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四十五)

2006年

 

3月1日  星期三

  韩国客图象送鉴瓷器5件:青瓷刻花三足熏炉青花狮子纹罐;成化款青花釉里红鱼纹碗;青瓷楼阁谷仓;青花开光山水纹章图盘。均为赝品。

  江门客图象送鉴瓷器21件:白瓷划花梅瓶、白瓷划花盘口瓶、钧瓷长颈瓶、钧瓷扁瓶、万历款五彩人物图盖罐、青花人物图盖瓶、釉里红缠枝莲纹大碗、青花莲池鸳鸯纹带盖梅瓶、青瓷刻花花卉纹梅瓶、钧瓷堆塑瓶、青瓷三登壶、青瓷弦纹瓶、青瓷莲花托碗、青花瓜果纹大盘、宣德款青花开光龙凤纹高足碗、青白瓷印花龙凤纹三连葫芦瓶、大元国至正八年款青花人物图梅瓶、青花缠枝莲纹狮钮盖罐、青瓷八方贯耳瓶、青花缠枝莲纹玉壶春瓶、龙泉青瓷碗,均为现代赝品。

  天津客图象送鉴二件:青花缠枝莲纹罐、白釉划花莲子罐,均为赝品。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十六)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恭进御制诗瓶及自拟新样瓷器奏折

乾隆八年九月十七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仰蒙恩命,管理九江关务,仍监造瓷器。奴才恭折奏明,每岁于春秋二季,将关务暂交九江知府管理,奴才亲赴厂署经理瓷务,岁为常例。嗣复于乾隆七年十一月内,奴才具折辞关就厂,钦奉朱批:“仍令汝管关务,窑厂多住几日亦可,钦此。”奴才虽钦遵谕旨,每次到厂,得以多住几日,将瓷器逐细从容办理。 今正当秋季赴厂之期,于八月二十四日接到养心殿造办处来文,恭录御制诗一首,钦奉谕旨,交奴才照前造挂瓶款式制造数件。奴才钦遵之下,随前赴窑厂,与协造之催总老格,敬谨制造。现得挂瓶四对,共计八件,恭赍呈进。所有厂内应造瓷器,亦与老格逐件细加讲究,现在制造外,奴才因钦奉前旨,仍得在厂多住时日,料理宽裕,复出蝼蚁臆见,自行画样制坯,又拟造得新样瓷件一种,一并进呈,恭请皇上教导指示。 

  再,奴才自旧年十月内以及本年三月间,与今在厂节次拟造得之新样,悉系奴才愚昧之见,并非有成式摹仿。恐未能适用,上合圣意,且烧造钱粮岁有定额,复不敢擅用,以致靡费,故所有新样,皆奴才自出工本,试造进呈,仰祈鉴定。如有适用,应行照式制造者,嗣后当与奉发各瓷一体钦遵造办。 

  谨缮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朱批:览。

  裴评:阅读此奏文可制唐英除完成朝廷“出样需索”的御用瓷器外,也有自己“自行画样制坯”的“原创作品”上呈。 而且还是自己掏腰包烧制,并无侵公媚上之举,亦属难得。

 

 

3月2日  星期四

  天津客加急图象送鉴二件:释迦牟尼铜佛(现代作品),青花缠枝莲纹罐(现代赝品)。

  宜宾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青花花卉纹杯,清代杂窑。

 

  历代德化窑名人录(二十五)                           近代·孙为创

    孙为创(1858-1927),字存基,号锦春画士,又号歧山氏。生于清咸丰八年,卒于民国十六年。德化浔中镇隆泰村乐陶人,晚清至民国间德化著名瓷绘家、壁画家。自幼习画,闻名乡里,及长从事陶瓷绘画和寺庙宫观壁画,均极生动传神。

  民国初年,省调查委员会委员郑焜倡导“改造德化瓷成型与彩画工艺”,集资在兴南街创办瓷器收购加工公司,孙为创应聘创办彩画装饰工场,进行瓷彩改革。主导产品由釉下青花改为五彩,并试验镀金或涂电光水的釉下彩,画面为之一新,德化瓷订货因此大增。孙为创的瓷彩作品参加南洋星架波(新加坡)陶瓷装饰画展赛会获优等奖,名声大振。至今德化、永春等地寺庙尚存其壁画作品,如隆泰村龙图宫有其创作的八仙图、异花艳秋图、龙吟虎啸图、合境平安图、千灾扫去百福招来图、双凤牡丹图、吉庆如意图、双龙戏珠图等,因其艺术价值而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复擅纸本绘画,其仙道图、山水、花鸟图均有可观者。

 

  

 

3月3  星期五

  深圳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青花人物图缸,现代赝品。

  

  历代德化窑名人录(二十六)                           近代·颜明远

   颜明远(1761一?),又名师尚,字永志,号植斋。德化县三班泗滨人。清代德化瓷彩装饰艺术家,书画家。

  清乾隆二十六年生于古瓷都德化著名瓷村泗滨一仕宦家庭。祖父颜英绳、父颜廷奏均为太学生。明远自幼聪敏好学,俱艺术天赋。及长,科举不利,遂专志书法绘画,研习陶瓷装饰艺术,从事瓷饰画面创作。其诗画、书法、篆刻称名一时。陶瓷器皿经其点染装饰,别具韵致,颇获顾客青睐,畅销海内外,泗滨以至德化瓷业也赖其非凡技艺而名声更著。

  明远壮游台湾,因其书画驰名,闻者不远千里而求其墨宝。时人有“非颜某之画幅,虽古名书不雅观也”之赞。时台湾淡水县令符某闻知颜明远声名,爱慕其才,屡延请其任职。明远均婉辞之。

  其后,明远归居“明远斋”,继续潜心丹青研究,传授陶瓷装饰艺术,其生平“和蔼柔厚,清雅拔俗,怡情诗画,不慕利禄,蕴蓄乎内而不求于外”,其风规雅致颇受时人称颂。其画作诸如麟凤龙虎、百鸟飞鸣、双鱼击水、八仙耕织等曾为后人所珍藏。著有《写生诗画》、《明远诗集》。卒年不详。

 

 

3月4日  星期六

  哈尔滨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青花海水龙纹八棱梅瓶,现代赝品(仿元青花)。

 上海客加急图象送鉴5件:霁蓝金彩象耳尊(现代赝品),景泰蓝凤穿花纹碗(民国),青花矾红莲塘纹缸(待定),孔雀蓝釉瓷瓶(现代赝品),霁蓝胆瓶(清末-民国)。

  北京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青花山水人物图玉壶春瓶、易定款白瓷划花玉壶春瓶,均为现代赝品。

  读《林散之笔谈书法》,老生常谈为多,甚少发明。林散之大抵是实践派,虽不尚空谈,但理论上实无建树,所谈都是民国以前书家反复说过的话语。其书法大师的地位应是就其书法作品而言的。林散之的书法是现代书法史上一个高峰,在现代很少有人超越之。

 

3月5日  星期日

  昆明客图象送鉴一件豆青釉开光青花山水图瓶,现代赝品。

  

能否根据简化字来判断器物年代?

  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器物上出现《汉字简化方案》上的简体字,必定是现代物品,因为《汉字简化方案》是1956年公布的,过去用的是繁体字。其实这是一种很浅陋武断的见解。《汉字简化方案》上的简体字有很多是历史上曾经存在的古字,它们比后起的与之对应的繁体字还要“古”。而简体字的历史也决非只断断50年。

  简体字在殷商甲骨文中已经出现,两汉之际大量出现,其后历代均有。政府颁布的简化字也不始于1956年大陆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1956年1月28日,《汉字简化方案》由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31日在《人民日报》正式公布,在全国推行。这个方案共计简化汉字517个,简化偏旁54个,并废除了近400个异体字。)。早在1935年8月21日,由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采用钱玄同主编的《简体字谱》草稿的一部分,颁11400号令,公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列出324字。其中大半与大陆现行简体字相同,当年10月,国民政府由主席、行政院长、教育部长联署,颁布第744号训令,其后行政院颁发第5378号训令,教育部也颁发第14397号训令,推行《第一批简体字表》。这应是历史上由政府公布的第一个简体字表。这套方案后来据说因遭到戴季陶等人的反对,于第二年2月通令收回。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的简体字运动停顿。国民政府偏安台湾后,1953年9月,国府考试院副院长罗家伦发表讲话说:“欲保存中国文字,则必须简化,使广大民众易于学习”。1954年3月,他又在《中央日报》发表长文《简体字之提倡为必要》,后来印成《简体字运动》单本。1969年6月,何应钦在国民党中央十次全会上提出《整理简笔字案》;蒋介石先生指示:“本案至为重要”、“有关单位约集专家学者,组成专案小组,运用科学方法,审慎详加研究。”1979年3月“教育部”公布《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和《标准行书范本》时,选用了乃、才、吃、灶、床等大量简体字。1980年“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发行《标准行书范本》,在4010个常用字中,有563个与大陆简化字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131个相似。

  由于简体字有上述源远流长的历史,故仅根据器物是否出现简体字来作为判断器物时代的一个“灵丹妙药”就很危险。那么器物上的文字(字体)是否对文物鉴定就毫无意义呢?非也。器物上的文字(字体)对判断器物年代意义重大,但不应是根据其上文字的简繁与否,而是根据这些文字(字体)在历史上出现的时间(即某字最早出现的时代和流行的时代)来判断。熟知文字学的人都知道:汉字的演变发展呈现两种趋势:趋简和趋繁。所以并非“繁在前,简在后”这么简单,有时是相反“简在前,繁在后”。


  
3月6日  星期一

  上海客图象送鉴一件 乾隆唐英款青花山鸡牡丹图盘,现代赝品。

  湖南客图象送鉴3件白瓷印花碗(北宋·定窑系),青瓷双系壶(现代赝品),吉州窑盏(现代赝品)。

  晨起得数章,比来心事都赋其中矣:

 

感言

问我胆何大,腹书谁比肩?

又曾观万剑,游刃笑米颠。

判笔在余手,良知系我心。

不为宵小用,头上有神明。

举头天外望,无我这般人。

庸辈惟然诺,吾侪情不忍。

不忍又何为,牝牡颠倒久。

敢移董圣笔,冒讳写春秋。

(自注:董圣,谓董狐也。)

俗子不余知,诬余哗众取。

面讥一笑对,夏豸岂冰语?

我虽狂狷客,本色是书生。

惩恶固无力,岂悭呐喊声。

青天白日事,霁月光风心。

知我是良友,毁吾亦无嗔。

鉴赏雕虫技,豪杰不齿为。

耽斯倏廿载,远志且成灰。

 

 

3月7日  星期二

  上海客图象送鉴一件乾隆款粉彩花卉图瓶,现代赝品。

 

3月8日  星期三

  日本客图象送鉴一件王铎款行书轴,赝品。

  “潘公石”实胎息于渐江,但主要只是取其山石的形态(如几何造型、空勾少皴等),用笔则是潘天寿自己的路数。渐江勾匡基本是中锋,秀逸郭为格;潘天寿的匡郭则中锋、侧峰兼用,乱头粗服,以雄浑为格。“潘公石”善染,喜用赭石,有层次感,又能色中见笔,而不是一味平涂,颇有以染代皴的味道。并且必留不染处,类似西画的“高光点”(小块碎石则常不着一色,纯为白石)。伪潘画常忽视“潘公石”在染法上的上述特点,一味满涂,没有层次感,不见“皴味”,也不见留白。潘天寿的点苔则深受石涛影响,形态多样,极具变化。伪潘画也常在点苔上露破绽。(答南京画友书)

 

3月9日  星期四

  赤峰市客图象送鉴一件钧釉水盂,现代赝品。

  内蒙客图象送鉴 釉里红象棋子、青花象棋子各一枚,现代赝品。

  韩国客图象送鉴瓷器5件:青花山水图观音瓶、五彩龙凤纹花口大碗、三彩双鱼瓶、青瓷双系壶、青瓷带流洗、成化款青花花鸟图瓶、白瓷莲瓣纹罐,均为赝品。

  武汉客图象送鉴一件钧瓷长颈瓶,现代赝品。

 

 

3月10日  星期五

  泰国客实物送鉴两件银镏金执壶、青玉貔貅,均为赝品。

  石壶和黄秋园都是身后才被人挖掘出土的大家,但我更爱石壶。黄秋园跳不出王蒙藩篱,石壶则冲决罗网,无法无天。石壶的格调应该是高于齐白石的。他说:“我死之后,我的画肯定会光辉灿烂——那是不成问题的。”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坛有谁敢说这种话?他太“孤傲”了,但他确实有资格“孤傲”。(答北京画友书)

 

3月11日  星期六

   北京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福建官局版光绪元宝银币、青花番莲纹钟,均为赝品。

    张大千有泼色山水,论者以为是其创新之作,其实非也。其实泼色山水古人已有,清代沈宗骞《芥舟学画篇》更在理论上作一阐释,为泼色正式立名。他说:“墨曰泼墨,山色曰泼翠,草色曰泼绿。泼之为用,最足发画中气韵。今以一树一石,作人物小景,甚觉平平,能以一二处泼色,酌而用只,使顿有气象。”

 

3月12日  星期日

  台北客实物送鉴书法三件:康有为款行书四屏、林散之款行草轴、于右任款草书扇面均为现代赝品。

 

3月13日  星期一

  重庆客加急图象送鉴3件:青花人物图六方盂、红釉瓶、 铜镜,均为赝品。

  上海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镂雕松鹤纹青白玉瓶(现代作品),牛角雕兽钮章(民国)。

  韩国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青花凤穿花盖罐,赝品。

  韩国客图象送鉴7件:粉彩镏金双耳瓶、青瓷瓜棱贴葡萄纹执壶、青瓷四系翻口罐、青花龙纹折沿筒、青瓷莲瓣纹双系壶、青瓷双系瓿、五彩花卉开光人物座屏,均为赝品。

 

3月14日  星期二

  贵阳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青铜簋、青铜矛,均为赝品。

  云南省思茅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蓝料彩鱼龙寿纹瓶,赝品。

  北京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粉彩八仙图琵琶尊,赝品。

  北京客图象送鉴4件:白釉褐彩盘(赝品)、青铜鼎(赝品)、陶羊(赝品)、 陶俑(唐-五代)。

  北京客图象送鉴4件:天青釉托盏、青瓷钵、青瓷碗、青瓷暗花盘,均为赝品。

 

图538 陶俑(唐-五代)

  

吴冠中的画其俗在骨。真正俗到家了,能把画弄得这样俗气的也不容易。只要有点艺术涵养和笔墨功夫的人一定不敢这样画。难怪他要高呼“笔墨等于零”,他的笔墨确实是“等于零”啊。从笔墨的角度看,他和黄宾虹正好是现代画坛的两极。他的画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中国画,从他的作品看,他对于中国艺术的理解基本上也是“等于零”的。那么他的画算不算“西画”或“现代艺术”呢?又不是,其与古典西画固然不类,即以现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的理念来进行创作的人也决不会创作出这种作品出来,从吴画中也可看出他对现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也没有任何基本操练。正所谓“不中不西”。有人说他的画如面包师用奶油管子在生日蛋糕上挤出来的蛋糕画,点线交织,色彩缤纷,欢快喜庆。故虽是“抽象画”,由于画面欢快喜庆,仍为老百姓喜闻乐见,所以 市场十分看好,但毕竟不登大雅之堂。

  陈传席说:“不懂传统而浅薄的人多了,他们需要吴冠中,吴冠中的市场也就大了。部分国外人也不懂中国深厚的传统,也需要吴冠中,于是吴冠中在国外也有了市场。”似乎是这样。但还有一种情况:不懂现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的国人误认吴冠中为现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的大师;不懂中国艺术的外国人又误认吴冠中为中国艺术的大师。岂知老吴两边都是门外汉。两不沾边,又两边得便宜,也许正是不懂艺术而又附庸风雅的浅薄者占多数之故吧?

  吴画正如我们小时玩的万花筒:即只在形式上变花样,而不见精神内涵和文化高度。这种画如果制成壁纸装饰房间也是可以的。所谓“当代画坛四大歪门邪道之首”大概也是言之有故也。(答杭州画友书)

 

3月15日  星期三

  纽约客图象送鉴青铜器4件:饕餮纹青铜鼎、青铜剑、青铜熏炉、青铜瑞兽葡萄镜,均为现代赝品。

  

文物鉴定运用避讳字例:

  《格古日记〉上期(第44期)辑有《古书避讳数例》,顷有不少读者来信表示极感兴趣,并建议继续搜集整理以为古玩鉴赏之助。避讳学为一专门学问,常用于训诂和古籍整理,而文物鉴定运用避讳学原理之重要性,迄今仍为鉴赏界所忽视,而从事文物鉴定不懂避讳学实在是很危险的,这里的道理就不必多说了。故从本期起陆续纂集有助于文物鉴定的历代避讳字例,以求教于读者诸君。纂写时参考了清代以来比较有影响的避讳学专著三种:《经史避名汇考》(清周广业)、《历代讳字谱》(民国张惟骧)、《史讳举例》(近代陈垣),引用时均注明出处(分别简称《汇考》、《字谱》、《举例》),以示不掠前人之美,未注明出处者则为本人读书和格古心得。历代避讳字数量不少,今搜集原则为与文物鉴定相关者,无关或关系不大者则不选,以符题义。由于学识所限,舛误和疏漏必定不少,尚需海内外方家教正。

一、宁

1、唐宪宗李纯长子、惠昭太子名宁。避公讳。

  元和五年二月“戊子,礼院奏东宫殿閤名及宫臣姓名,与太子名同者改之,其上台官列、王宫爵士无例辄改。从之。(《旧唐书·宪宗纪上》)

 

2、宋徽宗时有死囚名宁。时人避憎讳。

  仲弓之弟即幼安,始名宁,后以有犯法抵死者,故易名襄,而仍旧字。(《玉照新志》卷四)

 

3、清宣宗姓爱新觉罗名旻宁(道光皇帝),避国讳。

  咸丰四年,谕以“甯”字代。(《字谱》)

 

二、璋

1、宋吴廷祚父名璋。避嫌名“章”(家讳)

    宋初,(廷祚)加同中书门下二品,以其父名璋,故避之。(《宋史·吴廷祚传》)按:全称应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避吴廷祚父嫌名省称同中书门下。

 

 2、明太祖姓朱名元璋,避国讳“璋”(偏讳)、“章”(嫌讳)。

    广业族叔五重公,初名启璋,改宗彝。中崇祯己卯举人。(《汇考》卷二三)

    方国珍兄国璋,《草木子》作“国彰”。(《汇考》卷二三)

    王礼《刘士能已知字说》云:“友生刘汉章,以避御名,易字已知,而名曰莫。征予一言,说其义,以告四方亲旧,使知今昔称名之殊而非两人也。(《麟原文集·后集》卷一一》)

 

三、瓘

五代吴越文穆王姓钱名元瓘。避嫌名“贯”字。

  钱元瓘据浙,浙人以“一贯”为“一千”。(《猗觉寮杂记》卷上)

 

四、烨

清圣祖仁皇帝姓爱新觉罗名玄烨。避国讳“烨”(偏讳)、“晔”(讳)。

  《会典》中载:恭遇圣祖仁皇帝讳……下一字敬讳作“煜”字。(《南省公馀录》卷四)

 ( 清圣祖玄烨)“称范晔为称蔚宗(《举例》卷八)

  唐昭宗姓李名晔,清陆费墀《帝王庙谥年讳谱》改为“煜”。

 

五、镇

1、唐柳宗元父名镇,避家讳不书。

  《河东集》无“镇”字,避父名。(《汇考》卷三七)

2、明英宗姓朱名祁镇。避偏讳“镇”(国讳)

  《郑氏政书》书……宣宗宣德三年二月,立皇长孙祁某为皇太子。(《汇考》卷二三)按:“祁某”就是“祁镇”也。

  会昌侯孙镇,成化中以名犯英庙讳,上为改曰“铭”(《汇考》卷二三引《续通考》)

  天(启)崇(祯)间“镇”皆改用“填”,如填抚司、填守官之类。(《汇考》卷二三)

 

六、钧

明神宗姓朱名翊钧(万历皇帝)。避偏讳“钧”(国讳)。

  今万历皇帝讳翊钧,用古“銁”。(汇考》卷二三引《六书正义》)

  (元代钧州)万历三年四月避讳改曰“禹州”。(《明史·地理志》)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