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二十九)

2005年

 

7月1日  星期五

  肇庆客在线送鉴8件:青花人物图瓶(赝品);青花双凤穿花纹折沿盘(赝品,仿元青花);青花双狮戏球纹盘(赝品);三彩仕女俑(赝品);青花人物图铺首瓶(赝品);钧瓷梅瓶(赝品);黄玉异兽(赝品);玉兽(赝品)。

 珠海客在线送鉴2件木器:红木百宝嵌屏风(现代工艺品);青绿山水图桌屏(现代工艺品)。

  北京客在线送鉴8件:斗彩鱼藻纹将军罐(赝品);粉彩释迦牟尼图灯笼瓶(赝品);粉彩人物图长方盒(赝品);钧红釉象耳尊(赝品);粉彩浮雕杂宝图六方瓶(赝品);粉彩开光人物图双耳瓶(赝品);斗彩鸡缸杯(赝品);青花博古纹盖罐(赝品)。

 

南朝文房之“三珍四宝”

  南朝王僧虔《论书启》: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伯喈注一非流纨体素,不妄下笔。若子邑注二之纸,研染辉光;仲将注三之墨,一点如漆;伯英之笔,穷神静思。妙物远矣!邈不可追。遂令思挫于弱毫,数屈于陋墨,言之使人於邑注四。若三珍尚存,四宝斯觌,何但尺素信札,动见模式,将一字径丈,方寸千言也。

  裴注:

  注一伯喈:即东汉大文学家、书法家蔡邕(字伯喈,蔡文姬父)。书《嘉平石经》、《曹娥碑》。

  注二子邑:左伯,字子邑。胡朴安《补学斋丛刊》:“子邑之纸,妍妙辉光。”

  注三仲将:韦诞,字仲将。陈思《书小史》谓韦仲将:“以御给笔墨皆不用,因奏云:‘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得张芝笔、左伯纸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臣手,然后可以逞经丈之势。’”

  注四於邑:即郁悒也。就是“郁闷”的意思。

 

7月2日  星期六

  韩国客在线送鉴10件:铜僧像(赝品);绿釉陶拍鼓仕女(赝品);白瓷暗花龙纹碗(赝品);青白瓷暗花渣斗(赝品,仿定窑器);酱釉花口碗(赝品,仿定窑器);青白瓷暗花花口碗(赝品);三彩异兽(赝品);青瓷双系短流壶(赝品);青花山水图瓶(赝品,仿康熙瓷);青白瓷暗花花口瓶(赝品,仿宋瓷)。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油滴建盏,言与前送鉴之油滴水盂得自同一卖主(来自福建)。但细审油滴斑与油滴水盂稍异,分布密集,口部造型为撇口,不好就图象确定真伪。约北京实物鉴定。

  往广东汕头实物鉴定。有释道木雕像三十一尊(多为清代中后期至民国作品)、竹雕人物二件(民国)、竹雕笔筒一件(清末)、铜镜两枚(赝品)、青铜兽面尊一件(赝品)、石雕方彝(赝品)等。其中道教神像木雕彩绘财神立像,为清初作品,颇为难得。重新上手了曾经鉴定过的南宋官窑青瓷象耳小瓶,再次确认为真品。

 

图361 木雕彩绘财神立像(清初)

 

 

南朝即有“文人书法”的提法

  南朝王僧虔《论书》:陆机注一书,吴士书也,无以校其多少注二

  裴注:

  注一陆机:三国吴吴郡吴县人,著名文学家。

  注二无以校其多少:不可从一笔一画的外在技法层面上评判其水平高低。校,计量也。

  裴按:这与后世文人画一样,不可仅从“笔墨”等细微方面评价其优劣,更重要的还是把握其整体气韵。王僧虔在此提出吴士书”(吴国文人的书法)概念,乃明季陈眉公、董玄宰“士人书”、“士人画”提法之滥觞。观念可谓超前。

 

 

7月3日  星期日

  日本客在线送鉴一铜壶,赝品,仿战国青铜器。

 

《尚书宣示帖》真迹入王敬仁墓中

  南朝王僧虔《论书》:亡高祖丞相导亦甚有楷法。以师钟、卫,好爱无厌。丧乱狼狈注一,犹以钟繇注二《尚书宣示帖》藏带中。过江后,在右军处,右军借王敬仁。敬仁死,其母见修平生所爱,遂以入棺。

  裴注:

  注一丧乱狼狈:此指司马氏由洛东渡事。

  注二钟繇 :字元常,三国魏颍川(今河南许昌)人。因为做过太傅,世称“钟太傅”。书法博采众长,尤精于小楷。结体朴实严谨,笔势自然,呈现由隶书到楷书的新貌,阁帖有其《尚书宣示帖》,为书法名作。

  注三王敬仁:名修,字敬仁,王濛子。工书,早夭。

  裴按:可见佳书陪葬恶俗非始于唐太宗。《尚书宣示帖》早岁亦曾摹习,岂知真韵已损于枣梨间也。

 

 

7月4日  星期一

  高雄客在线送鉴一对景泰蓝花瓶,现代工艺品。

 

晋书家相轻三例

  南朝王僧虔《论书》:

 

 

7月5日  星期二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青白玉龙纹瓶,现代工艺品。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一)        江西布政使常德寿奏折 

查讯安尚义烧造磁器折

(雍正三年四月初三日)

  江西布政使奴才常德寿注一谨奏,写据实奏明事:窃奴才前恭请训旨,蒙皇上面谕:“着访查安尚义在景德镇造磁有无招摇等因,钦此。”奴才到任之后,遵即密委经历王联劳至景德镇地方细查。据该员回称:安尚义之子现在扬州行盐,自康熙五十九年起,差伊家人马自弘、杨宗,伙计俞登朝三人,每年用银九千两,在景德镇置买材料,雇工烧磁。所烧磁器尽行载到扬州转送进京。历年以来所用材料以及工匠价值,俱预行给发,并无短少,亦无招摇生事等语。奴才犹恐所访未实,又调浮梁县知县吴邦基到省,细加面询,据称安姓家人,在镇烧磁,从前未知确实。自邦基到任,三年以来,并无招摇生事克扣窑户,亦无片纸到官,甚属安静等。因出具印结存案,为此据实缮折恭奏以阅。   朱批:知道了。 

  裴注 :

  注一  常德寿:雍正二年(1724)二月,任江西布政使。

  安尚义:原为朝鲜人,随高丽贡使到北京,后入旗籍。曾为权相明珠家臣,后借明珠之力在天津、扬州两地业盐,成为大盐商。其子即康乾时期著名收藏家、鉴赏家安岐,字仪周,号麓村、松泉老人。被乾隆皇帝收藏过、现存天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范宽《雪景寒林图》,就曾经安岐之手。安岐著《墨缘汇观》一书。汇录法书始于三国魏钟繇《荐季直表》、西晋陆机《平复帖》,止于明代董其昌;名画始自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隋代展子虔《游春图》,止于明代董其昌。该书于光绪年间刻行,影响颇巨。

  裴评 :

  此则奏折披露了康雍间私窑烧造的信息。安氏行盐,在当时是天下有名的,有所谓“北安西亢”之说,“北安”指天津的安氏,“西亢”指在扬州业盐的山西亢其宗及其家族。但在景德镇建立私窑,却鲜为后人所知。只不知“安窑”的产品都有那些种类和特色。但从其行销北京的情况来看,其规模和档次应该不一般。奏折中谓安氏在景德镇烧窑“并无招摇生事克扣窑户,亦无片纸到官,甚属安静”应该属实可信。安尚义、安岐父子虽富而慷慨好义,热心公益。康熙五十年(1711)天津遇灾,安尚义于南门外设粥厂赈济灾民,且持续十余年。雍正三年(1725)洪水泛滥,天津城墙与壕沟毁损严重,安氏父子自愿捐款重筑新城,雍正皇帝准奏,并诏令全城官民“实心帮助,以襄其成”。重建竣工后,重新命名天津各城门额题:东为“镇海”,南为“归极”,北为“带河”,西为“卫安”。传西门“卫安”系雍正皇帝钦定,含褒奖安氏父子之意。著名文学家朱彝尊经过扬州时,安岐赠以万金,表示对其学问的敬慕。诸种善举可为佐证。

 

 

7月6日  星期三

  上海客在线送鉴一青花开光莲鹭图(“一路连科”)花口折沿盘,图象不清,请重拍。

  山东客在线送鉴一至正款青花牡丹纹盖罐,赝品。

 

7月7日  星期四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六)                           明·林朝景

  明代泉州府德化县瑶台市(今宝美村)人,著名瓷雕艺术家。相传为宋代创建德化龙窑的“窑坊公”林炳之后人。明初,募资扩建玄女宫(德化供奉虞舜、玄女金夫人和“窑坊公”林炳的窑神庙),改名为白沙宫(即后来的祖龙宫),并在庙右首建改良瓷窑。其生活年代与何朝宗相近,作品线条犀利流畅,形象呼之欲出。在十七世纪畅销欧美。

  英国伦敦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藏其观音一尊,美国芝加哥自然历史博物馆有其达摩像一尊。其作品印章为篆书阳刻回文方章,没有边框。

 

图346 林朝景印章 

 

7月8日  星期五

  韩国客在线送鉴8件:新彩八仙图盘(赝品);釉陶三兽足炉(赝品,仿汉陶);灰陶茧式壶(赝品,仿汉陶);青花冰梅纹瓶(赝品,仿清三代器);青花花鸟图双耳大地瓶(赝品,仿清末);粉彩博古纹大瓶(清代同治)。

  北京客在线送鉴一吉州瓷玳瑁釉盏,赝品。

 

7月9  星期六

  美国旧金山客在线送鉴3件:张大千款仕女图扇面、宣德款铜炉、何朝宗款白瓷提篮观音,均为现代赝品。

 

7月10  星期日

  荆州客在线送鉴一白瓷观音立像,赝品,仿明清德化窑白瓷。

 

7月11  星期一

  韩国客在线送鉴8件:青花五彩开光花卉纹盘(日本江户时期);青花福寿纹盘(清中期德化窑);青花牡丹山石纹罐(清中期);青花飞凤纹碗(赝品);青白瓷冲天耳三足炉(赝品,仿宋元青白瓷);康熙款粉彩花卉纹葫芦瓶(赝品);成化款青花缠枝莲纹碗(赝品);青花牡丹瓜纹盘(赝品,仿元青花);霁红瓶残件(清雍正-乾隆);鉴2168矾红地开光粉彩花鸟图盘(日本近代);青花山水纹折沿花口盘(日本外销瓷19世纪末-20世纪初);青花博弈图瓶(赝品)。按客要求为其中真品作《文物艺术品估价证书》。

 

图343 青花福寿纹盘(清中期德化窑) 

 

图344 青花牡丹山石纹罐(清中期)

 

 

7月12  星期二

  新加坡客在线送鉴康有为款对联一副,赝品。

  铁锈斑元明清青花瓷器上都有,但严重程度和呈现的形态不一样。清代基本不见,但在一些小窑产品上仍可见之。现代仿元青花器,有的铁锈斑只见“铁”而未见“锈”,即只有浓重的黑色斑疤,却没有褐色的“锈色”,这是其不到位的地方。元青花铁锈斑的“锈色”也有深浅、多少的差别,有的“锈色”也不怎么明显,有时候“锈色”较深,呈黑褐色,恍惚看像黑色。但只有黑色斑疤而没有一点“锈色”的几乎不见。

 

7月13  星期三

  荆州客在线送鉴一石雕达摩像,现代作品。

  韩国客在线送鉴10件:花釉瓷冬瓜罐(赝品);青花开光人物图铺首狮钮盖罐(赝品);青花绿彩柳燕纹圆盒(日本二十世纪初);绞胎环耳花口罐(赝品);青花山水图折沿花口盘(赝品);永乐款青花花卉纹鸡心碗(赝品);粉彩花鸟图折沿盆(清末);苹果青瓷铺首梅瓶(赝品);粉彩仕女图折沿盆(20世纪初);黄地珐琅彩博古纹盆(民国)。

  韩国客捐赠人民币1000元,十分感谢!自开办网鉴一年多以来,共收赠款四笔。无论多少,都是真情和友谊的体现。

 

7月14  星期四

  上海客在线送鉴两件青画瓷盘,图象不够清晰,请重拍。

  元代“鬼谷下山图”青花罐前天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创中国古典艺术品最高价,成交价为1568.8万英(合人民币2.67亿元)。这应该是本年度鉴赏界最具轰动效应的事件之一了,海内外媒体竞相从不同角度予以报道、评述。此根据海内外众多媒体的相关内容,整理出一份比较完备的资讯,然后再加以个人的思考,题为“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问疑”。

  一、拍卖情况和结果

  在伦敦佳士得7月12日举行的“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最受人瞩目的是一件元朝青花“鬼谷下山”图罐,经过六位藏家通过电话或现场的激烈竞投后,最终由伦敦古董商埃斯凯纳齐Eskenazi以1568.8万英镑(合人民币2.67亿元)投得。这一拍价创下历来亚洲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成交价,刷新了中国工艺品的拍卖纪录。这也是佳士得本年度拍卖成交价最高的一件艺术品。据悉,此前中国瓷器最高价是580万美元,是2003年9月在纽约拍卖的一尊元代青花罐创造的。而此前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世界纪录,是由一只西周青铜方罍在2001年纽约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以930万美元创造的。

  二、拍品介绍和来源

  这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图罐,高27.5厘米,直径33厘米。素底宽圈足,肩丰圆,短直颈,唇口稍厚,器腹以浓艳的钴蓝通体描绘“鬼谷下山”的情景,画面描绘一道人,乘坐在由一虎一豹拉的双轮车上,行至溪涧板桥边,前有两军士,后有一少年将军骑马配弓,右手摇一写有「鬼谷」二字的旌旗,隔着山石,一着宋代朝服朝冠的文官骑马回首顾盼,左手持笏。颈部绘饰波浪纹,肩上则为缠枝牡丹纹,罐身近底处绘内含吉祥纹的莲瓣纹。罐上图画的故事据说来自《战国策》。战国时期燕、齐两国交战,为齐国效命的孙膑被敌方所擒,其师傅鬼谷子接到齐国使节通知后前往营救,图画表现的是鬼谷子一行下山的情景。目前还没有任何其它瓷器上绘有同样的场景。

  佳士得拍卖行亚洲部学术顾问苏玫瑰介绍,此罐由画艺极其精湛的画师以上等青料绘制,构图则取材自同时期的木刻版画。(据说图画内容出自日本内阁文库藏《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由元至治年间建安虞氏所印)此罐不论在题材选取、画风表现与图式安排上,皆与此时期刊本上的版画十分近似。专家根据罐上所绘的波浪纹、牡丹纹与吉祥纹这三道纹带推测,罐的制作时期极可能在1351年左右。

  和此罐一样绘以人物故事的元代青花罐所知传世者只有7件,此罐是此前没有任何记录的第八件。其它7罐分别为东京出光美术馆收藏的青花昭君出塞图罐、裴格瑟斯基金会(Pegasus Trust)收藏青花三顾茅庐图罐、安宅美术馆旧藏青花周亚夫屯细柳营图罐、波士顿博物馆收藏青花尉迟恭救主图罐、亚洲私人收藏的青花西厢记图罐、英国铁路退休基金会收藏的青花孟月梅写恨锦香亭图罐以及先后为德川家和万野美术馆旧藏的青花百花亭图罐,原本还有一件由日本伊藤先生收藏的青花周亚夫屯细柳营图罐,惜毁于二次大战期间。

  元青花人物罐的收藏者是个荷兰人。其曾祖父范·赫默特男爵van Hermert tot Dingshof于一次世界大战服役荷兰海军,派驻北京(1913-1923),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退休前官至大将军,此罐即购得于此一时期,由后人庋藏至今。赫默特爱好艺术,收藏广泛。有趣的是,他购买这个罐时元代还未被认定能做出如此精美的瓷器,因此他一直以为此罐是明代作品。上世纪六十年代时此罐曾为赫默特的第一代后人拿去估价,但专家也误以为是明代青花瓷。佳士得曾于上世纪70年代在其家中眼见,当时认为值2000美元。去年,佳士得专家再次拜访才发现“这件瓷器太棒了”,赶紧让主人把原本放于罐内的DVD光盘另他处存放。

  拍前这个元代青花瓷罐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底价100万英镑,专家说拍出500多万英镑没有问题,估计至多能达到800万英镑。

  三、华人藏家竞拍败北

  据台湾寒舍的总经理王定乾介绍,几个月前,这只元代鬼谷下山青花罐拍卖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受到台湾收藏界的瞩目。 台湾联电负责人曹兴诚、喜来登饭店负责人蔡振洋、仙尼蕾德公司董事长陈得福等著名收藏家,皆有意收藏这只大罐。曹兴诚还提议,由大家共同出资收购,后来由于涉及保管和保险等问题,只好作罢。 后来,几位收藏家一番协商之下,决定将竞拍这只元青花大罐的机会“礼让”给在美国加州设有陈氏博物馆的陈得福,并由王定乾代表陈得福前往伦敦竞标。

  王定乾透露,他原本预计出价500万至600万英镑就能拿下这只元青花大罐,但是12日的拍卖进行得异常激烈,数批买家均志在必得。他临时征得陈得福同意,追价到1000万英镑,此时,场内的举牌者,仅有王定乾一位华人,其余的均是欧美博物馆的代表和私人收藏家。遗憾的是,1000万英镑的价格终未能敌过欧美收藏家,最终这只大罐被英国古董商Eskenazi以1568.8万英镑的价格买走。

  王定乾表示,虽然最终没能买到这只珍贵的元青花大罐,但1568.8万英镑的价格,提升了中国艺术品的世界地位。在这只大罐的带动下,中国艺术品的行情,将迎来新一轮的涨势。

  台湾寒舍是藏界有名的古董公司,王定乾是该公司现任总经理。曾引起广泛关注的圆明园海晏堂前十二生肖头像中的猴、虎、牛首铜雕,即为台湾寒舍古董公司自外国拍卖场买回台湾。1987年,他们通过电话竞标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买到猴首,其后在1989年伦敦拍卖场上,又一口气买下牛、虎、马首铜像,在当时的台湾文物界引起相当的瞩目。

 

图347A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图347B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图347C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图347D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图347E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图347F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元代)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问疑(一)

 

  裴按,许多相关报道和评述提到此青花罐人物故事的来源,谓出自《战国策》,实则应来自元代杂剧和元至治年间建安虞氏所印《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一书(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元刻讲史平话集》收有此书)。故事大体谓:战国时期,燕、齐两国之间的战争,燕国拜乐毅为将攻打齐国,破临淄,连下70城,而于莒、即墨二城屡攻不下。齐国请来孙膑为军师,以反间计克燕致胜,收复失地。孙膑为鬼谷子(王翊,春秋时人,隐居鬼谷,故自号鬼谷先生)徒弟,与黄柏阳(乐毅的师父)交战被擒,齐国遣使节苏代前去求鬼谷子下山救人,鬼谷子答应后,即下山策划营救。此话本所讲的故事与史实大多不合,如燕、齐之战以反间计克燕致胜,收复失地的应是齐将田单,而不是孙膑。在即墨守卫战中田单设谋诳骗燕军,在即墨城用著名的火牛阵大破燕军,杀死燕军主将骑劫,转而追歼燕军到黄河边上,收复齐国所失之城邑,将燕军逐出齐境,从莒迎齐襄王(湣王死,襄王立于莒)归临淄。并且田单活动于齐襄王时期(齐襄王在位19年,公元前265年卒),孙膑活动于齐威王时期(在位为公元前356~320年),相距近百年,此战役不可能出现孙膑的影子,属于张冠李戴。又所谓孙膑为鬼谷子徒弟的说法并不见于《战国策》,也是元代通俗小说的编造(即所谓鬼谷四友:张仪、苏秦、孙膑、庞涓。)。所以此罐的画面不应称为来自“历史故事”,而应视为来自元代的戏曲小说比较合适。另外还有许多报道说画面表现“为齐国效命的孙子被敌方所擒,其师傅鬼谷子下山营救”就更无稽了。

  另外关于元代青花人物图罐的数量,各家报道都说至今有记录的共八件(包括此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其中还有一件惜毁于二次大战期间(日本收藏的青花周亚夫屯细柳营图罐)。那么就是实存7件。这一说法也不准确。其实有记录的共是9件,实存8件。诸家统计疏漏了国内一件在广西横县出土的青花尉迟恭单骑救主图大罐(图348)。由于这件大罐未曾展出,故知道者甚少,国内外有关元青花的著作也少见提及。此罐出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农科所,出土时口沿稍有残损。图画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所藏者大同小异,绘画水平胜之。画面中头戴束发冠,身着战袍,手持长柄叉,已露败迹的骑马战将为唐将段志玄。紧随其后,带头盔束甲袍,双手持矛,驱马追杀者为单雄信。隔山石一人头戴交脚幞头,着长袍,右手持鞭端坐马上,身微侧,似对后面的人对语者为秦王李世民。后头戴直角幞头,满脸须髯,铠甲外着战袍,右手举钢鞭,左手握缰,策马疾驰而至者为尉迟恭。山崖间,旗幡猎猎,隐现三名手持长矛的兵士。空隙处绘怪石、云朵、杨柳、双凤和灵芝。同一题材的青花盖罐,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所藏罐画面一侧单雄信双手持矛,纵马前冲。另一侧有身着团花锦袍,骑在马上的秦王李世民和手持钢鞭的尉迟恭。两人并辔而行。李世民头微侧转,尉迟恭左手指点,两人似在交谈。尉迟恭身后,一卒双手擎旗。大旗上直书“唐太宗”三字。显著不同的是,广西出土者少擎旗武士而多一战败的唐将。

 

 

图348 青花尉迟恭单骑救主图罐(元代) 高30厘米

广西横县农科所出土,广西博物馆藏

 

  几点疑问

  关于此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的来历,据佳士得云“元青花人物罐的收藏者是个荷兰人。其曾祖父范·赫默特男爵van Hermert tot Dingshof于一次世界大战服役荷兰海军,派驻北京(1913-1923),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退休前官至大将军,此罐即购得于此一时期,由后人庋藏至今……”

  此介绍颇令我不解:首先荷兰在一战期间始终是中立国,并无参战的事实。并且当时的三条战线都在欧洲,中国并无战事,怎么可能驻军中国,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退一步说,假设荷兰加入德奥同盟国一方,派遣军队的方向也该是往欧洲才对,到中国来做什么?第二,中国在一战期间乃协约国成员,在当时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的对德宣战的布告里明白宣布与德、奥等国断绝外交关系,其后并宣布在此之前中国与德奥两国订立的所有条约,以及国际协议中与中德、中奥有关系者,依据国际公法及惯例,一律废止。中国政府随即取消了德、奥等同盟国过去根据不平等条约所获取的特权,包括取消租界及赔款等。所以一战期间,在中国已不存在敌国(德国及奥匈帝国)的驻华外交机构,·赫默特男爵又如何以“护卫军司令”的身份在中国“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而其“护卫军司令”军职居然还持续到一战结束已经五年后的1923年,也是咄咄怪事。显然,这关于大罐来历的“故事”很令人生疑。

  另外,此罐本身我认为也是值得研究的。虽然无缘上手,但从各地朋友寄来的数十张宣传资料照片和比较清晰的自拍图象上还是可以提出一些疑问的。疑问一,其青花的呈色与常见的苏麻离青有明显区别。没有任何苏料应俱的晕散和铁锈斑。应该说,苏料的发色是很俱特征的,这在图象比较清晰的照片上就可以辨认出来。此罐即使在最容易出现晕散和铁锈斑的地方也没能看出这两个重要特征。并且青花呈色板结,与常见苏麻离青的发色特征有明显差异。疑问二,人物的绘画风格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有明显区别。尽管边饰和主纹中的植物图具有元青花的风格,但人物画部分的风格却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风格判若两种。从用笔(笔触)到形象勾画、“着色”都有明显不同。而其他常见元青花人物画之间在风格上却都具有统一的特征,此“特例”未免令人生疑。疑问三,绘画水平平庸,细节经不起推敲。首先是线条呆板,不够流畅;其次人物形象勾画不佳,缺乏神采。尤其是人物面部五官的勾画最见败笔,既乏生动,也不同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笔法。如鬼谷子的表情就显得很呆滞,骑马执旗武士的五官勾画也显草率,表情麻木如偶人。这与一些著名的元青花瓷画,如萧何追韩图、三顾茅庐图比较,简直有天壤之别。后者在展开故事情节、勾画人物表情、表现人物性格上可以说是相当出色的,在笔法运用上也更纯熟洒脱。此罐辅助纹饰虽具元青花特征,但也用笔表现出简单草率的倾向。(见《青花鬼谷下山图与其它常见元青花绘画细节对比图》)在构图上青花鬼谷下山图也缺乏人物故事图应有的相关性和连贯性,从画面可以看出其实是三组各不相干的人物图:前面两军士是一组;乘虎豹车的鬼谷子和骑马执旗武士是一组;山石后面骑马持笏官是一组。看不出这三组人物图有什么必然联系,尤其是那山石后面骑马持笏官图跟故事根本无关(此人物如果是前去求鬼谷子下山救人的齐国使节苏代则不应持笏,故显然不是。所以这幅鬼谷下山图有拼凑之嫌。疑问四,人物服饰问题。骑马执旗武士的头盔更接近于明代而不似元代或元以前的形式(见《战国、元、明头盔比较图》);两军士中右边一人的外披戎服后背竟然缀有一块葵花型补子。而“补子”乃是明清两代文武官员、吏卒和其他公职人员缝缀于服装上的区别品级、职别的标志性图案装饰,位于前胸及后背,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明代以前的服装是不可能有这种补子的装饰的。又,此军士腰间所挎的军刀竟然是典型的明代“戚家刀”(图347B)。这是明后期才出现的一种军刀形式,由抗倭名将戚继光吸收日本倭刀的优点而创制,特点是改传统军刀的直式和倭刀的弯弧式为握柄向下的“三弯式”。(见图360)我想元代的画师大概不会看见穿补服和佩“戚家刀”的军人形象吧。

 

图349 湖南省博物馆藏元代青花蒙恬将军图玉壶春瓶擎旗图 

 

图350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擎旗图

  

  简析:上下两图之擎旗者头盔不一样,上图为元代军人盔式,下图为明式头盔。上图军士的佩刀为宽刃直式,与青花鬼谷下山图(图347B)步卒的三弯式戚家刀(图360)也不同。人物面部五官的勾画也有精致传神和草率呆板之别。

 

 

图351 南京博物院藏元代青花追韩图梅瓶局部

 

图352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骑马文官图

 

  简析:上图之骑马者官袍下摆是撩起搭在马背而露出裤腿,十分自然合理。下图却未见撩起下摆,直接裹袍而坐,这样如何能跨骑马上?显然不合情理。又上图骑马者身躯呈倒三角型,宽肩瘦腰小腹微鼓,显得英姿飒爽,十分健美;下图骑马者身躯肥胖臃肿,大腹便便,其身躯的宽度已经超出正常的比例,显得十分颟顸。

 

《青花鬼谷下山图与其它常见元青花绘画细节对比图》之三:辅助纹饰对比

 

图353 伊朗国家博物馆馆藏元青花大罐缠枝牡丹图

 

图354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缠枝牡丹图

 

 

  简析:上图花叶勾画线条流畅,花、叶前后交搭的关系交代得十分清晰,富有层次感和立体感,笔触也十分细腻,连花蕊和花叶的脉络也勾画出来;下图花叶勾画线条呆板,花、叶、枝没有分出前后层次,看上去同在一个平面,笔触草率,笔路不清,未见花叶的脉络,花叶基本糊成一片,犹如剪影。

 

 

《青花鬼谷下山图与其它常见元青花绘画细节对比图》之四:辅助纹饰对比

 

图355 伊朗国家博物馆馆藏元青花大罐莲瓣八大码图

 

图356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莲瓣八大码图

 

  简析:上图和下图的角、火焰、海螺是佛教吉祥物“八大码”的其中三种,不妨从线条的流畅与呆滞、笔道的遒劲与疲软、勾画的精工与草率比较两图的水平之高下优劣。注意下图三种吉祥物本应作留白处理的地方全部省略了,也是“糊成一片”,其他地方也作了“偷工减料”的草率处理。这样导致“八大码”的美感大为减弱

 

《战国、元、明头盔比较图》(根据出土实物复原)

图357 战国武士盔甲复原图

图358 元代武士盔甲复原图

图359 明代盔甲复原图

 

 

图360 明代戚家刀实物

 

《青花鬼谷下山图与其它常见元青花绘画细节对比图》之五:佩刀军士的冠服和军刀形制的对比

 

图362 湖南省博物馆藏元代青花蒙恬将军图玉壶春瓶擎旗佩刀军士图 

 

图363 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之佩刀军士图 

 

  简析:上图和下图都是佩刀军士图,但两者的头盔、戎服和佩刀形制完全不同。下图的头盔和带补子的戎袍乃明清样式,其所佩军刀更与图360之 明代戚家刀实物完全相同。这就产生一个疑问:元代画匠的笔下会出现明代以后才有的冠服和刀具吗?

  以上举出五组《青花鬼谷下山图与其它常见元青花绘画细节对比图》,其中“之二”、“之三”、“之四”旨在证明“青花鬼谷下山图”并不像佳士得专家介绍的那样“由画艺极其精湛的画师以上等青料绘制”“画工细腻,由画家所作而非工匠”,而实际上是艺术水平很一般的平庸之作、草率之作,甚至是失败之作。需要指出的是,每个时代的瓷器绘画者都存在高低手的分别,即使在至正型元青花真品之中,也并非件件都绘画精湛、无懈可击,实际上也有平庸之作、草率之作,甚至是失败之作存在(极其少数)。故这三组对比图并不是论证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为赝品的证据,而只是为了说明它的绘画水平。但由于至正型元青花真品之中的平庸之作、草率之作和失败之作是极其少数,所以面对存在着不少明显绘画败笔的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提出疑问也是自然的,只是仅仅根据这些绘画水平上的缺陷还不足以否定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的真实性。但另外两组对比图:即“之一”“之五”则提供了否定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的真实性的直接材料(论据)。

  上面提出有关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的五点疑问(1、来历故事疑问;2、青花呈色疑问;3、人物绘画风格疑问;4、绘画水平疑问;5、人物冠服和用具制度疑问)并非有意否定此天价国宝文物的真实性以炫人耳目、哗众取宠,而只是作为一位中国古陶瓷探索者的不能不有的独立思考。也许这些思考非常浅薄,甚至荒谬,但毕竟是我的真实感受和真实想法。相信佳士得的专家自有其充分的断代理由,也许这些疑问在佳士得专家那里根本不是难题。

 

 

7月15  星期五

  北京客在线送鉴5件:乾隆款釉里红火锅(赝品);黄地粉彩飞凤花卉纹盖缸(赝品);青花楼阁山水图肥皂盒(赝品);粉彩百蝶纹瓶(赝品);五彩皮球花碗(清末-民国)。

 

瓷器上金银彩诸法

  清《南窑笔记》:金银,始于宋湖田窑。有素瓷描金一种,世不多见。成窑有炙金一种,随用即落,每于五彩酒器上见之。今描金最为得法。复有掀金一种,又有抹金、抹银诸器。其配金银法:每金一钱,铅粉一分。

  裴按:瓷器金银彩的不同工艺,可以作为断代的根据。此言“金银,始于宋湖田窑。”但目前没有实物传世。目前已知最早的着金银彩的瓷器应是宋代的建窑盏(属于建窑系的遇林亭窑发现最多)。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