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十一)

2004年

 

10月1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龙泉青瓷露胎金彩双跏趺观音坐像一尊,现代仿品。胎土杂质很多,火石红特别浓重,釉水欠纯净,釉面发暗不明朗,脸及手足等露胎部分的金彩装饰十分草率。此类仿品目前很多,除龙泉釉,还有绿釉等,皆为福建莆田、仙游等地所造。初看十分老旧,实经不起推敲。赝品的特征可用三字概括:脏、乱、差。即外表脏;雕工乱(刀法生硬,造型比例失调、不合轨制);瓷质差(胎釉不纯净)。

 

10月2日

  文物界友人来聊,说本市博物馆常去赖店征集文物。不禁哑然失笑。仙游赖店等地乃全国有名的古董造假大本营之一,造假历史可追溯到“改革开放”之初,至今二十多年了,造假功夫也日新月异,非常了得。先是造赝品字画、假红木家具(销往广东),而后是赝品古石雕(销往台湾)、赝品瓷器(先仿龙泉窑,而后是德化窑白瓷,近年则无所不仿),造就了几个贩“古”致富的大款。仙游乃福建穷县,当地一位官员曾直言不讳说造买假古董实为当地民间经济的支柱产业,而且买假古董似乎不犯文物法,所以政府也不太干预。因其造假环境十分宽松,故其造假文物颇有全民性,并出现不少造假高手。这样的地方,本市诸多博物馆的文物征集者居然趋之若骛,岂不是南辕北辙?“满载而归”后,还请来省城专家鉴定,分等级,这就更可笑了。好比从黑道运来一车假钞,还请验钞专家来区分哪是英镑、哪是美圆、哪是人民币,呜呼哀哉。

  目前已有一些高校设置了文物鉴定专业,培养新一代文物鉴定家。我想这些未来的鉴定家应当多到诸如景德镇李家坳、樊家井,仙游坂头、赖店、安徽蚌埠这样的文物造假基地见习见习。如仅是考察遗址、博物馆,对日新月异的文物造假手段一无所知,将来能否胜任鉴定,还是个大问题。

 

10月3日

  江西资溪客邮寄照片送鉴一“玩玉”款青花釉里红婴戏图杯,鉴定为清代光绪。

 

图144 青花釉里红婴戏图杯 清代·光绪

 

  昨天的央氏《鉴宝》节目,专家又闹笑话:一个现代臆造斗彩花卉草虫图镇纸被专家定为清代御用品,估价40万元人民币(图145)。

  我凭什么断定它为现代臆造品呢?且听主持人对器物的描述:“这件器物呈圆鼓型……器物腹部的主题纹饰为秋虫与花卉……中间自上而下书写‘沈阳唐英’四个字,字的下边有一枚红彩篆书印,印文为“翰墨”;器物的底部露胎,上边有一行四字楷书,写的是‘御窑内用’。”此物明显的破绽有如下几点:第一,器型纯属臆造。明清瓷器中从来没有这种造型的文具。明清作为压纸工具的镇纸多为玉制品或铜制品(有镏金、错金银者),一般是贵族用玉镇,布衣文人用铜镇,造型则有螭虎、螭龙、貔貅等各种异兽或仿生瓜果,也有作成直尺形上刻诗文佳句的,称镇尺。明清镇纸不见陶瓷制品,更从来没有这种溜圆状的“镇纸”。既不是古代镇纸,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古代其它陶瓷器具?答案也是否定的。古代从未有过这种莫名其妙的陶瓷器具,可以说,这件东西的造型纯属臆造。第二,“御窑内用”款铭在古器物上从来没有,且文理不通,亦属生造。古瓷上有“供御”“上用”之类表明皇帝专用瓷器的款识,但从来没有“御窑内用”这种有悖古汉语文法的款识。第三,属款“沈阳唐英”和印文“翰墨”更为荒唐。在皇上御用器物上书写私家姓名款已属不宜,而居然称“翰墨”!“翰墨”是什么意思?“翰”的本义是锦鸡的彩色羽毛,“墨”乃古代用于书写的材料, 故翰墨乃“有文采的文章”之代称。常用来指代诗赋文章,如“笔墨”“文墨”等。故“翰墨”也就是具有文采的诗文的意思,如曹子建《与杨德祖书》:“岂徒以翰墨为勋绩,辞赋为君子哉!”。又如“翰墨林”指文章汇集之所,犹今言“文坛”;“翰墨场”指科举考试的场所,即“科场”。另书法作品也称“翰墨”,此为后起之义,经常用于指称书法名迹或他人的“墨宝”。此镇纸上面是一“斗彩花卉草虫图”,既非一篇诗文,也非书法作品,却署以“翰墨”印章, 实属“文不对题”。我们知道唐英其实并非仅是一著名督窑内官,还是一造诣颇深的诗人、书法家和戏剧家,这样的低级错误不会出自其手。

  在点评中,此专家也是出尽洋相。如说“唐英本身诗书画都非常精通,那么应该呢这件东西呢是在景德镇御窑厂他自己御用的一件东西”——这句话可谓《鉴宝》节目开播以来最搞笑的一句话。既断定此物是御窑真品(也就是说是皇上专用之物),又说是唐英的自用之物,岂非矛盾?其次,唐英何许人也?居然说此物是唐英“自己御用的一件东西”。“御”字什么意思?什么人才可以用“御”字,就不必说了。

  

 

图145 斗彩花卉草虫图镇纸(臆造品)

 

 

 

相关背景实录

斗彩花卉草虫镇纸

中央电视台二套《周末鉴宝》

 2004年10月2日 18:00- 19:00

 

 

藏品名称:斗彩花卉草虫镇纸

收藏者:康涛

鉴定专家:翟健民 香港陶瓷鉴赏家、从事陶瓷研究鉴定工作30年

主持人介绍藏品特征:这件器物呈圆鼓型,高5厘米,直径7厘米,中央镟空露胎,上端绘双重花瓣纹,以红、蓝、天青三种彩料交错镶饰,器物腹部的主题纹饰为秋虫与花卉,图案先用青花勾勒轮廓再添以各种彩料,所画秋虫细致入微,栩栩如生;中间自上而下书写“沈阳唐英”四个字,字的下边有一枚红彩篆书印,印文为“翰墨”;器物的底部露胎,上边有一行四字楷书,写的是“御窑内用”。整个器物釉面光亮,保存完好。

专家评述: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东西的时候,那么我就觉得这个东西就是一件很传统的一件镇纸,那么镇纸呢从明代晚期的时候呢就比较流行了,这件东西又是有斗彩,顶面呢还有粉彩,在清代一件器物当中有粉彩有斗彩的就非常少见,它这个画工画得非常的细,栩栩如生,有个款,这个款是“沈阳唐英”四个字,素胎底,落了“御窑内用”四个字。唐英本身诗书画都非常精通,那么应该呢这件东西呢是在景德镇御窑厂他自己御用的一件东西,那么所以我确认这件东西(是)真品,也是一件目前来说是一件绝品,所以我定价是定这个价钱。

专家鉴定团估价:40万元人民币

 

10月4日

  在书店见澳洲华裔收藏家宁志超所著《早期青花瓷鉴赏》一书(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收其藏品十分丰富,从唐青花到元青花“琳琅满目”,还有题“大元国”某某年制者,不少器型形状怪异,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绝大多数为赝品和臆造品。其中有一对盘口象耳大瓶,仿自著名的“大维德瓶”(至正十一年铭文,藏于英国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为“至正型青花瓷”的标准器),但仅绘画水平就与真品有天壤之别。令人称奇的是,这样一对“开门”的现代仿品竟然通过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三家权威实验室的多种高科技手段测试(包括质子激发X荧光技术、PLXE分析、同步辐射X射线荧光无损分析),这可以说是“科技作伪”者的一次辉煌战果,也向迷信“科技鉴定”者敲起了警钟。

  其实早在十年前就有人拿唐三彩高仿品做“热释光”科技鉴定,结果测出的年代居然是在汉初,比唐代还早一千年!原来作伪者拿仿品放在χ射线、υ射线、β射线下做大剂量照射,所谓“物极必反”,超剂量照射反而露出作伪马脚。但此“事件”也宣告了所谓“热释光测年”对高仿瓷器的鉴伪已经无能为力。而今天不少学者仍未能从所谓“科技鉴定”的迷信中走出,可叹。其实,科技鉴定本无可厚非,运用的好,也是文物鉴定之一助。目前的种种所谓“科技鉴定”却不是真正的科技鉴定,因为它们缺乏一种严谨科学的理论支撑,其理论漏洞很大。而没有科学的理论做指引,使用再怎样先进的仪器也无济于事,甚至产生仪器越先进,谬误越大的结果。故目前的种种所谓“科技鉴定”只是“科学仪器鉴定”,而不是科学鉴定。必须清楚的是:“科技鉴定”不等于科学鉴定。两者的内涵和外延是不同的。“科技鉴定”可以作为科学鉴定的一个手段,但它无法取代科学鉴定。科学鉴定除了可以运用科技鉴定手段,还缺少不了文化鉴定。而文化鉴定的许多方面是用科技鉴定无法解决的。更重要的是科学鉴定的前提是科学思维。没有科学思维这个前提,无论文化鉴定还是科技鉴定都达不到真理彼岸,也就不能称之为科学鉴定。

  倡导“科技鉴定”者往往以拥有先进仪器而鄙视传统鉴定为“目鉴”,称之为“目鉴派”,而自称“科技派”。其实这种偏见浅薄之至。须知单凭人的眼睛是不会对事物作出任何判断的。心理学原理告诉我们,一个感觉器官(如眼睛),它只能产生一种感觉,多种感觉器官产生多种感觉,形成知觉,知觉作用于人的大脑才产生判断。文物鉴定是一种复杂的心理和智慧劳动,怎么会单凭眼睛来完成?所谓“目鉴”是不存在的,只有“脑鉴”。而“科技鉴定”何尝不是要通过“脑鉴”?所谓“科学仪器”不外是人的各种感觉器官的延伸,如显微镜、望远镜是眼睛的延伸一样。仪器本身是不会鉴定的,通过仪器得出的数据毕竟还须人脑的分析判断。如果人脑缺乏分析判断的科学性,通过仪器得出的数据再怎么精细、准确无误,得出的结论也可能是错的。“质子激发X荧光技术”、“PLXE分析”,手段可谓先进矣,但使用者的理论水平和“脑鉴”水平确实太落后了,其标榜的“科学结论”就可想而知了。

  我说所谓“科技派”缺乏科学思维,并非徒托空言。可举一例:如在确认某青花瓶为元代物时,在《报告书》上说“该瓶胎釉成分经测试与元大都遗址出土元青花标本胎釉成分接近,并且不含现代添加成分,故该瓶确定为元代青花真品。”这样弱智的判断在“科技派”的鉴定报告中普遍存在,几乎每份报告的结尾都是这样。以如今高科技作伪者的水准,要做到仿品“胎釉成分经测试与元大都遗址出土元青花标本胎釉成分接近”岂不易如反掌?岂止可以做到“接近”,早就做到“一致”了。至于“并且不含现代添加成分”,就更笑话了——不特地加进去,不就“不含”了?再说现在的高仿品、特仿品根本就不加现代添加剂,其采用的作伪手段本来就是用来对付“科技鉴定”的,怎会故露尾巴让你去夹?这种判断不但严重脱离现实,而且本身也是不符逻辑的——用形式逻辑的“三段论”即可检验出其荒谬

    大前提——凡胎釉成分与古接近的瓷器都是真品。

    小前提——该瓶胎釉成分与古接近。

    结论——该瓶是真品。

 

    大前提——凡不含现代添加成分的瓷器都是真品。

    小前提——该瓶不含现代添加成分。

    结论——该瓶是真品。

 

  请问:这个“大前提”能成立吗?遗憾的是,这确是目前甚为喧嚣的“科技鉴定派”的“逻辑”。

 

10月5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六件件:青花鱼藻纹罐、镶料戒指、猫眼戒指、道光十四年款青花花鸟图砚盒、青花山水图水盂、蓝料扣花碗,皆赝品。

 

10月6日

  客来电问“你的鉴定有没有权威性?”答说:“我无‘权’不‘威’——一介小百姓,既不当官,怎么有‘权’;平等待人,也就不‘威’了。要说学识和眼光,还是有一点的,不然也不敢‘揽你瓷器活’。”客又问“那你是哪一级专家?”我说“我也没有‘级’,我乃自由职业者,没有人给我评级啊。”客有些大失所望了。我说“你要找有权有威还有级的,也不难啊,故宫很多啊。还有各地博物馆里、研究所里,都有不少馆长、所长、研究员、教授,他们就有权有威还有级啊。”客似乎听不懂我的意思,又说:“您是客气吧?我知道找您鉴定的很多。如果没有权威性,怎么可能呢?”我确实有点不快了:“我再声明一下——我确实没有您说的‘权威’,您问我有没有‘权威性’,就跟问和尚有几根头发一样。您另请有‘权威性’的专家吧。”如此俗物,实在不愿为之鉴定也。此类人的意识乃典型的“体制内意识”,官本位思想、等级思想相当严重,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而不自知也。其以为官大级高就有“权威”,业务水平也就高。却不知中国的实际往往恰恰相反

 

10月7日

  重庆客在线送鉴光绪款斗彩凤纹碗一件,赝品。

 

10月8日

  翻看某某拍卖行的今年春季拍卖图录。有一件苍白釉底的青花玉壶春瓶,明显赝品,却被定为“元青花”。还附上景德镇某著名专家的亲笔鉴定意见书手迹,并郑重其事盖上此专家个人私章。某年香港一场拍卖会出现一件“青花釉里红盖罐”,乃赝品,亦为此专家鉴定为元代真品,最后毕竟流拍,还引起许多题外传闻。多年过去了,其人竟无一点进步——元代花瓶哪有这种苍白干枯的釉底的(绝大多数是砂底,极少数釉底,但也绝不是这种现代“鱼肚白”釉色)?此乃常识错误也。这就是所谓“权威”专家的水平吗?

  

 

10月9日

  客在线送鉴古籍《阳宅万年全镜》一册(清嘉庆版),题峡江黄一凤著。据《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一一介绍:黄一凤,明临江府峡江人,字时鸣。明万历三十八年进士。有《选择集要》。

 

图146A 黄一凤《阳宅万年全镜》(清嘉庆版)

 

图146B 黄一凤《阳宅万年全镜》(清嘉庆版)

 

10月10日

  伟大的纪念日。满清封建王朝的丧钟此日敲响。然而专制的阴魂至今未散。官窑没有了,独裁专制的窑火(妖火)却长久不熄。画院没有了,御用画师满目皆是。

  有人说,最后一批御用品其实是烧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叫什么“水点梅花”,俗称“毛瓷”,是专为一位红色皇帝烧的。现在这些红色官窑器在拍卖行叫价很高。我却恶心不已:竭一国之人力、物力、财力、智力以奉一人,历代独夫民贼莫不如此。每睹这些“水点梅花”,令人不由想起引蛇出洞的“阳谋”策划者和“焚书坑儒”的惨烈,想起三千万饿殍的岁月。而红色御用瓷在艺术表现上也是十分低俗的,虽工细实呆板,有何美感可言?当然,在对皇帝满怀深厚感情的人看来却是美不胜收的。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纪念日,但几乎被全体国民,包括对岸的人们淡忘了,国父九泉有知,当不知作何感想?玩界的朋友在迷恋官窑器和院画时,大概不会知道产生这些尤物的时代是多么地令人窒息吧?而这种令人窒息的空气依然笼罩在我们上空,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

 

10月11日

  台湾高雄客带瓷器五件来鉴。除一件赝品,其余四件皆真品:两件南宋青瓷谷仓、一件五代至北宋花口碗、一件元代青瓷碗。他要证书,嘱其拍清晰照片以便制作。问能不能带回台湾,答说不能出境。他又问大陆政府说台湾属于中国,那么带回台湾算不算出国境?我说这问题我也没研究,但你带出关如被发现肯定没收没商量,甚至还可能有其它麻烦呢。

 

10月12日

  汕头客在线送两件瓷雕像:粉彩童子像,粉彩渔翁像,皆赝品。

 

10月13日

  四川客在线送鉴一件五彩瓷碗,清末粗瓷。

    韩国客在线送鉴五件瓷器:青花凤穿花纹将军罐(仿康熙赝品)、黑釉兔毫盏(仿宋建窑赝品)、白地开光黑彩凤纹梅瓶(臆造品)、钧釉百合瓶(仿金代钧窑赝品)、白地褐彩花卉纹瓶(元代 磁州窑产品)。

    此件白地褐彩花卉纹瓶十分精彩,可称为元代 磁州窑代表作品。

 

图147A 白地褐彩花卉纹瓶 元代 磁州窑

 

图147B 白地褐彩花卉纹瓶 元代 磁州窑 

 

图147C 白地褐彩花卉纹瓶 元代 磁州窑 

 

图147D 白地褐彩花卉纹瓶 元代 磁州窑 

 

10月14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七件瓷器:三彩士女俑(仿唐三彩赝品)、粉青瓷凤耳瓶(仿宋龙泉窑瓷赝品)、绿釉凤首瓶(仿辽瓷赝品)、三彩骑骆驼乐俑(仿唐三彩赝品)、灰陶人像残件(臆造)、灰陶盉(仿龙山文化陶器赝品)、钧釉玫瑰红六方花盆(仿宋钧瓷赝品)。

 

10月15日

  客带瓷器一件来鉴:石叟款四方象耳错银蟾鹤图铜花瓶,清代。嘱其拍照片,供做证书。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