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三十二)

2005年

 

8月18日  星期四

  上海客在线送鉴御题青瓷两件,赝品。虽为现代赝品,御题刻字可谓高超,应为金刚钻头电脑机刻。

  天津客在线送鉴粉彩婴戏图帽筒,清代光绪。

  接受《海峡都市报》记者采访,谈对佳士得上月拍卖的青花鬼谷下山罐的看法。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四)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奏到景德镇窑厂日期折

(乾隆四年三月初六日)

   内务府员外郎奴才唐英谨奏:为恭报到厂日期事——

   窃奴才荷蒙皇上隆恩,俯鉴宿关与窑厂相距遥远,制造不能相顾,恩允奏请,俾得专司窑务。奴才钦遵谕旨,将淮、宿、海三关事务,于正月二十一日与署淮关两淮盐臣三保陆续交代清楚,并将先造之瓷器,分作水陆两路前后送京。奴才即于二月初二日自淮起身,至本月二十八日抵江西窑厂,随于三月初一日开工。所有应造各种器皿,现挨次攒造。但奴才自乾隆元年正月内离厂管理淮关,迄今三载,凡厂中一切事宜,另应悉心料理,容奴才逐一清理,敬谨造办,陆续攒运呈进外,所有到厂日期,谨恭折奏闻,伏祈圣鉴。谨奏。

   朱批:知道了。

   裴按:从淮关到景德镇行程二十六天。唐英自乾隆四年三月起专司景德镇窑务。

 

 

8月19日  星期五

  香港客在线送鉴书法3件,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八)                           明·林学宗

  明末德化窑瓷雕艺术家,以创作白瓷观音、罗汉著称。作品在十七世纪畅销欧洲。塑像衣褶深秀,发丝细巧,“开脸”尤其传神。广东博物馆藏观音坐像一尊(高11.5厘米),英国收藏家P.J汤那利藏三件:童子拜观音像(高30.5厘米);罗汉像(高20.9厘米);观音坐像(高22.2厘米)。其中观音坐像手中拿一元宝,旁置一龙耳香炉,比较少见。其作品印章为“林学宗印”四字篆书阳文方章。

 

图436 林学宗印章

 

8月20日  星期六

  武汉客在线送鉴粉彩瓷器6件,赝品。

 

8月21日  星期日

  深圳客在线送鉴青瓷器2件,赝品。

 

8月22日  星期一

   上海客在线送鉴铜器器1件,玉器2件赝品。

 

8月23日  星期二

  新加坡客在线送鉴张大千款仕女轴1件,赝品。粉彩瓷器一件,民国。

 

8月24日  星期三

  香港客在线送鉴陈立夫款书法轴1件,赝品。曾与国民党元老、儒家学者陈立夫先生有一段笔墨缘。曾赐我所书孙过庭《书谱》一段,我书斋“亦玩村”亦陈老亲题。

  

  《海峡都市报》登出《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全文如下:

 

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

本报记者 傅健

  它,可能是世界文物极品的一员;它,创下了中国瓷器及中国工艺品拍卖价格的世界纪录!它,就是一件被定为中国元代作品的“鬼谷下山”图青花瓷罐。7月12日,美国古董商以1568.8万英镑(约2.45亿元人民币)拍得,创下历来亚洲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成交价。

    “这个罐子存在不少疑问,极有可能是伪造品!”家住泉州的著名文物鉴定家裴光辉语出惊人。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论断,须知能在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卖的,都经过了几道严格的鉴定程序。对此,裴光辉提出了5点疑问,如果有一处存在,这个价值2亿多元的元青花瓷,就可能一文不值!

    裴光辉,泉州人,1986年开始从事文物鉴赏。也就是从那时,他开始关注和研究元青花瓷器,目前还在中国文物在线鉴定网主持文物鉴定。

    8月19日,在裴光辉的书房里,记者采访了他。

    [怀疑一]

    拍品来源有疑问

    拍卖方伦敦佳士得拍卖行透露,瓷罐是20世纪初荷兰人范·赫默特男爵在中国购得的。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他于1913年至1923年期间在荷兰海军服役,被派驻北京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且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及领地的安全,在这期间赫默特购到了这个瓷罐。

    裴光辉说,这个来源让人怀疑。荷兰在一战期间始终是中立国,并无参战的事实。并且当时的三条战线都在欧洲,中国并无战事,怎么可能驻军中国,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第二,中国在一战期间乃协约国成员,在当时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的对德宣战布告里明白宣布与德、奥等国断绝外交关系,所以一战期间,在中国已不存在敌国(德国及奥匈帝国)的驻华外交机构,范·赫默特男爵又如何以“护卫军司令”的身份在中国“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

    [怀疑二]

    天价瓷罐特征有异

    裴接着从专业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伦敦这件拍出世界纪录的元青花瓷罐根本就没有元青花瓷器的基本特征!

    裴光辉说,绝大多数元青花瓷器的青花呈色都有两个主要特征。一是铁锈斑,这是当年工艺水平所限,铁成分含在釉里,烧成后元青花瓷器表面会出现铁成分氧化而留下的痕迹;二是晕散,绝大多数的元青花都有这个特征,从元青花的图上看,有像毛笔写在宣纸上浸润开去的晕散。而在伦敦拍卖的这件元青花瓷罐表面,根本就没有这两个特征。其青花呈色板结,与常见苏麻离青的发色特征有明显差异。

    [怀疑三]

    人物绘画风格生疑

    裴说,这件人物的绘画风格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有明显区别。

    尽管边饰和主纹中的植物图具有元青花的风格,但人物画部分的风格却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风格迥然不同。从用笔(笔触)到形象勾画、“着色”都有明显不同。而其他常见元青花人物画之间在风格上却都具有统一的特征,此“特例”未免令人生疑。

    [怀疑四]

    绘画水平并不高

    裴光辉认为,该瓷罐的绘画水平并不像拍卖方所说的那么高,细节经不起推敲。

    他说,首先是线条呆板,不够流畅;其次人物形象勾画不佳,缺乏神采。尤其是人物面部五官的勾画最见败笔,既乏生动,也不同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笔法。如鬼谷子的表情就显得很呆滞,骑马执旗武士的五官勾画也显草率,表情麻木如偶人。这与一些著名的元青花瓷画,如萧何追韩图、三顾茅庐图比较,简直有天壤之别。

    [怀疑五]

    人物服饰和用具不对

    裴专门研究了瓷器上的人物服饰和用具。他说,拍卖的瓷罐上面,武士头盔更接近于明代而不似元代或元以前的形式。

    此外,瓷罐绘画中一军士的外披服后背竟然缀有一块葵花型补子。而“补子”乃是明清两代文武官员、吏卒和其他公职人员缝缀于服装上的区别品级、职别的标志性图案装饰。明代以前的服装是不可能有这种补子的装饰的。

    还有,军士腰间所挎的军刀竟然是典型的明代“戚家刀”,这是明后期才出现的一种军刀形式,为抗倭名将戚继光所发明。裴说,元代画师是不可能画出这种明代“军人形象”的。

    这样一件在裴光辉眼里漏洞百出的“文物”,为何又能通过伦敦佳士得专家的眼睛呢?这件伦敦拍出天价的元青花瓷真的像裴光辉所说的一样,有那么多的破绽吗?国内的一些文物专家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8月25日  星期四

  兰州客在线送鉴宣德款青花瓶一件,赝品。

 《光明网》(光明日报)、《慧聪网》同题全文转载《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

  《中国证券报》网络版以《五点疑问: 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全文转载《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

 

8月26日  星期五

  广州客在线送鉴竹雕笔筒一件,老竹新工赝品。

  甘肃酒泉客在线送鉴矾红加金彩瓷器一件、酱釉瓷器一件、青花瓷器一件、青白瓷器一件、白釉瓷器一件。其中酱釉印花罐为明代产品,馀为赝品。

 

8月27日  星期六

  景德镇客在线送鉴高古玉器13件,赝品。

《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国家数字文化网)全文收录《2.45亿元青花瓷罐疑为赝品》。

 

8月28日  星期日

  济南客在线送鉴釉里红瓷器2件,赝品。

  徐州在线送鉴汝瓷一件,赝品。

  

8月29日  星期一

 北京客在线送鉴董其昌款书画册页一件,赝品。

  泉港客在线送鉴铜壶一件、哥瓷一件,均赝品。

 

8月30日  星期二

  南昌客在线送鉴铜鼎一件,民国仿西周。

  韩国客在线送鉴青花瓷6件,赝品。

 

8月31日  星期三

  成都客在线送鉴至正六年款青花人物图罐一件,赝品。

  《北京科技报》“封面报道”以《2.4亿元天价国宝是赝品?——鉴定专家称“鬼谷子下山”瓷罐存在5大疑点》为题刊登该报记者对我的专访文章。全文如下:

 

2.4亿元天价国宝是赝品?

鉴定专家称:“鬼谷子下山”瓷罐存在5大疑点

本报记者  杨猛

    7月12日,在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美国古董商以1568.8万英镑(约2.45亿元人民币)拍得中国元代作品的“鬼谷下山”图青花瓷罐,创下历史上中国文物乃至整个亚洲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成交价。

  而泉州的文物鉴定家裴光辉却一语惊人:这件创造了亚洲纪录的拍品极有可能是赝品。

  佳士得和另一家拍卖公司索斯比作为拍卖行业的航空母舰,控制了全球95%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凭借如此高的市场份额,两大拍卖巨头在拍卖界呼风唤雨。

  而质疑佳士得的是福建泉州的文物鉴定专家裴光辉。近日记者采访了他。裴光辉说:“虽然我没有去佳士得拍卖现场,没有对这个罐子上手(亲手鉴定),但是仅仅通过看图片和相关资料,就发现了5大疑点。”

  判断一件文物是真品还是赝品,有着非常苛刻严格的条件。一件真品必须要符合所有的鉴定标准,如果有一个地方有出入,专家称,就可“一票否决”视为赝品。

  拍品来源有疑问

  这个天价元代青花瓷罐罐上画的是战国时期(公元前475-221年)燕、齐两国交战时,为齐国效命的孙子被敌方所擒,其师傅鬼谷子接到齐国使节通知后前往营救,与使节一起下山的情景。罐上描绘鬼谷子乘坐一辆由一虎一豹拉的两轮车,跟随两个步卒,齐国使节苏代骑马殿后,两人之间有一少年,纵马前行。

  据拍卖方伦敦佳士得拍卖行透露,这个瓷罐是20世纪初荷兰人范·赫默特男爵在中国购得的。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他于1913年至1923年期间在荷兰海军服役,被派驻北京担任荷兰使节护卫军司令,且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及领地的安全,在这期间赫默特购到了这个瓷罐。

  裴光辉说,这个来源可疑。“荷兰在一战期间始终是中立国,并无参战的事实。并且当时的三条战线都在欧洲,中国并无战事,怎么可能驻军中国,并‘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

  “其次,中国在一战期间是协约国成员,当时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的对德宣战布告里明白宣布与德、奥等国断绝外交关系,所以一战期间,在中国已不存在敌国(德国及奥匈帝国)的驻华外交机构。所以说范·赫默特男爵是“护卫军司令”并在中国“负责德国及奥匈帝国等使节的安全”也不太可能。

  天价瓷罐特征有异

  裴光辉介绍,绝大多数元青花瓷器的青花成色都有两个主要特征:铁锈斑和晕散。铁锈斑是由于历史上工艺水平限制,釉里含铁,烧成后元青花瓷器表面会出现铁成分氧化而留下的痕迹。绝大多数的元青花都有晕散,就像毛笔在宣纸上浸润开去的效果。而这件天价文物拍品的资料并没有发现这两个特征。

  人物绘画风格生疑

  裴光辉说,“鬼谷子下山”瓷罐里的绘画风格和常见的元青花人物画有明显区别。

  尽管边饰和主纹中的植物图具有元青花的风格,但人物画部分的风格却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风格判若两种。从用笔(笔触)到形象勾画、“着色”都有明显不同。而其他常见元青花人物画之间在风格上却都具有统一的特征,此“特例”未免令人生疑。

  绘画水平平庸,细节经不起推敲

  首先是线条呆板,不够流畅;其次人物形象勾画不佳,缺乏神采。尤其是人物面部五官的勾画最见败笔,既乏生动,也不同于常见元青花人物画笔法。如鬼谷子的表情就显得很呆滞,骑马执旗武士的五官勾画也显草率,表情麻木如偶人。这与一些著名的元青花瓷画,如萧何追韩图、三顾茅庐图比较,简直有天壤之别。后者在展开故事情节、勾画人物表情、表现人物性格上可以说是相当出色的,在笔法运用上也更纯熟洒脱。此罐辅助纹饰虽具元青花特征,但用笔也表现出简单草率的倾向。尤其是那山石后面骑马持笏文官图跟故事根本无关(此人物如果是前去求鬼谷子下山救人的齐国使节苏代则不应持笏,故显然不是)。所以这幅鬼谷下山图有拼凑之嫌。

  人物服饰“穿帮”

  骑马执旗武士的头盔更接近于明代而不似元代或元以前的形式(见《战国、元、明头盔比较图》);两军士中右边一人的外披戎服后背竟然缀有一块葵花型补子。而“补子”乃是明清两代文武官员、吏卒和其他公职人员缝缀于服装上的区别品级、职别的标志性图案装饰,位于前胸及后背,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明代以前的服装是不可能有这种补子的装饰的。又,此军士腰间所挎的军刀竟然是典型的明代“戚家刀”(图)。这是明后期才出现的一种军刀形式,由抗倭名将戚继光吸收日本倭刀的优点而创制,特点是改传统军刀的直式和倭刀的弯弧式为握柄向下的“三弯式”。(见图)

  “元代的画师大概不会看见穿补服和佩‘戚家刀’的军人形象吧?”人物服饰和用具不对。

  裴光辉说,虽然画功差并不能说明就是赝品,但是,一下出现这么多令人无法解释的疑点,不得不提出质疑。

  声音

  “佳士得没有中国鉴定专家”

  一件“漏洞百出”的文物,难道竟然能让世界顶尖拍卖公司佳士得看走眼?裴光辉认为,不能迷信大拍卖行。而且,“佳士得拍卖中国文物,鉴定专家居然没有一个是中国专家,这很难让人信服,很不正常。”

  “艺术品没有国界,但是有娘家。中国专家对于中国文物当然最有发言权。”裴光辉说,“为什么中国艺术品的真伪要让外国人说了算呢!”

 

  新华网(新华社)、国际在线(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文物保护学术交流网(南京博物院)同日全文转载《北京科技报》文章。

  一周来,陆续有中央、地方和港台传媒和网站100余家转载、报道我对青花鬼谷下山罐的看法。有些报道不准确,非我原意,应以我的《格古日记》为准。

  又一“青花王”张先生学生来信论“鬼谷罐”,说日前听张先生讲课,谓曾亲自上手鉴定,确认真品,当时估价 1 亿人民币。还提到刀具问题,说日本刀宋人已经提到等等。此兄信中所论与8月9日张另一学生来信大体相似,已作辨正。不过此信比较温和,好象也不全信其师之说,似欲自己寻求答案。前者则来势汹汹,且以其师已经鉴定过作为“鬼谷罐”定为元代真品的证据,甚荒谬。

 

 

 

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问疑(六)

   

青花“鬼谷下山图”罐绘画与元代平话插图问题

    佳士得专家为了证明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为元代之物,特别指出:此大罐上的“鬼谷下山”绘画来自一本元代平话小说的插图:就是日本内阁文库所藏元至治年间福建建安虞氏刊印的《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的一幅“鬼谷下山”插图(图434)。当我的第一篇《问疑》(即“五点质疑”)被媒体广为报道后,国内某几个专家便以这一元代版画作为“铁证”反驳我的看法,说此青花罐上的“鬼谷下山图”与日本内阁文库所藏那本元代《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的“鬼谷下山”插图“如出一辙”,所以“裴先生关于青花罐绘画上出现明代以后才有的人物服饰和佩刀的质疑就不攻自破了。”

   诚然,如果青花罐上的“鬼谷下山图”与日本内阁文库所藏那本元代平话上的插图果然像这些专家所云“如出一辙”的话,那么我对此罐绘画上人物服饰和佩刀的质疑就毫无意义了。但是我敢说这些跟着洋人“人云亦云”的专家没有一个去亲自查看这幅元代的版画,否则他们绝不会得出所谓“如出一辙”的结论。现将这幅插图刊登出来,来看看是否与青花罐上的鬼谷下山图“如出一辙”

 

图434A 日本内阁文库藏元至治年间建安虞氏刊印的《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插图

 

图434B 日本内阁文库藏元至治年间建安虞氏刊印的《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插图

 

图435 佳士得青花罐上的鬼谷下山图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幅元代版画与青花罐上的“鬼谷下山图”从绘画内容到绘画风格都差异巨大,不用说什么“如出一辙”,即使说是基本吻合也谈不上。通过对比,可以看出至少如下8点明显差别:

  1、版画人物只有4个;青花罐拍品上有5个(拍品多出一个擎旗将军)。

  2、版画是二虎拉车;拍品是一虎一豹拉车。

  3、版画两军士双手执剑;拍品两军士肩荷长枪,

  4、版画两军士头戴进贤冠,身穿圆领窄袖戎褂;拍品两军士一头戴缀缨暖帽,一戴缀缨毡帽,身穿补褂

  5、版画两军士腰间没有佩带任何物品;拍品一军士腰佩戚家刀

  6、版画骑马文官手执马鞭;拍品骑马文官手执奏板。

  7、版画上所画植物只有一种椿树;拍品上所画植物有梧桐、芭蕉、松树、柳树等六种(还有两种长在地皮上不知其名称)。

  8、版画上所画山石与拍品上所画山石造型、笔法全然不同。

    至于两者在细节方面的不同更随处可见,不再详举了。

    通过以上比较,可见佳士得专家言之凿凿的所谓青花“鬼谷下山图”罐的绘画来自日本内阁文库藏元代《新刊全相平话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插图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而更有意思的是:佳士得专家举出这一幅元代“鬼谷下山图”本意想用来印证青花“鬼谷下山图”罐为元代真品的,却不曾料想此幅版画却支持了我对青花罐“鬼谷下山图”人物服饰和佩刀的质疑——在此元代版画中就不存在穿补褂和佩戚家刀的画面,证明了元代的绘画确实不可能出现上述明代以后才有的事物。佳士得专家视为“铁证”的元代“鬼谷下山图”版画经认真辨认分析后,竟然成为一个反证,它给佳士得专家的断代结论打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同时,它竟然成为我问疑青花“鬼谷下山图”罐的有力证据,而这一对我来说十分难得的“铁证”材料(信息)竟然是佳士得专家为我“特地提供”的。我想这种结果对佳士得专家应该是够难堪和“尴尬”的了。而那些不查文献资料、跟在洋专家后面人云亦云的中国专家是否也该反省一下了?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