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四十八)

2006年

 

4月16日  星期

  上海客加急图象送鉴4件:光绪款粉彩龙凤纹赏瓶、雍正款青花粉彩八仙图盘一对、康熙款五彩人物图方瓶,均为现代赝品;米芾款山水轴,民国赝品。

  福建龙岩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成化款 斗彩花卉纹高足杯,明末仿成化;青花扁菊三足炉,现代赝品。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十 九)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奏办奉发盖罐情形折

乾隆九年七月十三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钦遵谕旨事——

   乾隆九年六月十九日,由养心殿造办处发到缺釉成窑天字盖罐一件,并传奉谕旨:“着将缺釉的天字盖罐一件,着交唐英补釉。如补得,补好送来;如补不得,不必补,仍旧送来,钦此。”钦遵。

   奴才伏查发到天字盖罐,系属成窑,迄今年久,火气销退,若将缺釉之处补色,必须入炉复火,恐炉火攻逼,于旧窑质地实不相宜。是以不敢冒昧补釉,谨赍至窑厂,仿照原罐款式大小,造成三对,恭折送京,并奉发原罐一并赍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

  朱批:览。

  裴按: 折子中所谓的“缺釉”,应该是掉彩。旧时习惯常将“彩”也称为“釉”。作为成化官窑品,缺釉或剥釉是没有道理的,而成化斗彩传到后世产生掉彩,却是普遍现象。成化“天”字罐为斗彩瓷器,乃成化官窑的名品。 因罐底有一青花楷书“天”字款而得名。器型较小(一般在10-13厘米之间),短颈,圆肩,腹下略收,内卧圈足。腹部以斗彩画“海水瑞兽”“海水飞象”“海水飞马”“海水飞龙”等,还有画缠枝莲的。清代康、雍、乾民窑有 青花仿品(明成化不见青花品),画飞马、山水及缠枝莲,“唐窑”有斗彩仿品。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多件天字罐,都定为明代(一件后来更正为清代雍正),其实清仿为多。有人以隆盖或平盖作为断定成化或清仿的依据(认为隆盖为成化,平盖为清仿),又以釉层之厚薄、釉下能否见旋纹为断代依据(认为成化釉厚,釉下不见旋纹),皆非也。其实成化和清仿皆同时有 隆盖和平盖、釉厚与釉不厚,两种并存。断代的关键在于绘画水平和彩料上。

  此份折子透露了“唐窑”仿成化天字罐的时间在乾隆九年。这为故宫传世清仿品的断代提供了文献依据。然而故宫一件天字款斗彩海水瑞兽纹罐(图547),先被定为成化,后又更改为清代雍正,可谓呼牛呼马。更改为清代仿品,我认为还是有道理的,但进而定为雍正,却不知根据什么?目前尚未见有雍正朝仿成化天字罐的文献记载。而考古学的基本方法乃是以实物与文献相互印证,此弃现成文献不征,却以托空之猜测得出“雍正仿品”之结论,惑矣。故我认为此罐应更正 乃清代乾隆仿品,为唐英督造。北京故宫还有一件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图548),在耿宝昌先生的《明清瓷器鉴定》中被定为明代成化官窑品。 其实只要对比一下 成化本朝真品之绘画(如图546之成化斗彩海水飞象纹天字罐),即不难分出优劣。这件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的奔马造型十分难看,比例严重失调,身躯显得松垮,几欲散架。红彩涂饰潦草,盖过轮廓线,轮廓以内没有身躯和四肢结构线的勾画,只是一片平涂,犹如剪纸(可比较图546成化真品的飞象画法),又,既是红奔马,马鬃和马尾等却又饰为青花,色彩支离,破坏了红奔马的整体感,而成化真品和“唐窑”仿品(图546、图547),对飞象和瑞兽的画法都是一色。如此拙劣的绘画水平,定为成化官窑真品,我认为是很说不过去的。我认为这件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应该是清代民窑的低级仿品。北京故宫还有一件画面相同而缺盖的,绘画同样十分拙劣,也被定为成化(刊于《中国陶瓷全集》第13册),我认为也应该更正为清代民窑仿品。

 

图546A 天字款斗彩海水飞象纹罐(明代成化)

 

图546B 天字款斗彩海水飞象纹罐(明代成化)

 

图547 天字款斗彩海水瑞兽纹罐(清代乾隆)

  此罐在1982年故宫赴日展品图录中定为明代成化,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中更正为清代雍正。其根据胎釉、彩料、工艺等特征,认为是清代仿品,而非成化本朝品,是有道理的。但进而指出为雍正作品,则纯属臆测,于文献无征。今根据唐英《奏办奉发盖罐情形折 》,定为清代乾隆。

 

图548 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清代)

  这件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的奔马造型十分难看,比例严重失调,身躯显得松垮,几欲散架。红彩涂饰潦草,盖过轮廓线,轮廓以内没有身躯和四肢结构线的勾画,只是一片平涂,犹如剪纸(可比较图546成化真品的飞象画法),又,既是红奔马,马鬃和马尾等却又饰为青花,色彩支离,破坏了红奔马的整体感,而成化真品和“唐窑”仿品(图546、图547),对飞象和瑞兽的画法都是一色。如此拙劣的绘画水平,定为成化官窑真品,我认为是很说不过去的。我认为这件天字款斗彩海水飞马纹罐应该是清代民窑的低级仿品。

 

 

4月17日  星期 一

  江西铅山客图象送鉴龙泉青瓷荷叶盖罐一件,现代赝品。

  北京图象送鉴2件:青白瓷鸽子,南宋;三彩胡人俑,现代赝品。

 

 

 历代德化窑名人录(二十 九)                           现代·徐其中

   徐其中(1904一1973), 又名志士,字功三,号希仁、持中、曼亚、曼道人。德化县三班镇奎斗村人。现代陶瓷艺术家、美术教育家。青年时期就读于厦门大学美术系。历任德化县立中学教务、训导主任,简易乡村师范学校、福建省陶瓷职业学校教员, 德化瓷业改进会总监,德化瓷业合作联社总经理,并兼职于福建省陶瓷改良厂(德化瓷厂前身)。1949年以后,任安溪第一中学美术教师,福建省民间美术工艺第一届老艺人代表会议代表。

   曼亚生平对书画、篆刻均有造诣,以其综合的艺术修养从事于陶瓷设计、色釉配方改良和瓷画创作等自然不同与一般工匠。其色釉瓷品尤具特色。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与同仁创办德化瓷艺学社、德化陶瓷展销店,对当时德化陶瓷业复兴和改革、创新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有倡导瓷窑生产方式的改革,提出“全县共有十个瓷村合作社,调整一村一公窑,县组一联合社,设有中心实验窑,分期制造各式模型,供各瓷村之楷模。”由是,诸传统老窑,如丁乾窑、大兴窑、上涌窑、瑞上窑、虎山窑、洞上窑等相继复兴。又注意吸收国内外先进工艺,建起倒焰实验室进行烧成实验,推广石膏模型注浆成型法。在艺术教育方面,注重理论与实践结合,尤其重视培养陶瓷设计、陶瓷绘画上的人才。

  徐曼亚生平多才多艺,遗稿甚多。有《陶瓷学讲义·瓷史》(1947年)、《小型瓷艺学》(五卷)、《瓷作十讲》、《色釉浅说》、《中国画论及实习》、《西洋画论及实习》、《图案画论及实习》、《美术讲座》、《美术教育概论》、《曼亚 画存》、《曼亚浪墨》、《曼亚 丛印》等存稿。其陶瓷作品曾在首届全国民间艺术展览会(1953年)展出,并曾赴前苏联举办的国际展览会展出。部分作品曾被国内博物馆收藏。

 

4月18日  星期 二

  韩国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黑釉盏、青花花卉纹盖罐,均为现代赝品。

  重庆加急图象送鉴2件:铜镜、白瓷孔明像,均为现代赝品。

 

  汉译中国古陶瓷学术名著(一)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一组中国瓷器

(美)约翰·亚历山大·波普  

美国佛利尔艺术馆馆长助理

(附图版44幅)

裴光辉 译

 

  译序:凡是具备中国古陶瓷鉴赏常识的人,对于美国学者约翰·亚历山大·波普的名字都是不会很陌生的,而对于元代青花瓷感兴趣的人来说,波普的名字应该是如雷贯耳了。 虽然他并不是元青花的发现者和第一个研究者,但却是元青花研究的一面旗帜。(第一个发现并且著录元青花的人是英国的R.L.Hobson,这是一位同样伟大的中国古陶瓷学者,其1915年出版的将近600页的煌煌巨著、二卷本的《中国陶瓷》至今仍是西方人学习、研究中国古陶瓷的必读书。1929年,他发现了著名的有至正十一年长款的大维德瓶,即在当年的《老家俱》( Old furniture)杂志上发表了《明代以前的青花瓷器》(Blue and White before the Ming Dynasty)一文,披露了此事。1934年,他又在《珀西瓦尔·大维德爵士所藏中国陶瓷目录》(Catalogue of Chinese Pottery and Porcelain in the Collection of Sir Percival DavidLondon 1934 年)中收录介绍这对元代青花云龙纹象耳瓶。)

   波普的贡献,在于他第一个分离出收藏在中东的一批元代青花瓷,并且提出了著名的十四世纪青花瓷的理论。而在这之前,尽管元青花的研究早已起步,但正如他在这本书中所言,这一前驱的工作一直是一种陈旧而处于混乱状态的、几乎停滞不前的状态。而波普研究的成果应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他结束了此前元青花研究的混乱和停滞不前的状态,使之朝更清晰的方向迈出了脚步。也正如《东方青花瓷》的作者 Harry .Garner爵士所云,对于元青花更完全而深入的研究是由波普完成的,他以更加缜密的视角归纳了早期青花瓷器。波普的上述学术成果集中在他所著的两本书上,即1952年出版的《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一组中国瓷器》(FOURTEENTH-CENTURY BLUE-AND-WHITE A GROUP OF CHINESE PORCELAINS IN THE TOPKAPU SARAYI MÜZESI, ISTANBUL)和1956年出版的《阿德比耳神殿收藏的中国瓷器》(CHINESE PORCELAINS FROM THE ARDEBIL SHRINE),然而这两本半个世纪前出版的划时代的著作迄今没有中译本,甚至片言只语的摘译也没有,更为令人沮丧的是:即使是英文版,在国内的图书馆也芳踪无觅!

  那么国内学者从何知道波普其人及其理论,并且对之如雷贯耳呢?经过一番调查得知,原来是起因于中国已故著名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的非常简略的介绍。冯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的一篇文章(《青花瓷器的起源与发展》)中第一次提到波普。(一共只有这样两句话:从五十年代开始,美国波普博士着手研究元代青花瓷器,以伦敦David Foundation收藏的至正十一年青花双耳大瓶为蓝本,对比伊朗、土耳其收藏的青花,把与此相同风格的器物定为至正型,并写了两本书。书出版后,掀起了研究元青花的高潮。)此后这两句话被原封不动或稍作变动地搬进各种涉及到元代青花瓷的专著和论文中,包括权威的中国硅酸盐学会的《中国陶瓷史》、冯先铭主编的国家文物局文物教材《中国陶瓷》、汪庆正先生主编的《简明陶瓷词典》等,而在内容上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增加。即使是最近出版的元瓷和元青花专著,对于波普及其学术的介绍仍然是一笔带过,语焉不详,仍然没有比上述两句话多出些什么。随着近年元青花热的持续升温,波普及其理论更被频繁提起,然而国人对他的了解仍然停留在冯先铭先生的那两句话上。故在中国陶瓷界产生这么一个怪圈:在关于元青花的论述中,波普这一关键词的点击率(引用次数)非常之高而对他的著作了解却处于缺席状态。随便问一个关注元瓷的人,都知道波普其名,然而当问及波普都讲了一些什么?却一脸茫然,这种状况甚至在专家那里亦复如是。这种茫然也长期存在于我的研究中,以至在2004年出版的一本元青花拙著中提及波普时,也仍不免人云亦云,对其人的了解仍没有超出那两句话的水平。这种状况一直到2005年终于有了根本的改观:这年的11月初,我应邀往香港鉴定文物,新加坡友人特地赶来会面,并将他辛苦找到的波普上述二书之原色复印本交到我手上。我终于有幸一睹这两本划时代名著的真容!今年四月份,又有好心的网友向我提供了一个刊载二书的英文网站,但却不是足本,而且没有图版。但无论如何,对于多年以来所有热心帮我寻找波普著作的海内外朋友,我都心怀感激。

  在阅读的同时,我就有移译二书的打算。无奈世事维艰,俗务纷扰,即使在阅读时,也常被他事打断,以致时断时续,未能一气终卷。而移译学术专著尤不可率然从事,未达熟读程度,实不宜匆促操觚。这就是移译拖到现在才动笔的原因。本书译文将随翻译的进展陆续在《格古日记》发布,尚祈海内外高明贤达有以教之。

  由于是半个世纪前的出版物,本书的插图都是单色版,且图象质量不甚佳。为此,对于同一件藏品,如能找到彩色照片的,即以彩照替换之,暂时未能找到的,只好仍旧。另外,同为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但未被波普先生选入卷中的元代青花瓷器的照片,我也从自己的图片资料库中找来增补之(图片名称前加一“补图”二字)。这样,这个译本的插图就包括了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元代青花瓷器的全部。希望这样处理能令读者更为满意。

 

裴光辉 2006418

识于晋江北岸之读书室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一组中国瓷器》

 

约翰·亚历山大·波普

美国佛利尔艺术馆馆长助理

(附图版44幅)

 

 

导言和缘起

 

划分明朝以前中国釉下彩钴蓝瓷器之年代的尝试实非肇始于今,但此事至今仍十分棘手,因为在此方面众说纷纭,意见不一,除了这样的瓷器的确存在这个事实以外,所有的观点都无法统一。 20多年前,霍布森开始尝试写作关于宋元青花瓷器的文章,而被他所挑选出来的这类瓷器都是久负盛名的。【注1:例如参考书目18, 见该书插图141-144 293 294 296-303.从那时起,尽管有关宋元青花的信息被人们广泛传播,但却鲜有类型一致的瓷器被披露及应用于研究,而且这项工作总的来说也没有取得多少进展。 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就是关于宋青花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实依据。有关某某瓷器是“从宋朝古墓中出土”的传言不胫而走,但既没有前往现场的目击者,也没有发现相关文献,更令人沮丧的是,这些瓷器本身也没有显示出什么特点能够将它们和宋朝结论性地联系在一起,或是有任何品质能够将它们与另外一些通常所认为的早期青花明显地区别开来。   

元朝的情况却有所不同。有两件高大精美的青花花瓶,原为埃尔芬斯通和罗素收藏馆所有,现为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珀西瓦尔·大维德中国艺术品基金会藏品。两件瓷器上均有很长的款识准确无疑地确定它们的日期为元朝后期, 中国日期是元朝至正(13411368年)十一年四月的一个吉日,大概为1351426日至525日,这就有文献可依。 然而看起来其中之一是早在1929【注2:见参考书目14就出版了的,并自此之后被有关文献反复提及,但直到1949年才有人真正去看看除了款识之外还有什么可将之从一般的早期青花中区分开来。最终做到这一点是在试图确定纽约出现的一个颇不寻常的盘子的正确日期之时。在调查的过程中,有关论文【注3:见参考书目47的作者们观察并分离出这个新发现的盘子和大维德花瓶共有的某些显著特点,这些特点在同时期的瓷器中是十分罕见的。一个惊人的事实就是,当他们开始寻找更多有同类图案特征的材料时,在已发表的出版物中,他们只能够找到另外3件的照片;随后他们相继将67张觉得与旧文献有一定关系的,尽管不那么紧密相关的照片也加入其中。在已出版的数百张明青花的图片中,也只掌握那11张的图片。【注4: 为了在一开始就能够为现在的研究背景提供一个普遍的概念,必须说明的是关于本话题的600余种明青花瓷器的图片主要集中在15个出版物中。参考书目序号:6715171819313334384449505156, 这些形成了基本的文集,还有其他一些,每个出版物中都会展示几种。 粗略估计而言,大约有200个左右可以相当确定地被分配到15世纪, 16世纪也有几乎相同的数量。 在作这个大概估算时,我们试图去掉那些带有一定不确定性的瓷器。 在余下的200件中,有很多是“十分可能”的,还有更多是“比较可能”的可以添加到以上两组中。】对比已发表的明青花样本之后,显示那11件瓷器属于一种新的类型, 如果这个先驱性的研究结果似乎有些令人失望的话,那么这种失望程度一定是相当大的,因为作者们试图将这些瓷器定义为一名陶工的作品并坚持认为即使是最细微的制作细节的差异也是不可接受的,并认为这都是泄露了后仿者的工艺迹象。还应该指出的是基于如此小数量的材料基础上所作的调查很难期望能够产生任何普遍的结论。无论如何,这些不完整的结论仍然是人们第一次对仅存的所有可确认身份的明朝以前的瓷器进行细致研究的尝试,并揭示了其中一些详细资料。在这项工作中,作者为以后进一步的研究找到了一条道路,这个工作可能最终会为陈旧而处于混乱状态的、几乎停滞不前的研究理出头绪。当下满怀信心着手研究的人应能朝更清晰的方向迈出脚步。

1950年夏天,我有幸参观了两个设在近东的古老的大收藏馆,这使我对中国瓷器的研究范围得以延伸。它们是1612年沙·阿巴斯(Shāh 'Abbās )国王遗留在伊朗阿德比耳寺的中国瓷器,现在有大约800余件收藏在德黑兰的考古博物馆;而在十六世纪、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期间,土耳其苏丹收集的大批藏品,大约有10000余件现收藏在伊斯坦布尔的托布卡普宫。 这两批瓷器藏品均以其所拥有的青花瓷的数量和质量而著名;尽管该领域的学者们得以参观土耳其的藏品,其结果只有两部出版物问世,一部错误连篇,一部微不足道【 注5:参考书目 12, 16, 56.又见附录III, 72页下方】——而伊朗的藏品那时还没有被任何对中国陶瓷业感兴趣的人士参观过。与上述研究揭示的新信息联系,我突然意识到这两处巨大的藏品可以立即以可观的数量用于同样的研究。

这次旅行发现的初步报告已经完整出版了;【注6:见参考书目41.未来的计划包括一份带有尽可能多的重要藏品插图的伊朗阿德比耳寺藏品总目录,还有就是对伊斯坦布尔的托布卡普宫藏品进行多方面的阶段性的小型研究。第一阶段的成果就是现在这一本小册子,包括31件确认为最早期的(青花瓷)藏品的图片。【注7:在托布卡普宫这些早期瓷器藏品的数量比31件还要多几件 ,可以认为这里选择的是代表性的, 几乎没有必要说明这里的收藏像其他地方一样也包括有一些令人迷惑的藏品】还有6件他处的藏品,其中有构成本书理论基石的那对大维德花瓶。阿德比耳寺的30件相似藏品,给确立标准带来显著根据,我们也加以引用了,尽管这些藏品的图片还必须等到(阿德比耳寺的)藏品目录出版(才能被读者看到)。

 

鸣谢

在准备此项研究的过程中,我从许多人那里得到了友好帮助。托布卡普宫博物馆馆长塔赫森·奥兹君,在各个方面都提供了最完善的合作。在伊斯坦布尔,他向我们提供了他们自己做最细致的瓷器研究所用到的每一种设备,而且从那时起,他另外给我们寄了底片并耐心地回信解答很多细节问题。 他的助手爱斯梅尔·尤奈尔君陪伴我们度过每一天,在我们停留伊斯坦布尔期间提供了宝贵的帮助。同样地,博物馆的英文翻译爱斯肯德·古洛尔君也是如此。珀西瓦尔·大维德先生非常爽快而不厌其烦地向我们提供了他的花瓶的新照片以及底部的特写,并通过函件给予我们很多非常有益的建议。我还非常感谢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夫人寄给我一张她的梅瓶的照片并允许我发表它;感谢罗伯特·布鲁斯先生在将他的盘子赠送给大英博物馆之前把盘子的照片寄给我。同样我还要感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希尔多·Y·霍比先生的帮助,并感谢华伦·E·考克斯和晋三白江(Shinzo Shirae.)两位先生。

对于暹罗那个漂亮的大花瓶照片,我要感谢斯凯勒·安曼博士, 他参观了那个寺庙,认识到这个瓷器的重要性并照下这张照片。乔安娜·戈登·李小姐提供的照片涉及一组重要的瓷器,充实了有关项目。 在语言方面我要感谢密歇根大学的凯默尔·阿格·奥格鲁女士,哥伦比亚大学的卡尔·H·梅格斯教授及乔治城大学语言学院的吉恩·丹尼教授为我翻译了土耳其文章,并探讨其中的难点。美国国会图书馆的马利奥·斯盖尔德小姐热情的翻译了意大利语的有关土耳其的篇章。另外我要特别专门感谢李惠林博士。在美国国家博物馆里,禽类馆馆长赫伯特·福瑞德曼博士和昆虫馆馆长爱德华·A·查比博士都慷慨地提供了专业知识方面的帮助,罗伯特卡纳扎瓦博士热心提供了鱼类方面的知识。

我在美国佛利尔艺术馆的同事们也在各个方面都非常合作。 这里仅仅提到那些起了最积极作用的:阿齐博尔德·G·温雷馆长促成我承担此项研究并使旅行得以成行,并对研究结果持续关注; 图书管理员贝莎·M. 尤斯尔顿夫人帮助提供和整理参考文献,伯恩斯·A·斯塔布斯 和雷蒙德·A·施瓦兹完成了所有的拍照工作,大多数底片由托布卡普宫提供。 根据这些照片,埃莉诺·M·约旦夫人绘制出部分图案和线图,莉娜·奥妮提亚·韦斯特夫人帮助打印了几经修改的手稿,并一直充满无比的耐心及幽默感。

我的太太陪伴我整个旅途,她作下了所有记录并进行整理,并且在调查研究的每个阶段都提供了最大的帮助。

 

 

图553 美国华盛顿佛利尔艺术馆第三任馆长、著名中国青花瓷专家约翰·亚历山大·波普先生

 

 

补图 土耳其托布卡普宫博物馆藏元代青花瓷1

 

 

 

 

4月19日  星期 三

  香港客实物送鉴唐三彩三足罐一对,现代赝品。

 

4月20日  星期 四

  上海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潘西凤款竹刻南山羽猎图笔筒,现代赝品;琅玡居士款竹刻荷花诗文图笔筒,清代中后期。

 

图549 琅玡居士款竹刻荷花诗文图笔筒(清代中后期)

 

4月21日  星期 五

  上海客图象送鉴6件:哥釉纸棰瓶、光绪款五彩开光花鸟纹贯耳壶、乾隆款浅雕山水人物图玉茶壶,均为现代赝品;许祥庭款进爵图瓷板画,民国;方家珍款浅绛彩福寿图六方瓶,民国;木雕弥勒坐像,清代。

 

4月22日  星期 六

  广东佛山客加急图象送鉴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罐一件,现代赝品。

  山东寿光客图象送鉴2件:珐琅彩花卉纹瓶、白釉刻瓷双耳瓶,均为现代赝品。

 

4月23日  星期 日

  湖南省株洲客加急图象送鉴4件:青花釉里红军持、青花铺首双耳瓶瓶、雪花蓝盆、祭红梅瓶,均为现代赝品。

 

4月24日  星期 一

  广东珠海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白瓷印花镶金碗、镏金錾花银酒杯,均为现代赝品。

 

 

4月25日  星期 二

  韩国客加急图象送鉴一件褐釉瓜棱执壶,现代赝品。

  重庆客加急图象送鉴2件:铜带钩,战国; 真子飞霜铜镜,唐代。

  山东青岛图象送鉴一件3035 青瓷瓶,朝鲜·高丽时代。

 

图550A 铜带钩(战国)

 

图550B 铜带钩(战国)

 

图550C 铜带钩(战国)

 

图551A 真子飞霜铜镜(唐代)

 

图551B 真子飞霜铜镜(唐代)

 

4月26日  星期 三

  四川乐山图象送鉴8件:成化款青花胆瓶、黑釉双耳瓶、青花把莲纹盘、五彩人物图罐、粉彩百寿纹双耳瓶,均为现代赝品;黑釉钵碗,现代产品; 褐釉螭虎纹罐,宋代; 黑釉谷仓罐,南宋-元。

 

图552 黑釉谷仓罐(南宋-元)

 

4月27日  星期 四

  韩国客加急图象送鉴瓷器4件:釉里红龙纹梅瓶、红绿彩剔花莲子罐、青花缠枝莲纹盘口罐、乾隆款粉彩轧花并蒂莲纹灯笼瓶,均为现代赝品。

 

4月28日  星期 五

  福州客实物送鉴“象牙”圆雕八仙过海摆件一件,现代树脂仿象牙工艺品。

 

4月29日  星期 六

  龙岩加急图象送鉴青花花鸟图灵芝耳大瓶一件,清末。

  上海客加急图象送鉴5件:乾隆款青花花鸟纹梅瓶、青花四妃十六子图盖罐、五彩人物花鸟图瓜棱瓶、五彩麒麟送子图纹罐,均为现代赝品;铜浮雕三足熏炉,清末民国。

  广东珠海客加急图象送鉴 一件白瓷鱼篮观音像,现代赝品。

 

4月30日  星期 日

  哈尔滨客加急图象送鉴 一件汝瓷三足洗,清代仿品。

  贵阳江渝图象送鉴11件:白釉剔花鱼纹马镫壶、白釉褐彩花卉纹小罐、建窑兔毫盏、孔雀蓝釉黑花梅瓶、黑釉鹿纹碗、绿釉瓜棱执壶、青瓷印花碗、褐釉鸟纹碗、酱褐釉双鸡首壶、汝瓷卵青釉弦纹瓶、白釉褐彩花卉纹小罐,均为现代赝品。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