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二十四)

2005年

 

4月16日  星期六

  北京客来邮件问“北京假东西太多了,您说我是不是先买些瓷片,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入手了,您是怎么学的?麻烦您指点一下。”回复说: 

 从您送鉴的几样东西看,您还比较外行,还未靠近行道门槛。这些东西虽然都很漂亮,但都是“开门”的赝品或臆造品。

  您问我是怎么学的?我的老师其实就是四位:市场、书本、文化遗存和赝品。

    文物市场是我第一老师。早年我也是一个文物收藏者,收藏过程中交了不少“学费”,没少“吃药”,所谓“久病成良医”也许有一定道理。自己掏钱买古董的“放血割肉”行为与博物馆文物征集人员用公款征集文物以及与“只看不买”的“看客”,其心理状态是很不一样的,所以其眼力的磨练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语。我虽然现在不搞文物收藏了,但毕竟曾经从市场摸爬滚打多年,杀出血路过来,深知这第一老师的重要。而且觉得现在从事文物鉴赏更离不开市场:过去自己收藏的年代,是怕买了赝品破财,现在是怕鉴错了丢脸。由于在业界浪得虚名,这脸实在不能常丢——“名誉损失”比纯粹破财更为让人受不了。另外鉴定的对错,市场也是一个验证的渠道:假如你认定某件瓷器是“元青花”,不久突然发现市场上也有跟这件“元青花”特征完全一致的“元青花”瓷器,你能不高度警惕吗?然后,你又在市场发现这类“元青花”还不止是双胞胎、三胞胎,而是十几件甚至上百件,那么你还能坚持自己的鉴定“准确无误”吗?还能见一件确认一件,甚至拿这些去召开“元青花研讨会”吗?在市场出现大量这种“元青花”的情况下,我想每一个对自己内心诚实的人都会对自己的误断进行反思,而不是以一种“死不认错”“赔不起钱”“丢不起人”的心态去应对,从而做出自欺欺人之举。可见市场的威力有多大!所以我认为,收藏家也好、鉴定家也好,如果要避免“吃药”,要做到“与时俱进”,那么就自始至终都不可离开市场。有人把鉴定人分为“学院派”和“市场派”,如果硬要给我自己归类,我恐怕更接近于市场派吧。不过这种二分法是不很合理的。

  理论学习也是不可偏废的。但决不是去高校考古系或文博系进修。文物鉴定(或“文物鉴赏”)与考古专业、文博专业不是一回事,“隔行如隔山”。有不少人拿东西请考古专业、文博专业的教授“鉴定”,几乎可以说是“问道于盲”,除非是这位教授另有文物鉴定方面的学问和专业训练。目前,文物鉴定学(或“文物鉴赏学”)还没有真正在高校确立(尽管已有高校设立文物鉴定专业,但据我了解,都是徒具其名称而已,其教授内容、方式与考古专业、文博专业基本是重叠的,甚至其教师也是考古专业、文博专业的教授,新酒瓶里装的仍不是“新酒”。所以理论学习目前还只能读些相关的书。但要有所选择,现代出版物尤其要慎重。像《明清瓷器鉴定》这样的书只能拿来鉴别民国瓷器赝品时参考,如拿来作为鉴别现代高仿品,则很危险,有可能被“误导”。

  考察古代文化遗存是从正面认识古代文物。古代文化遗存包括遗迹(如古窑址、墓葬、洞窟、壁画等等)和遗物(如出土器物、传世真品)。要“走万里路”。比如鉴藏古陶瓷者,各地古窑址、博物馆不可少去。但去博物馆要会看,带“眼睛”去看,如果双脚到了,眼睛却落在家里,那么去了也白去。比如有人去了土耳其托普卡珀宫,甚至上手了那里的元青花,回来照样交元青花学费。为什么?一者悟性差也,二者眼睛落在家里了,二者必居其一,或者两个原因都有。

  赝品是学习鉴藏的好老师。没有赝品也就无所谓“真品”,所以看真品离不开研究赝品,不知赝品之假,就不知真品之真。我一直很注重收集赝品(尤其是高仿品)的信息,有时也买它几件回来研究。

  以上回答您我“怎么学”的问题。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至于您说要“先买些瓷片”,我认为就您目前的情况,还不忙。更好的学习还是先买一些中低档的开门古瓷器来练眼力,这比纯粹研究瓷片有效果。瓷片其实也不是“灵丹妙药”,比如对古瓷器型的把握,瓷片就无能为力;又如,对于古瓷器“分量”、“手感”的把握,瓷片也不如古瓷整器的效果显著。更何况,现在市场上假瓷片已经不少(尤其是一些珍稀品种的假古瓷片更多),如果那它当标本,有可能误事。我收集瓷片都是古窑址和古代文化层亲自采集,一般不宜到古玩市场去购买“标本”。“化整为零卖瓷法”是近年古董奸商售假三十六计之一计,就是把卖不出去的赝品打碎了卖“古瓷片”。如拿这种“古瓷片”当标本来“练眼力”,可能就把眼睛练坏了,再来“矫正”就很困难。

 

4月17日  星期日

  香港客在线送鉴蓝瑛山水卷一幅,民国赝品。

 鉴定老画各有主次先后。我的体会是:一款,二章,三纸(绢),四画,五装。

 

4月18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送鉴15件:青瓷玉壶春瓶(赝品);青白瓷短流把壶(赝品);白釉剔花梅瓶(赝品);乾隆款炉钧釉贴花双耳瓶(赝品);哥釉釉里红花卉纹洗(赝品);青瓷盘口酒瓶(赝品);白釉褐彩穿带扁壶(赝品);青瓷皮囊长颈壶(赝品);新彩花鸟图铺首瓶(民国)(图267);白釉褐彩酒瓶(赝品);青花花卉纹瓶(赝品);嘉靖款五彩开光狮子图梅瓶(赝品);白釉褐彩花卉纹梅瓶(赝品);青瓷橄榄瓶(赝品);新彩花鸟图笔筒(赝品)。应要求为其中真品开《文物估价证书》。

  龙岩客在线送鉴一青花龙凤纹大碗,清早期(图268)

  北京客在线加急送鉴一汝瓷桃型洗,赝品。

 

图267 新彩花鸟图铺首瓶(民国)

 

图268 青花龙凤纹碗(清代早期)

 

 

东汉师宜官能作微书

  西晋·卫恒《四体书势》:上谷王次仲注一始作楷法,至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直,计钱足而灭之。每书辄削而焚其柎注四,梁鹄注五乃益为柎,而饮之酒,侯其醉而窃其柎。

  裴注:

  注一王次仲:东汉书法家,传首创楷法(八分书)。

  注二诣:往,到。

  顾:责成。

  注四柎:木片,汉代供书写之材料。清顾炎武《赠张力臣》“削柎追宜官,俗书嗤逸少。”

  注五梁鹄:字孟皇,擅八分书(隶书的一种),东汉安定乌氏人。灵帝时以善书授选部尚书(即吏部尚书)。

 

 

4月19日  星期二

   上海客在线送鉴一雕花嵌玉五爪龙纹木床,现代枣木拟古家具。

  韩国客在线送鉴15件:青瓷酒瓶(赝品);豆青釉青花鱼藻纹狮钮盖罐(赝品);青花山石牡丹图盘(赝品);乾隆款蓝地青花花口折沿盘(赝品);粉青釉罗汉像(赝品);嘉靖款莲花飞凤纹梅瓶(明代嘉靖)(图269);粉彩开光人物图盘(赝品);白釉褐彩反绘莲花纹梅瓶(赝品);灰陶彩绘茧式壶(赝品,仿汉代彩陶器);紫金釉盘(赝品,仿宋紫定);玉管(赝品);白瓷赏瓶(赝品);青花山水图瓶(赝品);黄釉三足炉(赝品);白釉彩绘花卉纹罐(赝品);青花人物图铺首灯笼瓶(赝品)。应要求为其中真品开《文物估价证书》。

 

图269A 嘉靖款莲花飞凤纹梅瓶(明代嘉靖)

 

图269B 嘉靖款莲花飞凤纹梅瓶(明代嘉靖)

 

图269C 嘉靖款莲花飞凤纹梅瓶(明代嘉靖)

 

 

德化瓷透光性极佳

 民国·陈浏《匋雅》:明建窑之白地者,瓷质敦厚,而映日照之,能见指影在外闪动者,非赝鼎也。

 裴按:真知灼见。寂圆老兄必曾上手过德化瓷也,否则无此见解。

 

4月20日  星期三

  广州客在线送鉴书画两件:孙文款“天下为公”书法横披(赝品);高剑父款松鹰图立轴(赝品)。

  广州网友来信说:“学生是一位古陶瓷痴迷者,不瞒您说,这几年全国各地各种档次的古陶瓷鉴定培训班我没少去进修过,也有幸得到xxx、xxx、xxx诸位鉴定大师的指点,培训费也花了几万元,可是总觉得进步不大,最近还交了“大学费”,买了不少赝品。自从读了老师的《格古日记》,仿佛在迷茫中发现了一条光明大道。我觉得与我接触过的鉴定家相比,老师应该是属于很“另类”的一位鉴定家。我的一位十分行道的朋友曾说老师是一位天分极高、有超人灵感的鉴定家和学问家。由于他的热心推荐,我才有幸拜读《格古日记》,果然不同寻常。从此,《格古日记》我是每期下载,并与不上网的同好分享。感谢老师为我提供这免费的教材!不知老师是否有打算开办文物鉴定培训班(强烈建议!),如果开张,千万别忘记通知学生,我是再高的学费也非参加不可。……”

  回邮说:

“来信拔高之语很令我惭愧,我实在没有什么“超人灵感”,只是比较用功而已。而且我自觉一点也不‘另类’,只不过比较肯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脑子想,说自己的话,写自己的文罢了。由于比较不肯人云亦云,所以看起来就有点‘另类’了,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大一统’思维罩着的国度,国家必须是统一的,思想必须是统一的,过去甚至衣、食、住、行也是统一的。这样的文化氛围中造就的鉴定家确实是比较整齐划一的。记得前年故宫“抢购”《出师表》事件,九位“国家级”鉴定家的最终鉴定竟然是“惊人一致”(隋代作品),跟咱们全国人大开会表决相似。这真是奇观!九颗脑子就像从同一个模子里浇铸出来一样。没有了年龄、阅历、经验、教育背景、生理状况、审美观、价值观……的差异在鉴定上、估价上的区别,没有一个‘另类’。这种过分的“一致”不排除行政干预的因素,但也反映了“国家级”鉴定家们的‘大一统’思维的共性。如果从国际文物鉴定界的情况来看,中国官方鉴定家的这种‘大一统’思维反而才是‘另类’的。所以我说自己自觉一点也不‘另类’,这是从国际文物鉴定界的常态这个角度来说的。我阅读过一个外国的资料,一件署名“莫奈”的油画,鉴定人三位,而有五种结论。(其中两位后来修正了自己先前的看法。)

  您建议的‘鉴定培训班’如果是像报刊上登出了那种几天、几个月的短训班,我看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就是“大师”执鞭也不见得有什么神效。这方面的经历您不是已经不少了,如何还是这种‘培训班’癖好?现在不少地方开办十天半月的文物鉴定“速成班”,著名高校操办,顶级大师任教,排场很大,“规格”很高,须知这多是瞄准您口袋的钞票的,这是中国文物鉴定界浮躁之风和不正之风的一种表现,其承诺的教学效果是不可能实现的天方夜谈。与其交这种高昂的学费,还不如用这些钱买几本正经严肃的书读读。当然如果有一种较长时间(起码一年以上)的认真负责的‘鉴定培训班’也可以考虑参加,不过还需考虑师资。如果时间有保证、师资有保证,在这种‘鉴定培训班’学习还是会有收获的。 尽管有很多朋友建议和“预订”,但我至少目前没有搞‘鉴定培训班’的想法,以后是否办,也未可预期。但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您的建议。

  总之,文物鉴定没有速成之门,‘鉴定培训班’也不是学习鉴赏的必由之路,惟有‘学识+实践’才是学习鉴赏的不二法门。最后赠送一句至理名言:‘观千器乃识剑,操千曲而知音’”。

 

4月21日  星期四

  新西兰客在线送鉴一广彩开光人物图折沿盆,清代乾隆-嘉庆。(图270)

 

 

图270A 广彩开光人物图折沿盆(清代乾隆-嘉庆) 

 

图270B 广彩开光人物图折沿盆(清代乾隆-嘉庆)

 

图270C 广彩开光人物图折沿盆(清代乾隆-嘉庆)

 

图270D 广彩开光人物图折沿盆(清代乾隆-嘉庆)

 

 

民国学者对元青花已有所认识

  有一种流行普遍的说法,认为国人认识元青花是在1952年美国学者约翰·波普提出“至正型青花瓷”理论以后才开始的。说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中国人都认为青花瓷出现于明代,明以前没有青花瓷,这未免有点妄自菲薄。我曾在拙书《至正型青花瓷》中说“早在元代至正年间,著名航海家汪大渊就在他的航海笔记《岛夷志略》中提到了青花瓷。”(《至正型青花瓷》第一章第二节《青花瓷的起源》)关于《岛夷志略》提到的青花瓷我已在此前的《格古日记》中将原文摘录出来,并作了评析。那么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近代中国有没有人认识元青花?有的。证据可见民国二十七年(1938)邵蛰民撰、余启昌增补的《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一书。如该书《时代第二》云:“胡元一代,惟临川、南丰及彭窑差可,尝见白地蓝龙盘即此代之物。”

 

 

4月22日  星期五

  汕头客在线送鉴一哥釉贴花荷叶洗,清代 漳州窑。(图271

  北京客在线送鉴19件:青花山水图瓶(赝品);文翚款十八罗汉图长卷(赝品);五彩云龙仙鹤纹荸荠瓶(赝品);青花山水纹螭耳扁壶(赝品);绿釉雕瓷鱼化龙纹笔筒(赝品);黑褐釉留白花鸟纹瓶(赝品,仿宋代吉州窑瓷);藏饰珊瑚蜜蜡牛角串(赝品);玉嘎拉哈(赝品);玉玦(赝品,仿红山文化玉));蓝釉青花高足杯(赝品);粉青瓷暗花三足炉(赝品);青花缠枝牡丹纹梅瓶(赝品,仿元代青花瓷);青花花卉纹梨形壶(赝品,仿元代青花瓷);无款三体书条屏(清代);墨地五彩花卉纹盘(赝品);青花太师少师纹瓶(赝品);青花花卉纹高足杯(赝品,仿元代青花瓷);青瓷凤形壶(赝品,仿耀州窑青瓷);青花麒麟纹笔筒(赝品,仿顺治青花瓷)。

  田东客在线送鉴一飞鸟形玉璜,良渚文化。(图272)

 

图271A 哥釉贴花荷叶洗(清代·漳州窑)

 

图271B 哥釉贴花荷叶洗(清代·漳州窑)

 

图272A 飞鸟形玉璜(良渚文化)

 

图272B 飞鸟形玉璜(良渚文化)

 

乾隆款字体别先后

民国·陈浏《匋雅》:乾隆初叶,款系楷书;中叶以后,始用篆书。

裴按:有一定道理,但不绝对。

 

 

4月23日  星期六

  龙岩客在线送鉴一青花缠枝扁菊纹衔环冲天耳三足炉,元代。(图273)

 

图273A 青花缠枝扁菊纹冲天耳三足炉(元代) 

 

图273B 青花缠枝扁菊纹冲天耳三足炉(元代) 

 

图273C 青花缠枝扁菊纹冲天耳三足炉(元代)

 

图273C 青花缠枝扁菊纹冲天耳三足炉(元代)

 

 

 

4月24日  星期日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3件:汝瓷弦纹三足炉(赝品);乾隆款绿釉镂花豆(赝品);五彩鱼藻纹筒觚(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三)                           明·张寿山

  明代中期德化著名瓷塑大师。生活年代大致与何朝宗同时,其传世作品目前仅发现8件:中国两件,欧洲六件。分别是白瓷负书和尚像(广东博物馆藏)、白瓷普贤菩萨坐像(香港私人藏)、白瓷达摩像、白瓷观音像、白瓷罗汉像(三尊均为伦敦波西瓦耳·戴维斯基金会藏)、白瓷提篮观音像(牛津阿斯莫林博物馆藏)、白瓷渡海观音像(大英博物馆藏)、白瓷和合二仙像(Dr.Willian.Conhia私人收藏)。

  张寿山作品用章有“张寿山”篆书葫芦形章和“张寿山印”篆书方形章,伦敦所藏白瓷达摩立像背后的印章“寿”字与现代简体字一样,比较特殊。这种在印章中使用古代简体字的情况也见于何朝宗作品,如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渡海观音像共有两枚印章,分别为“来观”款葫芦形章和“何朝宗印”款方章,其中“观”字为简体字(见上期《格古日记》“传世何朝宗印章摹本”图表之图七)。

  张寿山作品与何朝宗作品风格相近,制作工艺也有不少共同点,但也有自己的特点。两位艺术大师的创作应该是互相借鉴的,故作品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况。可以说,张寿山参与了“何派艺术”的建构,也是“何派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图276  篆书葫芦型章

图277  篆书方型章

 

 

 

图278 白瓷普贤菩萨坐像(明代张寿山作) 

高13.3cm 背有“张寿山”款葫芦形印章 香港私人收藏 

 

 

图279 负书和尚(明代 张寿山作) 

高23cm  广东博物馆藏

 

 

 

4月25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加急送鉴一青花龙纹天球瓶(赝品)。

  香港客在线送鉴青花瓷73件,大多为至正型或拟至正型青花大器,有大盘、大罐、大瓶等,无一真品。附信说:“老师的大名在香港古玩界可谓路人皆知(原文如此),被称为内地三大元青花专家。您的《至正型青花瓷》是我必读再读的里程碑意义的杰作。相信我的这批珍藏多年的元青花精品可以开阔您的视野,在您以后修订《至正型青花瓷》时,可以提供图版的缺漏,为大作增光生色。这批元青花中有69件已经先后通过香港和内地五家权威机构做的热释光和x射线荧光无损分析,证实与出土的元代标本的胎釉成分相一致,没有现代添加成分,为元代青花瓷无疑。这批珍宝也经过内地三大元青花专家之一的xxx法眼真鉴,慎重开具个人鉴定书。所以可以说既有科技派的认证,也有权威眼学派的认可。现随寄检测报告和名家签名的鉴定书供您参考。如能获得老师再次印证,可以说更加功德圆满!真品鉴定费我将绝不会按老师指定的每件30元支付,或者鉴定费之外我另给重酬。另外还想请老师为这批元代青花编著一本精装的藏品集(付丰厚稿酬),如您事物繁忙,不能亲撰,也望能挂主编名。”又来电话说请拨空来港做实物鉴定,一切往返费用和部分酬劳先打入您帐户云云。

  回复说:“经图象鉴定,可以确认您的73件藏品都是近年仿品。虽然比早期仿品的仿制水平有很大提升,但仍然破绽不少,也未能体现当下元青花的最高水平。这些仿品虽然胎釉、青料呈色做得比较成功,但从器型、绘画考察,尚难进入高仿品范畴(顺便发几图高清晰度的至正型青花瓷真品和高仿元青花照片供您对比,相信能看出真赝和仿品水平高低的区别来)。实物鉴定我看就不必了,因为图象鉴定已发现不少问题。必须说明的是: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仅供您参考。汇来款项太多了,除2190元为我该得之外,将如数退还。尽管您表示‘余款作为捐赠’,但因为未能如您所愿做真品结论,所以也没有接受您捐赠的理由。”

 

 

4月26日  星期二

  汕头客在线送鉴一件五彩莲池图笔筒,赝品。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13件:酱釉刻花罐(赝品);哥釉梅瓶(赝品);青瓷碗(唐代);青瓷缶(宋代)(图274);青花山水图花口折沿盘(赝品);白瓷三足炉(赝品,仿明代德化窑瓷器);青瓷短流执壶(赝品,仿唐代寿州窑瓷器);青白瓷罐(明代);哥釉青花碗(赝品);龙泉青瓷三足筒炉(赝品);紫砂花鸟图三足罐(赝品);青瓷铁绘花卉纹瓶(赝品);青花瑞兽图翻口尊(赝品)。

 

 

图274 青瓷缶(宋代)

 

瓷器“图书款”

    民国·陈浏《匋雅》:篆书六字方式者,俗谓之“图书款”

 

 

4月27日  星期三

  《海峡都市报》记者送青白玉碗一只做实物鉴定,清代痕玉。(图275)

  

 

 

图275A 青白玉碗(清代痕玉)

 

图275B 青白玉碗(清代痕玉)

 

警惕文物鉴定的科学主义病毒

  科学主义(Scientism) 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在西方学界早已成为共识,随着后现代思潮的兴起,科学主义已无立锥之地。在中国, 自1949年以后,科学主义由一种思潮演变成为一种潜信仰和潜运动曾经配合历次臭名昭著的政治运动造成中国社会的大倒退。诸如传统信仰的破碎、道德的滑坡、人文精神的沦丧和生态环境的恶化、自然资源的枯竭等等社会问题日趋严重。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思想界的有识之士开始对中国的科学主义进行检讨和清算。但是,由于文化背景、国情的原因,对中国的科学主义的检讨之路很不顺畅,遭到了一些既得利益集团和左派人士如何祚庥、方舟子等人的攻击和曲解,故要彻底肃清科学主义的流毒可谓任重道远。

  中国文物鉴定领域的科学主义倾向起源于碳14和热释光运用于文物时间测算的年代,近年随着能量色散X荧光能谱仪、“釉子老化系数检测”之类的新工具的运用,文物鉴定领域的科学主义已渐成气候,“科技鉴定”成为目前文物鉴定界的时髦话题,它已经成为某些人眼里的灵丹妙药和“先进方法”的代称。甚至有人认为“科技鉴定取代传统目鉴是大势所趋,是文物鉴定的唯一出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一位搞古陶瓷“科技鉴定”的研究员甚至危言耸听道:“中国古代陶瓷享誉世界,但到近现代之后,古陶瓷研究与现代科学技术发展不相适应,甚至对国际上的中国古陶瓷,我们都没有鉴定权。”因此他“和科技界的同行们有一个理想,就是争取我国在国际上拥有中国陶瓷的鉴定权。”“而要实现这一点,首先要建立标本库、分析质量保证体系和无损分析方法,用现代科学技术系统地研究中国古陶瓷的内部特征并建立元素谱数据库。”(人民日报,2003年1月17日,第八版《高科技揭开古耀州瓷之谜》记者 杨健 任建民)鄙人对国外中国古陶瓷的研究也是十分关注的,而且也接触了一些研究中国古陶瓷的外国学者,却从来不曾从外人那里读过或听说“中国人对中国古陶瓷没有鉴定权”这样的文字和言论。不知冯松林先生这种对中国学术界妄自菲薄的言论所据何典?我们什么时候被告知对自己的传统文化没有发言权了?这位研究员对中国文物鉴定界的自虐言论不外是为其所谓的“科技鉴定”作垫背,从而拔高其所谓的“科技鉴定”的地位:按照他的逻辑,我们在国际上对自己的古陶瓷“没有鉴定权”,是因为国人还没有“健全”他们那套所谓的“高科技”西洋镜和“数据库”。所以这位老兄和他的“科技界的同行们”就肩负着“争取我国在国际上拥有中国陶瓷的鉴定权”的伟大使命!一阵子受虐幻想症发作之后又转为自恋和自诩。科技界一些人对中国文物鉴定的“救世主”般的狂妄言论正是科学主义以科学霸权审判一切的心态作祟使然。

  那么什么是“ 科学主义”呢?2002年底,京沪两地从事科学文化研究的学者聚集上海,举行了首届“科学文化研讨会”,发表了《对科学文化的若干认识——首届“科学文化研讨会”学术宣言》,这份学术宣言对“科学主义”做如下表述:

  “科学主义产生自启蒙主义,成于实证主义,是建立在牛顿范式的科学之上的一种思想观念。长期以来,已经成为主流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每个人在成长之中所接受的背景知识的一部分。

  科学主义认为科学是真理,是正确的乃至唯一正确的知识,相信科学知识是至高无上的知识体系,并试图以科学的知识模式延伸到一切人类文化之中;科学主义从自然观上,采取机械论、还原论、决定论的自然观;在联系世界的社会层面表现为技术主义,持一种社会发展观,相信一切社会问题都可以通过技术的发展而得到解决;科学的技术所导致的社会问题都是暂时的,偶然的,是前进中的失误,并且一定能够通过科学及技术的发展得到解决。在人与自然关系中,表现为征服自然,把自然视为人类的资源,从环境伦理的角度,认为人类有能力也有权利对自然进行开发。”

  这是中国版的表述,由于“科学主义”毕竟是个舶来的学术名词,故也不妨看看其“原版”是怎么说——《韦伯斯特百科词典》释“科学主义”云:

SCIENTISM, The belief that the assumptions, methods of research, etc., of physical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are equally appropriate and essential to all other disciplines, including the humanities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Webster's Encyclopedic Unabridged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New Revised Edition, Portland House, 1986, pp.1279)

  汉语的意思可译为:“科学主义指一种信条,认为物理科学与生物科学的假设、研究方法等对于包括人文和社会科学在内的所有其他学科同样适用并且不可或缺。”

  可见无论中国版的表述或“原版”的定义,科学主义都是一种贬义的概念。它其实就是一种现代迷信或曰“科学迷信”。这种对科学的偏执在中国可以说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但又相当地隐蔽,中其毒者往往并不自知,正如上述《宣言》所指出的那样:科学主义是一个他称,很少有人自称科学主义者。”因此,目前甚嚣尘上的标榜“科技鉴定”的那些人并不清楚自己已经滑入科学主义的泥沼,但是其对中国自宋代以来源远流长且自成体系的鉴赏文化的虚无主义态度和试图以“先进科技”取代文化鉴定的思维正是科学主义的典型症候。

  科学主义由于早已成为我们教育背景的一个组成部分,故《宣言》告诫同行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缺省配置。很多反对科学主义的人都曾持有过一定程度的科学主义观念,甚至,在对很多问题的态度上,仍会不自觉地采取某种程度的科学主义立场。”“缺省配置”乃电脑语汇,又叫“默认值”,这一用语十分形象地指出了科学主义对国人的侵害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甚至这株病毒还被植入我们的民族语言:例如“科学的人生观”“科学思想”“这样做是不科学的”“你这样说不科学”……我自己也曾经在一本拙书上说“搞文物鉴定要有科学思维”(其实我要说的是“搞文物鉴定要有正确的思维”)。

  对中国科学主义的思想特征我归纳为如下几点:

  1、科学即真理的观念。

  2、科学万能的思维。

  3、赋予科学“最高审判”“终极审判”地位。

  4、赋予科学道德属性,认为科学观即是人类最高的道德观。

  5、科学信仰化、宗教化。

  科学主义者无视科学的阶段性和局限性,将科学简单地等同于终极真理,认为惟有“科学答案”才是唯一正确的答案,而其它来自宗教、哲学、社会、人文方面的学说如果与“科学答案”有抵触,就是“迷信”或“唯心主义”的“歪理邪说”。在科学主义者眼里科学甚至成了正义和道德的化身,一切违背科学的思想、言论、行为都是非正义和不道德的,必须发动“全民战争”,“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们同仇敌忾共诛之”。科学专制与政治独裁由是而联姻,对异教徒(非“科学教”者)的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至今未休。在科学专制与政治独裁的淫威之下,不但学术自由无从实现,政治民主、人权甚至公民的宪法权利屡糟践踏。科学主义者在鼓吹科学霸权的同时还制造科学神话,主张科学无所不能,认为科学技术不但能解决物理世界、生物世界的问题,还能解决诸如艺术、文学、心理等等人文、社会学科的问题(由是而产生“社会科学”这一奇怪的名称,用以置换“人文学科”和“社会学科”等名称。)甚至还能解决爱情、婚姻、伦理、道德以及人类精神领域的终极问题。总之,主张科学万能。于是科学取代了上帝的位置,成为一种新宗教——科学主义的崇拜对象,并被科学主义信徒门赋予了审判一切的特权。这个时候,科学已经被异化为迷信。

  科学主义者的浅薄和无知在于,他们不知所谓“科学”和“技术”只不过是人类解释和把握宇宙万象的一个工具、一个角度、一种方法。它不是人类解释和把握宇宙万象的唯一工具、唯一角度和唯一方法。科学有所知,有所不知,有所能,有所不能,它决非全知全能。在所有人类知识体系中它只是一个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大体上说,人类智慧创造的知识体系包括形而上和形而下两大版块,宗教、哲学和艺术等人文学科属于形而上者,而科学技术则属于形而下者,两大版块的全体构成人类对宇宙万象的多层次、全方位的解释和把握。科学技术并不是对世界的唯一的解释和把握。也不能取代形而上学科对宇宙万象的解释和把握。在漫长的人类文明进程中,推动社会进步的也并不只是自然科学。

  科学主义在中国由于与专制政治的联姻,其祸害较之西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二十世纪下半叶在M太祖极其斧头帮后继者策划下的种种五花八门的运动无不以崇尚科学、反对迷信为旗号,而其于国于民是福是祸也不用我赘言了。从拆古城墙到“破四旧”,从灭“四害”到“移山填海”,从“改造中国画”到取缔中医,从反复辟到“大革文化命”,从“清除迷信”到打击气功…… 种种违背自然、戕害人性、践踏传统文明甚至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所谓“革命运动”其背后无不游荡着科学主义的幽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破四旧”运动造成古代文化遗产空前浩劫的是中国的科学主义信徒,如今妄图用所谓“科技鉴定”取代文化鉴定的也是一些科技界的科学主义信徒。

  必须明确的是,科学主义不等于科学,这两个概念是不能划等号的。科学主义是贬义语,而科学是中性词。所以我们反科学主义不等于反科学。反科学主义甚至还可以视为是维护科学的健康成长。然而,当今有些科学主义者却故意曲解反科学主义者的本意,将反科学主义说成是反科学。比如那位五十年代著文抨击梁思成,叫嚣拆除北京古城墙,四十年后又重出江湖,配合老三充当反气功急先锋的何院士就不忌讳将“科学主义”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自称自己是科学主义者(当然是无视科学主义”的原始定义,将其进行一番“何祚庥版”的解释,使之由屎盆子变成香盆子后才给自己戴上的),并攻击反科学主义者是反科学。

  那么,文物鉴定是否可以借鉴一些科学成果来为本学科服务呢?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反对文物鉴定界有些人的科学主义做法,并不意味着拒绝包括科学手段在内的一切跨学科的有益尝试。但我认为文物鉴定毕竟是一门人文学科,其工作的对象(文物或者文物赝品)毕竟是人的精神产品,所以文化鉴定始终是、而且永远是文物鉴定的主流鉴定形式。任何将文化鉴定抛开一边而单独尝试的种种所谓的“科技鉴定”都是必然要走进死胡同闹剧。据我所知,目前国外先进国家对古器物和古美术的鉴定绝大多数还是“眼学”,并未如某些人想当然的那样——都交给先进的科学仪器去完成了。如果说,他们在中国文物鉴定的某些方面(比如古外销瓷)的鉴定和研究先进于国人,那绝不是因为他们拥有什么先进的科学仪器,而是他们拥有一批先进的专业人才和历史造成的某些得天独厚的文物资源。

  古希腊哲学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人是万物的尺度。”对于从事文物鉴定来说,这应该是一句再合适不过的座右铭或“工作指针”。那种以科学仪器为判断尺度,视人脑判断不如电脑分析,人脑知识库经验库不如电脑数据库的所谓“科技鉴定”究竟能鉴定出什么结果来?我想是不言而喻了。

 


4月28日  星期四

  郑州客在线送鉴一乳钉蟠螭纹透纹镜,赝品,仿战国铜镜。应客要求,做《文物鉴定书》、《鉴定意见书》各一份。《鉴定意见书》文如下:

鉴定意见书

    鉴品名称 乳钉蟠螭纹透纹镜(赝品)

  主要问题:

一、此器仿战国蟠螭纹透纹镜但铸工十分粗糙,流铜、铸点、模痕到处可见,未经任何修整,并且各面都严重缺乏平整度,与真品精铸后又经二次修整,精心打磨之情况有明显区别,属粗制滥造之赝品。

二、螭纹与战国蟠螭形象不符。

三、现代铜质。从镜面一块开天窗处可见铜镜材料加入大量铅、镍两种金属,故呈现铅镍合金铜特有的色调。古代为铜、锡合金,绝无此种色调。

四、人为假锈十分明显。使用矿物颜料石青、石绿、朱砂等仿造古代青铜器之“五色锈”,绘笔点涂而成,极不自然,十分造作,与自然生成之锈色有明显区别。

        因上述主要问题(不包括所有问题),确定此器为现代赝品。

 

  长春客来信说:

  裴老师:您好!

  首先祝您“五一”劳动节快乐。因为您是依靠自我劳动、学识、智慧、人品做事和生活的正直人,应当赢得社会的尊重。三件器物虽是赝品,但仍要感谢您并相信您!

 

4月29日  星期五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15件:青花抱琴访友图罐(赝品);青花人物图笔筒(赝品,仿转变器青花瓷);蓝地白花象耳瓶(赝品);青花莲池图缸(赝品);白釉褐彩罐(赝品,仿磁州窑瓷器);龙泉青瓷印花折沿花口盘(赝品);青瓷印花枕(赝品);雍正御制款蓝地素三彩海水龙纹瓶(赝品);青白瓷执壶(赝品,仿宋代青白瓷);花釉剪纸鹿纹盏(赝品,仿宋代吉州窑瓷);官字款灰青瓷凤耳瓶(赝品);青花战争图缸(赝品);青铜鼎(赝品);釉下三彩龙首水注(赝品);广彩人物图狮耳瓶(赝品,仿清代广彩瓷器)。此般送鉴,无一真品,可谓“全军覆没”,这种情况对客、我都是沮丧的。

 

饽饽凳

  民国·陈浏《匋雅》:形如油锤而项甚肥,直下若截筒者,曰“饽饽凳”

  裴按:此器型如今都叫做“纸锤瓶”了。汝瓷中有此器型。

 

 

4月30日  星期六

 

  下午五时,央视四套直播连战所率国民党还乡团参观陕西临潼秦始皇陵兵马俑实况。据说是高规格的接待。什么样是“高规格”呢?我带着悬念按时打开电视机收看。画面出现刚告别母校后宰门小学的连爷爷一行步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国民党还乡团加当地政府陪同官员、馆方接待人员和记者团构成的群体不下200人,可谓壮观。先是在前厅秦陵沙盘前逗留几分钟,听馆长作一番简介,即进入兵马俑一号坑参观平台在围栏外俯视兵马俑军团。看到这里,我理解的“高规格”不外就是当地党政大员陪同、吴永琪馆长亲自担任讲解员而已,这也是很应该啊,“爷爷”被赶到台湾岛50多年,现在终于回来了,能不隆重一些吗?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修改了我对“高规格的接待”的理解,令我的心口堵得可以,“心海儿”也“溅起了波浪”——他们竟然通过所谓的“贵宾通道”鱼贯下入兵马俑坑道,与兵马俑“零接触”!狭窄的坑道一时间涌进一二百人,平均宽度仅容一人通过,两边尽是价值连城的国宝,就这样与秦俑擦身而过。当连爷爷和连婆婆在坑道里勉强并排成鱼鳞状,然后一起挥手过头向坑道外的人致意时,那举手的瞬间实令我心口猛然紧缩一下!再看连战的左手(图片):屈成了什么模样?而紧靠他左手后面的就是一尊秦俑,万一他想伸直一下屈久而酸痛的左臂,马上撞到秦俑上面!写到这里,我不禁想问一下吴永琪馆长:博物馆是否早已计划在秦始皇兵马俑坑道建造一道现代夯土层,因此调集一两百号人在秦土上面任意踩踏?一两百号人的产生的污浊空气是否对兵马俑的保护有利无敝?还有坑外参观平台上的围栏是做什么用的?您在世界第八奇观设置这一条糟蹋文物的“贵宾通道”是否符合《文物保护法》?您的所谓“高规格接待”就是这样以作践文物遗迹、威胁文物安全为代价?

  这闹哄哄的场面据持续了起码半个小时以上(官方新华网称“整个参观过程将近1个小时”〈连战一行在西安访母校观秦俑〉)。故其违法之举可谓规模大、时间长。

 

图280 连战参观兵马俑博物馆 新华社记者 刘卫兵 摄

  

后面更有奇闻,请看报道——

“在兴致勃勃地游览了秦始皇兵马俑后,连战先生又愉快地接受了吴永琪馆长代表秦俑馆赠送的一块秦土。这块弥足珍贵的秦土,取自秦始皇兵马俑考古现场的坑道遗址,在精美的礼盒里,呈土红色,有明显的火烧痕迹和席纹印痕。
  吴永琪馆长介绍,这块秦土,虽然不是文物,但珍贵性不亚于文物。它带有两千年前,中国古代修建秦始皇兵马俑使用芦席材料的信息;同时,由于被大火烧过,也承载了秦始皇兵马俑历史变迁的沧桑。”(中新社西安四月三十日电 记者张珂)

  看到这则报道,我耳边突然响起一部老电影里的一句台词:“还乡团来了准没有好事!”此话还真未过时也,国民党还乡团不但践踏我文物遗址,还刮走我一块珍贵地皮。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吴永琪馆长的那番介绍“秦土”的妙语这块秦土,虽然不是文物,但珍贵性不亚于文物……”请问馆长先生你到底是酒喝高了,还是根本就是一个超级外行?“文物”的定义你都不懂吗?这块据您自称是出土于两千年前秦始皇兵马俑坑道遗址、带有人类文明印迹(明显的火烧痕迹和席纹印痕)的秦土居然“不是文物”?你大概又担心因为说它“不是文物”被连战视为土不拉叽的“扔货”,赶忙又说但珍贵性不亚于文物”。请问:这种既“不是文物,但珍贵性又不亚于文物”的土坷拉到底它的学名该叫什么呀?你接着又说“它带有两千年前,中国古代修建秦始皇兵马俑使用芦席材料的信息;同时,由于被大火烧过,也承载了秦始皇兵马俑历史变迁的沧桑。”——这不又是在讲它的“文物价值”吗?怎么“不是文物”的东西还有这么大的文物价值啊?这番颠三倒四,逻辑混乱不清的外行话竟然出自一位中国著名博物馆馆长之口,实令我心寒。

  假如“秦土”可以欺骗外行的民众说“不是文物”,而是“珍贵的乡土”,那么,汉代的铭文瓦当是不是文物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吧?请看又发生的一起严重违反《文物保护法》的报道:

  “中新社西安四月三十日电 (记者 冽玮)今天中午,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西安市委书记袁纯清代表西安市民向连战赠送汉代瓦当礼物。据了解,这块汉代“长生无极”文字瓦当,是汉代纹饰瓦当中的佼佼者,它反映了人们祈求康乐、安宁、幸福的美好心愿。”

  真是官越高胆子越大!看了上面的报道,我连调侃的心情也没了,只剩下了愤怒!这种严重触犯法律的勾当竟然以正面的报道披露于国人。据说连战同志还会再来看看乡亲们和友党。不知以后国民党还乡团果然卷土重来时,能否方便从台北故宫带一件什么文物回赠友党?,或者“不是文物”但承载历史变迁的沧桑”的东西也行。我想不用说现在国民党是在野,即使执政,也不敢这般慷人民财产之慨,否则非被台湾同胞打断狗腿不可。

 

图281 市委书记袁纯清向连战先生赠送“瓦当”礼品。

《西安晚报》记者张琦 通讯员钟益 摄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