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四十)

2005年

 

12月16日  星期五

  新加坡客在线送鉴黄宾虹款山水扇面一件,赝品。

  温州客在线送鉴汝瓷洗一件,赝品。

  微山客在线送鉴铜佛首印章一件,现代臆造品

  温州客在线送鉴青瓷花瓣洗一件,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十五)                           明·颜俊高

    明中叶德化著名瓷业家。名维岳,小名佛护,字俊高,以字行。泉州府德化县三班镇泗滨村人。生于洪熙元年,卒于成化二十一年,享寿六十一岁。颜俊高四岁丧父,又母李氏和谊兄俊成抚养。幼年多疾,母祈佛护佑,因又名“佛护”。少时笃学,卒因家贫,辍学入瓷场谋生,终成一方瓷业家。平生勤俭敬业,颇有善举。正统、景泰间,颜俊高得颜化綵《陶业法》及《梅岭图》,乃依法按图构筑梅岭窑,恢复古窑优良传统,重兴梅岭窑业,嘉惠后世陶人。在其家族瓷业兴旺的同时,也促进了德化瓷器贸易的发展。

 

12月17日  星期六

 新疆和田客在线送鉴错金青铜马一件,赝品。

上海客在线送鉴玉器4件:玉鹦鹉玉洗玉熊 螭纹鸡心佩,均赝品。

 

12月18日  星期日

  天津客在线送鉴6件:青花加紫莲池图罐白瓷铺首香炉(仿明代德化窑)、三彩壶铁锈花瓶三彩印花瓶白瓷印花童子穿花纹盘(仿宋定窑),均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十六)                           清·林捷陞

    清代德化陶瓷艺术家。擅长制作佛教供器、花瓶和观音像,作品舶往欧洲,深受中产阶级喜爱。英国P.J.汤那利拥有林氏制作之双耳炉,釉色淡白,底部有“林捷陞制”正书阳文方章,书体类魏碑。德化县陶瓷博物馆也藏有一尊他创作的观音立像。

 

图505 林捷陞用章

 

 

12月19日  星期一

  重庆客在线加急送鉴乾隆款粉彩宝相花净瓶一件,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钧瓷玉壶春瓶青白瓷凤首注子,均赝品。

 

  赏界旧闻点评:

文物泰斗地摊捡漏获越王勾践剑?

 

  第二把越王勾践剑出世了!消息一经传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这把越王勾践剑是真是假?文物鉴定界的观点针锋相对。

  “第二把勾践剑,绝对是真的!”——文物泰斗一语惊人

  今年4月初的一天,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及儿子和往常一样,来到北京大钟寺文物市场淘宝。

  当父子二人来到一个地摊上时,史树青发现一把青铜剑颇为“眼熟”,他停下脚步,蹲下身子将剑轻轻托起,顿感异常沉重。史老细细打量起来:剑长50多厘米,剑身布满菱形暗纹,并有一些绿色的锈迹,两行8个错金文字清晰可见: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史老暗吃一惊,文字是春秋战国时期吴、越的鸟篆体,而且这8个字是错金的。“有价值!”史老当即花1800元将剑买下。

  回到家中,史老对这把剑进行了研究,发现剑的底部一面镶有青金石,另一面镶着绿松石,剑柄上还有12个同心圆。他拿出几张报纸,手握寒光闪闪的宝剑,轻轻一划,叠加在一起的数层报纸瞬间被切开,露出整齐的切口,古剑的锋利让史老家人啧啧称奇。史老也激动不已,当即让儿子返回文物市场,找到售剑人,又以每把1500元的价格将其手中的5把剑全部买回。

  10月16日,记者通过电话对史树青先生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采访,电话中,史老给记者讲起此次“淘宝”的细节。

  “错金就是古代铸剑时在剑身上开槽刻字后,用黄金做成的细丝镶嵌在所刻字的凹槽,你们湖北省博物馆收藏的越王勾践剑上的文字不是错金。从这点看,这把剑的价值应在其之上!”史老说这番话时斩钉截铁。

  据了解,今年已84岁的史树青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学者、史学家、文物鉴定家,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文物征集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他还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兼职导师,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原中国收藏协会会长。如今,他已被公认为中国文物鉴定界泰斗。

  1965年12月,越王勾践剑破土而出,正在发掘现场指导的湖北省文化局局长方壮猷教授请来郭沫若、于省吾、商承祚、史树青等汇聚荆州,释读破解“天下第一剑”。1973年,由毛主席、周总理特批,史树青操办“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化展”赴日本及欧洲展览。江陵出土的“天下第一剑”就是由他亲手带到日本东京展出。后来为保护原剑,越王勾践剑曾复制了两把,复制品都没有错金。

  共有5把,发现第二把不为奇——孪生“神剑”北京掀波澜

  9月底,史树青先生淘到真品“勾践剑”的消息不胫而走,此事在大钟寺文物市场立即产生了轰动效应,得知消息的《北京日报》、《北京晨报》等媒体记者也纷纷来到史老家中一睹古剑风采,并对此进行了报道。

  北京媒体记者还来到市场寻找这名神秘售剑人。史老回忆说:“摊主好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一口外地腔,好像是湖北口音,对古玩不在行,看不懂这8个古文字,但这人从那以后再未露面。”

  大钟寺文物市场企划部经理杜海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春节后,文物市场里有很多地摊,生意非常火爆。“史老所说的那把剑我也看到过,绿色的,脏兮兮的,像是从土里挖出来的。卖主一口外地口音,摊上摆的基本是青铜器。”杜海义说,大钟寺文物市场文物的来源大致分为三种:一是家传的,二是卖主从民间收购的,三是卖主从外地购得到北京倒卖的。“我觉得此剑可能是家传或是出土的。”

  史老说,他对于两把勾践剑的异同也曾作过仔细对比。

  “首先,从剑的长度来看,两把剑的长度差不多;其次,两把剑的12个同心圆从各方面看差不多;最后,剑身上的菱形暗纹很相似。”史老也指出了不同的地方,“两把剑略有不同。第一,我的这把剑8个字是错金的,而湖北的越王勾践剑是没错金的,郭沫若先生以前作的诗中写‘错金’是夸张了。第二,湖北的越王勾践剑剑身底部镶的是琉璃,而我这把,一边镶的是青金石,一边镶的是绿松石。”他接着说,据《越绝书》记载:“越王勾践,有宝剑五”,发现第二把越王勾践剑不足为奇。

  史老说:“我买回这把剑不是为了谋利,我打算把剑免费捐赠给相关博物馆!”

  “是个假的,史老上当了!”——湖北专家提出质疑

  第二把“越王勾践剑”的出现,让人不能不与湖北省博物馆珍藏的“越王勾践剑”联系在一起,史老手上的究竟是真是假?两剑之间又有什么样的联系?18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湖北省博物馆原馆长、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副理事长陈中行研究员的办公室。

  “此事我早就知道了,我还看过史老这把剑的图片,而且慎重地进行了对比和研究。我认为史老手中这把剑是伪劣之作!”陈中行说。

  “说它是假剑,我有五大理由!”陈中行拿出两把剑的局部放大图片摆在记者面前说,第一,这把剑整体色泽是现代颜料做的,不是出土文物的色彩。第二,剑身上的错金铭文非常拙劣,8个字全部写错了;而且谈不上是鸟篆。陈中行说:“战国时期的鸟篆是我国重要书法之一,非常严谨和美观,字体有粗有细,每个字都会有鸟头,但你看这把剑,上面的字粗细一样,如同刀刻上去,一看就是模仿的,而且模仿得很粗劣!”第三,此剑的剑柄很粗糙,剑刃也不对,根本没有那种寒光闪闪的感觉,铸造水平很低。第四,剑身上的菱形暗纹铸造水平差,“纹路不清晰,根本不对。”第五,同心圆也很粗糙,层次不明,“你再看原剑的同心圆,做工精细,如同现代高科技下诞生的产品!”

  “我对事不对人,这把剑是假的,价值不大,史老上当了。”陈中行笑着说。

  此后,记者将此五大理由反馈给了史树青教授。史老笑着说:“连实物都没看就说是假的,文物鉴定专家不应如此轻易下结论。”史老年事已高,他希望文物鉴定界早日就此作出定论,以正视听。(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2005-10-21 记者 郑志方 特约记者 宋晨 通讯员 喻少柏

 

北京“越王勾践剑”真假识别无下文读者期盼结果

2005-11-09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

  记者郑志方 实习生代菁报道:昨日下午,记者再一次拨通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先生的电话时,仍未能联系上。此前,对于史老淘到的“越王勾践剑”是真是假,史老曾表示“不想再介入此事”。

  10月21日,关于史树青先生在地摊上淘到第二把“越王勾践剑”的消息在楚天金报24版见报后,引起众多专家及媒体的关注。见报当日,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省博物馆原馆长谭维四先生约见记者称,珍藏于省博的“越王勾践剑”是经过科学发掘、众专家研究、现代科技鉴定而最后下的定论,有科学依据,而史老的剑,三个程序一个都没有,轻言是真,至少是极不严肃的。

  同时,国内青铜器研究权威专家李学勤则在北京媒体上公开称,铭文、纹饰、形质是鉴定古青铜器的重要依据,而京城出现的这把剑,在这三方面都漏洞百出。

  此后,湖北多名专家都说是假,但“江城论剑”一事没有结果。记者上月与史老联系时,史老则高挂“免战牌”,称已不想再辩其真伪,不想再介入此事。之后,记者再无法与史老取得联系。北京“越王勾践剑”是真是假,无果而终。

  对于这样的结果,读者大呼遗憾,他们希望专家们不要满足于“舌战”,而应尽快作出有权威性的结论,以正视听。

 

图506 湖北省博物馆收藏的“勾践剑”铭文(左)和史树青教授淘到的“勾践剑”铭文(右)

 

  裴氏点评:

  北京这把“勾践剑”的真伪之争如今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由于大多数青铜器专家认为这把“勾践剑”是现代赝品,最终的结果是国家博物馆拒收此剑,为此史老感慨赋诗一首,自喻为卞和。(史老诗云:越王勾践破吴剑,鸟篆两行字错金。得自冷摊欲献宝,卞和到老是忠心。从大钟寺冷摊以廉价购得越王勾践错金剑,世所罕有,或有人以为是仿品,诗以答之。
  如果以史老爷子真诚的献宝之情和报国之心看,卞和之喻也无不可。但当代卞和手中之物却不是可易十五城的和氏璧,而是一件赝品。陈中行先生从照片看出了五点硬伤
,我认为起码第二点(即铭文方面的问题)是点中了此赝品的“死穴”。不妨也就此剑几个鸟篆的结体分析一二:“越”字的走之赝品少一笔,下部成一“弓”字,古文字没有这种结构;“王”字赝品下部写成一“工”字,与六书不符;“鸠”(即古“勾”字)左下部两勾交叠,成一封闭型的“口”字,而此结构乃一“鸟”字的下部,如何能写成“口”字?“浅”(即古“践”字)三点水上下的“点”没有了,成何部首?右边的写法也不知所云,乖戾六书之义;“用”字里面少一横笔,变成“中”字……(见图506)总之,赝品上的八个文字虽然从外形看与真品上的“越王勾践自作用剑”八个鸟篆字类似,但细节上却随意增减,严重违戾古文字六书之义。作为精心打造的越王庄严用具,如何在书写上如此草率?所以仅铭文一项,对北京这把“勾践剑”即可一票否定了。

  史老大钟寺地摊获“第二把勾践剑”的奇闻引发的争论是多方面的。至少有这样几点值得人们深思:

  一、文物鉴定谁说了算?这个问题原来是很蠢的一个问题,只有迷信专家的外行才会提出这样一个浅薄的问题。然而去年的北京“勾践剑”的真伪之争又有人勾起这一无聊透顶的问题。正确的答案当然是谁有道理谁说了算,或者说真理在谁那里谁说了算。但提问者并没有这样的认识,而是基于论资排辈的意识。当然,如果论资排辈,是史老爷子说了算:他是参加当年(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战国楚墓中出土的越王勾践剑鉴定的12人专家组成员之一(这12人是:郭沫若、于省吾、唐兰、容庚、商承祚、徐中舒、夏鼐、陈梦家、胡厚宣、苏秉琦、朱芳圃、史树青),时年43岁的史树青是其中最年轻也是现在唯一健在的专家,后来又是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铸造学会高科技仿制“勾践剑”的专家组成员,对越王勾践剑的鉴定可谓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对越王勾践剑的这种资历国内无第二人能比。在文物界被推为泰斗的崇高地位又兼以对越王勾践剑研究的特殊资历难道不足以对此“第二把勾践剑”“一锤定音吗”?可是偏偏有人敢于挑战权威——仅凭照片就提出五点质疑。故但愿“谁说了算”这样的愚蠢问题今后不会再在严肃的学术界被提起。

  二、鉴定家到底可不可以凭照片对鉴品下结论?史老对于陈中行先生的五点质疑并不能一一给予辩驳,而是提出一种看似“天经地义”的批评,他说“连实物都没看就说是假的,文物鉴定专家不应如此轻易下结论。”这种批评对我来说太十分熟悉了:记得我对佳士得天价拍卖的青花鬼谷下山图大罐提出质疑时,来自佳士得专家、国内同行和民间收藏界的类似批评不绝于耳,同样也是无视我根据照片提出的多点质疑,只一味指责我没有考察实物,进而指责我“不符责任”,以至进行人身攻击。看来陈中行先生是比我幸运了,其仅凭照片得出的结论竟然获得“公认”——是越王勾践剑的“神圣唯一”对人们的心理暗示使然,还是质疑之声雄辩合理,还是兼而有之?很难说清。尽管遭遇不一,但我与陈中行先生的质疑的角度是一样的——即都是根据照片而提出。这样就再次令我思考一个问题:即“鉴定家到底可不可以凭照片对鉴品下结论?”

  如果一个熟鸡蛋臭了,我们是否必须吃进去以后才下结论以示“严谨”“负责任”,而嗅其味,观察其上招致的蝇蚊等等办法都不足为凭?如果这样的话,人类的智慧显然还不如一只猴子,因为猴子是很容易通过嗅觉就发现鸡蛋新鲜与否的。不由想起太阳第十个行星的发现。此乃天文学家根据蛛丝马迹,凭借逻辑判断而得出,当时并没有直接观察到这颗行星,只是在其周遭发现了引力现象,这就是人类智慧的力量!我想科学界这一著名的事例也有力证明了文物鉴定必须一一上手才能下结论的观点的谬误。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已然有过答案,并且在今年《文物天地》11期的《青花鬼谷下山图罐问疑》一文中发表了如下看法:

  “文物鉴定是否必须以亲自上手为前提,我认为不可一概而论。应该分三种情况:1、必须实际上手——对即使观察清晰图象也难辨伪者,必须上手进行实物鉴定,例如对大部分“文物高仿品”的鉴定。2、根据清晰图象即可得出鉴定结论——对从图象中可以看出 “硬伤”(画面、造型、工艺等明显违背文物常识的漏洞)者,不必上手即可得出否定结论。例如“明代”的花瓶出现穿旗袍的人物画,即可根据清晰图象作出赝品结论。3、仅根据文字或口头描述即可作否定结论——在文字或口头描述中已经显露违背文物常识的漏洞者,不看图象也可得出否定结论。例如某次全国元青花研讨会出现一件“元代斗彩罐”,具备文物常识的人只须看文字描述或口头介绍就可定其为伪物,因为“斗彩”这一品种是明代宣德年创烧的。因此,那种认为文物鉴定必须一一上手的观点实际上是否定了人类具有逻辑判断的能力,贬低了人类的智慧。”

  这次陈中行先生通过照片质疑史老所藏“勾践剑”成功正好给我的上述观点下了一个很好的注脚。我又想:上手过勾践剑真品的史老竟然错买勾践剑赝品,而许多没有上手过勾践剑真品的专家却能认出勾践剑赝品,这说明什么?这跟有人到国外上手过许多元青花真品,回来照样买元青花赝品,而许多没有上手过元青花真品的专家却能认出元青花赝品一样说明人的智慧、悟性、学养、乃至身体状态的确是千差万别的。

  三、对于鉴定大师的失误是否必须与其人品联系起来看待?一些同行因为史老的这次鉴赏失误而发表了一些与学术无关的非议,鄙薄史老的所作所为,而网络上更有一些对史老进行人身攻击的言论(此不予引述)。这是很不公平的,也是缺乏涵养的表现。史老的鉴赏水平如何,是否可以因为一次鉴定失误而“一锤定音”?不可!史老对中国现代文物鉴赏事业的贡献是不容否定的。而说到史树青老人的职业操守和人品,我也是有发言权的,其天真率直的品性我是十分敬仰的,较之某些明哲保身、老谋深算的大师,我更爱孩童般性情的史老。史老对于请教者决不说摸棱两可的话,哪怕是结论错误的话也说得铮铮有声,这是真正的大师风范。可惜率真敢言必遭物忌,八面玲珑世其所好,此本属无奈,而一旦难免有失误,更给小人和庸众以攻击的话柄和机会,遂攻其一端不及其余,甚至诋毁其人品,此真末世浊浪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有一个健康友善的批评环境呢?

12月20日  星期二

  金华市客在线送鉴油滴盏一件,待实物鉴定确认。

  晋江客在线送鉴黄庭坚《幽兰赋》行书拓本一件,民国翻刻拓本

 北京客在线送鉴2件:青玉面具(赝品);珊瑚摆件(现代染色珊瑚)。

  灌云客在线送鉴“乾隆甲子年造”款景泰蓝五福捧寿纹长方盒一件,清代乾隆

 

图507 “乾隆甲子年造”款景泰蓝五福捧寿纹长方盒(清·乾隆)

 

12月21日  星期三

  韶关客在线送鉴玉器2件:白玉山子(清代); 白玉双狮戏球(清代)。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5件:青瓷高足杯(赝品);青瓷洗(赝品);青瓷双系短流壶唐代); 双系雷纹陶罐(赝品);盘口陶壶(赝品)。

 

图508 白玉山子(清代)

 

图509 青瓷双系短流壶

 

12月22日  星期四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4件:汝瓷三足洗汝瓷葫芦瓶青花釉里红龙纹梅瓶(仿元瓷)、釉里红凤纹翻口瓶,均赝品。

  河北沽源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青花凤纹玉壶春瓶(仿元瓷)、汝瓷百合口瓶,均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粉彩妇婴图观音瓶陶胎粉彩开光花卉纹观音瓶,均赝品。

 

12月23日  星期五

  香港客在线送鉴陆恢款山水轴一件,赝品,仿清末陆恢。

 

12月24日  星期六

上海客在线加急送鉴瓷器2件:青瓷划花执壶青瓷百合口瓜棱瓶,均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瓷器3件:白釉贴花三足炉(仿德化窑)、白瓷弦纹炉(仿德化窑)、 白瓷铺首炉(仿德化窑),均赝品。

  沈阳客在线送鉴铜器2件:錾花石榴纹铜锁錾花三星图铜锁,均清代。

 

图510 錾花石榴纹铜锁(清代)

 

12月25日  星期日

  新疆民丰客在线加急送鉴衔环铺首尊一件,赝品。

 

12月26日  星期一

  泰国客实物送鉴赵之谦款芝石图立轴一件,赝品,仿清赵之谦;高剑父梅花图斗方一件,赝品,仿近代高剑父。

 

12月27日  星期二

  天津客在线加急送鉴浅雕彩绘武士图画像砖一块,唐代

  韩国客在线送鉴瓷器7件:青花白描龙凤纹盖罐白釉划花莲花纹折沿菱花口盘青瓷镶嵌高足杯青花人物图罐青花山水图盘口瓶青花缠枝莲纹玉壶春瓶青花花鸟图罐,均赝品。

  运城客在线送鉴青瓷佛像纹插器一件,赝品(仿级:低仿)

 

12月28日  星期三

  莆田客实物送鉴“玉堂清玩”篆书款铜炉一件,民国仿明作品。

 

12月29日  星期四

  常州客实物送鉴黄山寿款人物六屏,赝品,访近代黄山寿。

 

12月30日  星期五

  天津客在线送鉴瓷器4件:青花花鸟图小口罐黑釉白花开光凤纹罐白定瓷莲塘水禽图盘青白瓷瓜棱长颈瓶,均赝品。

  北京客在线送鉴4件:珐花龙首如意茶叶末瓶粉青瓷印花盘木雕人物图笔筒,均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黄釉树叶型洗 粉彩花卉纹花盆,均赝品。

 

12月31日  星期六

  杭州客在线送鉴翁同龢款行书对联一对,赝品,仿清翁同龢。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十二)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请定次色瓷器变价之例以杜民窑冒滥折

乾隆八年二月二十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请定次色瓷器变价之例,以杜民窑影造僭越之端,备沥蚁忱,仰祈圣训事——

  窃奴才于雍正六年奉差江西,监造瓷器,自十月内到厂,即查得有次色脚货(次色脚货:谓次品官窑器也。)一项,系选落之件。从前监造之员,以此项瓷器向无解交之例,随散贮厂署,听人匠使用,破损遗失,致烧成之器皿与原造之坯胎,所有数目俱无从查核。(此述雍正六年十月唐英到厂之前,次品官窑器的处置情况和下落,由于次品官窑器没有解京的要求,散入民间在所难免——此次品官窑器流入民间一途径也)奴才伏念厂造瓷器上供御用,理宜敬谨办理,虽所造之器出自窑火之中,不能保其件件全美,每岁每窑均有选落之件,计次色脚货及破损等数,几与全美之件数相等。(50%为次品)此项瓷器必须落选,不敢上供御用。但款式制度有非民间所敢使用者。奴才辗转思维,实不便遗存在外,以蹈亵慢不敬之咎,随呈商总管年希尧,将此次色脚货,按年酌估价值,造成黄册,于每年大运之时一并呈进,交贮内府。(次品官窑器解京始于此时也)有可以变价者,即在京变价;(在京城折价销售,以回收部分成本——此次品官窑器流入民间又一途径也)有可供赏赐即留备赏用。(赏赐臣属——此次品官窑器流出宫禁第三途径也)自奴才到厂之后,于雍正七年为始迄今,总属如此办理。 

  今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接到养心殿造办处来文,内有传奉本年六月二十三日谕旨:“嗣后脚货,不必来京,即在本处变价。钦此。”奴才跪读之下,自应钦遵办理。惟是国家分别等威,服物采章,俱有定制。故厂造供御之瓷,则有黄器及锥拱彩绘、五爪龙等件。此等器皿,非奉赏赐,凡在臣下不敢珍藏擅用,以滋违制之戾。至如观(观,宋代官窑器旧称“大观瓷”,盖因旧时认为徽宗大观朝创烧也。此谓仿宋代官窑器釉色的瓷器)、哥、汝、定、宣、成等釉,以及无关定制之款式花样等器,亦有官窑、民窑之别。官窑者,足底有年号字款,民窑则例禁书款,久经奉行查禁。(其实亦唐英到厂后奉行查禁,雍正六年至今乾隆八年,历15年,故云“久经奉行”。然雍正六年之前,民窑书年号款者亦甚普遍。)此奴才于始行监造之日,即不敢将此次色脚货存留于外之由也。今若将每年之次色脚货于本地变价,则有力之窑户,皆得借端影造,无从查禁,恐一二年间,不但次色脚货一项其影造之,全美者亦得托名御器以射利。俾伪造之厂器充盈海内,无论官器日就滥觞,而厂内选落之器转致壅滞,而不能变价,则每年之次色约计价值不下二三千两,更恐难按年变交。是官器与钱粮两无裨益。奴才战兢惕栗,不得不鳃鳃计及者也。至于黄器及五爪龙等件,尤为无可假借之器,似未便以次色变价,致本处窑户伪造僭越,以紊定制。奴才愚昧之见,请将此选落之黄器五爪龙等件照旧酌估价值,以备查核,仍附运进京,或备内廷添补副余,或供赏赐之用,似可以尊体制而防亵越。至如余外选落之款釉花样等件,凡属官造,向亦在查禁之列,不许民窑书款仿造,然于国家之制度等威,尚无关涉,似不妨在外变价。奴才请将此项次色脚货,仍按年估计造册,呈明内务府。俟核复到日,听商民人等之便,有愿领销者,许其随处变价,仍不许窑户影射伪造,以杜滥觞壅滞,则此选落之无关定制者既易销售,而黄器五爪龙之选落者亦得所用,不致流布民间,以滋亵越矣。 

  奴才为预杜影造僭越起见,冒昧沥陈,是否有当,伏祈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朱批:黄器如所请行。五爪龙者,外边常有,仍照原议行。

  裴按:唐英此折的要点:1、对次品官窑器“不必来京,即在本处变价”的谕旨,提出自己的建议,即认为仍须解京,在京变价或赏赐。以杜绝景德镇民间窑户影射伪造。2、黄器五爪龙等件或备内廷添补副余,或供赏赐之用,但不可变价,流入民间。3、经内务府核复可变价的次品官窑器“听商民人等之便,有愿领销者,许其随处变价,仍不许窑户影射伪造”,也就是说,内务府核准的次品官窑器,商人百姓可以购买和自由买卖,但不许民间仿造。(保护次品官窑器的专利权)4、附带重申“官窑者,足底有年号字款,民窑则例禁书款,久经奉行查禁。”的惯例。

  弘历的答复颇有出唐英意料之处:1、次品官窑器是否解京,没有答复,实际上也就是维持“不必来京,即在本处变价”的谕旨;2、明确表示“五爪龙者,外边常有,仍照原议行。”,这等于向民间开放五爪龙的专用权。从“外边常有”一句可以看出其实民间一直有使用五爪龙的事实,并且很普遍,所以这位开明皇帝也不妨顺水 推舟,承认既成事实,以博“体恤民情”之誉。而事实上,除了元代对五爪龙有官方的明令,严禁民间使用,明清两代的民间工艺品上,使用五爪龙的情况并非难觅踪影。当然,弘历是第一次明确表示允许民间使用五爪龙的皇帝。这条朱批,具有历史意义,不可轻易看过。而对于民国以来关于器物上有五爪龙必为御器的陈词臆说,正不攻自破也。3、对民窑书年号字款的“禁例”,弘历只字不提,显然也是因为“外边常有”,认为唐英坚持此“则例”,未免迂腐了。事实上书写年号款的民窑瓷器太多了,而且这也是民窑的“发明”,官窑是后来才有年号款的,乃是效仿民窑瓷器的做法。唐英的所谓“官窑者,足底有年号字款,民窑则例禁书款”实为 一厢情愿,书写年号款的民窑瓷器从来不绝如缕,如何能禁?弘历显然比唐英聪明一些,不理会唐英的这一酸腐的看法。须知如果不考虑可行性,颁布不合实情的政策,致使政令不行,反而有损统治者权威。弘历对五爪龙使用的开禁,是他早期所具的统治智慧的体现。而唐英限制民窑的种种建议,固然迂腐,但从字里行间也流露出其尽忠尽职之情和处处为主子着想的愚忠。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