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四十六)

2006年

 

3月16日  星期四

  泰国客图象送鉴象牙圆雕八仙一组,现代作品。

  厦门客图象送鉴瓷器4件:雍正款金地珐琅彩双龙纹螭耳瓶、青花松竹梅纹三系把壶、宣德款蓝釉碗、汝瓷瓜棱瓶,均为赝品。

  云南客图象送鉴赵少昂款花鸟册页一开,赝品。

  古人于避讳有许多可笑、可恨、可叹之事,今仅以读书所及,拈出数则,复加以解释评论,亦可为鉴赏之助云:

  

古代避讳故事(一)

(王慈)少与弟俭共学书。谢凤子超宗候僧虔,仍往东斋诣慈。瓷正学书,未即放笔。超宗曰:“卿书何如虔公?”慈曰:“慈书比大人,如鸡之比凤。”超宗狼狈而退。十岁时,与蔡兴宗子约入寺礼佛。正遇沙门忏。约戏慈曰:“众僧今日可谓虔虔。”慈应声曰:“卿如此,何以兴蔡氏之宗?”(《南史·王慈传》)

  裴按:这是两段以“家讳”互相戏谑和攻难的故事。第一段发生在王僧虔的儿子王慈和谢凤的儿子谢超宗之间。谢超宗问王慈你的书法和你爸爸虔公(僧虔)比怎么样?王慈认为谢超宗的问话直呼其父之名,为不敬之举,于是回敬他道:“我的书法比父亲大人,就像鸡和凤相比。”话里巧妙地嵌入谢超宗之父谢凤的名字。第二段发生在慈和蔡兴宗儿子蔡约之间。两人同去礼佛,正碰到和尚做法事。蔡约就对王慈戏言:“和尚们今天可是很虔诚啊”,用“虔虔”一辞故意触犯王慈父亲王僧虔的名讳,而王慈也未示弱,立即针锋相对道:“你这样(轻薄),怎么能振兴你们姓蔡的宗风呢?”其话里的“何以兴蔡氏之宗”,正触蔡约之父蔡兴宗名讳。

 

3月17日  星期五

  台北客实物送鉴2件:白玉如意(民国)、东坡款竹石图轴(民国赝品)。

 

历代德化窑名人录(二十七)                           现代·其读

   其读(1910一1969),又名金读,字勤明,以字行。德化窑现代瓷雕名师,全国第一次工艺美术艺人代表会代表。

  苏勤明出生于德化水口镇山坪村。因家贫,三岁时被瓷雕名师、“蕴玉瓷庄”主人苏学金收养。十岁,养父苏学金沉疴不起,乃托养于瓷雕名师许友义,并从许友义学艺。学成又遵许友义之命,返回苏家振兴“蕴玉瓷庄”。其作品吸取苏、许二家之长,并最终形成自己的风貌。1936年,大型瓷雕《关云长》荣获福建古今陶瓷珍品展览品评会优等奖。成名之后,其瓷雕作品畅销海内外。1953年入德化瓷厂传艺并任雕塑组组长。1955年,其作品入选德国来比锡国际技术展览会。1956年以后,受同事王藏慧等人的影响,创作题材大为拓宽,人物造型也借鉴了现代解剖学和透视学原理,风格有所改变。

  其作品传统宗教题材的有各式观音和三大士、如来、弥勒、八仙、王母等;神话故事有牛郎织女、天仙配、天女散花、麻姑晋酒、哪吒闹海、王母舟、八仙舟、寿星等;历史典故有苏武牧羊、昭君出塞、班超投笔、木兰从军、姜太公、孟姜女、穆桂英、梁祝、陈三五娘、红叶传书、丽君脱靴、红娘送柬、琵琶女等;历史人物有司马迁、关羽、祖冲之、张衡、僧一行、郑成功等。还有瓷盆景,如菊花、玫瑰、山茶、梅花等。现代题材有青春、白毛女、杨子荣、和平万岁、长征路上、瓷城风光、瓷城女工、火箭游月宫、农业八字宪法、瓷器舞、披纱少女等,有的配合当时政治宣传的需要,流于直白、浅露,艺术水平反而不如传统题材的作品。其大型作品在50年代后有进一步提高,如36吋麻姑献寿、48吋观音、64吋关汉卿等显示烧制大型瓷雕作品的技术难关的逐步突破。又创制透影杯、仿青铜浮雕礼品瓷等,均富创意。苏勤明作品先后被选赴英国、德国、日本、法国、前苏联、伊拉克、加拿大、黎巴嫩等展览,颇受好评。苏勤明培养的弟子有苏清河、许金盾等,其子玉景、玉峰亦传家艺,并有成就。其裔孙苏又好等复以“蕴玉”为名,创办工艺瓷厂,遂使蕴玉”瓷艺自苏学金创始,绵延四代,跨越百年。

 

 

3月18日  星期六

  北京客图象加急送鉴一件藏传佛教石雕,明代。

  深圳客图象送鉴2件:青花松竹梅纹长枕、宣德款花卉纹穿耳鸟食瓶,均为赝品。

 

古代避讳故事(二)

  文宗对翰林学士,因论前代文章,裴舍人素,数道陈拾遗名。柳舍人景目之,裴不觉。上顾柳曰:“他字伯玉,亦应呼陈伯玉。”(赵璘《因话录》)

  裴按:唐文宗叫李昂,与前代文人陈子昂(字伯玉,唐代著名文学家。因曾任右拾遗, 后世称为陈拾遗)名字中有一字相同。按避御名规则不得直书或直呼陈子昂原名。而这位裴素先生可谓“胆大包天”,竟然在唐文宗李昂跟前好几次直呼陈子昂原名(“数道陈拾遗名”)。急得在场的同事柳景使劲向他使眼色。但老裴似乎浑然不觉,仍然直呼陈子昂原名,评论他文章如何如何。奇怪的是,这时,皇上竟然没有“龙颜大怒”,训斥其无礼,以至将其治罪。而是转向柳景,向柳景说(实际上是要说给裴素听的):“他(陈子昂)的字叫伯玉,所以也应叫陈伯玉。”竟然不能正面纠正裴素的触圣讳之举,而使用这种旁敲侧击的办法“提醒”裴素。这样的皇帝可谓少有。李昂是一个儒雅而又懦弱的皇帝,史称其“有帝王之道,而无帝王之才”(《旧唐书·文宗纪下》),在这件事情上也可见其一斑。而像裴素这样一种兴之所至,无所忌讳的文人也是历史上少有。又据《唐会要》卷二三载,开成元年,中书舍人崔龟从奏,前婺王府参军宋昂之名与御讳同,十年不改。这个宋昂脖子也够硬了。据高宗永徽四年(653)之《唐律疏议》卷十《职制律·上书奏事犯讳》规定:“诸上书若奏事,误犯宗庙讳者,杖八十;口误及文书误犯者,笞五十。”“即为名字触犯者,徒三年。若嫌名及二名偏犯者,不坐。”这是唐朝法律对触犯庙讳的处罚规定,那么对触犯当朝皇帝御讳的如何处罚,虽不见于唐律,但肯定不会更轻了。只是裴、宋二人身处皇权削弱的唐末,又恰好碰到一个集厚道、无能、文雅、性情于一身的皇帝故而安然无事。

 

3月19日  星期日

  深圳客图象送鉴青花釉里红瓶一件,赝品。

  江西丰城客图象送鉴2件:冲天耳三足铜炉(民国)、青白瓷印花莲瓣碗(赝品)。

 

3月20日  星期一

  辽宁盘锦客图象送鉴木雕带龛佛像一件,民国。

 

古代避讳故事(三)

  国朝律:取得鲤鱼即宜放,仍不得吃,号“赤鯶公”。卖者杖六十,言“鲤”为“李”也。(唐·段成式《酉阳杂俎·鳞介篇》)

  裴按:此事又见宋代方勺《泊宅编》卷七:“唐律禁食鲤,违者杖六十。岂非“鲤”“李”同音,彼自以为裔出老君,不敢斥言之,至号‘赤鯶公’。不足怪也。”此事不独见载于笔记小说,《旧唐书·玄宗纪上》亦载:开元三年二月及十九年正月,两次下诏“禁断天下采捕鲤鱼”,则事属切凿,且更透露禁令的具体时间,即发布于玄宗开元年间也。因为唐朝皇帝姓李,所以禁止捕食鲤鱼,这荒唐的规定反映了专制皇权的蛮横无礼。好在这个规定没有被明朝皇帝效仿,否则天下老百姓就不得吃猪肉了。但从此“赤鯶公”也成为鲤鱼的雅称,被后人用于诗文之中。如苏轼《庐山二胜·开先漱玉亭》有“愿随琴高生,脚踏赤鯶公。”句;元代贡奎《登大岩》诗有:“悲来长呼赤鯶公,五湖烟波驾孤蓬。”句。

3月21日  星期二

  北京客图象送鉴唐三彩骆驼一件,赝品。

 

3月22日  星期三

  济南客图象加急送鉴神像头玉如意一件,现代臆造品。

 

3月23日  星期四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十七)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恭进万年甲子笔筒折

乾隆八年十二月初一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于十月内在窑厂办理瓷务,因是时工匠尚皆齐集,复敬谨造得万年甲子笔筒一对,循环如意,辐辏连绵,工匠人等以开春正当甲子万年之始,悉皆欢腾踊跃。更逢天气晴和,坯胎、窑火、设色、书、画各皆顺遂,不日告成。奴才即于十一月初二日回关办事,今专差奴才家人赍捧笔筒恭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裴评:这种万年甲子笔筒制作难度相当高,乃唐英为迎接乾隆朝唯一一个难得的甲子年(1744年)而操办的“贺岁工程”。这种万年甲子笔筒存世极少,现在仅知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和南京博物院有收藏。北京收藏的一件(下图)底部还是冲的。

图539 轧道粉彩万年甲子笔筒(乾隆八年唐英督造)

高12.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3月24日  星期五

  深圳客图象加急送鉴青花缠枝莲纹罐一件,元代风格,存疑,待实物鉴定。

  重庆客图象送鉴瓷器4件:青花奔马图浅碗、钧釉花口把盏、孔雀蓝黑花碗、青花开光飞鸟纹杯,均为赝品。

 

3月25日  星期六

  四川宜宾图象送鉴青花花卉纹杯一件,清代未知名小窑产品。

 

3月26日  星期日

  江门客图象送鉴10件:青铜盖鼎、错金编钟、铜貔貅、青铜双耳壶、白玉佛祖坐像、翠玉雕鲤鱼、金边粉彩春宫图高足杯、黄褐釉鱼纹皮囊壶、青瓷四系瓶、万历款红釉碗,除万历款红釉碗为民国仿品,其余均为现代赝品。

  重庆合川客图象加急送鉴三彩凉枕一件,清代石湾窑产品。

  上海客图象送鉴青花玉壶春瓶一件,赝品。

 

3月27日  星期一

  韩国客图象加急送鉴白瓷折腰碗一件,赝品。

 

古代避讳故事(四)

  韩皋为京兆尹,时久旱祈雨,县官读祝文, 专心记公家讳,及称官衔毕,误呼先相之名,公但惨然,因命重读,亦不加责。在夏口,尝病小疮,令医傅膏,不濡,公问之,医云:“天寒膏硬。” 公笑曰:“韩皋实是硬。”(《唐语林·雅量》)

  裴按:这里两段故事表现韩皋的雅量:上则是说他属下的县官在祈雨读祝文时,一心只留意“公家讳”(即“国讳”)却触犯了 韩皋之父的私讳(韩皋之父韩滉曾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故文中称之曰“先相”。) 韩皋作为孝子自然“闻名心瞿”,内心一时难过而脸色也不好看。但县官毕竟不是故犯,所以只是让他重读一遍,没有责罚他。下一则是说医生给他敷膏药,但因天气寒冷,膏药不容易化开(不濡),折腾很久。韩皋问怎么回事?医生不假思索地说:“天寒膏硬。”,话中刚好触韩皋名讳(“寒膏”与“韩皋”读音一样)。韩皋却不很介意,只是委婉而幽默地提醒他说:“韩皋(寒膏)果然是硬啊。”

  连姓带名的称呼某人是对其人的不敬(如果在后面加上“先生”“女士”等后缀,在现代则无妨),这在古今都是一样的。连姓带名的称呼某人在现代的社交场合也应该是避讳的,除非是藐视对方。但这种应具的传统礼仪规范已经被不少人忽视了,甚至在当代所谓的文化人当中,连姓带名称呼别人的也不“新鲜”了,而受者往往也不甚以为怪。其实这是缺乏教养的一种表现。在现代连姓带名称呼别人有时并非出于无知,而是要显示自己的某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如表明自己辈分大、地位高等等。殊不知这样做并得不到对方的尊重,反而视你为缺乏涵养的浅薄之人。所谓欲人敬者先敬人也。年龄比对方大的同志尤需注意克服这种“倚老卖老”的作态,否则可能导致作为“小辈”的对方在心里鄙薄之。而“小辈”对年长于自己者更不宜连姓带名称之,否则即为狂悖矣,即于平辈,也不宜这样做,除非非常熟悉深交者(也是在戏谑中偶一用之为宜)。现今“小辈”作如此不敬之称的不常见,反而是一些“老前辈”很不自重,动辄称人以姓带名,似乎不如此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年高德劭”。噫!世风真不堪也。当然,作为受者,对对方的这种不敬之称,也应推其原委,或许并非故意,而是对传统文化的陌生或世风染习之故。若非故意,则不妨学韩皋的雅量,并委婉提醒之。

 

 

3月28日  星期二

  辽宁图象送鉴6件:蓝料留白连生贵子纹玉壶春瓶、青花开光花卉纹碗、青花三星图罐、青白瓷龙首流扁壶、酱釉凤耳瓶、粉彩花卉草虫图牛首尊,除青花开光花卉纹碗为清中期产品,其余均为现代赝品。

  天津图象加急送鉴粉彩十八罗汉图缸一件,现代赝品。

 

古代避讳故事(五)

  五代时,冯瀛王门客讲《道德经》,首章有“道可道,非常道”。门客见“道”字是冯名,乃曰:“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宋·无名氏撰《籍川笑林》)

  裴按:冯瀛王就是被称为历史上最乏操守,历事十君的冯道。他先后仕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事事十君,乱世中高居相位二十余年,官瘾够大了,面子和操守都不要了。自号“长乐老”,死后封“瀛王”。尽管身后令人鄙视,但他在高位时却不可一世,从这段门客避其名讳的笑话中可见他当时的威势如何。因为“道”字是冯道的名讳,所以门客不敢直呼,竟然用“不敢说”三字替代之,令人喷饭。笑过之后,也令人深思作为封建专制文化之一的避讳制度的荒谬和专横。其实在古代,因为避国讳乃至私讳而篡改古书典籍的事比比皆是。鲁迅先生曾痛斥:“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之余》)就是因为除了大量禁毁之外,还因为避讳大量删改古籍,替换了太多的“不敢说”。

 

3月29日  星期三

  韩国客图象加急送鉴3件:青白瓷褐彩罐(赝品)、褐釉带托芒角谷仓(南宋-元,窑口不明)、花釉盖罐(赝品)。

 

古代避讳故事(六)

  宣和中,徐申干臣,自讳其名。知常州,一邑宰白事,言“已三状申府,未施行。”徐怒形于色,责之曰:“君为县宰,岂不知长吏名,乃作意相侮。”宰亦好犯上者,即大声曰:“今此事申府不报,便当申监司,否则申户部,申台,申省,申来申去,直待身死即休。”语罢,长揖而退。徐虽怒,然无以罪之。(周密《齐东野语》卷四)

  裴按:这位徐申治下的小县官竟然不讳其上司的名,并且在徐申责其“犯讳”后,还“明知故犯”,一连又说出七个“申”字来,其中“直待身(申)死即休”一句尤为唐突,暗寓咒骂,而“徐虽怒,然无以罪之”,毕竟这只是你徐干臣先生的“私讳”,非关国讳。徐干臣“自讳其名”,想借此显示自己的威风,无奈碰见一个不买他帐的下属,最终是自讨苦吃,自取其辱。

 

3月30日  星期四

  香港客实物送鉴陆俨少款山水册页16开,赝品。

 

古代避讳故事(七)

  田登作郡,自讳其名,触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於是举州皆谓“灯”为“火”。上元放灯许人入州治游观,吏人遂书榜揭於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五)

  裴按:这个故事也是“自讳其名”,引出的笑话。看来郡吏也是故意要出他的洋相——不说“点火”,却说“放火”。

 

3月31日  星期五

  浙江海宁客图象送鉴2件青铜器:青铜饕餮纹鼎、青铜剑,均为现代赝品。

  湖北客图象送鉴3件: 吴牛喘月铜镜,金代;彩釉济公像,民国;祖宗画像,明代。

 

补图A 吴牛喘月铜镜,金代(局部)

 

补图B 吴牛喘月铜镜,金代(局部)

 

补图C 吴牛喘月铜镜,金代(局部)

 

 

古代避讳故事(八)

  钱良臣自讳其名,幼子颇慧,凡经史中有“良臣”字辄改之。一日读《孟子》“今之所谓良臣,古之所谓民贼也”,遂改云:“今之所谓爹爹,古之所谓民贼也。”殊为可笑。(陈耀文《天中记》卷二十四引《稗史》)

  裴按: 钱良臣这个宝贝儿子果然是“颇慧”。

 

上海博物馆藏赵佶书《千字文》质疑

  这件后署“崇宁甲申岁宣和殿书赐童贯”的“瘦金体”真书《千字文》藏于上海博物馆,经杨仁恺先生鉴定为宋徽宗赵佶真迹。图540)此献疑点四:

  一、崇宁甲申年根本就没有“宣和殿”存在。

  宣和殿乃哲宗赵煦所造,并非宋徽宗所造《宋会要·方域一》载“(绍圣)二年四月宣和殿成,初哲宗以睿思殿先帝所建,不敢燕处。乃即睿思殿之后,有后苑隙地仅

百许步者,因取以为宣和殿焉”。 且该殿在元符三年(1100年)之前已毁,直到宋徽宗大观年间(1107年—1110年)才复建。“崇宁甲申”(1104年),根本就没有“宣

和殿”存在。因此宋徽宗在大观之前自称“宣和殿”有悖事理。

  如谓此本乃哲宗赵煦所书,也讲不 通。宋徽宗登基后,童贯始为朝宦,哪得为哲宗所知。更为要者:此《千字文》书风为典型“瘦金体”,乃赵佶的独创书体,在他之前

皇帝不可能有这种风格。

  二、崇宁甲申”赵佶(1082——1135)二十二岁,这个年龄不是他“开宗立派”,独创“瘦金体”的年龄。这个年龄是他广取博采,学习传统的时候,离他自立门面、独成一家还甚早,尚不可能有“瘦金体”出现。文献上也没有他22岁创“瘦金体”的记载。这实在不符古今书家书法实践的规律。

  三、落款的书写格式也有问题。“宣和殿”未抬书,而“童贯”的位置又高居“宣和殿”之上方,此“抬举”童贯的写法不符常规。图540B)

  四、文字触宋帝讳而避清帝讳。

  触赵佶之前的宋帝讳如“光”字图540A)、“义”字触太宗赵光义讳,“县”“悬”触圣祖玄朗嫌名,“属”触英宗赵曙嫌名等,这些字眼在宋代的“讳榜”上都是规定必须避讳的。

  避清帝讳如“天地玄黄”写为“天地元黄”,避康熙皇帝玄晔正讳;“女慕贞洁”写为“女慕清洁”,避雍正皇帝胤祯嫌名;“的歷园莽”写为“的歴园莽”避乾隆帝弘歷讳。(《大清高宗纯皇帝实录》卷1020:“遇朕御名,上一字少一点,下一字将中间‘禾’字书为‘木’字,以存其义。”)(见图541 赵佶款《千字文》和元代赵孟頫书《千字文》例字对比)

  或谓“玄”字、“贞”字宋代也避,非独避清帝讳也。那么假设此二字乃是避宋帝讳,那么因何“光”字、“义”字等又不避?可见此二字非避避宋帝讳,乃避清帝讳也。

  综上分析,此件所谓赵佶书之千字文》应为清人伪托为是。时间应在乾隆后,道光前。(因出现“宁”字,不避道光帝旻宁正讳,故知当在道光前。至于其上的“乾隆御览之宝”等章,未必表明它就是乾隆时的。

 

图540A 上海博物馆藏《赵佶真书千字文》

 

图540B 上海博物馆藏《赵佶真书千字文》

 

图541 赵佶款《千字文》和元代赵孟頫书《千字文》例字对比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