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十)

2004年

 

9月16日          星期四

    辽宁客补照天青釉玉壶春瓶局部三张,仍不理想,有环境色投射与釉面,这将影响鉴定的准确,回邮让他第三次拍照。强调必须在户外自然光下拍,不能有环境色影响。晚,收辽宁客以630万像数重照天青釉玉壶春瓶照片20张,可以鉴定了。

  不厌其烦让其重照实因瓷瓶大有看头,并且非一般之物。客也通情达理之人,十分配合,其来信说:

  “首先,感谢您两天来的辛勤工作。虽然没能目睹您工作时那专注.严谨的神态,但通过您两次来信,字语间无不充满热情与诚恳,在此谨表我对您的敬意和感谢!
    此器物我已收藏多年,通过不断的观察与学习,对其已有一定的认识。因不愿招惹不必要的是非,所以没有将此器物作任何鉴定。偶有机会拜读先生之《格古日记》,尤对您锋利如剑之评论深感痛快,百看不厌。先生的两次复信,已基本解决我的疑虑。
    得知先生正在编著《汝瓷》著作,希望能为您做些微小之事以示感谢!如有其他要求,吾当鼎立相助!如有机会拜读先生之专著,将不胜荣幸!
    因摄影技术与设备有限,我将到专业摄影部门按照先生的要求提供相关的照片。希望能够让您满意。
    欣赏您的为人!欣赏你的学识!欣赏您的直率!欣赏您作学问的科学态度……”

  拙人实无客所称许之高境界,就当是鞭策之语吧。客对此瓶也颇能作客观描述,不因为是己物而夸大其辞,这是一种很好的心态。

 

9月17日          星期五

  辽宁客送鉴的天青釉玉壶春可以得出结论了——为旷世稀有之北宋汝窑作品。应客要求,为作《鉴定意见书》一份。从器物表征推断,此瓶应为窑址出土之物(有窑裂一线,口部稍变形),但仍不失其重大历史文化价值。目前全世界已知汝瓷玉壶春瓶连同此件共仅三件(央氏《鉴宝》露过一件,如是真品则有四件)。恰巧分别代表汝瓷的三种釉色(私见以为汝瓷有天青、卵青、粉青三种釉色)——辽宁民间此件为天青釉、英国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夫人所藏为卵青釉、首都博物馆所藏者为粉青釉。而天青釉又是汝瓷的最具特色的代表釉色。

 

图134A 天青釉玉壶春瓶(北宋·汝窑)

 

图134B 天青釉玉壶春瓶(底部)

 

图134C 天青釉玉壶春瓶(局部)

 

图134D 天青釉玉壶春瓶(局部土锈和水碱)

 

图134E 天青釉玉壶春瓶(瓶口窑裂)

 

图134F 天青釉玉壶春瓶(芝麻支钉)

 

 

 

中国文物在线鉴定网

编号2004[41]

送鉴号 867

鉴品名称 天青釉玉壶春瓶(宋代·汝窑)

瓶高18.2cm, 口径5.7cm,足径 6.0cm。撇口,细长颈,溜肩,圆垂腹,外撇圈足。通体内外施天青釉,釉层有开片纹。足底满釉,有芝麻钉痕三处,断面呈乳白色。口沿有纵向窑裂一条。釉面可见土锈、水碱。

该器造型儒雅秀美,釉色明净纯正,为北宋汝窑之典型作品。唯口部窑裂,尚欠周正,乃其白璧微瑕之处,但实不足以掩其旷世稀有之历史文化价值矣

 

裴光辉文物鉴定工作室

     

           

                                           

 

  曾经到清凉寺考察过汝窑,并有幸采集到汝瓷残片十余枚(这些亲自在窑址收集的瓷片在今天假汝瓷瓷片充斥古玩市场的情况下其意义是不言而喻了),在河南考古研究所还鉴赏过二十余件出土的汝瓷,可以说感性方面颇有累积。这几天,又拿出当年采集的汝瓷残片与此瓶再三对比、斟酌,证实无误,然后下真品判断。物虽非我所有,但有眼福鉴此尤物,也是平生快事!也是际遇科技时代,借助数码相机和电脑网络的神奇功效,令图象毫发毕现,甚至还延伸了人的目力,否则千里之外怎敢“隔山打牛”?

 

9月18日          星期六

  出版社寄来我主编的《中国古代名瓷鉴赏大系》第二辑样书七册,拖到现在才面世,不该。不过封面和版式比第一辑漂亮了。七册为:《汝瓷》(裴光辉著)、《吉州窑瓷》(许智范著)、《康雍乾青花瓷》(裴光辉著)、《转变期青花瓷》(裴光辉著)、《空白期青花瓷》(裴光辉著)、《至正型青花瓷》(裴光辉著)、《漳州窑素三彩瓷》(陈娟英著)。其中《转变期青花瓷》、《空白期青花瓷》、《至正型青花瓷》为文物出版物中有关专题(转变期青花瓷、空白期青花瓷、至正型青花瓷)的首次专书出版,我于三书也用力较大。第二辑中还有一册《钧瓷》也我操觚,还没有脱稿。

  假如有人告诉你藏有一件唐代的彩绘泥人,彩绘泥层里面包裹着从外边看不见的金属胎子,这金属胎子非铜非铁,而是黄金或白银,你会不会相信?我想你必定哈哈大笑:既然是从外边看不见的胎子,为什么还用黄金、白银做啊?黄金白银从古至今都是贵重金属啊。又怎么会在上面裹上灰不溜秋的泥巴,然后在上面彩绘,这怎么显示黄金、白银的漂亮光泽?古人不会做这种蠢事吧?如有此物,必伪无疑。既作践了贵重金属,从观赏上又不讨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怎么说的?这不正说明金玉是用来装饰外观的吗,难道还有人将破棉絮包裹在金玉之外吗?

  然而晚上央氏的《鉴宝》却爆出冷门:一件所谓“银胎彩绘骑马仕女俑”被专家鉴定为唐代作品,估价高达650万人民币!为此要给这位专家亮起一盏大大的红灯(不是“宝石灯”)。这个“失误”闹大了——它不但是古器物鉴定的错误,还是常识错误,甚至是普通思维的错误。这件“银胎彩绘骑马仕女俑”在《新民晚报》上有过介绍,说它“全器共有黑、红、绿、黄、蓝五种色彩,可谓色彩丰富,其施彩的方法和唐代的白釉瓷一样先在(银)胎上涂一层白色的装饰土,然后再施彩。”可见是一件“土包银”的作品,而电视图象呈现的也正如报纸之描述。显然这件东西从常识的角度考察就通不过了。

  那么,是否可以暂撇开常识不谈,先考察一下古代器物是否有过这种“银胎彩绘”的品种呢?答案是没有,从来没有。古代雕像或器物有包金包银、扣金扣银、错金错银和镏金镏银的,其“坯”则有铜、木、土、革、瓷等,用金银装饰,目的是以金银的独有的美丽光泽增其华丽,同时也增其贵重。有用贵重材料装饰一般器物的,没有反过来的例子,“土包金”没有,“土包银”(或美其言曰“银胎彩绘”)也没有,就是“土包铜”也没有。

  我们再就艺术水准方面拿这件“银胎彩绘骑马仕女俑”与类似造型的唐三彩真品做一比较,则两者的上下床之分昭然若揭矣。与唐三彩真品比较,银胎马虽肥硕却显臃肿,眼大无神,颈脖过粗而无力,四足偏短,似停非停,似走非走,呈怯弱而徘徊不前状,毫无唐三彩马义气昂扬的豪迈精神。唐三彩真品的立马都是前两足八字岔开绷直如弓之弦,后两足稍屈如弓,有蓄势待发之状,银胎马四足却不但安排不当(后两足停住了,前两足却似乎还在迈),而且软弱无力,似乎不足以支撑上面的重量。

 

补图 银胎彩绘仕女骑马俑

 

补图 唐三彩仕女骑马俑

高35.2厘米 1972年陕西礼泉李贞墓出土 昭陵博物馆藏

 

  无论从一般常识,还是从古器物学常识,还是从艺术风格考察,此银胎彩绘骑马仕女俑都是无庸置疑的近现代赝品(我认为它不会早于民国),且作伪手段十分蠢笨——有点文物常识的作伪者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赝品。

  可是就这么一件明显模仿唐三彩而又不顾常识标新立异的臆造品,竟让专家惊呼“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宝贝”“绝无仅有”!并给开了650万元人民币的巨款。

 

 

 

相关背景实录

银胎彩绘仕女骑马俑

中央电视台二套《周末鉴宝》

 2004年09月20日 18:00- 19:00

 

藏品名称:银胎彩绘仕女骑马俑

收藏者:刘品祥

鉴定专家:蔡国声 上海兰馨珠宝文物商行副研究员、从事古器物鉴定工作42年

藏品来历:这件藏品是持宝人的家传之物。

藏品特征:这是一件彩绘仕女骑马俑,高35厘米,长39厘米,总重量900克,全部用纯银打造。马的造型为平首,长颈,卷尾,四肢直立。骑在马背上的仕女,圆脸、盖发、身体微微前倾,脚穿马镫,马和仕女通体施以红、黑、绿、黄、蓝五种彩绘。

专家评述:“这件宝贝啊,经过我们这个专家团的,大家的研究,报了650万这个价格。我谈两点意见:第一呢,这件东西是真和精,所谓真是真假的真,是盛唐时期的一件银胎彩绘仕女骑马俑,这件东西呀,它的造型啊,人物啊,这个细眉小嘴,而且呢比较肥,我们看上去这个脸相,就是一脸的唐相,这个马也不是很高大,但是肥壮,尤其这个马的尾巴,是扎成这个小辫子的样子,是盛唐时期的大宛良马,所以这个造型呢和当时的陶器,就是彩绘陶器和唐三彩俑的样子,是一模一样,这是一个。第二呢它的这个颜色,颜色有黑、黄、红、绿、蓝五种,这五种颜色,尤其是黑色和红色,这个黑色呢,乌黑但是没有亮,没有亮光,这是唐代的松烟墨出来的效果,只有这个时期它这个墨的颜色才是这个颜色,而红色、黄色、绿色这些颜色呢,都是大自然矿物的颜色,这个时期由于研磨的比较粗,所以这个颜色的粒子也比较粗,那么也因为它黏着力不是很强,所以现在看上去,有一部分有脱落的这个现象。再有呢,它这个工艺精湛,这是一个银胎,拿上手非常轻,包括它的打磨看不出有丝毫的拼痕,所以这个呢,是我认为是它真和精,再有呢,认为它是非常非常的罕见,因为盛唐时期的金银器,我们所能看到的绝大多数都是酒器、食器,就是酒杯、碗、碟之类的东西,再有就是一些熏炉或者一些佛器,就是佛教上的一些舍利塔之类的这些东西,而彩绘唐俑在银器上面的出现,这个在我们国内呢还是绝无仅有的,所以我们认为呢,这件东西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宝贝,我们定它650万谢谢”。

专家鉴定团估价:650万元人民币

 

 

9月19日          星期日

  汕头客在线送鉴一盘口三弯短流陶壶,断为宋代。

 

图135 盘口短流陶壶 宋代

 

9月20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送鉴三件:“延年益寿”铭文字瓦当、火焰红釉象耳荸荠瓶、霁红釉观音瓶,皆赝品。

  福州朋友发来两枚宋代建窑油滴盏瓷片,十分难得,可谓吉光片羽。

 

图136A 建窑油滴盏残件

 

图136B 建窑油滴盏残件

 

图137A 建窑油滴盏残件

 

图137B 建窑油滴盏残件 

 

  

 

  福州客在线送鉴青瓷贴花短流执壶一件,鉴定为唐代长沙窑产品。此壶剥釉殆尽(推测为窑址出土),但器形基本完整,贴花装饰尤为细腻生动——流下贴椰枣纹,腹两侧贴武士纹和狮子纹。贴花武士纹在目前已知的长沙窑作品中为首次发现,很有学术、艺术价值。重新发来琉璃五彩戏装人物墙饰。

 

图138A 青瓷贴花短流壶 唐代 长沙窑 

 

图138B 青瓷贴花短流壶 唐代 长沙窑 

 

图138C 青瓷贴花短流壶 唐代 长沙窑 

 

图138D 青瓷贴花短流壶 唐代 长沙窑 (局部)

 

 

 

   琉璃五彩戏装人物墙饰为一组十一件,推测是从旧家庙祠堂或寺庙墙体剥下的,人物形象稚拙可爱,民间气息浓郁,可以媲美关良的写意戏曲人物画了。尤为难得的是它不是寻常所见的模制作品,而是纯粹手工捏塑作品,其捏塑工艺我们可以在其背面看得很清楚。也就是说它不是批量生产的,而是跟捏面人一样,一个一个捏塑成形,故时间虽在民国,但其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都不低。

 

图139A 琉璃戏装人物墙饰 民国

 

图139B 琉璃戏装人物墙饰 民国

 

图139C 琉璃戏装人物墙饰(背面)

 

9月21日          星期二

 汕头客在线送鉴一木雕花几,伪古品。

  福安客邮寄照片送鉴一青花花卉图凤尾尊,图象清晰度不够,应让他重照。

  

 

9月22日          星期三

  江西客邮寄照片送鉴一对酱釉盖罐,鉴定为明代产品。

 

图140A 酱釉盖罐 通高12cm 明代

 

图140B 酱釉盖罐 通高12cm 明代

 

9月23日          星期四

  北京客在线送鉴六件:铜红釉石榴尊瓶、雍正款铜红釉天球瓶、雍正款铜红釉玉壶春瓶、屠龙纹瓦当、白瓷褐彩捏塑莲花童子刻花子母盒皆赝品。

 

9月24日          星期五

  河北客在线送鉴三件:青瓷印花牡丹纹碗、青瓷印花牡丹婴戏纹碗、紫釉印花碗(仿紫定),皆赝品。

 

9月25日          星期六

  福州客在线送鉴三件:白陶四流瓶(臆造)、钧瓷鸟食罐(赝品)。

 

9月26日          星期日

  江西资溪客邮寄照片求鉴一康熙款月下梅花纹筒觚,清末景德镇产品。

 

图141A 青花月下梅花纹筒觚 清末

 

图141B 青花月下梅花纹筒觚(底图) 

 

9月27日          星期一

  河南镇平客邮寄照片求鉴书画三件:冯超然款山水册页四开、赵之谦款花卉图扇面、萧娴款书法对联皆赝品。冯超然款山水册页中一开题“写此册页八帧……”,而实际只有四开,此乃故意为之,造成辗转流传不能全帙的假象,此书画造假之新手法也。

 

9月28日          星期二

  客问宋代官窑、哥窑有一种“穿带瓶”,瓶足有一对方形穿孔,做什么用?答说此种“穿带瓶”或“穿带壶”器形实由上古游戏器具铜投壶演变而来,铜投壶足下有方形穿孔一对,用来穿绳带,将投壶固定于几架之上以免游戏时颠仆。宋瓷“穿带瓶”或“穿带壶”的功能已不是游戏器具,而是陈设瓷,但仍保留古代铜投壶遗制。但其二孔已失其实用意义,仅作装饰而已。而明代袁宏道有另一说法。其《瓶史》云“(瓶)忌置当空几上,致有颠覆之患,故官、哥古瓶下有二方眼者,为穿皮条,缚于几上,不令失顿。”也就是说二孔还是用来穿带的。但我想袁中郎的说法未必正确,宋代到明代晚期也几百年了,其说也是揣测而已。我于此说有三点疑惑:一是宋瓶形制除这种穿带瓶,还有玉壶春瓶、鹅颈瓶、胆瓶等等,这些瓶为什么没有方眼?难道这些无空的瓶放在几上就不怕“失顿”吗?二是如将此类穿带瓶“穿皮条,缚于几上”,固然牢靠了,但并不美观啊。花瓶本来就是用来观赏的,这样做不就违反其制作的初衷吗?三是考察宋元古画,也有穿带瓶的形象,但并没有发现“穿皮条,缚于几上”的情形。所以我认为中郎的说法还是值得商榷的。

 

9月29日          星期三

  江西资溪客邮寄照片送鉴两件:白玉雕盘螭纹剑格、蓝釉白花花卉纹尊。前者照片只一张,需让他补照多张。后者鉴定为清代中后期,虽有窑裂,但总体不错,可玩。

 

图142 蓝釉堆白花卉纹觚 高33厘米 清代中后期

 

9月30日          星期四

  国之重宝岂可作杂耍

一起将千年宝剑当裁纸工具的超酷游戏

  越王勾践八字铭文剑是一把什么样的剑?我想对中国所有的读书人和爱好中国文化的外国人都不会不知吧。在打出这个名称的时候,我的手感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打字速度也不觉变慢了,我知道这是心中油然产生的一种非同一般的分量感使然。是的,此名称的每个字都有千斤之重,我无法用飞快的键盘将此圣名一划而过,似乎用过快的速度打出是对此神物的一种轻慢。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科教电影播出,宝剑震惊世界;中学教科书的介绍,令宝剑童叟皆知;精美而不易破译的铭文、千年不锈、利可吹发的神奇令文化学者、科研人员至今探索不已、争论不休。宝剑令人心驰神往、顶礼膜拜的还不仅仅是其集“三最”(最高历史价值、最高科学价值、最高艺术价值)于一身的国宝级文物,如这样“解读”此剑,实为贬低了神物,不配称为知剑人。宝剑的价值已远远超出了“文物”的有限范畴,而直入精神领域。一提起这把宝剑,自然令人想起其主人“卧薪尝胆”的典故,此剑不仅是“越魂”之所寄,也是“民族魂”之象征。睹斯剑,一个苦难深重、饱受屈辱犹百折不回、生生不息的东方民族的形象跃然而出;睹斯剑,令人心潮澎湃,一股振兴民族的豪气横亘胸中;睹斯剑,令人出入五千年历史长河浮想联翩。李白如见此,必定涕泣而赋诗;东坡如寓目,决定拜倒而属文。此剑承载着太多的人文信息和精神价值,这里实在无法用有限的文字来诠释透彻。

  就这样一把体现民族魂神性的圣物,日前在广州布展时被轻易地当作裁纸刀用来做划纸表演!看到这则消息,我的心顿觉也被划了一剑,疼痛不已。这位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如对此中华民族不朽之圣物有一丁点的敬畏之情,怎么会有如此轻浮之举?即便你不具备对此宝物应有的人文情怀,但一般的文保意识总该有一点吧?二十张复印纸的厚度一划而过对剑身产生的数千上万次的微观震荡将对千年宝物产生怎样的结构破坏?我想时有所闻的高空缆绳突然迸裂的例子就是很好的说明。还有划纸时的下压力和反作用力、锋刃与纸面的摩擦力(可能使剑的局部变形)、因摩擦发热而产生的应力(可能使松绿石、琉璃等镶嵌物和镀层脱落)都是千年古剑难以承受的。十年前,宝剑在外展时曾经摔地,留下缺口,当时舆论哗然,但事后却不了了之,未见追究责任之举。现在广州布展,工作人员显然没有前车之鉴。或许有人会说,划纸之举,过去不是没有作过,为何大惊小怪?是的,曾经有过一次,那是在的公元1977年,为测验古剑的性能(锋利性)而首次划过十九张纸,也是唯一一次被允许的在专家主持下的科学试验。鉴于二十七年前对此古剑的认识水平还在初级阶段,文保水平也尚待提升,此次实验是可以理解的。两者更根本的不同是,昔者是严肃的科学实验,今者却是表演和噱头。

  让人心寒的还有那一群围观的记者——也许应该谴责的首先是记者,如果没有他们先睹为快的请求,裁纸游戏也许不会发生。在拍手叫好的欢呼中,我们看到了愚昧和人文精神的缺失。在场的人当中,竟没有一个站出来喝一声:“且住手,你不能这样做!”由此我想到了罗浮宫的工作人员。当我们的领导人要坐在一把古代的椅子上过一把古代王公贵族之瘾时,被正色告之“那是文物,阁下不能坐!”都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他国的一介公民能有这种勇气制止元首级国宾对其国家文物的失宜举动,而我们的有文化的公民却在作践祖先的重宝?而这样的闹剧竟被我们的记者以猎奇之题做正面报道(《新快报》9月26日:《越王勾践剑试锋芒一下划破20多层复印纸》),并配发现场照片!而且被多家媒体转载。

  当超酷(超残酷)游戏被“正面曝光”,我眼前不由幻现出一支马戏团南下表演的场面,那迎风招展的旗帜上写有“楚文物精品展”字样,马戏团里的“道具”十分珍贵,表演者里有无知故无畏的小丑,还有一群表情麻木的看客在大声叫好。

 

图143A 越王勾践八字铭文剑(春秋)

 

图143B 越王勾践剑(春秋)


通高55.7厘米,宽4.6厘米,柄长8.4厘米 1965年湖北省江陵县望山1号墓出土 湖北省博物馆藏

  此剑剑首向外翻卷作圆箍形,内铸十一道极细小的同心圆圈。剑柄为圆柱体,柄上缠着丝绳并刻有三道戒箍。剑格向外突出,正面用蓝色玻璃,背面用绿松石 嵌出美丽的花纹。整个剑身满饰有菱形暗纹,在靠近剑格的地方刻有鸟篆体错金铭文“越王鸠潜(勾践),自乍(作)用剑”八字。  

  

背景资讯

  从9月29日起,“泛珠三角文物精华展”及“湖北省楚文物精品展”将在省博物馆与广州市民见面。昨日,展品已全部运至广州开始布展。“湖北楚文化精品展”102件(套)展品包括有青铜器、丝织刺绣工艺品和髹漆艺术品等。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两千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宝级的文物———“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矛”了。

  昨日,当工作人员首次开箱亮出越王勾践剑时,在场记者无不惊叹连连。一把在地下埋藏了2000多年的古剑,居然毫无锈蚀,且依然锋利无比,闪烁着炫目的青光,寒气逼人!20多层的复印纸,剑从中间“唰”一声一划全破,真不愧“天下第一剑”的美誉。  

(网文2004/9/26)

 

越王剑出境展览惨遭损坏
 
有关单位竟将此消息严密封锁长达五年之久
 
武讯

  1975年12月,湖北江陵望山1号楚国贵族墓出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文物——越王勾践青铜剑。这把剑长47.3厘米,剑格用绿松石和蓝色玻璃镶嵌成精美的花纹,剑身有两行8字鸟篆铭文:“越王勾践,自作用剑。”虽然在地下深埋了2400多年,这把剑却没有一点锈斑,出土时完好如初,寒光逼人。然而,这把剑出土20多年,数次漂洋过海,最终难逃劫难,于1993年在有关部门组织的一次出境展览中,惨遭损坏。事发后,该剑的收藏单位和展览的主办机构,均对消息进行了严密封锁。直至5年后,就此事进行调查时,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也就是越王剑的发掘者,竟然也对该剑的损坏一无所知。

《文汇报》98.11.17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