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2004年

 

 

5月16日

     《转变期青花瓷》二校完成。做《空白期青花瓷》一校。

出土古玉需要不需要盘,有两派意见。我认为是不需盘的。其实古玉的宝光或“包浆亮”是其表层天然物质与空气中的氧发生化学反应(氧化产生角质层)和物理作用(器表与空气相互磨荡)而形成的,这一过程相当漫长,非几十年的人工可以奏效。古玉的宝光和包浆经常是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造化之功,人生几何,妄想效造化之功?所谓出土古玉能盘出宝光,通过盘玩可以改善玉质,实为神话,或者说是人的错觉。凡古玉受沁不是特别严重的,出土清理后在通风处放置一段时间,自然渐渐褪去土气,宝光重现,不需盘之。迷信盘功之说的人一件玉刚出土,就盘个不停,没日没夜,须臾不离。一两年后,忽然发觉古玉容光焕发了,遂惊呼雀跃,说宝光被我盘出来了!此间种种痴迷癫狂之态我实见识了不少。实际这哪是他的“盘功” 奏效,时间一到,自然就“脱胎换骨”而容光再现了。有时候盘玩古玉者更将汗渍、脸油污染美玉,称此为偎以人气,令其更“通灵”。此举实龌龊不堪,亵渎天物,而且汗液、油脂皆易生霉变之有机物,非但不能改善玉质,反而污染古玉,只能令其灰暗失色,岂能“偎出”宝光?

5月17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1件。赝品。

韩国客在线送鉴14件。三件真品(图51、52、53)。其中宋登封窑珍珠地划花鹿文橄榄瓶甚难得,但裂痕严重,可惜。

 

51 青瓷双系瓜棱罐

唐代

52  米黄釉褐彩双系罐

清代 潮州窑

图53 白釉珍珠地划花橄榄瓶

宋代 登封窑

 

5月18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1件。赝品。

今天是世界博物馆日。看一下午中央十套“走进博物馆——世界博物馆日专题节目” 电视。

瓷器鉴定观察器底旧时曾被认为是十分关键的一项,故曰“举足轻重”。但就因为举足轻重,作伪者近十几年来也在“足”上很下了一番功夫,尤其高仿品的器足做得惟妙惟肖,与真品之别只在粟毫之间。所谓“行家一举足,便知新与旧”已经快要成为历史。倒是有一个地方是作伪者,即使是作伪高手也忽视的——即器物的内部(内底、内壁)。作伪者眼光都集中在器表(包括器足),却无暇在器里下点功夫。其实古瓷器里的信息是很丰富的,这个地方新旧之别、年代之别、窑口之别大有讲究。也许有个别作伪高手也能认识到器里古今有别,但器里做旧的难度比外表做旧大得多,又少有人注意此处,急功近利的心态促使他放弃在此处下点功夫(毕竟也是对此处重要性认识不足使然)。我近十年来尤其注意此要害之处,着意实久,获益不浅。此处目前还是作伪者之“软肋”,可以这么说,如今鉴瓷,看“里”远比看“足”重要。

 

5月19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两件。均赝品。

送礼最好送银子

韩国客寄赠韩国产电磁炉和咖啡两袋。说因我的鉴定使他获宝故以此“小礼物”表谢意。其实他送的礼物要是银子我更高兴,更感动,也一定当仁不让。我现在家里都是别人“答谢”的包装漂亮的酒、茶、补品之类,而这些我大多没法受用,甚至还成了累赘。客等须知我乃“不吃皇粮的鉴定家”,没有公职更无官衔,给我送银子不会构成行贿,我收你银子也没有受贿之嫌。大胆送银子吧!假如因了我的鉴定让你捡了大漏发了大财或者避免了重大经济损失,你觉得仅付我那低廉的鉴定费用实在过意不去,心里不安,那就千万别在心里跟自己过不去,拿出勇气和银子, 送我笑纳。这样你心安了,我心里也更高兴了,两全其美,不亦乐乎?记住:你的银子将是对我工作的最好的尊重和鼓励,当然,没有额外的红包,我照样会很敬业地为你鉴定的,只是你别少我养家糊口的鉴定费就ok啦。

由是想到郑板桥67岁时的自定书画润格,其文甚妙,不妨全文摘录于下,亦可见“君子爱财”古今实一也:

润格

      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帐。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也。乾隆己卯,拙公和尚属书谢客。板桥郑燮

 

5月20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两件。均赝品。

       山东东营客在线送鉴一件白瓷布袋和尚立像,高48.3厘米,盖有一枚“德化”款篆书葫芦章和一枚“何朝宗印”款篆书方章(很模糊,但能辨认)。定为清末德化窑作品。器型高大,工艺精湛,神韵颇佳。(图54)推测为同治-宣统间德化“蕴玉”号瓷庄主人苏学金手笔。苏学金(号“博及渔人”1869-1919)作品有“何派”一路者,不排除他在这路作品上使用“何朝宗”寄托款的可能。故宫有德化白瓷雕像同时盖“何朝宗”葫芦章和“博及渔人”方章者,可证苏学金使用过“何朝宗”寄托款。

 

54 白瓷布袋和尚立像(清末 德化窑)

    出版社寄来《至正型青花瓷》第一校。

 

5月21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14件。真品两件:唐代青瓷双系罐(磨口)和明代青白瓷划花三足炉。

寄三本书校样给出版社(《转变期青花瓷》二校、《空白期青花瓷》一校、《吉州窑瓷》一校)。

做《至正型青花瓷》一校。

         旧言瓷器“旧的不怕新,新的不怕旧”(亦云“老的不怕新,新的不怕旧”,意思相同),这是古董商贩的“生意经”,意谓东西如是真品(老货、旧货),看起来新不要紧,总有识货者,没有必要人为作旧;如是赝品,则做得愈“旧”愈好出手,“不怕旧”。现在此话也不尽然了,一些高仿品就干脆一点儿也不做旧,反而更有迷惑性。颇有些鉴藏家玩了几年瓷,对鉴别瓷器的自然旧貌和人工旧貌确有一些经验,对各种人为作旧手段也颇熟悉,却以此作为鉴别瓷器真赝的唯一一项“法宝”,专门在瓷器上找寻有无人为作旧迹象,以为百试百验,而疏于对古今瓷器胎釉、形制、纹饰、工艺等这些基本面的鉴别和研究,骨董奸商很懂得这些玩瓷者的这一鉴藏误区,就端出个“原生态”高仿品让你吃药。

此辈鉴藏家以看旧貌作为鉴定瓷器的唯一“法器”不但容易吃药,买来赝品,还会因此产生误判,错失一些难得的真品。须知一件古玩在民间的辗转流通其情况是极其复杂的,在到你这之前不知经过几手,有的东西明明是难得的真品,到了某鉴识水准差的古董商贩手里,因为自己“看新”,或怕别人看新,为了“好出手”,就作了旧。因此现在不但赝品有作旧的,真品也作旧。有这种作旧情形的真品要到了上述收藏家或鉴定家手里往往就因为上面有人为作旧的痕迹被他“慧眼识破”而“一票否定”了。某著名鉴定家曾在媒体上大讲文物鉴定的“一票否定原则”,以显示其鉴定的“极其严谨”态度。我则大不以为然,如按其所谓的“一票否定原则”鉴定文物,那么会错杀多少真文物?在其貌似“极其严谨”作法的同时,也扼杀了文物鉴定的辨证思维,结果还是失之严谨。故我认为应该打破文物鉴定的“两个凡是”——凡是真品就不会人为作旧;凡是赝品必然有人为作旧迹象。这一“两个凡是”的线性思维流毒甚广且深,在许多“专家”教人鉴定的大著里还有其幽灵之游荡。

 

5月22日

做《至正型青花瓷》一校。

        韩国客在线送鉴4件。真品3件:清代德化白瓷送子观音像、清代雍正霁蓝白花水仙盆、清末-民国料彩花卉图盖碗。(图55、56、57 )

 

55清代 德化窑 高19.5厘米

56清雍正  15x9厘米

57清末-民国 直径16厘米

 

5月23日

做《至正型青花瓷》一校。

由于三、四十倍带灯放大镜现在很容易买到了,观釉层气泡成为许多瓷器爱好者鉴别瓷器真赝的“常课”,以至须臾不可或离,视之为“照妖镜”,十分可笑。回想五、六年前,这种东西还比较少见,我也用过它一阵,看过数千件古今瓷器的气泡后就把它“冷落一边”了。我发现原来现代高仿瓷器釉层的气泡与古瓷并没有什么差别,其气泡形态、分布完全一样。这家伙实在不是什么非用不可的东西。那么是不是说所有古今瓷器的气泡都没有任何区别?也不是。非仿古的现代瓷器工艺品、大部分“低仿品”与古瓷在总体上还是有别的,即后者釉层气泡较大、大小不一;前者气泡小而整齐,密集排列。但这一区别肉眼就可以感知,不比借助放大镜。

现在有的书上夸大了古今瓷器的气泡之差别,讲得神秘兮兮,误导许多初入道者也神经兮兮,动不动拿放大镜搁瓷器上照,可笑,可笑。

 

5月24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14件。真品1件:元代吉州窑白釉褐彩梅瓶(图58)。品相完整无缺,十分难得,为其估价两万五千元人民币(底价)。另有一件哥釉出戟尊,可信度挺高,但照片只两张,发e信令其补照若干细部图。

 

58 白釉褐彩花卉纹梅瓶(高20cm)元代 吉州窑

 

5月25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2件。赝品。

       德化苏女士寄照片送鉴三件,金天明款《清夏图》轴、福建省造光绪元宝、清代德化窑青花半寿纹盘(涩圈)皆真品,但价值极有限。其中光绪元宝听人说值几十万,来电话时十分激动,说绝对是祖上传下,来源没有半点搀假,一定给我认真鉴定,对了一定会报答你……弄得我诚惶诚恐,颇觉任重道远,及拆信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苏太太把这枚库平 一钱四分四厘的福建省造光绪元宝(图59)当成“银币十大珍”当中的福建官局造光绪元宝(库平七钱二分)了。不知我将这枚银币的真实价格(目前的市价仅30元)对其“实话实说” 后,会不会被认为“居心叵测”?我遭遇这种心态的人也不少了,但在“说好话”与“说真话”之间,负责任的的鉴定人只能选择后者。

 

59A 福建省造光绪元宝

59B

韩国客补发哥釉出戟尊细部图,再鉴确认为赝品。

出版社寄《漳州窑素三彩瓷》第一校。校之。

 

5月26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18件。除一件龙泉青瓷三足炉可能为真品,让其补照更多角度照片再鉴,其余皆赝品。

做《漳州窑素三彩瓷》第一校。

  “海龟文物”(行内戏称,应叫“海归文物”,又称“回流文物”,即之前通过各种途径流出国外,现在 又流入国内或拿到国内拍卖的中国文物。)中的赝品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瓷器,今年国内几家大拍卖行都发现“假海龟”。早在去年,我的工作室就逮住一只——是一仿明代青花梅瓶,在海水里呆过一阵,带些许海底附着物。送鉴的晋江蔡先生对我的结论感到不可思议,说是在菲律宾是向一个外国水手买来的,而那位水手告诉他是出水的。彼时尚未有“假海龟”之说,但实际早已存在。“假海龟”的前身实际上很多是近年“假走私”的景德镇高仿品(或低仿品),在国外拍卖行露馅流拍或者根本进不了拍卖会,又回来蒙国人。此类“出口转内销”的假海龟颇能迷惑一些崇洋媚外的收藏家。

前段香港某拍卖行推出一件“圆明园铜狗头”,乃地地道道的假海龟,竟惊动了国家文物局官员,可笑。

 

5月27日

韩国客送龙泉青瓷刻划牡丹纹三足炉补照图,再次鉴定确认为明代景德镇仿龙泉产品。(图60)

出版社寄《康雍乾青花瓷》第一校。

    《漳州窑素三彩瓷》第一校完成。做《康雍乾青花瓷》第一校。

 

60A 龙泉青瓷刻划牡丹花三足炉(明代  景德镇窑)

60B

 

5月28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16件。除一件白釉珍珠地划花四系橄榄瓶可能为真品,让其补照更多角度照片再鉴,其余皆赝品。

《康雍乾青花瓷》第一校完成。

        公立博物馆将赝品作为真品甚至“国宝”买进已不是希奇事,有一家博物馆征集了几百件元青花,许多带有“大元国”款铭,还将这些藏品编成一本大部头的书(此彩印精装书的出版费用应该也不菲)。但这些藏品实在令人不敢苟同,不用说什么高仿,连“低仿”都不够格,简直就是臆造品。这批瓷器以真品征集,征集费要花去多少!谁来买单呢,当然是咱们纳税人呀,谁让它是公立博物馆呢。难怪民间古玩界人士对许多博物馆的研究员、“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有许多“大不敬”之语。有古董商贩对我说,他的“潦草货”(古玩界行话,谓因仿得不到位而被识破的赝品)在收藏界卖不动了,就拿去让博物馆征集,而往往得逞。

         难道博物馆的研究员、“文物鉴定委员会”成员就天生眼钝吗?非也。这主要是体制问题。至今博物馆的文物征集工作还没有一个究责制度,而花公家的钱买了赝品谁会心疼?既没有“心疼机制”,哪有钻研鉴定业务的紧迫感?或许要问,你说他无心钻研鉴定业务,那如何拿到研究员、鉴定委员这样的职称头衔?如这样想就“外行”了,也说明你不懂咱中国国情。这些职称头衔的拥有哪里靠你“眼力”如何啊?靠什么呢?政治表现(有没有“党票”不可忽视)、专业文凭、工作年限、发表论文或著作……还有一件非常重要——就是要与单位、系统领导和“职称评定委员会”搞好关系。这些项目除“工作年限”无须费心外,哪一项不需殚精竭虑,哪有时间“练眼力”(“眼力”是不在职称头衔评定中列项的)?而一旦职称头衔到手,还有巩固既有成果,百尺竿头更上一层的无止境的名利追逐。故在这样的体制下,公立博物馆也只能多出“研究员”或“文鉴委”而少有文物鉴定家了。

 

5月29日

      福州欧阳先生寄照片送鉴一件:日本五彩加金“芙蓉手”瓷盘(图61),为江户时代早期(相当于中国清代康熙年)有田窑作品,盘很大,可惜破损。底有支钉痕,此为同时代日本瓷器与中国瓷器在装烧工艺上一显著区别,也是鉴定窑口的重要依据之一(景德镇明清瓷器基本上不用支钉烧)。

 

61A 青花五彩团凤花卉纹芙蓉手盘

日本  江户早期

61B

 

5月30日

做《汝瓷》第一校。

      今日又听某古董商说,他的一件瓷器被某市博物馆当古代德化窑青花瓷征集,售得5000元。他说馆方把关者有四人,其中有省博一名研究员。而东西是从德化刚出炉,“拿着还烫手”,作旧一道工序则全出此老兄手笔。言语间有得意之色。又一位老兄说,他的目标是瞄准故宫。拿下县市一级是毛毛雨,“如入无人之境”,让省博吃药也不是难事,“三两下板斧搞掂”。故宫不一定难度更大,里边的不少专家其实不难对付,多是些只会背诵“制字衣横不越刀”三字经的人。只是故宫的名声大,另外一种诱惑是故宫最有钱,这就有瞄准的必要了。我说还以为你是冲着故宫的高手来的古玩界黑客,却原来还是为了钱。此老兄笑道,古玩黑客是不屑光顾故宫的——没有竞技诱惑力啊。我说那古玩黑客会光顾哪里?他说,像 北京“观复斋”啊之类的有 “防火墙”的民间藏馆,又如裴老师这里,也能够吊黑客胃口。我听了不觉在心里打了个冷战——不得有一刻放松业务的学习、眼力的训练啊。

 

5月31日

    浏览“中华汝瓷网”见以下消息:

 

北宋官窑千古之谜今日揭秘

汝州张公巷古窑址定性“北宋官窑”

 2004年5月21日)

         5月21日,在郑州召开的汝州张公巷古窑址考古新发现研讨会上,张公巷古窑址的历史地位和性质已有定论。倍受世人关注的汝州张公巷古窑址,经与会中外古陶瓷专家学者认真研讨,今天下午根据大多数专家的发言,一致认为是“北宋官窑”。从而揭开了近千年来,北宋官瓷悬而未解的秘密。
        汝州是我国五大名瓷之首“汝瓷”的发源地,五大名瓷中的“汝窑”“钧窑”“定窑”等遗址已经先后被考古界发现和发掘,而“北宋官窑”遗址一直是一个谜案。
        北宋官窑在我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因为器物极其稀少,一般都认为北宋官窑遗址在河南开封,因历代黄河淤沙深埋地下而难以发现;第二种认为是,北宋官窑只是临汝窑的一个窑口;第三种说法认为北宋官窑就不存在。然而张公巷古窑址发现不明精美青瓷片,引起了考古界的广泛关注。通过河南省文物局,汝州市人民政府的多方努力。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发掘,经过4个多月的努力,发掘出大量的官窑器器物及残片。
        20日上午10时,来自日本、英国、法国、日本、韩国、中国香港、台北等国内外的48名古陶瓷考古专家、学者云集汝州张公巷。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名誉会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上海博物馆馆长、古陶瓷研究会会长汪庆正,古陶瓷研究会副会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辉柄,副会长兼秘书长王莉英,副会长、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知宴等出席会议。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孙新民,副研究员郭木森向与会专家讲述了张公巷1号2号3号古窑址探坑的发掘情况。据孙新民介绍,3号探坑是2004年2月开始发掘的,该探坑面积约60平方米、深约3米,共分8个文化层,共发掘出瓷片、匣钵、火照等器物300余件。在4号探坑还发现了过滤池,孙新民说这意味着探坑距离窑炉已经不远。
      下午1时与会专家在汝州汝瓷博物馆观看了出土的官窑瓷器实物。与会专家学者纷纷被摆放在陈列柜里的官窑器所吸引,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汪庆正先生亲自上手瓷片,仔细观看呈色和品相,称其同上海博物馆馆藏4片青瓷片十分类似。与会专家无不为官窑瓷器薄胎、薄釉、鱼鳞开片的精美绝伦而惊叹。
    在今天的研讨会上,与会古陶瓷专家学者认真讨论。下午根据大多数专家的意见,一致认为张公巷就是寻觅已久的“北宋官窑”。新华社、光明日报社、河南日报、河南电视台等媒体参加了研讨会。

                                                                              本网消息:胡忠成 张万强 尚自昌  王会平  马少利  (摄影:胡忠成)

 

    我认为现在将张公巷古窑址定为北宋官窑未免过于匆忙。一、从张公巷古窑址出土的瓷器残件及拼合件看,并未发现与故宫等处所藏传世宋代官窑器相一致的器物。二、至今还不能排除将来在开封发现北宋官窑窑址的可能。而汴京(开封)乃古代文献所指认的北宋官窑所在地。三、张公巷古窑址的年代尚须进一步确定。目前还没有发现能确切证明窑址为北宋的“物证”。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