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四十一)

2006年

 

1月1日  星期日

  济南客在线送鉴金城款山水镜片一幅,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十七)                           清·林扬

    清代康熙间德化陶瓷艺术家。擅长制作大型佛道雕像,作品远销欧洲。欧洲收藏家珍藏一尊林扬制作之观音立像(高45.1厘米,Mr.R.M.H.Snedden收藏),庄严飘逸,堪称杰构。

 

1月2日  星期一

  泰国客在线送鉴海兽葡萄镜一面,赝品。

  近来鉴赏之名“谬长”,早年的一些书画习作竟然也跟着“借光”,被人炒入市场。因为院校合并和搬家,早年留在学院和老宅的一些作品没有及时拿回(都是笔会时的应景之作和习作,没有一件满意的),竟不知什么时候流入市场。今天福州一朋友电邮说:“在福州画廊淘到两幅山水,还有一幅书法,署‘梦驴’‘裴光辉’,来信是想求证一下是不是您的大作……”我读信甚为诧异,因为从来没有卖过书画,更没有画廊寄卖之事。及至看了附件里的照片,确无法抵赖。书法未署时间,从风格看似在1985年左右,学米书一路。画一署己巳年,为1989年所作,一署戊寅,则为1998年年所作。现在看来都端不上台面。怎么会跑到福州的市场上呢?前些天友人告知厦门画廊有我一幅山水立轴,我还以为他看错了,现在可“眼见为实”了。先是有些自喜:曾经败管三千,如今竟然有识货者了,被“市场承认”了,且售价不低,尽管钱不是我得。但转念一想:错!错!错!这都是些什么“货”?时间在25岁到35岁之间,太幼稚的东西!这些作品流入社会,只能败坏我的形象,何喜之有?

  而这位学画有年的老兄竟然对我的旧作十分谬赏(“功力非凡,格调不俗,想不到是先生二三十岁年轻时的作品”),更另我汗颜。对其拜师请求和送评习作有如下拙见:

“拜师学艺,万万不可!我四十岁之前的作品,我自己都不看好的,而凭着这些旧作足下如何能确认我足以为师?足下当以古人或时贤为师,更当不忘以造化为师。我那两张图,你说‘功力非凡,格调不俗’,其实我犹嫌画谱气太重,实乃‘死画’也。这与我早岁僻居一隅,未及壮游有关。近十年更耽于格古,荒于染翰,即令眼界因读书、游历稍有提高,但手上功夫终觉惭愧。虽不宜为师,但实非拒人千里者,故也不妨平等交流看法。

  足下大作路子比较正,尚没有染上目前所谓“学院派”野狐禅作风。仅就米点一幅提些陋见:此幅嫌薄了一些,点多以偏锋出之(也是造成薄的一个原因),应以中锋出之,如高峰坠石,此正与书法对“点”的讲求一致(“书画同源”主要也是就用笔上说的)。而偏锋出之,墨点的形态一边浓、一边谈,视觉上就显“薄”了。积墨不厚也是一个不足(又是造成薄的一个原因),我看似乎只两遍,我不知你完成此幅所用时间多少?米氏云山形态虽简,但我的体会是:“至简至繁,至繁至简”,这是我操练米氏云山的“八字诀”。董其昌说:‘老米画难于浑厚,但用淡墨、浓墨、破墨、积墨、焦墨,尽得之矣。’(〈画眼〉)极是!极是!又,不可无匡郭,今人作米氏云山常不勾画,径以墨点堆砌成山,状如堆米,是无脊梁之山也,不可效法。元人高房山(克恭)最得米氏真传,建议深入揣摩一番。”

 

1月3日  星期二

  杭州客实物送鉴王原祁款山水轴一件(民国老仿)、齐白石红莲图镜片一件(赝品)。

 

  古代德化窑名人录(十八)                           清·眉心荣

    清初德化窑瓷塑家,善塑观音。作品为欧洲收藏界人士所喜,目前保存尚多。伦敦藏家John.Spanks藏其制作观音坐像一尊,跏趺而坐,双手藏袖于胸前,神态和穆端详,为其代表作品。其作品背后有“眉心荣记”篆书阳文方章,印文笔画方圆兼备,端庄厚重又兼率意流美之致,颇堪品味。

 

图511 眉心荣用章

 

1月4日  星期三

  北京客在线送鉴瓷器两件:钧瓷乳钉罐绿釉双耳瓶,均为赝品。

  西安客在线送鉴一件黑釉毫斑罐,赝品。

  西安客在线加急送鉴一件青瓷镶嵌荸荠罐,赝品。

  天津客在线送鉴彩陶猪一件,汉代

  天津客在线送鉴六件:青白瓷葵花洗(赝品);三彩瑞兽(赝品);酱釉四系罐(赝品);白釉罐暂定清代顺治,待实物鉴定确认)乾隆款青花人物图印盒(赝品);白瓷贴花螃蟹纹水注(赝品)。

 

图512 彩陶猪(汉代)

 

1月5日  星期四

  澳门客实物送鉴青铜鉴一把,赝品。

 

1月6日  星期五

武夷山客在线送鉴哥瓷瓶炉三供一组,明末

湖南客在线送鉴瓷器3件:中南海款粉彩花鸟图瓶(现代);黑釉斑纹盏(宋代·吉州窑);青白瓷划花碗(宋代)。

桂林客在线送鉴一件釉里红飞凤纹折沿菱口盘,赝品。

湖南客在线送鉴2件:汪节庵监制款碑型墨胡开文款仕女图长方墨均为赝品。

 

1月7日  星期六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十三)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

乾隆八年闰四月二十一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管理九江关务,于乾隆七年十二月内,因差期将届,预行具折奏报,并另折恭请差员更换,容奴才前赴窑厂专司瓷务,于乾隆八年二月初七日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钦遵。奴才不胜感激惶悚。除了预行报满折内,奉到朱批“汝再管一年”之谕旨,业经俯状钦遵,恭折谢恩讫。随于二月二十六日,将关务移交九江府知府施延翰暂行管理,奴才即前赴厂署,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料理开工,将奉发制造各器敬谨办理,渐次入窑成造。 

  今自三月初二日开工之后,奴才在厂攒造得奉发各色锦地四团山水膳碗、杯盘并六方青龙花瓶等件,奴才又新拟得夹层玲珑交泰等瓶共九种,谨恭折送京呈进。其新拟各种系奴才愚昧之见,自行创造,恐未合适,且工料不无过费,故未敢多造,伏祈皇上教导改正,以便钦遵,再行成对烧造。余外尚有新拟瓷器数种。亦系奴才自行拟造,已与催总老格详细研究,嘱其如式办理,俟得时随后陆续呈进。奴才于四月十四日自厂回关,八月内当再赴窑厂,另容料理新样呈进。所有现在恭进各瓷,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裴按:唐英此折向我们透露:“夹层玲珑交泰瓶”是唐英自出心杼之设计(“系奴才愚昧之见,自行创造”),也就是说,是“前无古人”的设计。发明时间为乾隆八年(这个具体时间对鉴定乾隆交泰瓶很有用)。又透露:“余外尚有新拟瓷器数种,亦系奴才自行拟造”可见唐英此时发明的瓷器品种不止交泰瓶一种。那么还有哪些呢?按照设计原理的相似性推测,流传后世的转心瓶、转颈瓶、转日期笔筒可能都发明在此时。

 

1月8日  星期日

  高雄客在线送鉴一件铜镏金如来立像,民国作品。

 

1月9日  星期一

  深圳客在线送鉴5件: 哥釉青花山水图梅枝耳观音瓶(清代);青瓷印花盘(赝品);木雕寿星(民国);王原祁款山水图轴(赝品);居廉款牵马图轴(赝品)。

 北京客在线送鉴2件:青铜鹿首刀商代晚期); 长方浮雕砚台(明代)。

山东东营客在线送鉴7件:雍正款红地珐琅彩花鸟纹观音瓶青瓷百福纹双耳罐青瓷刻花四系盖罐白釉黑彩云凤纹罐兰亭序文臂搁茶叶末花卉纹梅瓶钧釉篆书玉壶春瓶,均为赝品。

 

图513A 青铜鹿首刀(商代晚期)长24厘米

 

图513B 青铜鹿首刀(商代晚期)

 

1月10日  星期二

  合肥客实物送鉴一尊“博及渔人”款观音坐像,赝品。

 

1月11日  星期三

  北京客在线送鉴11件:任伯年款五老观太极图横幅(存疑); 白陶羊晚商);天青釉印花碗(赝品);青瓷荷叶洗(赝品);白瓷双龙瓶(赝品);凤首镏金银壶(赝品);青白瓷砚滴(赝品);松鹤图漆盘(民国);嘉靖款五彩龙凤纹碗(赝品);青花龙纹梅瓶(赝品)。

 

图514A 白陶羊(晚商)

 

图514B 白陶羊(晚商)

  

1月12日  星期四

  芝加哥客在线送鉴青花山水图棒槌瓶一对,赝品。

  景德镇客在线送鉴青花李太白图笔筒一个,赝品。

 

1月13日  星期五

  美国客在线送鉴一件玄宰(董其昌)款册页十二开,民国赝品。

  三明客在线送鉴一件“进盏:款描金黑釉盏,赝品。

 

1月14日  星期六

  一网友来信对去年11月2日为上海客所鉴东晋青瓷羊(图见《格古日记》37期)提出疑问“本地一位古董界前辈认为这件东西从胎釉看,都没有问题,但是造型似乎疑问。近日翻看一本文物画册,里面也有一件青瓷羊,是南京博物院的藏品。果然与《格古日记》里的造型不同,区别在于臀部:南博那件臀部是浑圆的,而《格古日记》里的这件却是方臀,两者应该是一真一赝吧?但南京那件是有明确出土地点的,应该不会是赝品,老师是否再斟酌一下?……”

  就这件青瓷羊提出疑惑的信件这是第三封,主要的问题也是集中在造型上。我想干脆在此作一统一答复,已节省一一回复的时间。南京那件青瓷羊是1973年出土的,在太多有关中国文物的出版物上都刊登过,所以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成了一个“经典”和“标准器”——这就是出版物的力量!但是,可能许多人并不知道,在全国公立博物馆里收藏的这种青瓷羊至少有五件(都是有明确的出土地点),时间从三国的吴到东晋,跨度150年以上,这数件青瓷羊没有一件完全雷同,有的差异相当悬殊,就拿南京那件和镇江博物馆那件(1976年东晋墓出土)作一比较:前者没有胡子,后者却有一绺山羊胡;前者臀部没有尾巴;后者臀部有尾巴;前者嘴巴张开;后者嘴巴合拢;前者头部平直,眼睛平视;后者仰头向天——造型差异如此,那么是否两者之间有真赝之别呢?显然只有时代的差别(南京那件是西晋墓出土,镇江博物馆那件是东晋墓出土),而绝无真赝之别。而《格古日记》里的这件与南博那件在年代上也是不同的:前者是东晋,后者是西晋,那么如何必须强求二者完全雷同呢?即使是同一时代,也未必完全雷同,因为它们未必出自同一人之手。即使出自同一人之手,贴不贴胡子,安不安尾巴,臀部修成圆还是方也是没有“非此不可”的约束的,完全凭这位老兄兴之所至的发挥,随意性是很大的。还必须清楚:1、它毕竟只是冥器,而不是后世的宫廷用瓷,由朝廷“制样需索”,有强制的式样规格;2、它完全是捏塑的作品,而不是模制品。因此鉴赏文物切不可胶柱鼓瑟。

  由此我想到这么一个问题:什么是“标准器”?以某一博物馆的藏品或出版物上的图片来认定“标准器”可行吗?又,即使有“标准器”,我们的鉴赏如何来适用“标准器”?是否必须与“标准器”完全吻合,才可以认定真品?我恍然又想到一个更“原则”的问题:长期以来,文物鉴赏所谓的“标准器”的观念是不是一个荒谬的观念?在五千年的陶器史上和三千年的瓷器史上,我们的先民有多少时间是按照所谓“标准器”来生产陶瓷器的?我不禁为眼前展现的一幕假想感到荒唐可笑:一群古代能工巧匠正每人拿者一张“标准器”的图纸在制作瓷器,一边做坯,一边还拿着尺子测量,他们互相提醒说:一定不能跟“标准器”有半点差错,不然的话后世的鉴定家会不认我们的产品是文物……

  因此我认为,在五千年的陶瓷制造史上,至少占99%以上的民窑产品是没有什么“标准器”可言的。那么占百分之零点几的明清官窑瓷器是否存在“标准器”一说呢?也只能说是有相对的“标准器”,而没有绝对的“标准器”。如果是宫廷的艺术瓷,那几乎也是没有什么“标准器”可言的——比如像乾隆这样一种才子型的皇帝最不能容忍千篇一律的作品。他经常要在已经进呈的瓷器上这里添个耳朵,那里做个脚,也是兴之所至,就让唐英、老格忙活一阵的。所以对官窑瓷器拿所谓的“标准器”来定真伪也不灵验啊。这样“标准器”的适用除去了宫廷艺术瓷,那么剩余的就是宫廷日用瓷了。考察宫廷日用瓷的烧制,除了尺寸有定数,造型、纹饰其实也没有一成不变的,而且尽管是日用瓷,随心所欲的皇帝也是经常过问的,如唐英乾隆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所上之《遵旨烧造诗文轿瓶折》就提到“四团画山水膳碗”,说明有时连吃饭的碗的式样也要向乾隆汇报。所以“不确定因素”也存在于宫廷日用瓷上。这样,宫廷日用瓷上是否有绝对不变“标准器”也很难说了。看来,现代人想象的所谓“标准器”实在对鉴赏文物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啊。故依我看来,在文物鉴赏中,对器物风格的把握比似是而非的所谓“标准器”的适用更有意义。

 

1月15日  星期日

  鞍山客在线送鉴一件青白瓷贴花龙纹四系扁壶,赝品。

  重庆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进盏”款兔毫盏青瓷刻划花梅瓶,均为赝品。

  上海客在线送鉴瓷器2件: 酱褐釉辟邪插器衔环耳铜盆均为赝品。

 

  赏界旧闻点评:         

监守自盗: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五千余件文物不翼而飞?

(新闻四则)

 

《焦点访谈》:馆藏文物 流失多少?

 2003年11月27日 

  在江西省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2002年10月上报的一份统计报表上,文物的基本指标中,绝大部分内容都是空白,而在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一栏,保管品的数量竟然写的是“无”。

  在当地,博物馆文物流失的话题正传得沸沸扬扬。

  据了解,陶瓷历史博物馆馆藏的文物有很多已不知去向。今年10月9日,这个博物馆管理文物的办公室副主任陈迪宽,因涉嫌贪污文物被当地检察机关逮捕,这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博物馆的一名老职工找到记者。据他讲,很多重要的文物,包括唐伯虎的山水画,郑板桥的狮子图等,现在都不知上哪去了。

  另一些知情人士反映的情况也大致相同。除了那位职工提到的,还有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的书法对联,清代名画家汪友棠的花鸟画等,也都在这个博物馆收藏过。

  据他们说,在80年代,陶瓷历史博物馆是景德镇文物管理部门惟一的一家直属博物馆,馆藏曾经相当丰富。

  陶瓷历史博物馆到底有没有丢失馆藏文物的情况呢?照理说,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博物馆应该有藏品档案,上级主管部门也应该登记备案。记者首先找到了景德镇市文物局。然而,这里的负责同志告诉记者,陶瓷历史博物馆成立了近20年,馆藏情况却从来没有正式上报过,只是在去年十月全国进行文物普查时,它们提供过一份统计资料,而这份统计也没有准确的数据。

  文物必须建立档案,是国家文物保护法的明确要求,更是一个文物收藏档案的基础工作。费尽周折,记者才见到了江西省文化厅1990年的一份内部资料。资料显示,1989年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藏品数量有7800件。而据博物馆负责人介绍,博物馆现在只有900件藏品,加上已从该馆分离出去的陶瓷考古研究所的1000多件藏品,与1989年上报的7800件相去甚远。

 

图515 文件封面:《1989年度江西省文化事业统计资料》

这份江西省文化厅1990年2月编制的内部文件记载:迄1989年,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藏品数量计7800件。

  

  为防止文物流失,从1964年起,当时的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就有统一的账本格式。文物档案和藏品账目是博物馆必备的。有了藏品明细,那么陶瓷历史博物馆到底有些什么文物,就一清二楚了。记者非常希望看到陶瓷历史博物馆的藏品登记账目。但是看账的过程却不那么容易。

  博物馆的周馆长先是说文物库和账目不能公开,后来又说藏品部的负责人家里有事,不在单位。两天后库房的门才终于被打开。在杂乱无章的库房找了一圈,我们并没有发现账本锁在什么地方。等到记者再次追问藏品登记账本,博物馆方面好像终于想起了这本账的去向,告诉记者账本已经被检察院带走了。

  见不到藏品账目,陶瓷历史博物馆到底有些什么文物,又丢了哪些文物,将成为一个谜团。景德镇市检察院以陶瓷历史博物馆的案子正在调查为由,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然而了解内情的博物馆职工却告诉记者说,从来就没见过藏品的账目。

  这里的研究人员和职工们说,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藏品数量,其实就是一笔难以算清楚的糊涂账。

  而这里的混乱还不仅仅在藏品账目上。按照相关规定,博物馆的藏品保管必须账、物分开,便于监督。但在这里,十多年来藏品保管一直是一个人。陶瓷历史博物馆的管理如此漏洞百出,文物流失也就不足为怪了。

  陶瓷历史博物馆的问题被举报后,景德镇市检察院和市文物局分别组成了检查组,对这个馆的馆藏文物进行了清查。仅仅是通过一些并不完整的线索,司法部门就已经查出丢失了200多件文物,而更多文物的流失由于账目不全,或许很难核实。许多文物下落不明,究竟流向了何方,许多专家和当地的老百姓都非常关注。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由于涉嫌贪污文物被逮捕,这种监守自盗的行为让人吃惊。前不久,该馆又有两名工作人员被刑事拘留。从记者调查的情况可以看出,一个经营了近二十年的博物馆连一个完整的账目都拿不出来,出现文物大量流失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200多件流失文物,绝对不是文物流失的全部,而文物流失的现象也不会是个别人的问题。到底该由谁来为国家的巨大损失负责呢?(文:戴璐 李锦 来源:CCTV.com)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一官员被捕 疑涉珍宝流失

(2003-10-17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江西景德镇反贪局局长孙新民15日证实,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办公室副主任陈迪宽因涉嫌违法犯罪于10月8日被逮捕。至于具体情况,孙局长称案件正在侦查阶段,不便透露。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去景德镇反贪局之前,数名博物馆的专家和员工对记者说,陈迪宽被逮捕的原因可能是涉嫌监守自盗或者非法出售文物。

  该博物馆的一名老专家以书面材料的方式向记者投诉说,馆内曾经收藏中国彩印之父———明代金陵十竹斋主胡正言的字画、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清代郑板桥的石竹图等一批国家珍宝,此事鲜为人知。然而,他已有若干年不知道这些珍宝的去向。这名老专家还透露了一个细节:早在10年前,南京博物馆曾派人携带60万元现金来景德镇历史博物馆要求收购胡正言的字画,但遭到江西一批考古专家的强烈反对,文物才未果。

  现任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的副研究员、全国著名的考古专家白焜告诉记者,多年前他曾经参与发掘了一具明代女尸。发掘时,古尸的口中含有一枚金钱,身上还穿戴着一些衣服和首饰。发掘后不久,古尸的躯干就被博物馆卖掉。从此,金钱和那些衣服首饰也蹊跷地失踪了。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馆长周荣林在记者答应不录音的前提下说,陈迪宽被逮捕仅是涉嫌违法犯罪,外面的一些传言并不真实,他强调说逮捕原因与博物馆珍藏的一批并不是很珍贵的字画有关。

  记者问他:“博物馆是否珍藏了胡正言的字画、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清代郑板桥的石竹图和随同古尸一起发掘的金钱、衣服、首饰等一批珍宝?”

  周馆长矢口否认,认为是有人恶意诬告。他说以前在该馆展出的一些珍宝是从婺源博物馆等一些地方借展的。(记者/金其会)

 

景德镇馆藏珍宝不翼而飞追踪:珍宝下落扑朔迷离

(2003-10-31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办公室副主任陈迪宽因涉嫌违法犯罪被逮捕后,江南都市报记者连日来进行了深入采访,据陈迪宽爷爷称,陈迪宽是一个不懂文物的外行 ,同时记者了解到,曾轰动一时的文物,众人对其下落说法不一……

被捕官员曾任文物仓库保管员从不爱好文物

  10月15日,陈迪宽被景德镇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逮捕后,记者来到了陈迪宽的家中。陈迪宽的爷爷告诉记者,孙子是1987年顶替自己的岗位到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上班的。那一年,陈迪宽只有17岁,文化程度只有初中毕业,可以说对文物知识一窍不通。陈迪宽到博物馆上班后不久,领导就安排他担任了文物仓库保管员的职务。陈迪宽担任仓库保管员后曾经告诉家人,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仓库管理很不规范,有些人竟然可以随便进出,还存在小团体势力的“帮派”之争。陈迪宽被逮捕后,社会上曾经有人传言,说检察院的同志在陈迪宽家中搜查时发现了一幅古画,记者就此事向陈迪宽的家人求证,得到的答复是“纯属谣言”。

  陈迪宽的爷爷告诉记者,陈迪宽从不爱好文物,甚至连文物的基本常识都不懂。如果陈迪宽是因为涉嫌监守自盗文物或者非法出售文物,那自己的孙子就是替罪羊或者是陶瓷历史博物馆内部势力斗争的牺牲品。

景德镇文物商店原经理曾亲自移交相关文物

  10月上旬,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反映珍藏在博物馆的一些历史名人字画失踪后,记者就大家所反映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

  馆长周荣林告诉记者,他在担任馆长的10余年里,从来没有见到大家所反映的博物馆内珍藏了胡正言的字画、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清代郑板桥的石竹图和随同古尸一起发掘的金钱、衣服、首饰等珍宝。记者在景德镇市文化局了解到,周荣林是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第二任馆长,前一任馆长姓李,但是已经去世。

  4天前,通过多种渠道,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名叫吴玉亭的老人。吴玉亭告诉记者,他原本是景德镇市文物商店的经理。大约在1983年,景德镇市外贸出口公司发现了一批古代字画,他就亲自到外贸公司把这批字画移交过来,发现字画上面有“吴幼清”的题款,当时估计吴幼清是一个达官贵人或富商。打开字画,发现总共有24幅,字画各有12幅,其中,金陵派系的有6幅,被称为中国彩印之父——明代金陵十竹斋主胡正言的字也在其中。南京博物馆一位叫申世铭的专家知道消息后,立即来到景德镇和他协商,起初准备花10万元人民币购买胡正言的字。吴玉亭说他当时请示市政府后,打算出售胡正言的字,用出售得的钱为文物商店盖一栋新房。但是,江西省文物处的领导知道消息后及时制止了。

  根据当时的规定,不久后,这批文物就转移到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珍藏,并且,吴玉亭作为经理在移交的文物清单上签了字。移交后,历史博物馆象征性地给了5000元经费。吴玉亭描述说,胡正言的字体好像是楷书,纸张的尺寸估计长约60厘米,宽30厘米。最后,吴玉亭对记者说,如果这批移交的文物中有任何一幅作品失踪的话,他都会感到非常气愤和悲伤。

  至于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一位老员工对记者说,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发掘时间大约在1986年10月,地点就在博物馆后面一群古建筑的废料中,当时他就在工地亲自见证了这件事情。事隔一年后,庐山举行“江西省历史文物精品庐山博览之夏”活动,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是当时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送展的作品之一。因为发掘了这把扇子,大家不仅领取了20元至50元不等的奖金,许多职工还轮流到庐山参观了博览会。这位老员工还向记者出示了当年第二批同事到庐山参观时的合影。对于这些话的真伪,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可以承担法律责任,并且为记者留下了字据。

疑涉“珠山八友”字画有关部门正积极调查

  目前,景德镇市文化局和景德镇市文物局已经组成了内部调查小组,正在对内部员工和一些历史账目进行调查核实。景德镇市文化局局长江华告诉记者,如果真涉及珍贵文物监守自盗,文化局和文物局将全力配合司法机关追查文物下落,严厉惩罚违法犯罪人员。

  昨日下午,记者在陶瓷历史博物馆见到了景德镇市检察院反贪局一名姓罗的局领导和另外两名检察员正在侦查办公。虽然,检察人员认为不方便透露任何情况,但是有人告诉记者,陈迪宽涉嫌被逮捕的原因目前是和景德镇市“珠山八友”字画有关。

胡正言墨宝下落初步有线索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是否珍藏了中国彩印之父——明代金陵十竹斋主胡正言的真迹墨宝,曾经轰动一时的胡正言真迹墨宝如今又在哪里?通过记者的苦心追踪和景德镇检察院执法人员的缜密侦查,10月30日可望有个答案。

  据悉,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珍贵文物蹊跷失踪的报道已引起江西省纪检部门的重视。29日下午,记者了解到,通过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执法人员对景德镇市文物商店的历史账目核查,已经初步查找到了胡正言的墨宝下落

  景德镇市文物商店的第一任经理吴玉亭告诉记者,把胡正言的墨宝移交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的时间大约在1983年(记者从移交清单上看到的日期是1984年10月17日)。29日下午,景德镇市反贪污贿赂局的检察人员及时核查景德镇市文物商店的原始账目,出乎意料的是,记者在移交清单上竟然没有看到胡正言的作品和名字,而现任经理胡贵生给记者出示的一张文物明细账单上,表明胡正言的墨宝仍然保存在景德镇市文物商店的仓库。

  当记者说有人反映胡正言的墨宝曾经在陶瓷历史博物馆展览过时,胡经理解释说,由于历史跨越的时间有20年,不能明确胡正言的这幅作品是否在1984年后办了移交手续,而且期间换了几任经理。

  最新消息:昨日,检察人员核查景德镇市文物商店仓库,江南都市报记者再去采访时,遭到拒绝。(文/金其会 据《江南都市报》)

 

景德镇市“历博问题”新闻发布会(摘要)

日期:2004-1-10 8:46:00 

  受中共景德镇市委、景德镇市人民政府的委托,市委宣传部将于2004年元月9日(星期五)上午9:30,在交通大厦的十一楼就“历博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届时,中共景德镇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长庚将向各媒体介绍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有关问题的调查情况,并回答各媒体记者提问。

新闻发布会现场

  [现场]:发布会由中共景德镇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于秀亮主持。

  [于秀亮]:同志们,新闻界的朋友们,早上好!受中共景德镇市委、景德镇市人民政府委托,市委宣传部召开本次新闻发布会。今天,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有江西日报、江南都市报和都市消费报的驻市记者,景德镇日报、景德镇广播电视台、瓷都晚报、景德镇在线和交通音乐台的记者,景德镇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长庚,将作为此次新闻发布会的新闻发言人,给大家介绍近期对我市陶瓷历史博物馆有关问题的调查情况,并回答各位记者关心的问题。

  新闻发布会现在开始,下面先请陈长庚部长向大家介绍情况。

  [陈长庚]: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的朋友们:

  去年11月27日,市委、市政府就陶瓷历史博物馆有关文物流失问题,成立了专题调查组。经过一个多月时间的详细调查,该馆的主要问题及相关责任己基本清楚。现将有关问题作一个通报:

  陶瓷历史博物馆是我市文化局下属的旅游单位,严格地说,它是一个通过易地集中搬迁,布局为明、清两大古建筑群的旅游景点。自一九九0年,我市成立陶瓷考古研究所后,馆内文物基本上都移交给了研究所,所剩1000余件够不上文物等级的藏品,一部分用于陈列展览,大部分存放在仓库内,并建立了藏品帐目,实行了帐物分人管理。但是,由于陶瓷历史博物馆的领导干部认为该馆是以保护明、清古建筑群为主,馆内藏品价值较低,不重视藏品的保管工作,加上管理人员素质不高,工作责任心不强,管理制度不健全,在藏品管理上确实存在着一些混乱现象。 

  通过调查组的专业人员进行全面核查,核实馆内现存藏品为1435件。其中,陶瓷1073件,杂件104件,书画258件。另外,有帐无物的117件,其中,陶瓷96件,杂件15件,书画6件;并发现有物无帐的159件。在有帐无物的96件陶瓷中,3件为新仿瓷器,其余陶瓷经专家认定,没有一件具备文物保藏价值。

  去年9月,市检察院根据群众举报,通过立案侦察后,逮捕了馆内一名工作人员。现己查明,这名工作人员在担任保管员期间,遗失了珠山八友8幅书画,这些书画不属于文物。该案正在继续审理之中。另外,去年10月31日,该馆又有2名职工被刑拘,但是,这2名职工的刑拘与馆内藏品流失无关,属其他涉嫌案件,并仍在审理之中。

  以上就是陶瓷历史博物馆所谓“大量文物流失”的传言,经调查组调查后的真实情况。 

  社会上传说“流失中国彩印之父—明代金陵十竹斋主胡正言的墨宝”的情况。真实情况是,陶瓷历史博物馆从未保管过这一文物,而这一文物至今还保存在市文物商店。

  社会上传说“清代何绍基《行书七言对联》和清代汪友棠《花鸟四挂屏》各一幅己流失”的情况。真实情况是这2幅文物均为婺源县博物馆保存。只是1999年2月—3月,陶瓷历史博物馆曾经租借展出,展出后己归还,目前,仍完好无损的保存在婺源县博物馆内。

  社会上传说“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和郑板桥的石竹图”流失情况。经调查,我市没有一个人接触或看到过这两件文物,纯属空穴来风。

  有传媒报道,陶瓷历史博物馆流失明代古尸的口含金钱和首饰。经查证,1985年5月,浮梁县兴田乡有人盗掘古墓,发现一具400多年前的女尸。当时,有关文物部门和专家对古尸进行了处理,移到历史博物馆展出,当时,没有发现古尸有口含金钱和首饰,这具古尸年代较近,没有保存价值和研究价值。

  [陈长庚]:有传媒报道,在1989年文物统计报表中,出现“7800件”统计数字,流失文物达“200”多件。据查实,陶瓷历史博物馆正式建帐于1990年,当年统计数字直至1992年均为961件,馆内实物和帐册均没有达到7800件之多。市检察院在审理调查初期所发现的遗失200多件藏品,经深入调查,又找回瓷器122件、字画7件、杂件10件,尚有79件没有找回,而且均不属文物。

  有人说,陶瓷历史博物馆“27名高级人才被迫下岗”。经查证,该馆具有副高以上职称的仅有3人,而且全部在岗。

  还有消息报道,“报道历博遗失文物消息的《信息日报》,当天在景德镇被人恶意收购”。经广泛调查,此事纯属虚构。

  [于秀亮]:谢谢陈长庚部长,下面请各位记者提问。

  [江西日报记者]:我是江西日报的记者,请问陈部长两个问题,陶瓷历史博物馆是文物收藏专业单位吗?景德镇市的文化单位有哪些?谢谢!

   [陈长庚]:陶瓷历史博物馆是旅游单位,不是文物保护单位.馆内藏品总共流失69件,没有文物。
    我市的文物保护单位主要是陶瓷馆、陶瓷考古研究所和市文物商店三家。

    [瓷都晚报记者]:陈部长,您好!我是瓷都晚报的记者。我想问:景德镇市陶瓷历史博物馆是否有珍贵文物流失?现在社会上流传说的“市陶瓷历史博物馆流失文物200多件”是否属实?谢谢!

  [陈长庚]:经过目前深入调查,已找回150多件,没有找回的有60余件。但没有一件是文物,全部是藏品。

  [景德镇日报记者]:我是景德镇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陈部长,针对陶瓷历史博物馆发现的问题,我市正在做的和正准备做哪些工作?

  [陈长庚]:目前陶瓷历史博物馆发现的问题跟社会上传说的“大量文物流失”不一样,只有少量的藏品流失,这是个性质问题。即使是少量的藏品流失,但我们也发现存在着管理上的问题,在管理队伍上素质不高、在管理制度上不健全,特别是有帐无物、有物无帐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管理上比较混乱,同时这段时间社会上的传说造成了很坏的负面影响。前不久,市委、市政府已对该馆的馆长、副馆长、馆长助理等进行免职处理,重新任命了两个副馆长,并派出工作小组进驻馆内进行清理整顿。我们决定把藏品一件不留,全部移交给陶瓷馆。并准备投资2.6亿元修建一座馆藏丰富、国际一流的“中国陶瓷博物馆”。

  [景德镇在线网站]:陈部长,您好!我来自景德镇在线网站。您在前面的通报中讲到了通过查找陶瓷历史博物馆的问题发现了工作中的不足,请问不足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陈长庚]:主要不足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班子不团结现象,队伍内部一些人不负责任、乱讲话、扰乱视听。二是管理队伍素质不高,责任心不强。三是管理制度不健全、漏洞太多。“历博”的班子集体对“历博”事件负有责任。来源:景德镇在线)

 

  裴氏点评:

  记者调查和官方说法相差甚远。记者调查有偏离事实之处,官方说法有轻描淡写之嫌。至今此事还是疑云密布,我们只能用自己的头脑去分析判断

  新闻发布人(即景德镇市宣传部长)的讲话可信度有几分?以下几点仍不能令人释疑:

  1、“景德镇陶瓷历史博览馆”的定位确如部长先生所说,是“我市文化局下属的旅游单位,严格地说,它是一个通过易地集中搬迁,布局为明、清两大古建筑群的旅游景点”“陶瓷历史博物馆是旅游单位,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吗?这里曾经收藏的东西只是没有文物价值的“藏品”,还是有“文物”?不妨看一下文化部所属《中国文化网》的介绍:

  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是中国陶瓷专业博物馆。在江西省景德镇市瓷都大道盘龙岗。1979年筹建,1984年10月 1日正式开放。

  该馆馆区范围达83万平方米。馆区内有古窑建筑群和清代民居建筑群。古窑作坊内,有瓷工进行手工制瓷技艺表演,烧制仿古瓷;清代民居建筑内,有景德镇陶瓷发展史和书画展览。民俗建筑内,有景德镇瓷业民俗展览。

  该馆现有馆藏文物5000余件,其中一级文物 100余件,尤以永、宣官窑及元瓷器和元青花工艺技术标本为多。宋影青龙虎枕,采用镂雕与挖雕结合;元青花梅瓶属元青花中的精品;明宣德青花海兽大盘,直径72厘米,为当年御窑专制品。

  2、藏品到底有多少?“7800件”这个统计数字出自江西省文化厅1990年所编《1989年度江西省文化事业统计资料》)并非记者道听途说或者捏造。而据新闻发言人宣布:同样是1990年(直至1992年)博物馆的帐面上却均是961件。我们是相信江西省文化厅当年的统计文件,还是相信事发后,从博物馆的帐面上看到的数字?江西省文化厅的原始文件可靠,还是博物馆在事后才找到的帐册可靠?

  “7800件”对一个市级博物馆来说,并不算多(一般市级博物馆的藏品起点都在1万件以上,“文物大省或文物大市”的博物馆收藏量则远远高于此数,有的县级博物馆的藏品数量也不乏1万以上者),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现在帐面显示961件,还不足1千,似乎太“空”了,所以我认为江西省文化厅文件上的统计应该更可信些。

  3、新闻发言人说:发现的明代古尸没有口含金钱和首饰,而“全国著名的考古专家白焜告诉记者,多年前他曾经参与发掘了一具明代女尸。发掘时,古尸的口中含有一枚金钱,身上还穿戴着一些衣服和首饰。发掘后不久,古尸的躯干就被博物馆卖掉。从此,金钱和那些衣服首饰也蹊跷地失踪了。”我们该相信部长的话,还是该相信曾经参与发掘著名考古专家的话?是著名学者比政府官员诚实,还是政府官员比学者更诚实些?

  4、新闻发言人说:社会上传说‘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和郑板桥的石竹图’流失情况。经调查,我市没有一个人接触或看到过这两件文物,纯属空穴来风。”,而“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的一位老员工对记者说,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发掘时间大约在1986年10月,地点就在博物馆后面一群古建筑的废料中,当时他就在工地亲自见证了这件事情。事隔一年后,庐山举行‘江西省历史文物精品庐山博览之夏’活动,唐伯虎的侍女图折扇是当时景德镇陶瓷历史博物馆送展的作品之一。因为发掘了这把扇子,大家不仅领取了20元至50元不等的奖金,许多职工还轮流到庐山参观了博览会。这位老员工还向记者出示了当年第二批同事到庐山参观时的合影。对于这些话的真伪,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可以承担法律责任,并且为记者留下了字据。”那么我们该相信老员工的话,还是相信部长的话?是老员工在撒谎,还是政府官员掩盖真相?

  5、新闻发言人说:遗失了珠山八友8幅书画,这些书画不属于文物。”《文物保护法》对文物有“三个价值”的认定(即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请问珠山八友的书画有没有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如果是有的话,为什么“这些书画不属于文物”?

  ……

  面对新闻发布会疑惑远不止上面数点,懒得一一分析了。

  此事最终可谓不了了之。不妨注意这么一件事:曾经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江西省优秀博物馆、被称为中外古陶瓷爱好者参访胜地的“景德镇陶瓷历史博览馆”已经从地球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景德镇陶瓷民俗博览馆”,在这个新馆中,已经没有了古陶瓷陈列室(目前只有“景德镇陶瓷民俗展”“瓷都赞瓷碑长廊”“历代窑炉陈列”“系列瓷板画—制瓷图”“表演项目—瓷乐”5项,全为模型和现代瓷艺,果然“没有一件文物”了。与曾经收藏大量文物的“历史馆”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尽管地址还是不变)。这样,文物失窃案的法律主体不复存在,公诉机关没有了起诉对象,检察院可以撤案了,涉案的人员(不应只是一个小人物陈迪宽吧)也可以高枕无忧了。这实在是息事宁人的妙计,可见江西省政府官员执政能力的高超,轰动中外的文物失窃案就这么容易地被当地政府官员“摆平”了。陈迪宽这只替罪羊也没事了,原来的馆长在新馆(即“景德镇陶瓷民俗博览馆”)仍然当他的法定代表人。

  有一个现象也值得深思:身为景德镇陶瓷历史博览馆办公室副主任的陈迪宽竟然“对文物知识一窍不通”“陈迪宽从不爱好文物,甚至连文物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这位“连文物的基本常识都不懂”的30岁的小伙子怎么被任命为一个市直博物馆(而且是全国知名博物馆)的办公室副主任?当时只有初中文化的他进入博物馆竟然是“世袭”(“顶替”)了他爷爷的位置才进来的,这种不必通过考核而进入“单位”的“荫补”制度,曾经是文博系统人员的一个主要来源,它造成了国有博物馆学术力量的先天不足。尽管“荫补”制度随着社会进程的推移,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但中国文博体制的其他弊端仍大量存在(如官员任命制度、文物征集制度等等)。

  震惊中外的文物失窃大案早已经化为一缕清烟,飘散的无影无踪了。所有的证据将随岁月的流逝而灭失无遗。两年前当地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为此大案画了一个“圆满”的圆。但我们是否窥见这个圆的中心其实是一个黑洞,一个制度的黑洞,这一深不见底的黑洞遍及中国的权力不受制约的每个角落,它正在疯狂地吞噬人民的财产和国人的良心。

  不知正直敢言的著名学者白焜先生和那位“表示可以承担法律责任,并且为记者留下了字据”的老员工以及同样被称为“队伍内部不负责任、乱讲话、扰乱视听”的其他同志如今处境如何?我相信这些值得尊敬的目击者、亲历者站出来说话的动机是光明正大的,是出于对国家优秀文化遗产流失深感痛心的正义之举,而不是所谓的“诬告”和“破坏团结”。即使他们所言不完全符合事实,也非有意。而其符合事实的部分,不应因有部分不符进而一笔勾销,全盘否定。然而,从此事的终草草收场可知学者和民众的声音已经被政府的高音喇叭淹没,正直敢言的人们可能面临困境甚至险境,在此也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祈祷平安。

  对于前辈学者、古外销瓷和陶瓷材料及陶瓷文献研究的资深专家白焜先生我更有发自内心的敬佩,如今文博界能不计个人得失、不屑与官方保持一致而站出来讲实话的老前辈几乎绝迹了。白老此举堪称真正学者的典范,晚辈愧不能有所作为,只能献以心香一瓣并祝愿白老今后的人生旅途一路顺风,永远无忧。

    

  近年监守自盗案件:

  2001年6月,震惊文物界的新疆博物馆文物失踪案告破,原新疆博物馆考古部副主任、副研究员黄小江以珍贵文物流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涉案10件文物中包括9件国家一级文物。

  2002年9月29日,荆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盗窃战国时期“带鞘玉首铜剑”等荆门博物馆所藏国家一级文物,对该馆副馆长王必胜、王传富等人提起公诉。

  2002年年末承德市公安局经过调查查实:承德原外八庙管理处文物保管部主任李海涛早在10年前就开始监守自盗,经其手流出的文物超过百件,其中很多已流入国际文物市场,在拘捕李海涛当晚,还在其家中发现了20多件尚未出手的文物。

  2003年2月19日,遂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丽水遂昌县文管会干部罗某《刑法》中的失职造成珍贵文物流失罪。遂昌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发现,1996年至1997年期间,遂昌县公安局因为办案需要,多次向该县文管会借用文物。1997年,时任遂昌县文管会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工作)的罗某,在明知借用国家二级文物必须经过浙江省文物局审批的情况下,没有履行任何审批手续,便把一对国家二级文物南宋青瓷长颈瓶出借给遂昌县公安局。遂昌县公安局在办案结束后归还文物。在此期间,罗某在珍贵文物出借与回收的交接手续上均不完备。2002年8月22日,经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现存的两只青瓷长颈瓶,一只为粘合修复,一只为非文物,均不是遂昌县文管会馆藏文物。出借的文物在归还5年后,才发现已被人调了包。杭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对这起调包案作了4种推测,不排除罗某监守自盗(掉包)嫌疑。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