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二十五)

2005年

 

5月1日  星期日

  收北京、上海、天津、山东、安徽、重庆、广东、江西、湖北、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鉴定客户、网友发来贺信、贺卡,祝贺五一节节日愉快。北京客信中说“我是2004年的五一节开始加入收藏队伍的,在这一天我收藏到第一件古董。也恰好在这一天我读到了老师的《格古日记》。从此阅读《格古日记》成了我的必修课。一年过去了,我从对中国文物的茫然无知、‘无从下手’到现在也能‘粗知一二’,自觉有‘跨越性’进步,多得自《格古日记》的恩惠。老师将宝贵的鉴定经验写进日记,然后无私地奉献给广大古玩爱好者,令人敬佩……”汕头客信中说:“……《格古日记》经常成为我们‘古陶瓷学习小组’的中心话题和争论的焦点,有时常为裴老师的某一个观点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但无论是否赞同您的观点,都一致对您的渊博学识、豪爽敢言和辛勤耕耘深表敬佩。我们当中的一位朋友说:‘如果文物鉴定界评选全国劳动模范,我首选裴老师。’这代表了我们小组的共同心声。虽然您的言论有许多不符合官方的地方,应该是没缘分得到这个称号了,但请接受我们‘民间版’的全国劳模称号吧……”高雄客说“……以先生知名度之高而收如此低廉之鉴费,其利益工薪民众之心实难能可贵。繁忙鉴定、著述之余,又撰《格古日记》传授心得经验,抨击古董业界时弊,襟怀可风,谨致节日问候!”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青花花卉纹碗,宋代。难得。(图282)

 

图282A 青花花卉纹碗(宋代)

 

图282B 青花花卉纹碗(宋代)

 

图282B 青花花卉纹碗(宋代)

 

 

5月2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青花葵花纹碗,清初。

 

玩古“陶冶情操”辩

    有一种很普遍的观点,认为玩赏古董,从事收藏可以“增长知识,陶冶情操”,是一种高尚的雅事。事实果真如此吗?我认为未必。通过玩赏古董而增长了知识,陶冶了情操的,确实有,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可谓“善玩”,乃真正的雅事,此雅士之玩也。然而也有不少人涉足收藏之后,不但没有“增长知识,陶冶情操”,反而搞坏了心术,丢失了操守,甚至堕落为小人,更严重的沦为诈骗犯。这样的人,我也见过不少了。友人某乃一颇有成就的书法家,原本为人善良朴实,勤于艺术。靠润笔和传授书法,日子过得蛮充实。步入藏界后,书法不练了,书法班也撤了。开始“炒古”,先是说“以古养古”,“同时也赚些买宣纸的钱”,后来竟然卖起“汝瓷”“元青花”来了。其离艺术越来越远矣,成了一个古董商人。做古董生意,也不正当经营,其兜售的所谓“汝瓷”“元青花”全是几百元收进的赝品,却能以数万元卖出。至于其出售的“康有为”“弘一法师”等作品则出自他自己的手笔。超高的利润令其丧失了书法家应有的人品和良心。真所谓“破人之财,必遭天谴。”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果然领到了报应:落得家庭破裂、一贫如洗。原先还能卖艺为生,现在也没有人来求字了,更无人送孩子到“骗子书家”那里拜师求艺了。哎,当初如果不玩收藏,凭其天分,早成大书家矣,何至于如此。所以玩赏古董,从事收藏未必都能“陶冶情操”,弄不好还会坏人心术,而心术一坏,祸不远矣。由于古玩除了具有玩赏性,还有商品属性。超高的利润足以启发人的贪念,贪念一起,“利令智昏”,是非心、羞耻心、良心全抛掷九霄矣。“贪”“嗔”“痴”为佛家三大戒,“贪”字尤重,故置诸第一。古之君子以“不贪为宝”,而不以“宝物”为宝实在有其道理也。(《左传。襄公十五年》:“宋人或得玉,献诸子罕。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贪念也是鉴赏之大戒。贪念一起,就有一种功利心和期待心足以扰乱思维和理智,故所谓“吃药”、“交学费”每因贪念而起。所以不善玩古者,只能启贪罹祸,何得“陶冶情操”?不善玩古者也未必能“增长知识”,有时还可能真知识学不到,反而学了不少歪理邪说。

 

5月3日  星期二

  北京客来信要求为日前所鉴宋代青花花卉纹碗制作《文物鉴定证书》。

  网友电邮问“我想请问一下,宋汝民窑和宋汝官窑的器物胎质的颜色有什么区别?有没有细腻白色的胎质?”答曰:“汝窑就是汝窑,不宜再分什么汝官窑”、“汝民窑”,这样划分实在不伦不类。古代文献从来没有这样的划分,考古上也没有能支持这种划分的发现。(我在拙著《汝瓷》中驳斥了这种巧立名目的划分,可参见,此不详论。)汝窑的胎色是“香灰胎”,没有您说的细腻白色的胎质。在支钉痕的断面常呈粉白色,那是垫圈或垫饼上的白色坩子土做的圆锥体支钉的尖在出窑后分离器物和窑具时断在里面形成的,为汝瓷支丁痕的一个特征。其白色不是胎色,也不是化妆土。另外有的汝瓷露胎处呈橘红色或土黄色,那时窑红或土蚀的原因,也非本色。”

 

5月4日  星期三

  韩国客在线送鉴18件:青花菊花图罐(赝品,仿元青花瓷);青花博古图棒槌瓶(赝品,仿康熙青花瓷);鹧鸪斑釉盏(赝品);青花龙纹筒炉(赝品);白釉划花鱼纹茧壶(赝品);白釉绿彩皮囊壶(赝品,仿辽瓷);青瓷鼎(汉代)(图283);龙泉青瓷三足炉(赝品,仿明代龙泉青瓷);青瓷露胎兽纹罐(赝品,仿元代龙泉青瓷);青瓷盘口罐(赝品);青瓷渣斗(赝品);泥塑神像(赝品);青花花卉纹盖罐(赝品);龙泉青瓷莲花罐(赝品);青花山水图盘(赝品);白瓷罐(赝品);玛瑙鼻烟壶(赝品);五彩龙纹冬瓜罐(赝品)。

  客问:“什么是‘善书者不鉴,善鉴者不书’,还有的说‘善画者不鉴,善鉴者不画’?

  答曰:“这两句书画鉴赏谚语可以从晋代卫铄《笔阵图》找到源头。卫夫人在《笔阵图》中说:‘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意思是说:‘善于书法创作的人不善于鉴识书法,善于鉴识书法的人不善于书法创作。’也有人解释为‘善于书法创作的人不从事鉴识书法,善于鉴识书法的人不从事书法创作。’其实也就是‘隔行如隔山’的意思。另外书画家在自己的长期创作中已形成自己的艺术倾向性和个性化的审美观,这种倾向性却是书画鉴识不可以有的,否则容易产生判断的偏差。”

  深入一层想,这两句谚语也不绝对。如宋代老米就是既善书画又善鉴识书画的,两方面都一流。其实搞书画鉴定的,也未必不可以从事书画创作,但必须防止将自己在创作中的艺术倾向性或者某些创作中的“习气”带入书画鉴识中,能分清不同的工作场合,及时实现角色转换,也无妨碍。我倒是觉得书画鉴定家从不染翰也未必可取。我青少年时从丁云石(原福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问书,从蔡北窗先生(原泉州画院副院长)问丹青,虽不堪造就,然彼时所下之童子功,对我后来从事书画鉴定居然有莫大帮助:我想如无少时积稿如山的苦练,其后之书画鉴识终觉隔一层也。二师虽已成古人多年,然今犹沐启蒙之泽。另外,临摹真品可以取“助鉴”神效,我也是深有体会的:前不久鉴定一件明代蓝瑛山水轴,一时颇费踌躇,特找来与鉴品创作时间相近的册页(上博馆藏印刷品)临摹一通,体会真品笔墨,再看鉴品,真赝判然别矣。可见善鉴也未必不画,关键在于如何把握。

  

 

 

图283A 青瓷鼎(汉代)

 

 

图283B 青瓷鼎(汉代) 

 

 

5月5日  星期四

  武汉客在线送鉴一件珐琅彩卧羊,赝品。

  汕头客在线送鉴两件:哥釉碗(赝品);绿釉橄榄瓶(赝品)。

 

伶俐不如痴

  清·桐西漫士《听雨闲谈》:向在友人家见一阳羡砂钵盂,用以为水注,旁缀一绿菱角,一浅红荔枝,一淡黄如意,底盘以黑螭虎,龙即以四爪为足。下镌“大彬”二字。设色古雅,制度精巧,而四物不伦不类,莫知其取义。后询一老古董客,谓余曰:“此名伶(菱)俐荔)不(钵)如(意)痴(螭)。”时大彬、王元美旧有此制。

裴按:此宜兴紫砂器寓意不俗,颇有深意,然作品未见传世。

 

5月6日  星期五

  南国客在线加急送鉴一件青花人物图梅瓶,至正型风格,极有可能是真品。请其重拍多角度清晰图。

  天津客在线送鉴两件:青花凤穿牡丹纹将军罐(赝品);青花山水图钵式炉(赝品,仿康熙青花瓷)。

 

回青价倍黄金

  明·黄一正《事物绀珠》:回青者,出外国。正德间,大珰注一镇云南,得之,以炼石为伪宝。其价初倍黄金,已知其可烧窑器,用之果佳。

裴注:

注一大珰:大太监。

 

 

5月7日  星期六

  天津客在线送鉴一青白瓷瓜棱执壶宋代

 

唐代邢窑白瓷与端砚齐名

  唐·李肇《唐国史补》卷上:凡货贿之物,侈于用者,不可胜记。丝布为衣,麻布为囊,毡帽为盖,革皮为带,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

  裴注:

  注一内丘白瓷瓯:内丘窑烧制的白瓷碗。邢窑唐代称内丘窑。

 

 

5月8日  星期日

  长春客在线送鉴一青瓷暗花托盏韩国 高丽时代。(图284)

  龙岩客在线送鉴廖采祥款花卉四条屏,民国。

   韩国客在线送鉴一件青瓷碗,初唐。

 

图284A 青瓷暗花托盏(韩国高丽时代)

 

图284B 青瓷暗花托盏(韩国高丽时代) 

 

图284C 青瓷暗花托盏(韩国高丽时代) 

 

白定百折杯

  明·陈贞慧《秋园杂佩》:窑器前朝如官哥定等窑最有名,今不可得矣。余家藏白定百折杯,诚茶具之最韵注一,为吾乡吴光禄十友斋物,屡遭兵火,尚岿然鲁灵光注二也。

  裴注:

  注一最韵:最有韵致。

  注二岿然鲁灵光: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见隳坏,而灵光岿然独存。”比喻前代名胜宝物,屡遭兵火,大多丧失殆尽,而独存此物。

  裴按:白定百折杯今未见,然越窑有此器,藏上海博物馆,器型应相类似。

 

 

5月9日  星期日

  南国客发重拍至正型青花人物图梅瓶清晰照片32张。客以800万像数数码相机拍照,故细节相当清楚。从胎、釉、造型、绘画和青花发色看,均十分到位,未发现任何疑点。请其再拍一组作第三次确认。

  韩国客在线送鉴14件:粉彩花鸟图茶叶罐(赝品);白瓷长罐(赝品);青花山水图盘(赝品);錾花银香筒(赝品);白釉褐彩海水纹炉(元代吉州窑)(图285);青花高士图长颈瓶(李氏朝鲜晚期)(图286);1859青花缠枝莲纹盖罐(明代成化);席纹索耳陶罐(赝品);青瓷短流执壶(赝品);青铜龙纹葵花镜(赝品);釉下彩葡萄纹罐(清代醴陵窑);成化款青花蝴蝶双喜纹观音瓶(赝品);乾隆款青花盘龙纹方型水盂(赝品);青花凤朝牡丹纹盘清代中期 德化窑)(图287)。

 

 

图285A 白釉褐彩海水纹炉(元代吉州窑)

 

 

图285B 白釉褐彩海水纹炉(元代吉州窑)

 

 

图286 青花高士图长颈瓶(李氏朝鲜晚期)

 

 

图287 青花凤朝牡丹纹盘(清代中期 德化窑) 

 

 

5月10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送鉴3件:天青瓷瓜棱瓶(赝品,仿汝瓷);三彩瓷三足罐(赝品,仿唐三彩);紫金釉碗(赝品)。

 

回青上乘者名“佛头青”

  明·宋应星《天工开物·陶埏》:回青乃西域大青,美者亦名“佛头青”。上料无名异出火似之,非大青能入烘炉寸本色也。

  裴按:此种佛头青见于正德、嘉靖、隆庆及万历早期。

 

5月11日  星期二

  韩国客在线送鉴9件:青白瓷印花葵口碗(赝品);青花开光人物图梅瓶(赝品);青花鲤鱼纹荸荠瓶(赝品);哥釉观音瓶(赝品);玳瑁釉执壶(赝品);酱紫釉弥勒佛坐像(赝品);白地褐彩鱼藻纹缸(赝品);青花夔龙穿花纹将军罐(赝品);青花二牛图盘(赝品)。

 

5月12日  星期三

  韩国客在线送鉴一青瓷刻划花执壶,赝品,仿宋耀州青瓷。

  弘一法师平生所作书法当不在一万件以上。其出家后诸艺尽弃,惟保留书法,欲通过书法与世结缘弘扬佛教也。上人与闽南缘分尤深,一生中有三分一时间在此,其最后岁月也在此。故闽南民间遗留上人书法作品尤多。我历年所见不下300件。但现在国内能见到的大概也不出一千了。

 

5月13日  星期四

  香港客在线送鉴一件白定香熏,赝品。

 

陆游谓耀州瓷为粗朴不佳

  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耀州出青瓷器,谓之越器,似以其类余姚县秘色也。然极粗朴不佳,惟食肆注一以其耐久,多用之。

  裴注:

  注一食肆:餐饮店。

  裴按:耀州窑日用瓷器多不甚佳,我所见青瓷碗较之同时之临汝窑青瓷碗逊色多矣。然其观赏瓷及部分琢器甚佳,恐陆游未见。

 

 

5月14日  星期五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青白瓷划花碗,赝品。

  龙岩客在线送鉴一件哥釉三乳足敛口炉,清中期。

 

明代青花料之一——无名子

  正德十年《瑞州府志》卷五:上高县天则岗有无名子,景德镇用以绘画瓷器。

 

 

5月15日  星期六

  南国客发来第三次补拍至正型青花人物图梅瓶清晰照片16张。第三次审视前后发来的共54张照片,仍未发现有“硬伤”。尤其是其卵青的底釉、青花之呈色、独特的至正型青花绘画风格及土古器的器表特征均十分到位。我又找出当年在泉州文庙广场复建工地元代文化层采集到的至正型青花瓷标本(图289、图290),与此梅瓶细部图象仔细对照,结果也基本相符。故从图象鉴定的角度可以基本确认此梅瓶为元代至正型青花瓷真品。客言此瓶和一青花大盘(也是至正型)均收藏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不意民间收藏果然有至正型青花瓷!客又再三要求我前去一趟做实物鉴定。遇到这种人间尤物,我可能不去吗?这可是一种“鉴缘”啊。无论实物鉴定的结果如何,我这趟是非去不可,这几乎可以说是一种无可选择的使命。

 

 

图289 元青花瓷片1(泉州孔庙广场修复工地元代文化层采集) 

 

图290 元青花瓷片2(泉州孔庙广场修复工地元代文化层采集)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