花瓷的花瓶怎么会带有兽面衔环铺首?(图23),把壶的球形腹是清代才出现,元代是梨形的(称“梨式壶”),怎么会超前出现在元代,并且还装上一个不伦不类的“龙首”?(图32)宋影青执壶怎么居然长出隋唐执壶上才有的“凤首”?(图24)元代釉里红梅瓶肩上如何长出晚清“嫁妆瓶”上的一对狮耳,外撇足下还踩了高跷——足下有足?(图30)还有所谓宋代“越窑”“耀州窑”“龙泉窑”“钧窑”的作品更是怪模怪样,十分“另类”,难道以端庄典雅著称的宋元古陶瓷还有这么“嬉皮士”的一派作品还未被我们发现、认识?假如这些瓷器放在“中国当代瓷艺展”上展出,应该会舒服些(因为中国现在许多瓷艺家差不多就这个水准和风格),而把它们作为国宝级宋元瓷器真品拍卖,就颇有黑色幽默的创意了。

     “贞观国际”1992年在香港成立,曾在2003年秋拍披露所谓圆明园铜狗头而引起海内外轰动,还惊动了国家文物局,竟因此名声大著。其“专家顾问委员会”阵容也非同小可,国内7名当中有两名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其中一名还是常委)、两名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如此“国际知名”拍卖行、如此名牌鉴定家怎会推出如此离谱的古陶瓷赝品、产生这种“小儿科”的大批量的鉴定失误?并不是说专家就必须是神仙,必须火眼金睛,百发百中,专家与大众的区别也决不是说大众会走眼,专家不会走眼,决非如此,否则世界上也没有专家只有神仙了。专家与大众的区别在于大众经常走眼,而专家很少走眼;专家的走眼和大众的走眼也有区别:大众的失误经常难免是“小儿科”的失误,专家的失误则是“高级的失误”,不会有“小儿科”的失误(即常识性错误)。如果“国鉴委”和“故宫”的一流专家也大批量犯小儿科错误,那么“国鉴委”和“故宫”还有什么权威性可言?

补记:举拍品,贞观国际曾在2003年10月26日拍卖过(香港),当时的成交价之低也超乎人们想象,如:北宋耀州窑印花双凤首流把壶”(29成交价:42000(港币);“宋钧窑龙流三足壶”(31成交价:28000元(港币)“北宋影青凤兽瓜棱壶”(图24)成交价:16000元(港币)……可见这些成交价不到5万港币的“宋代名窑精品”到底是什么货色该拍卖行其实是心知肚明的。(2005年6月1日)

 

5月9日

近来读古代绘画,发现中国古代绘画有一种特别的透视法,如以西方透视参照,可称之为“逆透视”。这种逆透视与过去常说的所谓中国绘画的“散点透视”完全不同。“散点透视”在每个焦点上还是“正透视”,即还是焦点透视,因此还只是道出了中外绘画的共性。而逆透视则不然,它是中国绘画观察和表现(不是“再现”)事物的独特方法,它也是古代东方思维,尤其是战国名家思维(如惠施有“今适而昨至”“龟长蛇短”等命题)和老庄思维在绘画上的演绎。这种逆透视最晚在晚唐就出现了。佚名《宫乐图》中桌子的画法即是。(图33

 

33 佚名《宫乐图》(绢本) 晚唐

 

5月10日

  韩国客重发观音像照片。确认为南宋至元代龙泉窑作品。釉色接近梅子青,但釉层比梅子青薄些,故还是定为翠青为宜。(补记:经2005年3月15日第三次鉴定,此像应为现代赝品。)

  一般谈南宋以后的龙泉青瓷釉色都只讲粉青、梅子青两种,但我认为应该还有翠青 一种。(宋官窑器釉色也有翠青一说,但这里说的是龙泉窑的翠青,两回事。)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像翡翠一样的釉色。它比粉青釉透亮,没有粉青釉的那种带粉的乳浊感;色调接近梅子青,但没有梅子青那种深不见底的厚度(深邃感)。这种翠青釉非我杜撰,一些博物馆藏品中就有,如龙泉青瓷博物馆就有很典型的一件(图35),我也已鉴定过数件。这种翠青出现时间大概在南宋至元代,元以后不见。龙泉翠青釉瓷比粉青少,其价值应仅次于梅子青而高于粉青。

 

 

 

35 龙泉窑翠青釉注子(元代)

龙泉青瓷博物馆藏

 

5月11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11件,真品两件:民国木雕观音立像、清末-民国潮州白釉褐斑孩儿枕。孩儿枕上贴有“京文检”字样(“检”繁体字)和天安门图案的纸标签。(图36)此标签应为文革前北京文物经营许可标志,也有年头了。(文革后此标志换成了火漆印)故此标签也可以成为收藏品了。

 

36A 白釉褐彩孩儿枕

清末-民国  潮州窑

36B 

36C

5月12日

       出版社寄来《转变期青花瓷》(二校)、《吉州窑瓷》(一校)校样,做二书校对。责编老刘又来电话催稿,说要赶在六月底之前将样书做出来参加定货会。出版社催稿总这样急,但付稿费却不急。

      娟英从成都打来电话谈她的《漳州窑素三彩瓷》书稿。我将此书列入今年出版的《中国古代名瓷鉴赏大系》第二辑。漳州窑素三彩瓷过去因不明产地而称“交趾三彩”(认为是越南产品),其三彩香盒是日本茶道的高尚用具。其真正出生地近年才找到——即在福建的漳州。此书出版在国内应是填补了漳州窑素三彩瓷的著作空白。

  上海客在线送鉴5件。两件真品:清中期哥釉乳足炉、明代青白瓷三足炉。

 

5月13日

汕头客带来十件作实物鉴定。仅一件乾隆哥釉洗是真品。

韩国客在线送鉴6件。真品两件:青瓷盘口双系罐(隋-初唐)、青瓷碗(元代)。有一件酱黄釉刻划牡丹纹凤首壶(图37)与辽宁博物馆所藏黄釉凤首壶(补图1)及1952年内蒙古突泉出土的一件辽代绿釉划牡丹纹凤首壶(图38)造型基本相同,胎釉似乎很“老熟”,但细审却发现有所区别:凤首的喙真品是上仰的,好象正欲鸣啼,特有精神;而此赝品却是下垂的,像在瞌睡。真可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另外此赝品露胎处未见施化装土也是一大破绽。存世辽代黄釉瓷真品上釉前均施有一层白色 化妆土(补图1、图39、图40),而此器独无,甚违常规。

 

37 黄釉凤首壶(赝品)

 

补图1黄釉凤首壶(辽代)

 

 38 绿釉划牡丹纹凤首壶(辽代)

 

 

37B

38B

39 黄釉葫芦形执壶(辽代)

40 黄釉凤首壶(辽代)

 

5月14日

责编老刘寄来《空白期青花瓷》校样。此书亦我较满意之作,有不少自出机杼的学术亮点(从出版社角度说也是“卖点”)。也是一本填补出版空白的书,之前尚未有空白期瓷器著作出版(又是一卖点)。出版方曾为这套书的写作方法与我颇有争论。出版方一味强调市场,欲淡化学术性,做成一套“抱佛脚”式的普及性丛书。怕学术性强了,读者变少。实际上如真的照他们的意见做,恰恰会有丢了市场的危险。近年“抱佛脚”式的文物古玩类读物铺天盖地,读者的阅读期望已不满足于浅尝辄止了,故有学术价值的、高品位文物图书潜力更大,后劲更足。出版方以为曾经推出的“抱佛脚”好卖,就想按此老思路做下去,却不了解如今读者的阅读期待,不知“与时俱进”。另外也不知“学术性”和市场的辨证关系,将学术性与市场看成是对立的,却不知如今有许多社科类的畅销书同时又是学术性很高的著作,这类书往往是印次最多的,后劲十足。因此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思路,毕竟我是主编。从已出的第一辑(10本)的市场效果看,我的思路果然没错。故第二、第三辑还得坚持“学术性”“知识性”“可读性”“文学性”“趣味性”“实用性”六性统一的思路,坚持“雅俗共赏”,而不能降格为纯普及的抱佛脚式的入门图书(这样的图书现在滥了)。

  《吉州窑瓷》第一校完成。

  鉴瓷如鉴人。人老从里到外皆老——骨头变轻了(骨质疏松之故);皮肤皱了,松弛了;火气煺了;声暗哑了。年青人则反之                                                                 ——骨重;皮紧;火气旺;声嘹亮。瓷器身骨就是瓷胎(所以又叫“胎骨”),其皮肤就是釉层。古瓷胎骨也会疏松(也叫“酥化”,年代越久远者越显著),故骨轻,新瓷骨重(还没有到“骨质疏松”年龄,又与现代用机械练泥,胎土杂质更少,气孔更小,因此胎骨更致密有关。)有经验的鉴瓷者凭手感即能感受到新旧瓷分量之别。古瓷釉层有“皱纹”,或明显,或隐隐约约、似无还有,有经验的鉴瓷者总能感觉出来;又有皮骨(胎骨和釉层)相离的感觉,如人老皮肤松弛貌,新瓷给人以皮肤紧绷,皮骨紧贴之感;古瓷釉面虽新而柔光内敛,新瓷釉面贼光四射,火气炽盛,如人为去火作旧,则釉面暗淡发呆;古瓷以手扣之声音低沉,胎厚者如聆古钟,新瓷声音亮丽甚至尖利。

人有通过美容、整容使外貌显得年轻的,企图留驻青春,推迟衰老,但外貌可以修整而骨头却无法修整;伪器亦然,即使外观做得了旧,整得了容,胎骨却依然崭新。

不止鉴瓷如鉴人,鉴铜器、鉴玉器、鉴书画皆然,总之,鉴古如鉴人。此间微妙,需长年累月专注于此者方可体会之,此道甚精微,极广大,不足为外人(外行人)道也。

吉州窑剪纸贴花瓷真赝鉴定心得:除剪纸水平有别外,古器剪纸纹饰与地釉(黑釉、兔毫、玳瑁斑釉等)系一次烧成。新仿品掌握不好一次烧成技术,多是二次烧成,即先烧成“地釉”,然后贴剪纸(刷一层高铁分釉料,烧成后颜色比地釉深)二次入窑烧成。这样的成品的剪纸纹轮廓外就产生一道黄晕(氧化铁的呈色),而古器因没有在地釉上刷含铁釉药就没有这道黄晕。(图41-45)

 

41A 剪纸贴花鸾凤纹盏(赝品)

41B 赝品剪纸朵梅纹  

41C 赝品剪纸鸾凤纹

42 真品剪纸朵梅纹

43 真品剪纸鸾凤纹

44 吉州窑剪纸贴花龙纹盏(南宋 日本藏品)

45  剪纸贴花鸾凤纹盏(南宋)

日本东京富士美术馆藏

 

5月15日

《汝瓷》整理完,刻盘寄出版社。

做《转变期青花》二校。

汕头客来信,建议我开文物鉴定培训班。其实哪有时间,出版社的稿约和鉴定两项就够我忙了。此名瓷鉴赏系列今年怕完不成了,(明年上半年当可完成)。然后更大一个系列《裴说文物》要择吉开工。还要给老王两个稿子。另外工作室网站要尽快建起来,此事别人代劳决不会理想,网页还得自己写,大概至少要写100页吧,“之事体大”。

韩国客在线送鉴11件。真品5件:隋唐代青瓷双系罐、北宋青白瓷盘龙长颈谷仓瓶、北宋青瓷四系罐、南宋青瓷谷仓罐、南宋青瓷褐彩谷仓瓶。(图46-50)

 

46 青瓷双系盘口壶

-初唐

47 青白瓷盘螭长颈瓶   

北宋

48 青瓷四系罐

北宋

49 青瓷谷仓

南宋

50 青瓷褐彩谷仓瓶

南宋

 

       有客曾示我一轴“老画”,说“蛀成这样,没几十年上百年时间能到这程度?”我说我一个礼拜就能让一幅新画蛀成这样。客颇惊讶,问有何绝招。我说很容易,抓几十只虫子放进画缸里去。

其实老轴倒比新轴更不易遭虫蛀。旧画常有刷黄檗水一道工序,裱画的浆糊也极其讲究,放了麝香、冰片等放腐、防蛀的高档药物,而现在大多没有这些讲究了,故常出现新轴比旧轴更黑、更脏、更烂、更“老态龙钟”的情况。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