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二十三)

2005年

 

4月1日  星期五

  东山客发来补照的康熙青花款铜红釉玉壶春瓶,确认为清后期景德镇产品。应客要求作《文物估价书》。

  韩国客在线送鉴13件:“奎山”铭宝烧珍珠地开光山水图方杯(赝品);青花四君子纹梅瓶(赝品,仿至正型元青花);黄兔毫釉三足炉(赝品);青花釉里红莲池鸳鸯图三足洗(赝品,仿康熙青花釉里红器);兔毫盏(赝品,仿宋吉州窑兔毫盏);宣德款青花八仙图梅瓶(赝品);青花团凤纹钵碗(清代嘉庆);乾隆款新彩鸡图象耳瓶(民国)(图255);彩绘士女图盘(赝品,仿日本古瓷);白釉紫口耳杯(赝品);铜半跏趺观音像(赝品);钧瓷百合口渣斗(赝品);彩绘荷花图盘(赝品);青花山水图六方瓶(赝品,仿清同光瓷);青花人物图莲子罐(赝品,仿转变期瓷)。应客要求为其中真品作《文物估价书》。

 

官窑无奇品的原因

  明·何孟春《余冬续录摘抄》卷四:江浙官窑注一烧造供上瓷器,其始抟作涂饰注二,求其精致一也。开窑之日,反复比量,而美恶辨矣。其中有同是质而遂成异质;同是色而特为异色者注三,水土所合,人力之巧,不复能与注四,是之谓窑变。盖数十窑中,千万品而一遇焉。然监窑官见则必毁之,窑变宝珍奇,而不敢以进御,以非可岁供物也注五。故供上磁器,惟取其端正合制,莹无疵瑕,色泽如一者耳。

裴注

注一江浙官窑:即南宋修内司和郊坛下官窑。

注二抟作涂饰:抟作,制作瓷器生坯。涂饰,此谓上釉。

注三同是质而遂成异质;同是色而特为异色:同一样的瓷土而烧成异样的瓷胎;同一样的釉料而烧成异样的釉色。

注四不复能与:即“不能复与”。与,求取,获取。此谓不能凭借人为再次获取。

注五以非可岁供物也:因为(它)不是能够用来作为每年常规上供皇家的东西。

  裴按:这就是历代陶瓷奇品多出自民窑的缘故。

 

 

图255 乾隆款新彩鸡图象耳瓶(民国)

 

4月2日  星期六

  保定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铜红釉六方瓶(清代后期)(图256);康熙款青花海水瑞兽图观音瓶(赝品,仿康熙青花器)。

 

图256 铜红釉六方瓶(清末)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二)                           明·何朝宗

    何来,字朝宗,号来观,以字行。明代嘉靖-万历间佛道像雕塑名家。擅长泥雕、木雕和瓷雕,尤以白瓷佛道像雕塑驰名中外。由他开创的独特的“何派”艺术历明、清、民国三代传承不绝,名家辈出,在中国雕塑史上独树一帜,影响深远。

  《泉州府志》于“王弼”条附载,略云:“王弼,小名盛世,工诗文书画,尤善塑大士写真及诸仙佛,独造其微……同时有何朝宗者,不知何许人,或云祖贯德化,寓郡城,善陶瓷像,为僧伽大士,天下传宝之。”(乾隆《泉州府志》卷六十六·明·艺术),可见他虽祖籍德化,却是居住泉州郡城的。他的僧伽大士瓷雕作品在当时已是“天下传宝之”了。其观音大士造像更是一绝,称“何来大士”,谚曰:“除非观音离南海,何来大士现真身。”

  关于何朝宗的身世和籍贯,已故德化窑专家徐本章先生根据德化《溪阳堂何氏族谱》等资料,考证其祖籍为江西抚州临川县廿二都,后徙南城十六都四脚桥。先祖何昆源,号德举,洪武元年从戎有功,为江西建昌府卫军,七年(1374)调福建泉州府卫军,领百户,补升总兵官右营。遂在督府口上州里右翰左畔架屋居住,继在东街架何氏宗祠。洪武十七年(1384),何昆源奉令拔军德化屯种,居隆泰社厚苏村(今德化县浔中镇后所村),为何氏德化开基。子世祥孙尚志皆习文学,游泮补贡。世祥于正统间为莆田县儒学训导;尚志于成化间为古田县教谕,家声丕振。

  以上是否为何朝宗世系,我认为还有待于更充分的史料印证。其生活年代有四种说法:1、嘉万说。认为何朝宗生活在明代嘉靖到万历年间。这是最普遍的看法。2、宣德说。这是从部分国内外馆藏何朝宗款作品上同时有“宣德”年款得出的看法。3、弘万说。认为何朝宗生于明弘治甲子年,卒于万历壬午年(1504——1580)。4、崇祯说。英国S.Marchant & Son收藏的有何朝宗印章的渡海观音、持经观音和文昌帝君坐像,时间都定为1640年(即明崇祯十三年)。

 

传世何朝宗印章摹本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四

图五

图六

图七

图八

图九

图十

图一一

图一二

图一三

图一四

图一五

图一六

图一七

图一八

图一九

图二十

图二一

图二二

图二三

图二四

 印章来源说明:

图一:见于瑞典斯德哥尔摩埃克兰德姆美术馆藏罗汉坐像和持经观音坐像、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和合二仙像、P.J.DONNELLY藏释迦牟尼像和持如意渡海观音像、耐克藏持如意渡海观音像等。

图二:见于伦敦珀西瓦耳·戴威德基金会藏和合二仙像。

图三:见于R.M.H.斯内登藏弥勒像。

图四:见于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关公像。

图五:见于巴黎穆西·吉曼藏渡海童子拜观音像。

图六:见于英国藏持经观音坐像。

图七:见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渡海观音像(与图九同用于一像)。

图八:见于伦敦珀西瓦耳·戴威德基金会藏和合二仙像。

图九:见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渡海观音像(与图七同用于一像)。

图十:见于美国俄勒冈·波特兰·克卢美术馆藏坐莲观音、C.C.克里斯托夫藏文昌帝君坐像和英国S.Marchant &     Son藏执如意文昌帝君坐像。

图一一:见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和合二仙像(与图一同用于一像)。

图一二:见于P.J.DONNELLY藏吉祥坐式观音像和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观音坐像。

图一三:见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罗汉立像。

图一四:见于伦敦珀西瓦耳·戴威德基金会藏和合二仙像(与图八同用于一像)。

图一五:见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观音坐像。

图一六:见于英国S.Marchant &     Son藏渡海观音像。

图一七:见于R.M.H.斯内登藏观音坐像。

图一八:见于巴黎穆西·吉曼藏蒲团观音坐像和英国乔林·梅茵夫人藏双耳炉。

图一九:见于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渡海观音像。

图二十:英国P.J.DONNELLY《中国白——福建德化瓷》收录。

图二一:英国P.J.DONNELLY《中国白——福建德化瓷》收录。

图二二:英国P.J.DONNELLY《中国白——福建德化瓷》收录。

图二三:英国P.J.DONNELLY《中国白——福建德化瓷》收录。

图二四:见于广东省博物馆藏观音坐像

 

   何朝宗一生有多少作品传世,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有人认为其一生仅做了40余件作品,据徐本章先生统计,有“何朝宗”名款的作品,海内外公私藏品共47件。而英国学者P.J.DONNELLY认为“何的作品,仅西方就有200件,总数可能达到1000件。”(P.J.DONNELLY《中国白——福建德化瓷》)最近我也统计一下,有48件。比徐先生的统计多出的一件为福建博物院藏持如意文昌帝君坐像(图265 )。

  必须指出的是,称何朝宗为瓷雕大师不很确切。其实何应是继盛唐杨惠之(有“塑圣”之称)之后的明代雕塑大师,除了瓷雕,他还善于木雕和泥塑。他的泥塑作品有德化瑞象岩的观音、下尾宫大士、程田寺善财、东岳庙小鬼等,这些艺术杰作有的保留到民国时代,但在1949年后被摧毁殆尽。

 

 

 

图264 何朝宗渡海观音像 

高50厘米 背“宣德”方章和“何朝宗”葫芦形篆章 福建博物院藏 

 

图265A 何朝宗文昌帝君像 

高44厘米 背“何朝宗印”篆书方章 福建博物院藏

 

图265B 何朝宗文昌帝君像印章 福建博物院藏

 

4月3日  星期日

  新加坡客在线送鉴张大千款士女图镜片一件,赝品。

 

朝服补子歌·文官

一二仙鹤与锦鸡,三四孔雀云雁飞。

五品白鹇惟一样,六七鹭鸶鸂鶒宜。

八品九品并杂职,鹌鹑练鹊与黄鹂。

风宪衙门专执法,特加獬豸迈伦夷。

 

朝服补子歌·武官及公侯国戚

一二绣狮子,三四虎豹优。

五品熊罴俊,六品定为彪。

九品是海马,七八分犀牛。

公侯驸马伯,麒麟白泽裘。

 

官帽顶子歌

  一品红宝石,二品红珊瑚,三品亮蓝宝,四品暗蓝色,五品水晶石,六品白砗磲,七品用金顶,八品是花金,花银定九品,皇上红丝绳。

  裴按:以上为旧时戏班和画店谚语,与清代冠服制度基本吻合

 

 

 

4月4日  星期一

   长沙客在线送鉴唐三彩马和仕女俑各一件,赝品。

  上海客在线送鉴胡伯翔款月份牌一册,赝品,民国月份牌翻印本。

 

瓷画百祥图

(辑所见明清瓷画吉祥寓意图百种)

  一元复始  天地长春  年年如意  月月平安  子孙万代  加冠进爵  冠带传流  莲有余利  乐有余荣  龙鲸进宝  金鱼呈祥  金榜题名  喜自天来  堆金积玉  宝聚财丰  百世流芳  万代居官  乐子得金  欢喜生银  金鱼贵子  富贵荣华  连科登第  钦加太师  榴开百子  桃献千年  簪缨继世  诗书传家  一品当朝  官居一品  凤凰来仪  连生贵子  福寿绵长    年年吉庆  富贵有余  耄耋富贵  福寿双全  二甲传胪  连中三元  二八登科  平升三级  福寿三多  月月进宝  年年发财  红梅结子  绿竹生孙  金鱼现莲  龙鲸富贵  贵子卧莲  喜得呈龙  吉庆有余  富贵满堂  龙门跃鲤  鱼龙变化  三多九如  八百千秋    禄位高升  四时如意  八宝庆寿  万象更新  福缘善庆  鹤鹿同春  青蚨飞入  宝马钱龙  太师少保  带子上朝  琴棋书画  芝兰芙蓉  受天百禄  麟吐玉书  花开四季  富贵长春  长命富贵  瓜瓞绵延  凤舞文明  云龙三现  欢天喜地  竹报平安  文韬武略  利禄功名  梅呈五福  竹报三多  居家欢乐  教子成名  金蟾同乐  高登一品  鱼献珍宝  海屋添筹  兰孙贵子  指日高升  架福望喜  燕鹊呈祥  金银满堆  元宝成山  读书封侯  禄位加官  和合献瑞  海市蜃楼  安居乐业    麟游献瑞  凤舞呈祥  天下太平         

 

4月5日  星期二

  顺昌客在线送鉴翡翠佩件和木变猫眼石各一件,回邮告知现代珠宝不鉴,古玉、古翠(如翎管等)则可鉴。

  韩国客在线送鉴瓷器15件:青瓷龙龟水滴(赝品);青花花卉纹梅瓶(明代正德)(图257);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日本大正八年)(图258);青花花卉纹烛台一对(赝品);日本神像挂轴(日本近代);千秋款花鸟轴(日本现代);白釉剔花缠枝牡丹纹瓶(赝品);钧瓷蓝釉铺首三足炉(赝品);褐釉白里鱼藻纹盆(赝品,仿宋磁州窑瓷);錾花银高足杯(赝品);镀银塔盖铜豆(赝品);白釉褐彩观音坐像(赝品,拟宋元磁州窑瓷);玉翁仲(赝品);青铜尊(赝品);白釉褐彩花卉纹罐(赝品,仿宋磁州窑瓷)。应客要求为其中真品作《文物估价书》。

  此两册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于大正八年(1919)出版,至今86年,也算是古董了。日本明治维新后,政治清明、社会繁荣,科技进步,大正前期出现一个“大正盛世”。从此印刷品之质量可见当时印刷技术之高,另人慨叹。从此画册“天”字、“黄”字的《千字文》编号看,应是一部大型丛书的两册。丛书反映了“盛世修典”的情况,著名的佛教丛书《大正藏》(《大正新修大藏经》)也是此时的一个文化工程。

 

 

 

图257A 青花花卉纹梅瓶(明代·正德) 高23cm 

 

图257B 青花花卉纹梅瓶(明代·正德)

 

图258A 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日本·大正八年)

 

图258B 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嘉仁天皇作品

 

图258C 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松平容保作品

 

图258D 明治大正书画大观画册刊本·今村紫红作品

  

 

4月6日  星期三

  天津客在线送鉴绿釉人驾牛车俑一件,赝品。

  汕头客在线送鉴瓷器5件:宣德款青花龙凤纹筒(赝品);哥瓷玉壶春瓶(赝品);绿釉哥瓷瓶(清代漳州窑)(图259);哥瓷贴塑铁泥盘口瓶(图象偏小,让补拍清晰大图);铜红釉观音瓶(图象偏小,让补拍清晰大图)。

  象山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康熙款青花五彩龙纹盒(赝品);黄杨木观音立像(赝品)。应其要求为日前所鉴民国玉山子做《文物估价书》。

 

 

图259 绿釉哥瓷瓶(清代·漳州窑)

 

 

景泰蓝明称“大食窑”

明·高濂《燕闲清赏笺》:有大食窑,铜身,用药料烧成五色。有香炉、花瓶、合子之类,窑之至下者也。

 

 

4月7日  星期四

  东山客在线送鉴一宣通年制款白石碗,赝品。应其要求为日前所鉴清末康熙款铜红釉瓶做《文物估价书》。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13件:青花花鸟图长莲子罐(清代光绪)(图260);白釉剔花双耳扁壶(赝品,仿金代磁州窑瓷);新彩花鸟图瓶(赝品);仕女图(日本民画·明治-大正);镂雕菊瓣纹白玉盘(赝品,仿乾隆玉);三彩武士俑(赝品,仿唐三彩);青瓷百合口渣斗(赝品);王家干款人物屏条(民国);贴画五彩人物图枕(赝品);康熙款哥釉五彩人物图瓶(赝品);青花克拉克瓷盘(赝品);至正十一年款青花盘口象耳大瓶(赝品);茶叶釉龙首提梁倒流壶(赝品)。

    昨天送鉴绿釉人驾牛车俑的那位天津客发来一组据他说是“未清洗前”的绿釉人驾牛车俑照片,要求重新鉴定。意谓昨天提供的照片是清洗后的,所以我根据清洗后的照片得出赝品结论不必正确。同时另发一题为《裴老先生》的长信,进行非学术指责和挖苦。文章颇有些文采,用了不少对偶、排比之类的修饰句,增加气势。可惜此邮件我没有保存下来,否则可以放在此与网友同欣赏、相与析。大意是这样:先说我中华有五千年文明史,地大物博,你没见识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你南方人未必知道北方的甘薯是什么味道。没见过就说是赝品,这叫什么“鉴定”?最后说,受人钱财,应当认真为人鉴定,草率从事,只能损害阁下的声誉。

    我受教后诚惶诚恐,打开附件的照片认真复查,结果大松一口气:从今天发来的照片看,此绿釉人驾牛车俑的作伪痕迹更暴露无疑。即复信说:

  “送鉴牛车俑因为是开门的赝品,属于低仿品,所以没有让您多发照片,即发出《鉴定通知书》了。第二次发来的照片我再一次细看了,结果仍然认为是赝品。没有洗的照片更露作伪马脚。我身历发掘现场(包括北方)甚多,这点感受颇深,至今没有发现土锈是这样“长”的。必须反复申明的是:1、我鉴定每一件东西都是认真对待的,自我反省,尚无您指责的草率从事的情况。只是有的赝品一看就明显不对了,所以无须反复推敲。您既然看过《格古日记》,就该知道有的东西我反复鉴定了多次,有时发送照片多达70多张才下结论。2、我的鉴定是两种形式:实物和在线图象鉴定。您的东西的结论是根据图片得出。3、无论实物鉴定还是图象鉴定都只是代表我个人意见。来信颇有教训味道,也令我受益非浅。种种指责,我会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精神对待之。不过阁下对我的鉴定如有异议完全可以从学术讨论的角度就东西本身发表高见,这样我会更欢迎。”

    我一直不明白我的鉴定结论从哪里“惹恼”了此位天津老兄,以至引起他“大加讨伐”。如果他是一个卖古董的商贩,我的赝品结论可能影响其生意,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我相信每一位以正直、诚信为经营理念的古董商面对只代表个人意见的鉴定者的鉴定结论(哪怕此鉴定结论未必正确),都是抱着一种平常心的态度的。我的鉴定是对物不对人,并不存在着针对某一具体个人的恶意,这也是每一位与人为善的古玩经营者都能明白的。

  由此颇生感慨:鉴定之难,有时并不仅仅是学术方面的,更有人事方面的种种之难。从事此业以来,没少得罪人。本地的古董商贩基本树敌殆尽,外地奸商的攻讦也复不少。在互联网BBS这类“自由的”平台上更是常常“中弹”,而你却无从得知这明枪暗箭来自何方——这些奸商们都有“马甲”保护,无须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要诉诸法律都找不到真实对象。真所谓“江湖险恶”也。

 

图260A 青花花鸟图长莲子罐(清代光绪) 

 

图260B 青花花鸟图长莲子罐(清代光绪)

 

 

4月8日  星期五

  韩国客在线送鉴瓷器一件青花西厢记图瓶,赝品。

  惠安客实物送鉴款书法镜片一幅,民国弘一上人作品(图261)

 

图261A 亡言款书法镜片(民国·弘一法师作品)

 

图261B 亡言款书法镜片(民国·弘一法师作品)

 

4月9日  星期六

  温州客在线送鉴瓷器3件: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赝品,仿元代至正型青花瓷);铜红釉龙纹梅瓶(赝品,仿元代釉里红瓷);白釉褐彩花卉纹三足炉(赝品,仿元瓷)。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9件:葛麓山樵款花鸟卷(清代);镏金双鱼铜壶(赝品);青花反绘龙凤纹罐(赝品);木雕人物图大瓶(现代工艺品);唐鸿铎款书法寿屏(清代唐鸿铎作品)、红绿彩虎子(赝品);彩陶圆鼎(赝品,仿战国陶鼎);绿釉盉(赝品);活环盘口铜瓶(近代)。应客要求为其中真品开具《文物估价证书》。

 

清代官窑瓷器流入海外的一个重要途径——回贡

清·郑廷桂《陶阳竹枝词》:

第十一首

九域瓷商上镇来,牙行花色照单开;

要知至宝通洋外,国使安南荅贡回。

(御厂所制瓷器,大半备以回贡,故大内颁样烧造。然镇瓷通商天下,迄今来镇贩者络绎不绝)

  裴按:“御厂所制瓷器,大半备以回贡”,可见外流官窑器数量甚夥。

 

4月10日  星期日

   韩国客在线送鉴瓷器10件:光绪款紫釉小口罐(赝品);青瓷酒瓶(韩国高丽时代)(图262);孔雀蓝釉印花罐(赝品);白瓷薰炉(清代);青瓷镶嵌梅瓶(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白釉褐彩花卉纹罐(赝品);白釉褐彩兰花纹罐(赝品);青花龙纹罐(赝品);青瓷镶嵌云鹤纹洗(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应客要求为其中真品开具《文物估价证书》。

  在线送鉴花釉龙首提梁壶一件,附土太多,请其清洗后重拍照片送鉴。

  往省城一趟。省博有兵马俑展,拍了许多兵马俑及其它文物照片。有一件孔雀绿釉大瓶(图263)是五代墓出土,可将改变传统说法(一般认为孔雀绿釉最早出现于宋代磁州窑)。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也有一件。

 

图262A 青瓷酒瓶(韩国·高丽时代)

 

图262B 青瓷酒瓶(韩国·高丽时代)

 

图263 孔雀绿釉四系萝卜瓶(后唐) 

高74.5cm 1965年福州新店后唐长兴元年刘华墓出土 福建博物院藏

 

 

 

4月11日  星期一

  收深圳网友来信,说要“拜师”,并对此前所鉴辽宁藏友的汝瓷玉壶春瓶提出商榷。其电邮略云:

     我在深圳,是留学归国创业的博士。…… 这里冒昧一下,我在你的日记中看到你为辽宁和天津的客人鉴定的两件汝窑瓷器,感到辽宁那个品像偏新,我翻阅了国宝汝窑瓷器几十张照片,每一个品像都没有那个看着,因此我对那件器物稍有疑虑。当然这并不能就说那件物品不对,毕竟你手中的资料要比我看到的多。另外你也可能看到过实物。我岳父的观点是照片能看到89层,最后还是要看实物和对比样品或样片才能敲定。但总之我是希望向您学习,通过看您的日记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对于我目前的水平,您的日记比任何的书都适合我学习。

    我在这里衷心感谢您的开放精神并希望拜你为师,至少在心中已经将您做为老师了。

     

  回邮说:

  辽宁那件汝瓷是近年窑址出土的东西,所以看起来“新”。而天津那件是清代或民国初年出土,又经传世把玩,属传世品,所以带有“传世古”。从外观看,一般新出土物都显新。而不同的出土环境出土,其“新”的程度又不同:比如窑址出土要比墓葬出土更“新”。由于网站的容量有限,所以图片作了压缩,有些细部出土特征看得不是很清楚。如果从原始照片看,可以判断这件汝瓷是很“开门”的出土器。当然这是从照片得出的结论。

令岳丈的观点我基本赞同——即最后确认还须作实物鉴定。但图象鉴定的准确率不可以用固定的百分比来评价。根据我的体会,有时可能不到百分之八十、九十,有时可以达到百分之一百(经实物鉴定来验证)。就个人来说,图象鉴定和实物鉴定的结果相一致的情况是常态,误差也偶有,但比较少见。另外照片的质量也很重要,也会影响准确率。传统的光学图象和电子图象也有差别,以后科技发展,能普及全息照相,则又不可同日而语矣。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从事“在线鉴定”者必须先有实物鉴赏的经验积累。我是搞了十八年的实物鉴定之后才走到“线上”者,并且也未就此放弃实物鉴定。如果没有较丰富的实物鉴赏经验“垫底”,仓促“上线操练”即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矣。

  授业之事容我考虑,称“师”则不敢。在中国,常因“师生”之名分而妨碍学术之平等交流,何况“为人师表”对我来说是很累的:一旦“师表”了,见不爽的人和事就不敢破口大骂了,见金钱也不敢眼开了,见美女也不敢不学柳下惠之坐怀不乱了——多苦啊!划不来。所以我想还是以朋友相待为宜。且真正之朋友何其亲也,儒家把朋友列入“五伦”之内,而师生关系却没有这种“待遇”。

  还有一层缘故:即鄙人在任何学问方面也只是学生罢了,预计此生都没有毕业之时,故此生只宜做学生,不应妄为人师以误人子弟也。其实也不敢在严格学术意义上妄言“鉴定”。按“鉴定”二字的本义原是学问通达之人的本事,所以我更愿意把自己的工作称为“鉴赏”,鉴而赏之,不敢说一个“定”字。盖因“定”字也是老师的本事,非我辈学生可“定”也。所以现在我说“鉴定”一语,只是从俗而已,或者说只是取其引申之义而已,不敢用本义也。至于从事收费“鉴定”,只是将自己的私见交流与客户,同时收取“个人见解信息费”而已,并不敢以“真理”“权威结论”“标准答案”或“一锤定音”标榜之。故凡我在《格古日记》及其它一切场合有用到“鉴定”一语来表明我之看法者,即与“私见”“拙见”为同义语也,这点非常重要。故世间有以常识教人、以学问教人者,而从未有以 “私见”“拙见”教人者,此又是我不可妄为人师的一个理由。

当然不敢言师,不等于吝啬交流。如有缘分,能定下朋友名分,则也可以经常谈些浅见。

 

 

4月12日  星期二

  韩国客在线送鉴瓷器16件:青瓷刻划花鱼纹茧式壶(赝品);青瓷镶嵌花卉纹八方瓶(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三系橄榄尊(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蝴蝶水滴(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云鹤纹尊(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团花四系罐(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蟾(赝品);青瓷老翁(赝品);青瓷镶嵌雨点纹罐(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花卉纹净水碗(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花卉纹杯(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青瓷镶嵌云鹤纹油瓶(赝品,仿高丽镶嵌青瓷);龙泉青瓷橄榄尊(赝品);酱釉双系短流壶(赝品,仿唐代瓷);青瓷双系壶(赝品,仿东汉青瓷);俞筱秋款浅绛彩人物图折沿盆(民国俞筱秋作)。

北京客在线送鉴玉器两件:白玉双耳盖瓶(赝品,仿乾隆痕玉);白玉螭耳尊(赝品)。

萧山客在线送鉴铜三足鼎一件,赝品,仿商周青铜器。应客要求做《鉴定意见书》。 

 

隆庆官窑瓷器有绘春宫者

明·沈德符《敝帚斋剩语》:幼时曾于二三中贵注一家,见隆庆酒杯,俱绘男女私亵注二之状。盖穆宗好内,以故传命造此种。然汉时发冢,凿砖、壁画俱有之,且及男色者,书册所记甚具。则杯、碗正不足怪也。此后渐少,今绝不复睹矣。

裴注

注一中贵:宦官、太监。

注二私亵:背地淫乐。

注三好内:喜欢女色。

注四发冢:掘墓。

注五男色:男性同性恋。

注六书册:此处指历史文献书籍。

 

 

4月13日  星期三

  成都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青瓷刻花莲瓣碗(赝品,仿宋代耀州窑瓷);青瓷刻花鹿纹碗(赝品,仿宋代耀州窑瓷)。来信说“这两个碗是成都附近郊县出的。同批货有:四个不同的碗,其中高脚碗的脚已经断,六瓣荷口碗有伤,另有三彩陶俑比较完整,据说墓穴完整没有塌陷。碑已断,但看出主人是淳熙十一年去世。我多次下乡看,最后以1000元买这两个碗。在和他们交谈中,有位农民无意说出莲瓣碗本来是很漂亮的,洗干净凉干后就慢慢开裂了。
前天(11号)我以“莲瓣纹刻花碗”和“鹿纹刻花碗”为标题上传到“华夏收藏网”的“藏品估价”上,没有一个专家认为是对的。昨天给卖者去电话,他们信誓旦旦对我说绝对没有问题,没有必要骗我这个老朋友,可以退货。”可是这两个碗我看却是“开门”的现代赝品,属于对古代陶瓷一知半解之人的低级仿品,作伪者显然连宋瓷和元瓷的基本特征的区分也弄不清楚。又故事也编得不“圆”:淳熙十一年(1184年)已是南宋孝宗朝,此时成都平原的墓葬怎么会出现
三彩陶俑?既说“墓穴完整没有塌陷”又说“其中高脚碗的脚已经断,六瓣荷口碗有伤”也令人生疑。

武汉客在线送鉴瓷器五件:乾隆款粉彩百鹿尊(赝品);景泰蓝碗(赝品);镏金铜薰炉(赝品);五彩雕瓷十八罗汉斗悟空图瓶(赝品);唐三彩马(赝品)。

汕头客在线送鉴瓷器三件:粉青哥釉三足洗(清中期);孔雀绿釉花口瓶(赝品);钧瓷洗(赝品)。

日前来信训教的天津客发来一信,原文如下:

“裴先生您于4月6日给我鉴定的绿釉人驾牛车俑定为赝品,于是我将这件东西送给了一位外国朋友,谁知在海关被扣留,随后公安机关就找到了我,查询此事,说绿釉人驾牛车为东汉末年作品,并告知我随时听候传唤。我一下蒙了,您已鉴定为赝品,海关为何说是真品,到底怎么回事?您是权威,我希望你能给我出具鉴定书和鉴定意见书各一份,以便证明我的无辜,因我已经告诉公安机关是你鉴定的,不知他们找你了吗?所以和你商量是否可以汇钱并给出具证书。盼速回信!!!”

日前来信还训斥我拿人钱财草率鉴定,现在又说“您是权威”。变脸何其速也?果然是位古董商贩:当鉴定结果“妨碍”其生意时,将你踩在脚下,来信既训斥又挖苦;当碰到急事需要你时,又给你带高帽。这位老兄的人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因此此信的情况有几分真实也是值得探讨的:真如他所言是在我鉴定为赝品之给外国朋友吗?如果是这样,我好象也有责任啊?但他大概不会在公安局那里说他对我的赝品鉴定并不以为然,而且曾来信将我训斥一顿吧?对其前倨后恭的做法,我本不欲理睬之,但还是不希望他因赝品而招惹麻烦,故也不计前嫌,复信作如下表示:

“我的结论仍没有改变,即此人驾牛车乃现代低级仿品,就是故宫专家认为是真品,我仍认为是赝品,所以没有必要再次鉴定。说实在,汉绿釉的真品我见识过很多,赝品也上手了不少,所以心中有比较。故您送鉴时,鉴定经验的敏感使我马上得出赝品的结论,并很快给您答复,怕您花冤枉钱买下赝品。但是没想到您给我来了《裴老先生》那封信。真品哪有这样的胎釉?并且您第二次提供的未清洗前的照片更将伪出土的痕迹暴露无遗了。如公安机关咨询此事,我也是这一结论。46日的《鉴定通知书》您可以打印出来,作为您申辩的一个材料(上面有鉴定日期,可以说明您是否是在鉴定为赝品后才送给外国人)。”

此事件背后的详情我无从得知,当然也不会偏听其一面之词。但海关鉴定人员竟然将这么“臭脚”的低俗仿品定为“东汉末年作品”却令人称奇!如果此结论又经某某鉴定委员会“集体认定”,定为某某级文物,最后被公安、检察机关采信,那么一桩错案可能就铸成了。联想这十几年“文物走私日益猖獗”,被某些低素质的海关鉴定人员、文物鉴定委员会人员错断的东西也应该不少。如果真品错断为赝品,顶多也就是导致“国宝流失”;如果赝品定为真品,问题可就大了——大到什么程度?查看《刑法》就知道了,这将影响一位公民的人生走向。因此,如果说海关鉴定人员、文物鉴定委员会人员的鉴定可以出入人以罪,那是一点也不过分的。但我不知道这些领国家俸禄的专家们是否有这种意识?如果有那么一点的话,怎么可以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怎么可以不加强业务学习?而我见识过的几位官方鉴定人士却是经常陪领导喝酒而无暇业务学习的。我不知道能否可以“以此类推”来推测全国其他地方官方鉴定人士的现状,但这种只会混官,不懂鉴定的官方鉴定家哪怕只有少数,也足以误国误民,甚至造成人间悲剧。

 

4月14日  星期四

 韩国客在线送鉴15件:青瓷盘口酒瓶(韩国高丽时代);白瓷净瓶(赝品,仿宋代定窑瓷);龙泉青瓷贴花龙纹三足炉(赝品);龙泉青瓷双鱼纹折沿洗(赝品,仿宋代龙泉窑瓷);康熙款酱釉罐(赝品);九谷款五彩葫芦瓶(赝品);黑釉兔毫盏(赝品,仿宋代吉州窑瓷);蓝釉白花龙纹罐(赝品);青花山水图盘(赝品);青瓷镶嵌花卉纹折沿盆(赝品,仿高丽青瓷);钧瓷碗(赝品,仿宋代钧窑瓷);于右任款书法四条屏(赝品);龙泉青瓷花口瓶(赝品);龙泉青瓷铺首瓶(赝品);青花缠枝缠枝牡丹纹梅瓶(赝品,仿元代青花瓷)。

北京客在线送鉴玉器2件:白玉仕女图团扇(赝品);绿釉印花梅瓶(赝品)。

温州客在线送鉴瓷器9件:成化款青花五彩盘(赝品);釉里红莲池鸳鸯图环耳瓶(赝品);釉里红狮子纹环耳瓶(赝品);青花花卉纹蒜头口瓶(赝品);釉里红花果纹盘(赝品);青花鱼藻纹罐(赝品,仿元代青花瓷);青花釉里红凤耳瓶(赝品);釉里红狮子文八方铺首罐(赝品);宣德款青花鱼藻纹盖罐(赝品)。

昨天正为天津海关鉴定人员的颠倒乾坤之妄断深感不可思议,今天又收到湖南网友转来郴州市收藏协会关于郴州汝城圣旨案的报道。涉案人罗智勇等被无罪重判,固然是司法人员枉法的结果,但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对涉案物品(两件光绪年圣旨)的鉴定结论(先后作出两次不同结论,先定为“一般文物”,后定为“三级文物”)对法院的“量刑”无疑具有重大影响。郴州市收藏协会认为“正是他们的鉴定结果导致了曾卫明和罗智勇被判刑”。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刘某回答媒体的话更令人称奇:一面说“由于内容不重要,品相不好应该是一般的文物”,而事实上却将其定为“三级文物”;既然说它是“圣旨”,却又说“这两张圣旨是地方政府发出来的,而不是从皇宫里出来的,严格的说不是圣旨”——如此外行的话竟然出自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之口,难怪郴州市收藏协会认定刘某“不知道圣旨为何物”。没想到我昨日对“国营”半桶水鉴定家“可以出入人罪”的断言,不幸又被言中,居然迅速又有了事实印证。郴州市收藏协会原文如下:

   2005年3月14日,湖南省收藏协会会员罗智勇被告知:他因2003年5月在郴州市天和收藏品交易中将一张圣旨转让该会会员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此消息传出,郴州市收藏界人士义愤填膺,纷纷指责汝城有关部门的司法不公。

  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圣旨一案自2003年《中国法治在线》、湖南经视、湖南都市频道、《三湘都市报》、《收藏》杂志曝光后,汝城县有关部门并未纠正错误,反而于2004年6月将当事人曾卫明以“倒卖文物罪”判处3年有期徒刑,并将另一当事人李鑫超期羁押9个月,现在又将罗智勇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情节之恶劣,令人发指,鉴于有关报道存在部分失误,作为当事者和知情人,我们再次将主要事实经过作一回顾:

  一、立案程序错误:2003年4月下旬,郴州市收藏协会会员曾卫明在下乡期间,到汝城县暖水镇白水村朱钦铭家收购了破烂字画三幅等物品(当时并不知道是圣旨),并先后交流给该会会员。后由于朱钦铭受人指使谎报家中文物失盗(此系诬告),2003年6月24日,汝城县公安局传讯该协会曾卫明、罗智勇两人。6月26日下午4时,汝城有关部门通知罗智勇家属交纳保释金被拒绝,在未经省文物部门鉴定的情况下将曾、罗二人以“涉嫌倒卖文物罪”刑事拘留达29天。

  二、骗取圣旨:2003年6月25日,汝城县暖水派出所干警到该会负责人曹某家,骗他说:“曾卫明已承认盗窃圣旨一事”,以退赃为由,骗取曹某向曾卫明合法购藏的圣旨,至今不肯退还。

  三、诈索钱财,拒开收据:曾、罗二人被关在看守所期间,2003年7月14日,汝城公安局将圣旨带到湖南长沙请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鉴定结果是“一般文物”。但汝城公安局并未就此罢手,反而多次打电话给两人的家属,威胁说:“不交钱就要判刑。”并在2003年7月19日和22日从曾卫明的妻子范解兰手中分别取走人民币5000元和3000元,并拒开收据。7月20日,又从罗智勇的妻子曾翠红店中取走3000元,也拒开收据。

  四、继续违规办案:

  1、2003年8月11日,《三湘都市报》头版头条揭露此案后,暖水派出所干警连续几天到原告朱钦铭家,要他继续指证曾卫明盗窃了他家的圣旨,否则就抓他进去,被朱拒绝。

  2、2003年8月14日,湖南经视《聚焦》记者赵静到暖水派出所采访,派出所所长承认有收款不开票一事,但狡辩说:“开票要在结案之后。”8月20日,湖南经视曝光之后,暖水派出所补给曾卫明一张5000元的取保候审收据,但落款时间是7月20日,即曾卫明被释放的日子,犯下作伪错误。

  3、2003年8月24日,汝城公安局到郴州市收藏协会以传讯为由,带走该会会员李某,随即以“涉嫌倒卖文物罪”刑事拘留李某,随后李某家属多次接到汝城公安局“交钱放人”的话。8月26日汝城公安局从该会会员王某处借走罗智勇转让给他的圣旨。

  4、2003年9月,两张圣旨被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刘某等人鉴定为“三级文物”,有趣的是这个并不知道圣旨为何物的刘某,在接受《中国法治在线》的记者采访时说了两点:1、这两张圣旨是地方政府发出来的,而不是从皇宫里出来的,严格的说不是圣旨;2、由于内容不重要,品相不好应该是一般的文物。可是正是他们的鉴定结果导致了曾卫明和罗智勇被判刑。

  5、2004年9月25日,刚刚获得自由两个月的曾卫明再次被捕入狱,罪名是“涉嫌倒卖文物罪”。同日,李鑫以同样的罪名被正式逮捕,超期羁押9个月才被取保候审。

  我们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五十条之规定,湖南省收藏协会会员罗智勇、曾卫明等人购藏、转让民间传世藏品,均属合法行为,而且,2003年7月此案中的圣旨经湖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是一般文物(同年9月因为某些人为因素该文物又被改为三级文物),非国家禁止流通的文物,故不存在倒卖文物之嫌,相反,促进了文物保护,活跃了市场经济。汝城公安局有关人员的违规办案行为,极大地挫伤了我会会员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积极性。曝光之后又拒不纠正错误,反而借打击倒卖文物为名,判处当事人有期徒刑是错上加错。

  我们代表郴州市收藏协会要求:1、汝城县有关部门立即纠正错误行为;2、将钱和圣旨退还给我会会员;3、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我们呼吁:全中国的收藏界人士团结起来,救救曾卫明!救救罗智勇!!保护合法的文物交流行为!!!

郴州市收藏协会2005年3月18日

 

背景:《圣旨风波》/特約記者 蔣雅琴

曾衛明花20元錢從一個農民手中買了三道清朝光緒年間的聖旨,並分別以2000元、3200元和5200元的價格進行了轉讓。但不久之後,公安局卻來人把他抓了,一場由聖旨引發的風波就此產生。

2003年10月14日,車行四小時歷經盤山公路的顛簸,記者來到了湖南省郴州市汝城縣的土橋村。幾經周折後,終於找到了曾衛明的家。他家裏光線暗淡,擺設陳陋,散亂地放著些瓷器木雕,依稀能看出主人的收藏愛好。曾衛明的妻子範解蘭一臉愁容,她身後跟著步履蹣跚不停哭泣的曾母。

曾衛明是郴州市收藏協會會員,今年6月24日因涉嫌倒賣文物罪被汝城縣公安局執行逮捕,至今關押在汝城縣看守所。

事情源於今年4月的一天。那天,曾衛明在鄰村暖水鎮暖水村朱欽銘家,花20元錢買走了四枚銅錢、一個鳥籠和三卷不知為何物的殘破字畫。

回家後,見丈夫買來了三幅殘破字畫,妻子範解蘭忍不住數落了他,“我問他,你幹嗎買這堆破東西?花了多少錢?他就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字畫吧,就花了20塊錢。”範解蘭擦了擦通紅的眼睛,回憶著半年前的這段細節。

她還清楚地記得,當他們打開那三幅殘破的字畫時,居然發現上面都寫有“奉天承運,皇帝制曰”的字樣,文中大意是在光緒二十年間,光緒皇帝冊封朱欽銘的祖父朱蓮燈的母親為淑人,父親為武翼都尉。後經行家點撥,曾衛明這才知道,他花20元錢買來的是三道聖旨。

消息迅速傳遍了郴州市的收藏界,眾多收藏愛好者紛紛表示願出高價來收藏聖旨。最終,曾衛明以2000元、3200元和5200元的價格將三道聖旨分別轉讓給了同為郴州市收藏協會會員的羅智勇、曹雋平和李鑫。不久,羅智勇又以5000元的價格把2000元買來的聖旨轉讓給了收藏協會另外一名會員黃某。

消息傳到暖水鎮,最初以20元錢賣給曾衛明字畫的朱欽銘懊悔不已。

在暖水村,記者見到了朱欽銘——一個約60來歲的老頭,長得精神幹練。他從不知自己的祖上居然出過這樣的達官貴人,那三幅殘破的字畫是他爺爺交給他的,在年少時見過,可因不識字也不知是什麼東西,之後就一直封存在家裏的閣樓上沒再翻動,直到和曾衛明說起此事並被他以20元錢買走。

“後來,有人告訴我說,老朱,那是你們家的聖旨啊,我說,糟了糟了,不知那是聖旨啊!”說此話時,朱欽銘仍急得滿臉通紅,可想他當時的懊喪心情。

之後,朱欽銘找到曾衛明要求予以補償,經過協商後,曾衛明補償了他310元錢,雙方也約定不再追究此事。但不知何故,朱欽銘仍於6月中旬,即賣出聖旨的兩個月後,向暖水鎮派出所報了案,聲稱曾衛明盜竊了他家的文物。但就在派出所調查此事時,朱欽銘又因良心不安,跑到暖水鎮派出所要求撤案,派出所則拒絕了。

後來事態的發展出乎朱欽銘的意料。暖水鎮派出所不僅拒絕撤案,並於6月24日對曾衛明以涉嫌倒賣文物罪進行了拘留。緊接著,派出所開始四處追尋聖旨。首先以調查為由,從曹雋平那兒借走了聖旨。

而令人費解的是,借走聖旨後,暖水鎮派出所並沒有按法律程式請有關專家進行文物鑒定,而是告訴曾衛明家人讓他們儘快交錢,以便使曾衛明取保候審。

“我說我只有3000塊錢,他們就說你把這錢交上來,以後放他出來的時候,找了錢再補上5000塊錢,他們就說5000塊錢是保釋金。”範解蘭抽泣著,語不成聲。她沒想到丈夫花20元錢買來了這麼多的禍害。

就在範解蘭忙著找保釋金的7月中旬,汝城縣公安局請湖南省鑒定委員會的有關專家對從曹雋平處借走的聖旨進行了鑒定,鑒定結果為一般文物。

記者在查閱《文物保護法》時發現,可移動文物分為一般文物和珍貴文物,其中珍貴文物又分為一級文物、二級文物和三級文物,珍貴文物是屬於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同時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倒賣文物罪的犯罪構成是以牟利為目的,倒賣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即珍貴文物)。

顯然,如果聖旨是一般文物的話,曾衛明涉嫌倒賣文物的罪名則不能成立。7月20日,在範解蘭交了5000元保釋金後,曾衛明很快就被取保候審。曾一度鬧得沸沸颺颺的聖旨風波似乎就要平息了。但就在這時,湖南某電視臺就“聖旨一事”採訪了曾衛明,面對鏡頭,他表達了自己的憤怒,並在評價暖水鎮派出所的拘留行為時用了“無法無天”一詞,範解蘭還披露說:暖水鎮派出所收取保釋金後沒有開出任何票據。

8月20日,該電視節目在當地播出,已近平息的風波立刻又起了波瀾。汝城縣公安局立即做出了兩個反應:一,迅速給曾衛明的家人補齊了收取保釋金的票據;二,迅速把羅智勇轉讓給黃某的聖旨追回,與從曹雋平處借走的聖旨一併,再次請湖南省鑒定委員會的專家進行鑒定。結果,這次的鑒定結論為:兩道聖旨均為三級文物。

專家的鑒定成了汝城縣公安局定案的依據。2003年9月26日,汝城縣公安局根據《刑法》第三百二十六條的規定,以涉嫌倒賣文物罪逮捕了曾衛明。剛獲得自由兩個月的曾衛明又重新走進了冰冷的鐵窗,曾交納的5000元保釋金也泡了湯。

問題在於:從曹雋平手中借走的同樣一道聖旨,為何在兩個月間就由“一般文物”被鑒定成了“三級文物”?同一個權威鑒定機構為何會做出兩個不同的鑒定結果呢?

面對記者的質疑,汝城縣公安局保持沉默。而劉剛告訴記者,其實那兩張聖旨還夠不上三級文物。

第二次參與鑒定的專家有三人,劉剛是其中的一位。“確實,當時我們給他們出具的證明是定的三級文物。”劉剛向記者證實了這一點,“但它其實是地方製作的聖旨,不是從皇宮出來的。皇宮出來的聖旨級別很高,這個級別很低,是一般的文物,而且它的質地也是比較差的。”

既然連鑒定專家都認為這是一般文物,何以出來的鑒定結論卻是三級文物呢?沒有人給記者以合理的解釋。

因為這兩份不同的鑒定結果,曾衛明經歷了被關押——被釋放——再次被關押的戲劇性變化。“一般”與“三級”的一詞之差,對曾衛明而言,則是一生命運的改變。

“我的一張聖旨被湖南省鑒定委員會前後作了兩個不同的鑒定,這種鑒定就很不嚴肅!”曹雋平極力控制著過快的語速,顯得有些激動。作為郴州市收藏協會的法定代表人,他沒想到他的會員包括他本人會牽涉進這場複雜的聖旨風波。

而更讓他著急的是,曾十分火熱的郴州市古玩交易市場,因為此事已幾近關閉。眾多古玩收藏者人人自危,聞“收藏”二字色變,生怕落上倒賣文物的罪名。

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第三道聖旨也漸漸浮出了水面。

今年8月下旬,曾以5200元從曾衛明手中買走第三張聖旨的李鑫,又以7400元將聖旨賣給了別人。得知此消息後,汝城縣公安局立刻派人拘留了李鑫,理由同樣是涉嫌倒賣文物罪。之後,汝城縣公安局對李鑫家人也提出了交錢取保候審的意見。

記者見到了李鑫的母親,她對當時情景的回憶是:“他們隨便抓起人就要錢,抓起人就要錢。他們開始是說,你們如果是取保候審,交7000塊錢就沒事了,那如果他犯了法,他交7000塊錢也不能夠放出來呀!”

李鑫母親堅持認定李鑫無罪,因此拒絕讓家人交錢。李鑫則於9月27日以涉嫌倒賣文物罪被正式逮捕。而此時,由他轉讓的第三道聖旨早已不知去向,因此,汝城縣公安局沒能掌握作為定案依據的物證,至於這道聖旨是不是文物誰也無法肯定。

“這第三道聖旨品相是最好的。沒有追回來,不等於我們就不打擊犯罪了。”這是汝城縣公安局幹警朱志華對逮捕李鑫一事作出的解釋。而一個常識問題是:一道從未見過的聖旨,即便是鑒定專家也無法確定其級別,至於品相的好壞,當然就更無從談起。

汝城縣公安局還表示,他們正在全力追查第三道聖旨,而此時李鑫已被關押了近一個月。

汝城縣公安局同時強調李鑫等人有牟利行為,在他們看來,這是被逮捕的曾衛明和李鑫涉嫌倒賣文物罪的又一有力罪證。

“為什麼說他牟利呢?就是說,李鑫5200元買的聖旨,他7400元賣出去,從中已經賺了2200塊錢,是不是?這個已經牟利了!”幹警朱志華堅定地分析著,語氣不容置疑。

李鑫等人在轉讓聖旨的過程中,確實有獲利行為,對此我國文物保護法的相關規定是:公民之間可以相互“交換”或依法“轉讓”文物,但不得“買賣”珍貴文物。這裡除了又回到了鑒定問題上,究竟是一般文物還是珍貴文物的爭論之外,又出現了新的問題:“交換”“轉讓”是否包括有償的“買賣”?

湖南省收藏協會副會長張敏認為《文物保護法》對此問題缺乏清楚的表述,給了執法者以自由解釋的空間,對此表示了擔憂,“出了這個事情以後,很多搞收藏的都不敢動了,有一些貴重東西也不敢拿出來。”“由於《文物保護法》的不完善,不僅對郴州,而且對湖南、對全國都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如果處理不好,對我們整個的民間收藏界都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從一開始取保候審的戲劇性變化,到陷入“交換”和“買賣”的詞語糾纏,這場因20元買來的聖旨風波似乎遠不能停歇。曾衛明和李鑫仍被關押在離自由一墻之隔的看守所,他們的家人也因此備嘗分離和等待的痛苦。

從鑒定聖旨到確認牟利行為,似乎一切都在圍繞倒賣文物罪而展開,但其中關於取保候審的不同結果,又不得不令人對汝城縣公安機關的做法產生疑問。無獨有偶,今年在湖北的通山縣和湖南的桃源縣也發生了與這場聖旨風波類似的事件,公安機關的執法方式、定罪理由幾乎與此案如出一轍。

這或許不僅僅只是一種巧合。

(本文由方圓《雜誌》提供)

中國網 2003年12月11日

 

 

 

4月15日  星期五

  长春客在线送鉴瓷器3件:汝瓷瓜棱瓶(赝品);青瓷刻划花梅瓶(赝品);钧瓷洗(赝品)。

  

这件东西是元代的吗?

下面一件蓝地五彩花鸟图梅瓶(图266)被号称“经国家最高人民法院授权”“目前全国收藏界唯一具有文物司法鉴定资格的机构”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确认为元代瓷器,并且作为该机构的“鉴定代表作”荣登于该中心的网页上。我认为此物不可能是元代的东西。这种装饰风格(即霁蓝加五彩),而且这么成熟的五彩瓷在元代出现是不可想象的,定为元代实在令我“大跌眼镜”,因为这完全违背了古陶瓷的装饰的发展规律。该瓶局部还使用了粉彩装饰(如花瓣、莲瓣等处),这就更为离谱——元代哪来的粉彩?明代都不会有。只要略知古陶瓷常识的人都知道粉彩出现于清初,如果此瓶确为元代作品,那么中国的陶瓷史真该改写了。

以上当然只是我人微言轻的看法,我的小小个人工作室也是不能与经国家最高人民法院授权”的国家级鉴定机构比“权威性”的,只是本着“百家争鸣”的精神,聊发一声虫鸣罢了。

 

图266 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认定的元代梅瓶 

 

附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的自我介绍:

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

(文物司法鉴定、全国藏界首家)

        本中心是湖南省收藏协会二级机构,是经国家最高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授权的、目前全国收藏界唯一具有文物司法鉴定资格的机构。出具的 “ 鉴定结论书 ” 具有法律证据力。咨询鉴定范围:青铜器、陶瓷器、珠宝玉器、金石书画、文房四宝、钱币、邮卡、古玩杂件、金银铜器、家具木雕、古籍善本、相机手表、票证徽章。共有各门类专家36人。

 

 

宣成官窑器图样皆出宫中画院人手笔

明·王士性《广志绎》:宣窑五彩,堆垛深厚,而成窑用色浅淡,颇成画意,故宣不及成。然二窑皆当时殿中画院人遗画也。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