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二十)

2005年

 

2月16日  星期三

  美国客在线送鉴瓷器7件:青花釉里红山石孔雀纹凤尾尊(赝品)、青花战争图大罐(赝品,仿明空白期瓷器)、釉里红龙纹罐(赝品,仿元代瓷器)、青白瓷抱瓶童子(赝品,臆拟宋元青白瓷器)、万历款五彩人物图盘(赝品,仿明万历五彩瓷器)、青花开光兔纹瓶(赝品,仿明末外销瓷器)、黑釉耀斑盏(赝品,仿宋代建窑盏)。按要求分别各做《鉴定意见书》。

   整理剪报,一篇台湾作家亮轩的赏古散文《陶恋》跃入我的视线。记得当年在《散文选刊》邂逅此篇佳构,品读再三,不禁击节叹赏,心里只知说一个“好!”字,无暇剖析它好的理由,立马金剪伺候。六年后的今天,此篇佳构又被我无意中翻了出来,似乎也是一种缘分。我再次与之晤语,心中生出一种不忍。我至今不认识作者(文后编者的简介说此老兄本名马国光,教授于台湾辅仁大学、东海大学,有《说亮话》等多种散文集),但从“文如其人”看,我敢断定此兄绝对是一不俗之人,必为一人生大参悟者、审美“大腕”,同时又是红尘中一大性情中人,无此“三大”,难为此妙文也。读罢嘘叹不已,深感此兄绝对是那种可与之在月白风轻底下泡茶的人。在字里行间,我感受到了一种智慧的灵光、一种至情至性的大爱。我想它不应该只在文学界“昙花一现”,鉴赏界的人们也值得一读。什么是真正的鉴赏?什么是鉴赏的情怀、收藏的境界?我搞了二十年的文物鉴赏,发表的“鉴赏”文字也复不少,如今看来,百万言不抵阁序一篇!我不禁要自问:自己过去的所谓“鉴赏”能再称之为“赏”吗?什么“胎骨细腻”“釉水莹润”、什么“笔墨精湛”“形神俱佳”……写了多少这样陈词滥调的“赏八股”!

  此篇万不可肤浅地认为仅仅是咏物,其实处处都在写人。切不可作肤浅理解,切不可囫囵读过。喘着粗气时切莫读之,此乃是为平静的心灵准备的一泡极品的龙井和铁观音。

  此篇文字乃是我宝筴中最有档次的藏品之一,价值可比柴、汝、官、哥、定、荆关董巨、黄王吴倪。一再把玩,余味无穷。这样“五大名窑”级别的美文,在我的鉴赏生涯中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收藏它,难度很高。

 

陶    恋

亮轩

  天底下什么东西都有人想偷,从钞票到别人家的小孩,从邻居的树头上的果子到价值连城的珠宝。不过,偷这些东西再难,也不如偷博物馆的稀世珍奇来得更难,不是通天本领兼具对于美的极端品味,根本没办法成为博物馆级的神偷。每次看到报纸纸上报道有什么世界级博物馆又被妙贼光顾偷走了什么国宝,就很想知道他们凭什么做到的。深信每一个案子都可以成为一部卖座电影的好题材,只可惜难得真的领教他们的神偷秘方。

  经常有此奇想,真的其来有自,三十多年第一次目睹故宫中那件宋代钧窑天青窑变紫斑三足炉,便生出无法克制那股想把它据为己有的强烈愿望。难怪过去帝王时代会发生为了取一只玉杯,居然把物主满门抄斩的故事。美的魅力非常难以抗拒,因为美是在任何情况之下都无法取代的,不论争夺的是美人还是一件艺术杰作。人在活着的时候可能会比较看重金银财宝,却只是为了实用,如果为了死后陪葬,不然是艺术精品。中国人陪葬最多的就是玉器跟陶器,可见这些东西真的让人至死也无法撒手。那只钧窑窑变作品,原本是可以让人亲手摩挲把玩的,及至一入大内,就成了六宫粉黛,即使在经过特殊设计的灯光投射中刻意地要表现她的风华,却再也无法体验人间的温存繾綣。在当年看到那件宝物,只是觉得,如果能够拥有这一件宝物,哪管它只是一天甚至于短短一刻,也就心满意足了,也许不是为了所谓的拥有,而是对于美的不忍。

  这倒可以找出一点端由,因为对其他的国之重宝也是非常之崇拜,却引不起那么强烈的占有欲。以绘画而论,就是把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李唐的《万壑松风图》,或是郭熙的《早春图》,这些旷世巨构白送给我,也不一定真要。画本来就是挂在那里给人看的,挂在博物馆里跟挂在家里都是挂着,差别不大,何况博物馆保存这些东西有他们特殊的方法,比放在自家要好得多。太华贵的瓷器也不想要。瓷器以轻与纯为上,一想到这一点就开始提心吊胆,在欣赏明清精瓷的时候,隔着陈列柜厚厚的玻璃,面对着一件件又娇弱又华贵的珍品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不小心因为我们的一动心就迸出一条裂痕。至于金银珠宝就更难得引起兴趣了,那多半是价格高些,以及多了些巧匠在帝王的权威之下不得不付出的谨慎与耐性罢了,很有一些还真的比不上现代的首饰设计师的创意。

  陶器的情形就不一样了。是土就可以制陶,是釉就可以上陶,是火就可以烧陶,甚至可以说是人就可以制陶——谁没玩过泥巴呀?陶艺是没有什么必不可少的基础教育跟基础工具,整个制陶过程非要不可的材料就是水火土三样东西,但却能够千变万化,一生一世也学不完看不完想不完,要是做的话,当然也做不完了。如果是精瓷,动不动就是一套一套的,总让人觉得少了一点独特的个性,没有人作兴收藏一套一套的陶器,一个就是一个,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只这么一个,以前不曾有,以后不会有。在二十多年前有缘结识老陶师吴让脓教授,看到他府上屋里屋外无处不是陶器作品,大小色泽形制互异,还真的傻傻地问他为什么看不到两个一样的作品?那个人嘴唇抿得紧紧却轻轻地说:“一辈子都不会重复。”声音好象从泥土缝里出来的。这个永远不重复倒未必是有意如此,陶器有其逃也逃不掉的变数,尽管捏出一模一样的坯子,漆上一模一样的釉色,放进同一个窑里烧上同一把火,最后不免同时开窑吧?那么你看,这边多了一条暗纹,那里少了一点颜色,有的露出素胎有的釉色凝重。你问老陶师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他们说不清还是我们外行听不懂,反正陶器这玩意儿是天意人工的糅合,分不出那边赢那边输,谁也猜不透谁,原因只有那些个瓶儿罐儿自己明白,他们偏不说——打破了也不说,这第一层的神秘就惹得人心痒难熬。

  其次,陶器在博物院里似乎也是个异族。博物馆是何等了得之处?个个收藏品都是来历分明,只这个陶器,虽然是个个面貌互异,有名有款的极少,这种不必以姓名行世的气度海阔天空,了无牵挂。现代人的陶艺大多也刻上姓名,也不表示陶艺作家非得出这个风头不可,而是事随时迁,许多事到了现代只得跟着潮流走,现代人干什么都得报出个姓名。有一回买了一个碟不碟碗不晚的陶器,店员在打包之前主动问道要不要陶艺作家的亲笔签名证书?当下立即摇头拒绝,只有爱一个女人爱的其实是她的家世的那种人,才会在意一张陶器作品的证书。

  件件陶器站在那个地方都表现得自信满满,那个表情就是在说:“我就是我,何劳再问!”你把它兜翻了它也不肯自报履历。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天意人工参半,签了名的也只是其中一个作者,另外一个作者可能是趁隙钻进窑里的一阵风,或是死恋着几道窑工的手痕,在一千几百度高温中烧了许多天也难舍难分的釉彩,也可能是多出来的几根劲柴,或者是,你看过那一件有名的吉州窑木叶纹茶碗吗吧?另一位作者,就是那片落叶了。那片叶子很不情愿辞枝之后就被秋雨化作尘泥,于是偷偷地乘着一缕秋风悄悄潜入碗底,与陶坯共同经历了一阵烈火之后,留下了千古的吻痕。

  告诉你,天下没有一件陶器不是博物馆国宝级的,这就要说到陶器的魂魄了。

  在日本博物馆中有几件他们尊为国宝的陶器。如志野茶碗,这是乐烧白片身变茶碗,初看之下,简直要吓一大跳,这玩意儿也是一级国宝?有的就像从水沟里捞出来的,几百年来不知道多少人都见过,却没有一个人正眼瞧过想要带回家的东西,表面粗粗裂裂,沙沙麻麻,有的大坛子还歪歪倒倒,颜色更是不明不白的,这样的东西可以称之为国宝?我们只得怨恨自己有欠美感修养了。到了后来,陶器看得多了,方知道这一类作品之价值是作品呈现出来的心情。粗犷、豪放,还是沉着、凝神,但是对于泥土的感觉是要它彻底臣服还是对它无比的虔敬;是把浸过釉药的陶坯放在架上还是弃之墙根;然后又放在什么地方的窑中,在什么季节什么地势跟风向中烧多久……这些条件组合起来,只有一个“无限可能”的结论,何况又有岁月的镂刻与珍藏者的手泽。陶器常常表现一个时代或是一个家族在一个永不重复的时空里的遭遇,却又是永远说不清楚的故事。京都孤蓬庵藏的那件并户茶碗,他们视之为人间第一国宝,却是一件班驳龟裂暗淡无光巴掌大的小碗,连一点不是陶土的颜色也无,要是以为这一件实实在在的东西就是国宝那就谬以千里了,它表现的是一种无法更是无意的质朴无华的心情,在那个时代那个地方的那个窑里的那样的火光中的天人之际的机缘。只见碗而不见心情,那就真的只见一只破碗,连叫花子都觉得不中用的东西。能见到心情的感觉,天下陶器无一不美;没有心情的话,所谓陶器,只不过是经过亿万年才风化而成的泥土复原为本来的矿物质而已。心情是一种绝对,所以,任何一件陶器作品,管它是拿来吃饭还是喝水还是用作拉尿的夜壶,在绝对里就一点也相对不起来了。经过人工依然能够存在的绝对,除了陶,还有什么?

  近代陶器有不少是陶不陶土不土的,新派陶艺家会把陶做成看来是一个瓦楞纸箱,或是一只木头盒子,泥土本来也是随人摆弄搓捏不声不响的,要虐待它还是开它的玩笑悉听尊便,不过大家都在玩各式各样的特技的时候,偶尔在一家百货公司看到吴让农那种碗是碗罐是罐的东西,还真觉得新鲜。随手买回两只茶杯,也只是跟其他百货部门商品陶器的价钱差不多。后来遇到老吴提起此事,没想到他居然说他还是觉得太贵了。我想这个“陶人”不至于说什么门面话。他有他自己的标准,不是价格的,而是价值的,必属心情的价值,一如泥土知道自己的价值。

  那把杯子带回家之后发现这即兴之作的杯口有点斜,登时了不可支,一连用了几十天还是放不下手,料想吴老未必知道此杯有此口吧?此口却成为此杯新近主人之最爱。那么一点点十分隐秘的特征,成为它与我之间无可替代的亲密关系,老陶师也无法得到的缘分。

  所以陶器是没有缺点的,破也好烂也好,无不当下即是,立地成物。石谿心月禅师有诗:

隐密全真处,

浑仑未剖时,

从来只与麽,

不用讨瑕疵。

  此诗本为咏璞之作,不知道怎么搞的,读来读去就像说陶。有一天猛然觉悟:原来石头也是一种无缺点的存在,难怪它们可以共享此诗。不怕麻烦的人可以试试,去找所有能找得到的咏石诗移作咏陶,几乎句句贴切。

  也见过许多爱陶同好,爱着爱着也就亲自做起陶了。这一点我却一点也没有心动过,一如一个人尽管娶了姓陶的为妻,他自己还是可以不姓陶的。我的陶恋看来也是如此,是一生一世有你有我无好无坏至死方休的关系。

 

                                                                                                    原载《散文选刊》1999年第4

 

 

2月17日  星期四

  南昌客在线送鉴八大山人款花鸟轴一件,赝品。

 上海客在线送鉴克拉克风格青花瓷器一件,赝品。

  苏州客邮寄照片送鉴瓷器四件:“枢府”款卵白瓷印花玉壶春瓶(赝品)、钧瓷天蓝釉紫斑菊花大碗(赝品)、汝瓷卵青釉曲腹花口洗(赝品)、青瓷堆塑楼阁鸟兽人物谷仓(赝品)。

  客特别说明送鉴的青瓷堆塑谷仓(图220)与《中国高古青瓷鉴藏》(商湘涛著,百花文艺出版社2003年出版)收录的一件“西晋青釉谷仓”完全一样。恰好福州客去年来做实物鉴定时送我一本,所以找来一看,在此书104页找到了此件“西晋青釉谷仓”(图221),果然两者十分相似。但我认为书上这件与客送鉴者一样,都是很不高明的现代赝品。最大的破绽是两谷仓在第二层(按自下而上顺序)纹饰上竟然都有一唐代特有的仕女形象(此类胖美人形象在唐墓室壁画、唐三彩等唐代遗物、遗迹中普遍出现)。而青瓷堆塑谷仓流行于两晋,其出现的上限为东汉,下限为南朝,隋代以后绝迹矣。前代之器物上出现后代才出现的纹样乃属荒唐。可见“尽信书不如无书”这话很对。我趁便将此书翻了一遍,发现有明显错误和值得商榷的竟然不少(较明显的如20页、35页、65页、66页、67页、68页、、69页、75页、76页、91页、、102页、103页、106页、136页、141页、142页、、182页、185页、186页等),有些藏品断代或断窑口有问题,还有些甚至是低仿品和臆造品,当然也有不错的东西(如8页东汉鸟纹双系罐、10页西汉青瓷瓿、53页东晋青瓷羊、72页西晋猫头鹰盖尊等均属难得之佳品)。该书藏品据作者介绍都经过张浦生等“人品好、专业造诣深的著名‘学院派’和‘实战派’专家鉴定过目”,可见“人品好、专业造诣深的著名‘学院派’和‘实战派’专家”有时也会看走眼,不可迷信专家。

 

图220 青瓷堆塑楼阁鸟兽人物谷仓(赝品)

 

图221 青瓷堆塑楼阁鸟兽人物谷仓(赝品)

(出自《中国高古青瓷鉴藏》104页)

  

 

2月18日  星期五

  汕头客在线送鉴瓷器四件:绿釉划画鱼纹扁壶(赝品)、青花莲池图灌(赝品,仿元代青花瓷器)、成化款斗彩寿桃纹碗(清末-民国)、成化款斗彩龙纹碗(图不够清晰,待补照清晰图后定)。

 

保持民间鉴定家的先进性

  最近官方媒体大倡保持某某政党的先进性,在我看来,这与倡导保持jn的先进性也没什么差别。我之此喻,其实也不甚妥当,因为jn毕竟是干实事、解决危急问题的同志。而且jn同志操持千年之古业,付出的多,所得甚少,比凭特权鱼肉百姓的“尚黑”人士绝对来得清白而且先进。据我的考证,cj这门派最迟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已经存在了两千七百多年,从目前的发展势头看,再存在两千七百年应该没有问题。而“尚黑”的黨大概没有这么长的寿命吧?所以比先进性,“尚黑”派自然比不上cj这门派。

  就文物鉴定界来说,自然也有先进门派和落后门派之别。目前有识之士业已公认,民间鉴定家属于先进门派,官方的馆院鉴定家属于落后门派。馆院鉴定家落后的原因乃是体制弊端造成的,而馆院体制的弊端乃是不合理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直接产物。所以若非发生颠覆性的社会变革,馆院体制的弊端就不可能彻底根除,馆院鉴定家也就不可能在总体上改变其低能和落后状态。民间鉴定家的先进性也是现行体制促成的:由于与工资、福利、职称、禄位、政府荣誉以及种种“便利”和“机会”无缘,只得靠真本事揽活,只能在大众的认可和支持下立足和发展。馆院鉴定家的“权威”来自官方的授予(通过职称、政府荣誉等);民间鉴定家的“权威”来自民众的认可(通过口碑和“业务量”)。

  这样说,是否意味馆院鉴定家就永远低能、落后,民间鉴定家就永远先进了?未必。如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保持民间鉴定家的先进性”这一话题了。须知随着“市场经济”的推进,馆院体制也不会铁板一块,必将有所变化。个别年轻的馆院鉴定家也意识到自己的业务能力已经跟不上现实,开始关注扑朔迷离的民间古玩市场,开始放下架子明里或不放架子暗地虚心向民间鉴定家学习、“取经”。虽然这种虚心好学的馆院鉴定家目前还是极其稀少,但这些官方鉴定家中的“异类”(或可称之为“具有民间倾向的官方鉴定家”)不仅是未来馆院鉴定家的佼佼者,也将是一股挑战民间鉴定家先进性的力量。所以民间鉴定家的先进性虽说是与生俱来的,但却不可认为就必定永远保有。我等从事民间文物鉴定的同志万不可认为乌龟永远跑不过兔子,而放弃自身的业务学习。鉴定的学问永远都没有毕业的时候,要保持我辈民间鉴定家的先进性,惟有学习、学习再学习,实践、实践再实践,惟有“与时俱进”。

 

2月19日  星期六

  丹东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道光款胭脂地粉彩瓜碟纹瓶(赝品)、钧釉鼓钉洗(赝品,仿宋代钧窑瓷器)。

  北京客在线送鉴炉钧釉梅瓶一件,赝品。

  兰州客在线加急送鉴藏传四臂观音铜像一件,赝品。应要求为做《鉴定意见书》一份。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11件:青瓷堆塑人物楼阁谷仓(赝品,仿西晋青瓷谷仓)、成化款斗彩凤纹瓶(赝品)、黄地珐琅彩龙纹瓶(赝品)、蓝釉开光青花铺首方瓶(赝品)、青瓷生肖灯(赝品)、青白瓷温酒壶(赝品,仿宋青白瓷酒器)、白瓷印花立兽型水注(清代 漳州窑)、乾隆款粉彩万花堆龙纹瓶(赝品)、玉格青铜剑(赝品)、刻篆文龟甲(赝品)、花釉多角罐(赝品)。

 

 

(传)范宽《雪山萧寺》图献疑

  读(传)范宽《雪山萧寺》图(图222A)。此画绢本,淡设色,纵182.4cm ,横108.2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该画也是范宽传世六图之一,但没有范宽的题款。其认定主要根据风格、旧貌和明末王铎的题识。审读诗塘王铎所写题识(图 ),突然发现问题——此题识其实不是王铎真迹,而是后世(康熙以后)托名王铎的伪题。

  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痴庵,又号嵩樵、十樵、烟潭渔叟。洛阳孟津(今河南省孟津县)人。生于明万历二十年,明天启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崇祯年间,北京沦陷,崇祯自缢,王铎到南京拥立福王为帝,立南明小朝廷,擢东阁大学士。次年南京又破,与福王一道成清人阶下囚。王铎终变节降清,顺治间官授礼部尚书,顺治九年病卒,享年61岁。王铎历事二主,气节有损,史称贰臣,但他的艺文却非同小可,他博学好古,工诗古文 ,擅书画。尤以书法见称,影响波及日本。行草宗二王,正书出锺繇,复能自出机杼,有拟山园法贴,名重当代,与董其昌并称 “南董北王” 。

  《雪山萧寺》图诗塘的王铎题识(图222B)曰:

    范中立别号宽,陕西华原人。上以此画特赐商丘内阁大学士宋公玄平先生。画之博大奇奥、气骨玄邈,用荆关董巨运之一机,而灵运雄迈,允为古今第一。他如薄浅卑隘、小小胥致,譬莒邾小国,本非毡坛盟长。公以第一流人锡天下第一画,懋昭道德勋业扬休命,其博大亦可知已。

  上诗塘题识提到此画是皇上赐与大学士宋玄平的。宋何许人也?就是宋权(字玄平,号平公、雨恭)。他是王铎同僚和朋友,并且与王铎有同样的“政治背景”(《清史·列传》七十八载:“宋权,纁族孙,字平公,号雨恭。明天启进士,崇祯末为顺天巡抚,视事三日,京师为李自成所破,权率所部降清,仍巡抚顺天……拜内翰林国史院大学士,居相位六年,致政归。自号归德老农。卒谥文康。”)。这就是说,老宋也是个“贰臣”,所以两人颇合得来,彼此吹嘘捧场(如曰“公以第一流人锡天下第一画……”)也情理中事。那么这条题识问题出在哪里呢?最突出的问题是书写上出现规避帝讳的情况与王铎生活的时代不符。我们不难发现此条题识出现的两处“玄”字都省去了最后一点,这是典型的康熙朝规避帝讳的做法(康熙皇帝名玄烨)。而王铎的卒年在顺治九年,他去世十年后康熙才登基,怎么可能提前规避康熙帝的名讳呢?关于“玄”字的写法,我们不妨拿王铎在顺治朝的一件同样与其友宋权有关的真迹作一比较。此件书于顺治六年的王铎墨迹叫《枯兰复花赋》,是说宋权花园里栽在白瓷瓮里的一丛被虫穿鸟剥,无叶枯干了的兰花在宋权生日那天竟然复活了,并且还开出了花。于是“玄平宋公速予西圃”,共赏其胜。“诸客咸咏”,王铎感“天人会聚,丽土启祥”,所以也写下这篇《枯兰复花赋》。可留意一下在这篇《枯兰复花赋》的序文(图 223)里出现的“玄”字(首句“顺治已丑五月,商丘玄平宋公速予西圃”),明显是正常完整的写法。

  其次,此题识的书风也与王觉斯有别,功力不在一个层次上。第三,此题识对此画的评论也显外行——如曰“画之博大奇奥、气骨玄邈,用荆关董巨运之一机,而灵运雄迈,允为古今第一。”观此画纯为北派风格,属荆关一路,那里有董源、巨然等江南画派半点影子?观范宽传世六图,惟此件最具北格,所谓“用荆关董巨运之一机”纯属不对靶子的乱射。身为书画大家的王觉斯不会说出这般无见识的话来。我认为此条所谓王铎题识,倒更像是康熙时古董商人的手笔:先编故事,说是皇帝赏赐给内阁大学士宋权的,然后用一阔大无边的套话说此画“画之博大奇奥、气骨玄邈,用荆关董巨运之一机,而灵运雄迈,允为古今第一。”极力抬高此画的地位和价值。

  既然王铎款题识是伪造,那么画本身有没有问题呢?此画既无范宽的题款,唯一认定其为范宽作品的所谓“王铎题识”又是伪造的。那么,我们凭什么认为它一定是范宽的真迹?会不会是一幅范宽风格的无款或他款古画呢?我认为这种可能性还会更大些。从严谨的鉴定角度来说,即使王铎款题识是真迹,也未必能证明此画是范宽的真迹,因为王铎的时代距离范宽的时代实在渺远,一在北宋,一在明清交际,中间有五百余年断层“传承无序”(《宣和画谱》录御府所藏范宽作品五十有八,未见此目)。而更何况连王铎题识也是伪造。

 

图222A (传)范宽《雪山萧寺》图  

绢本,淡设色,纵182.4cm ,横108.2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222B (传)范宽《雪山萧寺》图诗堂之王铎款题识

 

图223 王铎《枯兰复花赋》

  

  范宽作品集评:
  

  宋·郭若虚:画山水惟营丘李成,长安关仝,华原范宽,智玅入神,才高出类,三家鼎跱百代,标程前古。虽有传世可见者,如王维、李思训、荆浩之伦,岂能方驾?近代虽有专意力学者,如翟院深、刘永、纪真之辈,难继后尘。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丘之制也。石体坚凝,杂木丰茂,台阁古雅,人物幽闲者,关氏之风也。峰峦浑厚,势状雄强,枪笔俱匀,人屋皆质者,范氏之作也。复有王士元、王端、燕贵、许道宁、高克明、郭熙、李宗成、丘讷之流,或有一体,或具体而微,或预造堂室,或各开户牖,皆可称尚。然藏画者方之三家,繇诸子之于正经矣。(《图画见闻志》)
  

  宋·米芾:范宽山水嶫嶫如恒岱,远山多正面,折落有势。晩年用墨太多,土石不分,本朝自无人出其右。溪出深虚,水若有声,其作雪山,全师世所谓王摩诘。(《画史》)
  

  宋·刘道醇:评曰:范宽以山水知名,为天下所重。真石老树,挺生笔下。求其气韵,出于物表,而不资华饰。在古无法,创意自我,功期造化。而树根浮浅,平远多峻,此皆小瑕,不害精致,亦列神品。(《宋朝名画评》)
  

  元·汤垕:范宽名中正,以其豁达大度,人故以宽名之。画山水初师李成,既乃叹曰:“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乃脱旧习,游京中,偏观奇胜,落笔雄伟老硬,真得山水骨法。宋世山水超绝唐世者,李成董元范宽三人而已。尝评之:董元得山之神气,李成得山盟海誓之体貌,范宽得山之骨法。故三家照曜古今,为百代师法。宽尤长雪山,见之使人凛凛。(《画鉴》)
  

  明·董其昌:范宽山水浑厚,有河朔气象,瑞雪满山,动有千里之远。寒林孤秀,挺然自立,物态严凝,俨然三冬在目。(《画禅室随笔》)
  

  明·张泰階:范中立清旷超远,王晋卿结构精微,未可轻置轩轾。(《宝绘录叙论》)
  

  清·布颜图:问李成成范宽画法有以异乎?曰:笔墨皆同,但用法各异。李成笔巧墨淡,山似梦雾,石如云动,丰神缥缈,如列寇御风。范宽笔拙墨重,山顶多用小树,气魄雄浑,如云长贯甲。两画皆入神品。(《画学心法问答》)
  

  清·华翼纶:宋时盛称李范郭,真郭未之见,见真华原,格超笔老,枝木阴森,云烟滃郁,笔墨一点一斫,无不精蕴。(《画说》)

 

2月20日  星期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白瓷千手观音像(赝品,仿清代德化窑瓷器)、玉璜(赝品,仿战国玉器)。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浅绛彩汪野亭山水图插屏,赝品。

 

康熙瓷墩有拱面凹面两种形式

  清·程哲《蓉槎蠡说》(康熙五十年本)卷十一:坐墩有漏花填彩,皆深青地,有蓝地甜彩、有白地青花、有冰裂纹。以拱形面为上,拱面次之,为其积水故也。又以花款青垩光素品者次之。

  裴按:有人以瓷墩拱面、凹面、平面作清代瓷墩断代根据,认为康熙朝瓷墩为拱面、雍正朝瓷墩为凹面,乾隆朝瓷墩为平面。今以程哲所载看来,非确。

 

2月21日  星期一

  2004年9月,轰动中外的所谓“假汝瓷洗诈骗案”,经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当事人李某无罪释放。下面这篇《汝瓷蒙难记》是当事人李某的律师汝言的手记,读过之后,颇有感触。应该说此汝瓷洗的真伪到现在也未必能够定论,不管是两位“权威”专家的鉴定,还是“高科技”的检测报告。其实从这一具体案情考察,此汝瓷洗的真伪对案情的定性已经不重要,因为已经排除了当事人李某在诈骗动机上存在“主观故意”的情节(这也是法院作出无罪释放的前提)。那么,即使东西是赝品,又如何能据此论罪?换言之,假如有人存心欺诈售假,结果售出的却是真品(这种情况在古玩行不足为奇),能说他的欺诈行为不应任何法律责任或不必受到道德谴责吗?在业已排除当事人存在诈骗动机之后,此汝瓷洗的真伪已经是一个学术问题,而不是司法诉讼问题。法院其实没有必要为此件汝瓷洗作什么“官方结论”(法院给学术问题下结论,岂不荒唐?一审判决居然认定汝瓷洗为新仿品,这说明法官缺乏清晰的思维逻辑,办案素质有待提高。)而当事人李某律师汝言先生要求二审要认定此汝窑洗是真品,必须在二审公堂之上,公开宣布,才能消除一审中对此汝窑洗的不公正待遇,还其真品实名。”也是条理不清的表现——同样是要求司法机关必须给学术问题下结论,难道上诉的目的只是为了“消除一审中对此汝窑洗的不公正待遇,还其真品实名”?(万一此汝窑洗最终被证实是赝品又将如何?)我想如果《汝瓷蒙难记》说的情节基本属实(我愿意相信律师汝言先生的叙述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欺心的事实),那么上诉的目的更应该是:1、索取国家赔偿。2、反诉原告非法监禁之罪。3、起诉相关司法部门对无罪公民的非法羁押(长达一年零四个月二十二天)。4、追究不负责任媒体的歪曲报道的法律责任(尤其在作无最判决后仍进行歪曲报道)。至于所谓“消除一审中对此汝窑洗的不公正待遇,还其真品实名”则非法院所能胜任,也不合法理。

  此案让我想的更多的,倒是在案件背后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的法律环境、我们的人权状况、我们的公民素质。

  此案还令我思考我们的官方鉴定机构那种不负责任的“公章鉴定”的弊端(只见公章不见鉴定人签名,出了偏差好互相推委,拿“某某文物鉴定委员会”这样抽象名称去当替罪羊,反正它是既“权威”有不怕热火烧开水烫的)。“公章鉴定”在中国横行霸道了数十年,如今仍淫威不减,这是中国“公章迷信”“公章崇拜”的产物。在中国,“公章”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真理”、“正义”、“权威”、“荣誉”、“真实”、“正当”、“可信”……等等,这就是典型的国民思维,几乎没有人会想到在堂堂的公章底下会暗含虚假、欺骗、背信弃义、暗箱操作、权钱交易、腐败堕落、男盗女娼、强奸民意、草菅人命。公章的实质是什么?就是公权的物化。在中国,公权是高于一切的,是不受制约和限制的。而私权处处受到限制打压,公权凌驾于私权之上被视为“理所当然”,当公权与私权发生冲突是,私权只有让步的选择(而在自由国度,这种情况是相反的处理)。“公章迷信”“公章崇拜”正是这种公权泛滥,私权不得伸张的现实写照。现行的《文物保护法》虽说已是修订本,在尊重公民个人权利方面较旧法有所进步,但不少条款仍是限制打压私权的。凭什么“中国境内出土的文物,属国家所有”——就不能为公民合法所有?这样的“霸王条款”有什么法理依据?

  自全国涌起文物收藏热潮,文物收藏界发生的侵犯公民正当从事文物收藏和经营权利的事已经发生了数十起,造成不少冤案、错案。“汝瓷洗”一案虽起自民间,但是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到公权和私权在法律天平上的严重倾斜。

 

汝瓷蒙难记

汝言

  

  
    
从七十年代初期,我的委托人(李某)就来到中原从事古陶瓷的经营业务直至今日。
    九十年代末,我的委托人从民间购得一件高3.5厘米,直径13.6厘米的北宋汝窑洗。委托人当时即被这件古汝瓷的古朴典雅的釉色和优美的上乘工艺所摄服。因当时社会上对此能认定真伪者甚少。为探寻真伪,2000年底,委托人携此汝窑洗来到北京,遍访古文物界人士,找了行内许多人士鉴别此物真假。这就开始了这件稀世珍宝的曲折历程。
    北宋汝窑瓷器,说它是稀世珍宝毫不夸张。一是因为它传承了前朝各代各地制瓷技术的精华,又受到北宋朝廷的厚爱,使宋代瓷器得到飞速发展,百花齐放、争妍斗艳;二是汝窑以色调清新高雅,满釉支烧的独特工艺而名动天下。宋人叶寘《坦斋笔衡》中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瓷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三是汝窑瓷器流传至今少之又少,在南宋周辉《清波杂录》云:“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南宋时即已难得,如今在全世界汝窑瓷器仅存不足70件。故后人俗称:“纵有家财万贯,不及汝瓷一件。”可见弥足珍贵。而我的委托人偶得一件北宋汝窑瓷器,这是古往今来许多收藏家梦寐以求的,有幸觅到稀世珍宝,怎不叫人一心要辨个真假来?!
    2001年2月间,出于辨此器物之真假(并无意出手)委托人来到北京。可巧碰到一女买主慕名而来,并找人鉴别。先找了某博物馆馆长,鉴定是真品,虽未出鉴定书,但女买主已有心买了。但她怕不放心,在同年5月份又找了北京市文物局文物公司代销部经理、北京市文物局翰海拍卖行拍卖总监、北京市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主任李宗扬专家,在同意出鉴定费后,李宗扬专家进行了鉴定并出具了鉴定证书。鉴定内容如下[ 名称:汝窑洗;年代:宋代;规格:直径13.6厘米;备注:釉色天青,釉面布满细碎开片,圈足向外卷曲,器底留有烧制支钉痕迹,造型精美,是典型的宋代汝窑瓷器。该件为真品。 后有鉴定者本人李宗扬专家的签字。] 在得到北京古文物界两位有专业权威人士的双保险认可是真品的情况下,女买主才决心要买下这件汝窑洗,商定价格120万元,因其钱不够先付了50万元人民币,剩下的70万元给我的委托人打了借条答应以后给。当时女买主见到此汝瓷洗很兴奋,如不卖就不让我的委托人走。就这样,委托人在不情愿也不忍心的情况下,卖了此件汝窑洗。
    女买主欠了委托人70万元钱不是小数目,既然是买卖,委托人当然要追她给。但女买主东躲西藏不还委托人的钱。眼看欠的70万要不来,委托人的妻子气得不行,几次上北京向女买主催要,总是无果而归。2003年初,她竟被女买主的行径活活气死。为这70万元欠款,委托人继续向女买主催要。女买主对委托人说:“这东西现在不好卖,你拿80万元赎回去吧。”见委托人不肯,2003年4月14日中午,女买主以喝茶为名,约委托人到琉璃厂一茶楼,女买主向某派出所报案说我委托人是诈骗犯,将委托人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审查了48小时,找了当时买此物时的两位鉴定专家,都说是真东西,找了中间介绍人,没有发现我的委托人任何问题。反而派出所的人对女买主说:“你们这是买卖问题,自己去解决。”而将我委托人放出派出所。
    我的委托人与女买主的事情本已搞清,但女买主因有权力人物做后台,指使数人在派出所门前等我的委托人一放出来,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委托人实施绑架,将其用金杯客车绑至河北唐山某处十天整。委托人的儿子为救回委托人,在北京电话对女买主谎称已凑足她要的钱,将他们诓回北京,并向北京市某公安分局报案后,公安将绑匪全部擒获。当时警方立即审讯,绑匪都一一招供,其中还有几名是逃犯。当女买主的违法事实全部搞清时,女买主一个电话过去,那个权力人物起了作用,来了两个身份特殊的人,以带女买主看病为由,接女买主出了公安分局,第二天又将其余绑架者都放了。事情更叫人不解的是,此时公安分局却宣布我的委托人经女买主指控是诈骗犯,说卖给她的汝窑洗是假货反被分局扣押起来。
    委托人此时百思不得其解:1)女买主买的汝瓷洗,是她们认识的人自己找人做的鉴定。而委托人以前从不认得那两位鉴定人。真假是女买主自己找的鉴定人。不能自己想说是真的时就说是真的,想说假的时就说是假的,那样的话,古文物鉴定专家成了什么人了?文物鉴定岂不成了儿戏?!事实说明,我的委托人对女买主购买汝窑洗一事毫无过错,她凭什么说我的委托人诈骗她?!2)派出所2003年4月14日至16日,48小时审讯后,对我的委托人的问题已搞的明明白白,与女买主是正常的买卖关系,无任何诈骗行为。只是因为女买主颠倒事实硬说委托人是诈骗犯,警方就一起对同一人同一事搞过一次又一次?3)女买主为不偿还所欠70万余款,而绑架委托人是单方面无理非法行径,我的委托人一点过错都没有,为何警方不追究女买主的绑架罪,反而拘禁我的委托人?
    我的委托人在关押期间,警方对其进行了“鸡蛋里挑骨头”式的审查,除了知道他是古陶瓷商人外,没有发现他一点问题。即使这样,我的委托人依然被关了整整一年零四个月二十二天,最后可以关他的时限到期了,延庆检察院才起诉了我的委托人。
    以上叙述,事实均可证明,我的委托人在卖汝窑洗的全过程中,除了坚信此洗为真品无疑外,一点过错都没有 。招致委托人被绑架、含冤坐牢一年半,完全是买方歪曲事实。除了权利作怪,何人有那么大的能量?2003年5月警方组织北京市文物局鉴定委员会鉴定汝窑洗时,女买主竟闯入鉴定现场,指着组织鉴定的警察说:“我说是假的,没人敢说是真的!”
    因为无端坐牢一年半,我的委托人身体受到很大摧残。委托人腰脊椎多处严重骨质增生,现在稍长时间行走,站立都很困难。右眼失明,左眼视物模糊。做为做古瓷器的生意人,练就的就是眼力。现在他的双眼视力损坏到无法看清报纸上的头版标题,这是对他人生事业的巨大打击。现在他已无法正常从事他所熟悉的古文物的经营职业了。这对他来说,经济上的损失是巨大的,而精神上的打击更是无法弥补的。
    2004年9月,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我的委托人诈骗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才结束了我的委托人无辜受罪的噩梦。
    但在一审判决中,对涉案的北宋汝窑洗的真伪认定为是新仿品,依据是北京市文物局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这个鉴定意见的合法性,我们是不认可的。第一、作为司法鉴定结论,它没有鉴定人签名,也就是没有人对此鉴定结果负责。因此,它是不能作为鉴定结论成立的。第二、把鉴定器物汝窑洗说成是小盘,属基本结构知识不懂。第三、此鉴定名义上说是司法鉴定,但做为当事人的女买主不顾阻拦蛮横参加了此次鉴定,她在鉴定会上指着组织鉴定的警察说:“(这个汝窑洗)我说是假的,没人敢说是真的!”由于女买主的非法干预,影响了这个鉴定意见的合法性和真实性。
    一审判决书中引用中国历史博物馆文物保护实验室的检测报告。判决书中说,女买主是看了被委托人修改的检测报告后,才决定买他的汝窑洗的。这是判决书认定的事实错误。(1)历博的检测报告对同一汝窑洗,在2001年同一年作的两次检测,结果是截然不同的。这足以证明这种检测是不能令人信服的。(2)检测报告的结果,无人签字承担责任,检测过程没有合法的监督程序保障,无人证明这个过程是否合法有效,也无人考证。因此,这种检测没有任何实质意义。(3)检测报告的结论,最后都无一例外有一句:定量数据仅作参考。这个实验室自己承认自己的检测报告只是检测的数据,而不是定性分析,承担不了对古文物的定性鉴别责任。(4)我的委托人卖给女买主汝窑洗之前,自己从未看过这样一个修改过的检测报告,也从未自己拿给女买主看过。我的委托人在与女买主交易这个汝窑洗时,只以他二十多年的从业经验即可,根本不需要也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检测报告帮他说明什么。事实上女买主买此汝窑洗时,完全是凭两位行业权威专家的亲自鉴定后才决心买的。她买前也根本没向我委托人提过有这样一个修改的检测报告一事。
    但是,事实上不仅如此女买主还凭借某权力人物做后台,对我委托人做了那么多违法的事,却无人制止她。反而在她诡计败露后,仍用那个权力人物的影响,操纵新闻媒体——某电视台的法制栏目,从2004年3月29日北京市延庆县法院开庭审理我委托人所谓的用“假汝窑”诈骗一案后,多次反复在电视台播放他们在以前制作的关于我的委托人是诈骗的录像节目,以向世人做负面宣传,以公众媒体来搅混事实,掩盖事实真相。甚至在2004年9月17日,一审法院作出我的委托人无罪释放的判决后,该公众媒体某电视台的法制栏目,在2005年1月20日星期四左右,又向全国多次反复播出了他们以前录制的我委托人是诈骗人的录象节目,给全国公众制造一个我的委托人手中的汝窑洗是假的的印象,达到把我委托人的经营信用搞跨的目的。该栏目因此给我的委托人造成的精神和名誉损害都是巨大的、不能容忍的!我们不仅要追究此法制栏目的法律责任,还要追究女买主的后台权利人物的法律责任!我们要为汝窑正名!为古瓷鉴定专家李宗扬正名!为热爱国家文物瑰宝的人们受到的不白之冤昭雪!携手致力于发展古文物鉴定市场规范有序的法律环境。
    近期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为二审法院,即将对我的委托人的上诉进行审理了。我的委托人是因为一审开庭公开宣布认定此汝窑洗是所谓“新仿品”才上诉的。所以,二审要认定此汝窑洗是真品,必须在二审公堂之上,公开宣布,才能消除一审中对此汝窑洗的不公正待遇,还其真品实名。二审法院如何审理,我们也将和一如既往关心热爱我国汝窑古瓷的人们一同期待。

                                                                                                                   出处:中华汝瓷网       

 

 

2月22日  星期二

  天津客在线送鉴青花缠枝莲大缸(图224)一件,清代乾隆景德镇精品。按要求做《鉴定证书》一份。

  韩国客在线送鉴11件:翠玉灵芝鸟纹执壶(现代工艺品)、青花戏狮图铺首筒形罐(清中期)、五彩龙凤纹盘(赝品)、翠玉桃纹水注(现代工艺品)、红木镶嵌花鸟纹镇尺(赝品)、翠玉佩(现代工艺品)、墨玉镶嵌貔貅(现代工艺品)、青瓷贴划花豆(赝品)、青花釉里红莲花图炉(图225)(清中后期)、白瓷罐(赝品)、白玉螭龙璧(赝品)。

 

图224 青花缠枝莲大缸(清·乾隆)

 

 

图225 青花釉里红莲花图炉(清·中后期)

 

 

陈国治雕瓷

  清·金武祥《粟香随笔》卷六:道光时,有镇人陈国治者,彩画雕镂,名重一时。又不轻作,每一器值数十金。蒋矩亭大令赠以联曰:“瓦缶胜金玉,布衣傲王侯。”又赠以额曰:“陶隐”。

  清·赵之谦《勇庐闲话》卷一:陈国治者,祁门人。以画法雕瓷,海内无两。余见一壶,上作蝙蝠五,飞伏回翔,似宋院本。后国治以骂贼遇害,其所制散亡殆尽。近亦有仿者,无能及矣。

  裴按,按赵之谦的记载,陈国治雕瓷作品在同治间就有赝品了。今古玩行遇陈国治款雕瓷,只要看是老的或“到清”的,一概定为陈国治本人作品。我意凡陈国治款雕瓷,除看它是否“到代”,还应看其艺术水准是否到位。从“又不轻作,每一器值数十金”来看,其创作态度是十分严谨的,具有“宁少勿滥”的精品意识。因此其作品存世也不会太多(可能比官窑还少)。我见如今陈国治款雕瓷(笔筒尤多)大多非其本人真鼎。因为平庸者多,精湛者极少。

 

2月23日  星期三

  韩国客在线送鉴7件:青花开光冰梅博古图罐(图226)(清光绪)粉彩人物图盖罐(赝品)、宣德款青花唐草纹花插(赝品)、青花宝珠顶盖龙首壶(赝品)、乾隆款青花开光花卉图方瓶(赝品)、康熙款青花白描一路连科图六方瓶(赝品)、粉彩人物图罐(赝品)。

 

图226 青花开光冰梅博古图罐(清·光绪)

 

 

清代德化窑青花瓷所用青料——碗青

  清·周凯《金门县志》(光绪八年本)《物产志·货之属》卷五:碗青,生金门,地中、平林、后湖等乡多有之。居民穴地采取,用以染画瓷器。大如碗,小如弹,佳者百金可值银数十两,下者数两。

  同上书《山》卷二:双山,在太武山南……下产碗青,村民凿取多成阱,经知县朱奇珍及总兵林弥勒石示禁。道光十年,获总兵杨延勋捐俸雇工砌平。

  清·万友正《泉州府马巷厅志》(光绪翻刻乾隆本)卷十二《物产志·货之属》:碗青,金门、古湖、琼林掘井口取之。江西景德镇及德化、宁德各窑所需。

 

 

2月24日  星期四

  揭阳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粉彩人物图方瓶(赝品)、五彩人物图凤尾尊(赝品,仿清代康熙五彩瓷器)、洪武款釉里红鸳鸯莲池纹大盘(赝品,仿明代洪武瓷器)、珐琅彩狮子穿花天球瓶(赝品)。

宋代画斗鸡高手

  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花卉翎毛门第四》:梅思行,江南人。工画斗鸡,至于爪起项引,回还相击,宛有角胜之势。

 

2月25日  星期五

  辽宁客在线送鉴一件官字款青瓷碗,赝品。

东晋观音童男相无髭

  宋·米芾《画史·晋画》:戴逵《观音》在余家,天男相,无髭,皆贴金。

  裴注:天男,童男也。

 

2月26日  星期六

  北京客在线送鉴7件:粉彩三多纹四系汤盆(赝品,仿民国瓷器)、天字款青花人物罐(赝品)、青白瓷西洋方亭(赝品)、青瓷出戟觚(赝品)、青瓷褐彩印花执壶(赝品,仿唐代长沙窑瓷器)、白瓷五足熏炉(赝品)、孔雀绿釉印花八仙纹提梁壶(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一件乾隆款斗彩鸡趣图笔筒(图227)清代乾隆 景德镇官窑器。

 

图227A 乾隆款斗彩鸡趣图笔筒(清·乾隆 景德镇官窑)

 

图227B 乾隆款斗彩鸡趣图笔筒(清·乾隆 景德镇官窑)

 

图227C 乾隆款斗彩鸡趣图笔筒(清·乾隆 景德镇官窑)

 

 

徐熙折枝花卉

  宋·米芾《画史·唐画(五代国朝附)》:徐熙大小折枝,吾家亦有,士人家往往有之。翎毛之伦非雅玩,故不录。桃一大枝,谓之“满堂春色”,在余家。

  裴按:据米老此记载,则花卉之折枝画法最晚见于五代之南唐。此卷轴画之状况也。此画法移到瓷器上却不早于元代。

 

 

2月27日  星期日

  日本客在线送鉴二件:铜胎画珐琅(景泰蓝)缠枝莲纹花觚(赝品)、叔明款山水轴(赝品,仿元代王蒙作品)。

 

旧日奇事(三)                                     台湾猪

  近年到大陆“淘宝”的台湾古董商不比当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前期,到闽南买“古董”的台湾客可是一道风景。由于闽南语与台语就是一回事,台湾古董商也特喜欢到闽南进古董。本地古董贩子预知客人某日要到,马上到景德镇、宜兴“调货”。然后准备好“五色土”、皮鞋油,连夜大锅蒸煮,微波炉烘烤。等台湾客一到,从海边“走私”而去。有的台客专选大、精、美、罕、全的买,“大维德瓶”成对、成套地买,不但有青花的,居然还有釉里红、五彩、斗彩的“大维德瓶”,说要在台湾办一个文物馆,和“鸿禧美术馆大擂台”。对于纯属爱好而不做生意的台客,行内有人出于不忍拿几件真品示之,则反认为是假货。真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有时又说官窑器才几千元一个,你这东西怎么就上万了?别以为其大马眼就肯大把花钱,有时为了两元还与卖家争执不休,临走硬要拿一小件作“添头”。但其找大陆小姐却肯花钱(小姐是常带在身边的,买古董时也然),有时他们买一件“官窑”的钱还不如给小姐一夜的钱。流行这样一个故事:有小姐往老家给同伴发电报,就六字“人傻,钱多,快来。”,其实说的就是在此地的台湾客商(包括台湾古董商)。由于台客此种种“品性”,闽南人颇看轻之,私下绝不是“台湾同胞”这样亲热的称呼,而是赏给他们一个外号——“台湾猪”。这未免也有些过了,其实我接触的一些台湾朋友也有自重可敬的,尤其是年青人和文化人。上述被称为“台湾猪哥”的,多是些老大龄市井类台客,受日据时代价值观影响较深,故颇受大陆人侧目。正可谓一粒鼠屎坏一锅烫,遂令闽南人一体看待。

 

 

2月28日  星期

  韩国客在线送鉴7件:青花博古图双耳瓶(清末)、徐悲鸿款奔马图轴(赝品)、青瓷暗花茶壶(赝品)、铁红釉印花碗(赝品)、粉彩婴戏图瓜棱盖罐(赝品)、居仁堂款花卉盘(赝品)、五彩开光花鸟图罐(赝品,仿清代康熙五彩外销瓷器)。

  北京客在线送鉴4件:嘉靖款五彩龙纹高足杯(赝品)、粉彩花蝶图瓶(赝品)、康熙款粉彩人物盘口瓶(赝品)、康熙款青花花口折沿盆(赝品)。

 

周文矩画士女和周昉画士女衣纹有别

  宋·米芾《画史·唐画(五代国朝附)》:江南周文矩士女,面一如昉,衣纹作战笔,此盖布文也,惟以此为别。昉笔秀润匀细。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