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五十一)

2007年

 

1月1日  星期

  将《格古日记》进行到底

  《格古日记》中断了半年,如今再续。由于去年8月23日在搜狐网开了博客,今后与博古无关的内容将放到我的博客中发表。

  半年来我的博古活动激增,频繁外出。所见所思及随手所录也不少,可是一直没有时间整理发表,实在辜负了众多热心读者的期盼。这期间收到了许多读者催问“新一期《格古日记》何时可见?”的电话和电邮。我却无言以对,一期拖过一期,竟致“欠债山积”,倏地新 的一年又到了!而催问仍不绝如缕,不由对自己说:旧债被我赖掉了,总不好再添新债。于是《格古日记》又在新的一年来临之时恢复刊布了。

   旧《格古日记》中有一些连续性的内容,没有续完,应该是“赖不掉”的,将继续整理发表,以保持内容的完整性。

   旧《格古日记》每日都有一份“流水帐”,记录每天的鉴定工作,包括每日的送鉴客、送鉴数量、送鉴品种和鉴定结果、简单评价等。有读者来信认为这份“流水帐”对一般鉴赏爱好者意义不大,而且比较枯燥,不一定要发表。有的读者更认为不公布流水帐更有利于保护送鉴客的个人隐私。我认为这些建议也有一定道理。因此决定从本期开始,不再发表每日鉴定工作之流水帐,而新增“鉴品赏评”和“鉴品指赝”两个小专栏,有选择地对送鉴品进行赏读 、辨伪和解析,希望这样一删二增更能引起读者的兴趣。

  承蒙广大读者厚爱,《格古日记》已以浏览量、争议性、影响力之“三大”成为海内外中国文物鉴赏界广泛关注之媒体,这是我当初开这个私人性的网络鉴赏日记时所始料不及的。 所以尽管喝彩和訾毁均成正比,但我还是决定坚持下来——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将《格古日记》进行到底。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二十四)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乾隆十年分九江关税课奏销折
 

乾隆十一年十月十八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

  窃奴才钦奉朱批,接管九江关务。自乾隆十年二月二十七日起,至乾隆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止,一年期满。共征过、正、耗等银三十七万二千七百四十二两五钱一分七厘一毫四丝五忽。奴才细行核算,较九年分征收各数,实多银二千八百三十一两四钱零。今除正额银一十七万二千二百八十一两三钱零,按季解部交收外,下存盈余银一十七万四千四百四十三两五钱零,火耗银二万六千一十七两六钱四分零。其盈余内照例动支十年分窑工银一万两,除俟该年窑工告竣,另册报销内务府查核外,应有盈余银一十六万四千四百四十三两五钱零。惟是九江关一年吏役工饭、部科饭银、添平、解费、心红等项杂费,以及解交藩库充公并奴才一年支用等费,皆取于火耗银内。

  所有十年分火耗银二万六千一十七两六钱零,实不敷各项之用。遵例于盈余项下动支银一万六千三百七十二两七钱四分零,以为添补各费之用。实净存盈余银一十四万八千七十两八钱一分四厘五毫七忽。今奴才现将十年分四季额银并实存盈余银两,申请抚臣遴员管解,并签差吏役赍押一应册档,前赴户部交收。仍遵例另疏具题外,合将征解数目及动支缘由,恭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奉朱批:该部核议具奏,钦此。

 裴按:从“较九年分征收各数,实多银二千八百三十一两四钱零”“实净存盈余银一十四万八千七十两八钱一分四厘五毫七忽”等语可间接了解乾隆十年江西窑业较九年有较大发展,故政府税收也有所体现,也反映了乾隆前期的盛世状况。

 

 

1月2日  星期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二十五)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乾隆十一年分榷务期届奏请解任折
 

乾隆十一年十月十八日

 

   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差期将届,预行请旨更换事。

  窃奴才钦遵朱批谕旨,于乾隆十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接管九江关务,计扣至乾隆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又一年期满。奴才伏念从前关差,岁一更换,防家人长随与书役渐熟,易于作奸滋弊也。今奴才以内务府微末之员,荷蒙皇上殊恩,榷司九江关务,叠邀连任之荣。每当钦奉接管,即悚惕靡宁,恐口岸辽阔,悉在长江大河之中,非若他关易于考察,倘一时耳目不周,则上负圣恩,奴才即捐靡顶踵,亦无补于万一。况奴才每岁例须赴窑厂两次,虽有九江知府代为暂管,究恐偶有疏忽,奴才咎所难免。榷课为钱粮重务,实非驽骀久负荷。今计十一年分奴才勉竭犬马心力,已届第三季,仰沐皇上恩泽充周,商般鳞集,税课当为充裕。但奴才冰兢之念,终不敢一时稍释。兹当预行报满之期,谨具情奏闻。恭请皇上另点贤员,届期更换。奴才蝼蚁微躯,犹可别当差事;或竟赴窑厂,专司瓷务,以勉图报称,则仰沐圣慈于靡涯矣!

  伏祈皇上睿鉴施行。谨奏。

  奉朱批:汝再留一年,咨部知之,钦此。

  裴按:在一些官员看来,九江关务实乃“肥缺”,有利可图的机会多多(税务官的好处可谓古今一致啊)。但唐英最喜欢干的活还是到景德镇御窑厂督陶,与泥土打交道。虽然他在九江关的榷务做得很出色,廉洁而认真,但与钱粮达交道,毕竟与唐英作为艺术家的天性不谐。而“专司瓷务”才是他的上选。但是皇上却看中了他称职的一面,不理会他的请求,着令他再留一年。

 

1月3日  星期

  赝品书画“烟熏法”作旧复活

裴光辉

“烟熏法”作旧,是晚清民国时期书画作旧的老传统了。但近十年来又被起用。最近鉴定几幅新出笼的赝品就是这样做的。从画面看“烟熏法”作旧比染色法要“自然”得多,没有染色法留下的水痕和渍痕或色调不匀的现象。又没有红外线照射那种损坏纸张活性,导致板结和炭化的弊端(往往伤及纸绢的内部结构)。而且还能做出“天玄地黄”的效果。但“烟熏法”作旧,画面有一股烟熏火燎的气味,数十年不退,所以可以用“嗅其味”来检查其是否使用了“烟熏法”。(中医诊病常用的“望、闻、问、切”甚可借鉴于老字画鉴定)但最近又流行用喷洒除味剂的方法除味,则“嗅其味”也未必灵验了。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综合判断”,任何一个单项目的考察都不能代替“综合判断”。

 

 

1月4日  星期四

小心长满牡蛎壳的“出水瓷”

裴光辉

  前年在广西某博物馆组织了一场海捞瓷专场拍卖,声称拍品全部来自公海深海打捞(主办方称出水地点不在国境内,不属“国家所有”和《文物保护法》限定民间流通范围,所以可以拍卖),还有博物馆研究员的鉴定书。然而这些所谓的深海“出水瓷”与古瓷特征相去甚远,也不符古外销瓷特征,有的明显是当代臆造品。但这些“出水瓷”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器身长了许多牡蛎壳。其实这种以牡蛎壳伪装成“出水瓷”迷惑收藏者的伎俩 早在七、八年前我前往晋江海边鉴定时就发现了,只是当时还没有被“推广”。而如今在全国很多古玩市场,这种长牡蛎壳的“出水瓷”已经屡见不鲜,但上当者也不少。让现代新瓷器上长牡蛎并不难,如果投入海里之前,涂上生长液,见效更快。其实真正沉海的外销瓷长牡蛎壳的只是少数,大多数出水时洁净如新。而广西那场出水瓷专题拍卖会声称拍品“全部来自深海打捞”,更是犯了常识错误。因为牡蛎是沿海生物,一般只生长于浅海的岩石和砾石上,深海中是不会有的。

 

1月5日  星期 五

  鉴品赏评(1)                

汉代吉祥文玻璃印章

(鉴品号:鉴4057)

 

图558A 玻璃龟钮章(汉代)

 

图558B 玻璃龟钮章(汉代)

 

图558C 玻璃龟钮章(汉代)

简评:

  印章外形为典型的汉代龟钮章,造型浑朴,古意盎然。印文为“吉羊”(即“吉祥”。羊为祥之古文)。印文为反文(汉印中反文偶见,大多为佩饰章,均不实用),可能只用于佩饰,未必实用。汉印以铜章为常见,此玻璃章为仅见,可称存世孤品。

 

 

1月6日  星期

 

汉译中国古陶瓷学术名著(一)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一组中国瓷器

(美)约翰·亚历山大·波普  

美国佛利尔艺术馆馆长助理

(附图版44幅)

裴光辉 译

(续三)

画工的纹饰

 

在已发表的一些关于青花瓷的文章中,常常提到的话题是釉下蓝色装饰,并常常会提到岩石、波涛、修竹、荷花、龙、凤凰等。然而,对这些著作进行更为细致的研究发现,这些评论常常过于浅显。简单地说,似乎没有人有意去列出一份具体详细的清单,罗列出画工使用的纹饰所涉及的各种动物、植物、其他自然的和想象的造型。尽管如此,但是只要粗略地浏览下明清时代的瓷器,就会发现某些纹饰似乎是某段时期的特征,而且这种或那种纹饰的出现或消失也似乎暗示对某一时代特征的界定。当然,有相当多的纹饰是一贯使用的,青花瓷制作的各个时期,都能见到波涛、岩石、荷花、凤凰和龙。另一方面,仔细研究这些纹饰的风格,在瓷器上的分布和彼此间的搭配,都颇有启示意味。如同所有青花瓷研究者了解的那样,所谓风格问题其实极难界定;就像上面提到的瓷质和青花色调一般,风格问题应该谨慎对待。但是,风格问题不可忽视;而且有理由相信,风格问题在早期的瓷器里比后期更为重要,后来,随着方法的愈来愈熟练,风格趋向时髦、肤浅;同时,随着需求的增长,大规模生产的出现,握着画笔的手也变得麻木了,艺术家也就成了单纯的装饰工了。

这里探讨的数量有限而性质相似的瓷器,表明有可能形成一份纹饰清单,为这些瓷器和其它瓷器的研究提供一种方式,而这种研究方式比以前的研究会更富于条理性。对这些八十余件【注42.参看:导论,页4及附录Ⅰ。】瓷器上出现的图案的初步研究表明,如果这些结果被视作启发式的而不是规定性的话,那么所做出的努力必然是有收获的。如果认为这些艺术家和巧匠(如:中国制瓷工匠)的工作可以经过科学的分析,并且可以通过图解和表格的统计形式呈现出来,那将是很荒谬的想法,因为我们必须记住研究的终极目标是人而不是一台机器。基于这种考虑,出现在本组瓷器装饰中的每一种纹饰,都已列出;同时出于方便的考虑,将其细分为三类:植物类、动物类和杂类。

在对每一类进行细致讨论前,可以先谈谈它们一些有趣的共同的特征。使用纹饰清单作为考查的标准,我们注意到,尽管研究的瓷器只是三组藏品中最小不过的【注43.参看注释4,第2页。】,但是十四世纪瓷器装饰纹样似乎比十五和十六世纪要丰富得多;而且与明朝主要时期瓷器纹饰风格的程式化增强相比,我们更容易辨识出其纹饰。使这些早期的瓷器与众不同的特征之一,就是大盘圆形中间部分的处理方法。这地方要么密布各种纹饰,既没有方向定位也没有构图布局,一片忙乱、嘈杂;或者如同那些蓝色底子上反绘白色图案的盘子一般,中间部分常常按几何式布局呈数量不等的向心区域,每一个区的处理手法,依次不同。相比之下,十五世纪的大盘的中央一般饰有单一的折枝花果(参考书目33之图版 203754所示),或有单个花束(参考书目33之图版39所示),或有布局俨然的山水画(参考书目34No.1489所示);若是花丛叠现,则表现为缠枝花卉,布局较整洁(参考书目33、之图版3840所示)。后一种情况中,尤其是在碗的内面,十五世纪的画工们常常用一条延绵的卷纹,上面开着有叶或无叶的四朵花儿,模样清晰。若用花样卷纹修饰盘沿下的深曲部分,卷纹一般细长,着重突出蔓藤和花朵(参考书目33、之图版3839所示),同这一组早期的瓷器中的葱郁繁茂得多的花圈般的卷纹鲜明不同。而在十五世纪的盘碟中,这部分的设计常常被分成几个独立的单元,像独立的花朵、分离的花饰及空间上分布均匀的植物(参考书目33Nos.374054所示)。有些瓷器中,这种独立单元的装饰用模印形成浮雕,使每一独立的纹饰更为突出醒目。早期的青花瓷中,图案设计几乎没有人物;在阿德比尔的藏品和托布卡普宫的藏品中也没有发现人物的出现。唯一的例外,似乎是波士顿的梅瓶(参考书目33之图版27所示)和久志《支那明初陶瓷图鉴》书中展示的一个罐(参考书目31之图版 2223所示)。【注44.本人依然不能肯定尼尔森陈列室(Nelson Gallery)梅瓶的确切的年代,在费城展览会(Philadelphia Exhibition)(参考书目33,No.10)上,把它归入十四世纪的瓷器。其上的主要风景和人群,画法上乘,但瓶肩和底部的波涛及岩石与此组瓷器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倒似乎更接近十五世纪的类型。此瓶似乎与(参考书目31之图版 30-3334-3637-4041-42中的瓷器同属一类。本书作者有一只小花瓶的三块碎片,类属于本组瓷器,其中一块上有人足和腿的部分,腿上可见具有游牧民族特征的绑腿服饰。】十五世纪的瓷器中,人物形象开始比较频繁地出现(参考书目33之图版5267所示);而且,作为一个普遍的规则,我们注意到早期瓷器中常常出现的雉和鸭,在十五世纪的瓷器变得罕见了,而早期未出现的绘得优美的小鸟在十五世纪后出现在许多瓷器上。接下来,将详细讨论三类纹饰。

 

植物类

这一类纹饰不仅在数量上远远多于其它两部分,这部分提供的纹样最丰富,而且从某些方面看,最富自然主义的成分。为了让自然的形式适合于象征和装饰的表达,中国人,就像其它民族一样,很快对形式做出了某些改变,以适合他们使用的方法和设计最终传递的意图。这种对规则的追求,即用一种标准化的、简单化的而又易于辨识的方式表现某种熟悉的形态,最后走向了风格化,而这种风格化却又常让那些一心想寻找某些原型并给予精确命名的现代人感到沮丧失望。瓷器研究者对许多植物自以为很熟悉,并且能毫不费力地说出名称,但若是让植物学家去仔细辨识,他们却感到很棘手,有些无所适从。因此,发现这些早期青花瓷上装饰的植物有相当比例的是可以辨识出的,确实让人惊喜,这与十五和十六世纪的瓷器正好不同。有人曾说,他在辨识某种花时,寻求植物学家的帮助,最后却得到了许多不同的答案,而且这个答案决不要寄希望会让每位过目的植物学家满意。然而,可以相信的是,和一位在这一领域的中国学者的合作的这种有利条件而产生的最新的释读意见将引起非同一般的关注——在寻求其中一些问题的解决方法时,国立台湾大学植物学系教授李惠林博士给予作者宝贵的帮助,提供了中肯的书籍参考,本文写作时,李博士正在同史密森学会进行植物学合作,开展台湾花草研究;对于植物学,我实如门外汉,李博士确是渊博的科学家,对于我的提问,他孜孜不倦、极富耐心,在此作者真挚致谢。下面列出的拉丁名称和中国名称仅代表了他对这一个研究所作的很小部分的有意义的贡献。
 
在以下的项目中,将会对一般认为是十五世纪或更晚时期瓷器上出现的相同的图案,提供尽可能的参考,以便进行比较。为了达到分清和清楚阐述某些纹饰的目的,我们根据照片画出了线图,本部分的最后附有相关的图版。参照线图编号很容易就能找到每一种纹饰所在的瓷器的图版。以下描叙的植物和其它纹饰的象征性本身就是一个专门研究的课题,因此不属于目前讨论的范围之内。

 

竹子。参阅图版A,1C4。 中国人把这种植物分为约六十个品种,都带有表示种属的字“竹”,因此,不可能分清某一青花瓷上的竹子属于哪一品种。一般说来,高大的竹子属于Phyllostachis sp.,而低矮如灌木的则属于Bambusa sp.;这两种竹子在许多瓷器上都有发现。可以断定,在早期的其它瓷器上也应该出现竹子图案,因此,它决不会仅局限在本时期的陶瓷修饰上,但是,后期的竹子图案倾向于使用不同的画法。早期的瓷器上,竹叶是一笔而就,特征明显;而后期的叶子形状则表现为两条细线会聚于叶端,中间则用薄涂法。(33Nos. 2874所示)[参阅图版37a&b14a&b202123343738]

 

图版A

 

芭蕉。参阅图版A4Musa basjoo Sieb.; 汉语意为芭蕉。这种植物包含在簇拥的布局里,有些大盘子的中央使用这种布局,常常同岩石、竹子、瓜果、牵牛花等相搭配。此处所说明的品种不结果,但因为生长于长江峡谷,为陶瓷盛产省份江西居民所熟悉,而常被选作图案。体形更大,挂果的芭蕉,即香蕉,像Musa paradisiacal L.品种和Musa sapientum Kuntze品种,属热带植物,仅生长于中国南部。参考数目33之图版29展示了该种植物罕见的十五世纪的版本之一。(参阅图版37b14a&b2037

 

射干。参阅图版B5Belamcanda chinensis DC.; 中文名为射干。花开六瓣,呈星形,一般常与紫薇(crapemyrtle)搭配。参考数目33之图版37是十五世纪的瓷器。〔参阅图版7a10b192325(也可参阅图版14a15?)

 

图版B

 

茶花 Camellia japonica L.;中文名为山茶。此花尚不能辨识,可能如图版27左上角的如意云肩饰板里的花朵。

 

菊花。参阅图版A,2. Chrysanthemum indicum L ( C. japonicum Thunb);中文名为菊。此花朵伴有繁茂的锯齿状叶,系此花几个品种的特征。有时,表现为缠枝形式,有时分开作折枝花形式。普通的青花瓷和蓝地白花的瓷器上都能看到这类花;在同本组关系较远的早期青花瓷上(例如:33 Nos.16913),以及十五世纪早期的瓷器上(33Nos. 141517192325)也有出现。这类花在十五世纪早期之后似乎已不是青花瓷装饰的主要元素。〔参阅图版910a111220273033343639a&b。〕

 

鸡冠花Celosia cristata L.; 中文称为鸡冠。显然此花不常用于瓷器的装饰,但图版33中间饰板的右下角处能看见此花。

 

紫薇。参阅图版B5. Lagerstroemia indica L.; 中文名为紫薇。多见于早期瓷器的边饰中,藤蔓蜿蜒,此植物的叶,蕾和花皆可见;间或可见一种六瓣,星状花朵,此非为紫薇,却似射干。这种结合似乎可用来填充“如意云肩”结构。十五世纪早期的瓷器上少见此花,而且再现的手法似乎也有所改变。(参考书目33之图21374546;参考书目56之图40;参考书目50之图54)〔本卷图版:7a10b192325。〕

 

萱草 Hosta sp.; 中文为萱草。此植物可能是图版7a中麒麟身下生长的宽大的单子叶植物。同样形状的植物在图版33中一只小青蛙上方和图34中蟋蟀的右侧。

 

浮萍。参阅图版C1 Spirodela polyrhiza Schleid.;中文名为萍。此类小型水生植物可见于环绕鱼儿的构图中,花有三瓣,易辨识。〔本卷图版832

 

图版C

 

鳗草。参阅图版C1. Vallisneria spiralis L.;中文名为苦草。此种水草也一般与鱼一起出现,笔画优雅,借悠缓的流水,烘托出懒散悠闲姿态。同时代的龙图案中,这种神奇的丛生植物出现在龙的肘部,画法意态如前(图版252636)。后期水中鳗草的表现手法完全不同,魅力大减。(如:参考书目33之图 106114;参考书目7卷首插画及图版1920。)〔本卷图版832。〕

 

蕨类Filicales sp.;中文名为蕨。这种长长的,似刀刃的叶子常见直立于瓷器和花瓶颈部,一般被笼统地称为“蕉叶”;但由于表现形式和性质的模糊,有些植物学家又不愿仔细辨别,感觉这种植物更可能是蕨类。在目前这组瓷器中,这种植物仅出现了三次,虽然在早期青花瓷中它并非罕见(如:参考书目33Nos.2918212226)。本卷图版7b中,芭蕉植物旁生长着一种难以辨识身份的植物,似乎是蕨类的变形,但这种判断很难证实。同时,我们还注意到这类形式同十五世纪穗叶的变形手法有些相似(参看下页)。〔图版3639a&b。〕

 

灵芝 Fomes japonicus Fr.; 中文名为灵芝或称紫芝。在后期瓷器中,这种菌类成为瓷器设计中常见纹饰之一,而且形式更趋固定,同时在其他的媒介如纺织品、漆器等中也颇常见。我们注意到,在图版14a的中景篱笆拐角处出现了这种植物。十五世纪瓷器中的例证可见参考书目31之图版7

 

葫芦 Lagenaria leucantha Rusby; 中文名为葫芦。这种普通植物仅用于纯粹的陈设目的;干燥的壳上可烧制烙炙图案,坚硬中空的外壳也可用于制作蟋蟀笼。果实本身不可食用,用处不多。不常用于青花瓷的装饰,但在图版34中螳螂和飞蛾上面这种植物的果、叶和蔓依然清晰可辨。

 

葡萄。参阅图版C3Vitis vinifera L.; 中文称葡萄。这种水果以恰当的叶和蔓来表现,总是伴着瓜果、牵牛花和芭蕉簇拥着出现在大盘的中间部分。在十五世纪早期的青花瓷的装饰中,葡萄的地位也很突出(例如:参考书目33Nos. 3741),但在那一时期,它们表现在粗大的枝丫上,连同藤蔓,枝叶一起,构成了所占据区域的整个图案。〔图版314a&b23333738。〕

 

莲花。参阅图版A,5C,2 Nelumbo nucifera Gaertn.; 中文名为莲。这种常见的水生植物不仅出现在中国各个时期装饰中,最早可追溯到汉代,而且在整个远东都可以发现。基于本研究的目的,我们注意到这种植物的两个用途很显著。最显著又最平常的就是缠枝莲,由莲花和它奇异的叶子构成,常表现在许多大盘边沿和底边之间的内外壁。花朵本身倒挺平常,引人注目却是它的叶子。从植物学而言,叶同花不仅没有关联,而且似乎也根本不存在。叶基处有两片回卷的厚重的叶片,往上有尖利的叶刺从两边突出,叶势从
 
此处继续呈曲状状延伸至叶尖。不止一种叶型,差异尤其体现在叶子两边的突出的叶刺上,典型的是每边各有两个,有时每边只一个,有时一边两个,另一边一个,有时甚至没有叶刺。整片叶子或者又长又细,或者宽而收尾突兀。在其他时期的青花瓷上,我们没有发现雷同的画法。然而,无须质疑的是,在整个明朝时期的瓷器中绝大部分莲叶都是由这种莲叶演变而来的。无论叶刺和顶端怎样,厚实翻卷的叶片总是最能显现莲叶特征,尽管有时叶片不匀称,乍看之下难以辨识。有时,只剩下两片莲叶,有时其中的一片的顶端又自己绽出一片小叶,造成不对称之美感。这两种的叶型演变可以在参考书目33之图版33上发现。同一种盘子上,经典的原型依然盛行,却同时进行了一些奇怪而又有趣的表现手法方面的修改,这种情况可以参阅图版7b中凤凰头部右边的图案;在构图的底部,芭蕉两边的难辨类属的植物旁也能发现同样的形状。另一个奇异的修改出现在图版18的瓷碗中央,及图版38a间隔出现的如意云肩尖端上。 我们挑选了十五和十六世纪的较多的例证供比较(例如:参考书目33之图版3645566264687888101104112117及最后重印本之图版151153)。(本卷图版367b81314a161719222425272831343637a&b38b40及每件盘碟外边。)

另外一种莲花的形式明显与本时期相关,表现为莲花生长在池塘中,伴有其它的水生植物,有时还会出现鸳鸯和鹤。这时的叶子是真正的莲叶,长在高高的茎杆上,表现的手法也相当写实。在十五世纪存在着这种类型的的变异形式(例如:参考书目7卷首插画、图版192024a;参考书目31之图版75);然而这些例证中,莲花有同龙一起出现的,有同鱼一起的;给人的印象也不再是池塘里长满植物,占据着整个画面,因而,也就没有造成辨别的困惑。参考书目33106114是十六世纪的例证〔本卷图版45112027。〕

 

牵牛花。参阅图版A1 Calystegia japonica Choisy;中文名为旋花,口语称作喇叭花。常见于充盈大盘中央的簇拥的构图中,伴有葡萄、瓜果和竹子。Calystegia属原产中国,花呈粉红色或蓝色;另一种蓝色花的喇叭系Ipomoea purpurea Lam.,原产中南美,中国约在十六世纪前未见此品种。瓷器上有一种牵牛花的叶子与现实中所有常见品种(Calystegia, Ipomoea Convolvulus)不符,疑为画工的杜撰。后期的青花瓷上,该花仅在一只造型奇特的罐上出现过一次,罐体呈正方体,脚部高大俏丽,颈部呈圆柱状,配有环形手柄;此类一般称为宣德瓷,有些标有纪年,但有些也可能产于十六世纪(例如:参考书目33之图版120121)【注45.参考书目:42,页码4-5。】〔本卷图版37a&b14a&b3738。〕

桃子。 Prunus persica L.;中文称桃。多见于十五世纪及其后的瓷器上;本组瓷器中一只花瓶(T.K.S.1471)上出现这种水果,但在图版33中未出现。

 

牡丹。参阅图版A6 Paeonia suffruticosa Andr.;中文名为牡丹。花朵硕大饱满,常表现为花叶相伴,其叶可识,有时富于特色的花瓣也会出现。用于传统的青花瓷,或蓝地白花上,分布于盘碟和碗的折沿;也可作为大型琢器的主体纹饰带,表现得更饱满细致。我们还注意到其它的表现手法。此种图案直到十五世纪早期,一直为主要的装饰要素(例如:参考书目33之图版14161920),但约在1450年前后,此纹饰很大程度上已不再使用。〔图版7a910a&b1214b182628-3133353639b40。〕

 

松树Pinus sp.;中文名松,松是笼统的称谓,常见植物,无法进行更细致地归类辨识。常见于明代瓷器装饰中,图版21中以“岁寒三友”之一出现——松、梅、竹。十五世纪的例证可见参考书目33之图版2874

 

石榴 Punica granatum L.;中文名安石榴。在这一组瓷器中仅出现在一个花瓶上,也用于十五世纪标准的瓷器中。(如:参考书目33之图版545661)。〔本卷图版33。〕

 

Prunus mume Sieb. & Zucc.;中文名梅花。一种常用于明清时期各种瓷器装饰的植物。本卷图版21中以我们熟悉的“岁寒三友”之一出现。

 

万年青Rohdea Japonica Roth;中文名为万年青,本卷图版7a中麒麟下面,生长在岩石上的小型单子叶植物可能就是此种植物。该植物在西方似乎没有通俗称谓。

 

荸荠。参阅本卷图版C1Eleocharis tuberosa Roem.&Schult.;中文名为荸荠。见于水生景观,看似两个或三个气球,各以须状的细绳系着一个气球。从十五世纪到十六世纪的水生图案中,一直使用荸荠(例如,参考书目7卷首图版和图版1929a33Nos. 114115)。〔本卷图版4832。〕

 

水蕨。参阅本卷图版C1. Marsilia quadrifolia L.; 中文名为蘋。见于水生图案中,以其四片小花瓣可辨。十六世纪的画法可见参考书目33115。〔本卷图版832

 

西瓜。参阅图版A3. Citrullus vulgaris Schrad.; 中文名为西瓜。常见于一些大盘中央植物图案群中,同时出现的有牵牛花、葡萄、竹子等。十五世纪,有时成为盘子的主要装饰(参考书目50之图版217),并见于成化瓷碗上(参考书目51之图版83;参考书目51之图版134)。〔本卷图版37a&b14b23333738。〕                                                       

(待续)

 

 

 

1月7日  星期日

鉴品赏评(2)                

汉代玻璃蝉

(鉴品号:鉴4058)

 

图558A 玻璃蝉(汉代)

 

图558B 玻璃蝉(汉代)

简评:

  此玻璃蝉与前所示汉代龟钮章系同一来源,应是同坑出土。造型简古,具汉代玉蝉风格。刚折流畅的线条是运用“汉八刀”(汉代玉雕刀法之一种,制作风格简古玉器时用之)刀法的效果。汉代玻璃蝉较玉蝉罕见,更为难得。此玻璃蝉与前所示汉代龟钮章都是研究汉代玻璃器不可多得的实物,具有不可低估的学术价值。

 

1月8日  星期

鉴品指赝(1)

青铜飞鸟纹镜

(鉴4107)

此镜为仿唐赝品。主要问题:

1、唐代铜镜是继汉镜后中国铜镜艺术的又一高峰,制作水平精益求精。而此镜工艺粗糙,艺术水平低劣。具体表现在其图案纹饰十分模糊,线条呆板,不流畅,与唐镜图案纹饰之清晰(精品可达毫发可辨之程度)、线条之流畅形成鲜明对比。表面布满铸洞,甚至留下明显铸瘢,铸线。(这些瑕疵在唐镜真品中很难见到,即使有明显铸瘢,铸线也会在上市前修掉。)

2、人为制作之“黑漆古”,视觉效果不自然。(此镜镜面“黑漆古”显云母光泽而不是黑漆光泽;镜背“黑漆古”显亚光性,亦非真正古铜镜黑漆古特征)

3、伪锈明显,锈层单薄、漂浮。锈色不自然,锈斑分布不合理。

图559A 青铜飞鸟纹镜

 

图559B 青铜飞鸟纹镜

 

图559C 青铜飞鸟纹镜

 

图559D 青铜飞鸟纹镜

 

郑重声明:顷见有个别不同意见者(包括相关鉴品收藏人、买卖人或利益相关人),因不同意本人鉴定结论,而对鉴定人实施人身攻击和人格损毁,甚至造谣诽谤,恐吓威胁。(此类情形读者诸君在网上亦可见一斑。)为此,本人郑重声明:1、本 人所有的鉴定结论(包括本“鉴品指赝”栏目的文字),只代表鉴定人的个人意见,并且只代表鉴定人当前的个人意见。 由于个人才疏学浅,失误之处肯定不少,欢迎任何感兴趣的朋友(包括鉴品收藏人、买卖人)提出不同意见,进行学术讨论。2、言论自由是任何一个公民的天赋人权,每一个公民都有发表自己对任何事物的看法和意见的权利,哪怕其言论未必正确,只要不违背法律,均不应受到无辜攻击和威胁。提醒所有恶言散布者,对任何一个公民实施伤害(包括言论伤害)都是不道德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于实施攻击者和为其提供发布不道德言论平台的报刊、网站等,本人始终保有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3、本人始终不会因为屡受人身攻击而放弃自己的言论权利。

 

1月9日  星期二

古字十口,真理唯一

裴光辉

  古董商曾对我说“古玩无真假。古字十口,一人一个说法。”这显然是为某些不法古玩商的售假寻找开脱理由。就像“古玩不打假”的说法一样经不起推敲。古玩的真假有时确实扑朔迷离,即使在专家之间也会有争论不休的情形出现。但客观真理毕竟是存在的,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将来可能迎刃而解。不能因为一时解决不了,就说“古玩无真假”。

 

 1月10日  星期

 

赝品元青花“锡光斑”特征

裴光辉

  赝品元青花之青花色浓处也有所谓“锡光斑”,但并不闪银亮光泽,而呈现灰黑色膜状斑点或斑片,这种难看的灰黑色斑是所有古代青花瓷(不仅元青花)所不见的。 (见图560、图561、图562)

图560 赝品元青花的"锡光斑"1

 

图561 赝品元青花的“锡光斑”2

 

图562 赝品元青花的“锡光斑”3

 

 

1月11日  星期 四

  大件瓷器釉薄而匀者年代多不久远,此为百验不爽之经验。

 

1月12日  星期

  玉沁脏而乱者多赝品。

  青海白玉、俄罗斯白玉及阿富汗白玉与和田白玉之异同

裴光辉

  青海白玉、俄罗斯白玉及阿富汗白玉与和田白玉颇相似,尤其是前二者,玉贩常以之充当和田白玉出售。与和田白玉比较,青海白玉透明度较高, 无油性或油性小。俄罗斯白玉显“死白”,白度虽不让和田,但缺温润。阿富汗玉实乃白色大理石之细腻 者,无油性,温润程度尚不及青海白玉和俄罗斯白玉,并且硬度很低,以玻璃划之,可见明显划痕,称之为“玉”只是约定俗成,实无“玉性”可言。

 

1月13日  星期

瓷器釉面有铁锈斑点者多为现代赝品

裴光辉

  有不少现代赝品瓷器,为显示古瓷的“不成熟特征”,常在施釉时添加含铁色剂使器物烧成后出现铁锈斑点。(如果是仿青花器,这种伪装的铁锈斑点不是加在青花纹饰上面,而是点在青花之外的白釉上)其实真正的古代瓷器,除出自装饰的目的而特地加上褐斑(如青瓷点褐斑、青瓷褐彩、铁锈花等),几乎不见因釉药提炼配制不精而出现的铁锈斑点。至迟在唐代,瓷器釉面以能烧得纯净无瑕了。诸如越窑青瓷、邢窑白瓷的釉面均是纯净无瑕的,基本上难以发现什么因釉药提炼不纯而出现的黑褐斑。因为当时要做到釉药中不含铁,已经不是难事。而如今的古瓷伪造者即使在仿元明清时期成熟形态的瓷器上也刻意在施釉时添点含铁色剂,这真是弄巧成拙。请验以古代瓷器真品(尤其是元明清瓷器),能发现其釉面上有明显黑褐斑点的,万不及一;而在现代赝品瓷器中却屡见不鲜。因此,如发现瓷器釉面上有铁锈斑点者不可不警惕,如果铁锈斑点非常明显而夸张,则更需小心为妙。 (见图563、图564)

 

图563 赝品瓷器釉面上的铁锈斑点1

 

图564 赝品瓷器釉面上的铁锈斑点2

 

 

  1月14日  星期日

正确理解“汉八刀”

裴光辉

  “汉八刀”是汉代流行的一种玉雕刀法。但有人误以为只有汉代才有“汉八刀”,而且汉代玉器都是使用汉八刀。其实“汉八刀”的出现要比汉代要早得多。这种技术含量很低的简单工艺在新石器时代的玉器上就出现了,汉代以后也不乏使用汉八刀的玉器。而汉代玉器也并非清一色都使用“汉八刀”,汉代玉器中的精品常常是多种工艺并用的,其中包括“高古游丝”等非常细腻优雅的工艺。“汉八刀”只有在造型抽象简单的“写意风格”的玉器上使用。如在葬玉 (玉蝉、玉猪等)中就普遍使用。有人将“汉八刀”视为汉玉的工艺成就,并且作为鉴定依据,这实在是大错特错。是否使用“汉八刀”并不能作为判断是否汉玉的依据,也即:使用“汉八刀”的古玉未必就是汉玉;没有使用“汉八刀”的古玉未必不是汉玉。

 

“符合较好”是什么混帐话!

裴光辉

  见国内许多所谓古陶瓷科技鉴定的报告书都有“送鉴瓷器胎釉成分与元代同类瓷器胎釉成分符合较好”之类的结论性句子。每读到此类语句,都未免疑惑:

  疑之一,报告人的中国语文水准何以低劣如斯?“符合较好”是什么混帐话!这样的病句连小学生的作文都不会犯,作为严谨的科技检测报告,更应以规范顺畅的现代汉语来表述,怎么可以出现这种狗屁不通的病句?而且这样的病句不是偶尔见之,我见过的出现这类病句的报告书已经超过100份。开始还以为是外籍人士作的报告书,因对中国语文不很精通,难免不类,但见其签名,分明是中国科技检测机构的国人,于是就更为不解。

  疑之二,“符合较好”虽为病句,其意庶几可知。但从科学报告的语言要求来衡量之,则又有一层不解:科学报告的语言要求准确、明白,应规避含混不清和模棱两可的语言。例如可用“符合”“不符合”或先给出一个“符合”的量化数据,如95%,然后得出“基本符合”结论。而此“符合较好”是符合到了几成?到底符合到了几成才叫“符合较好”? (报告书又没有给出“元代同类瓷器胎釉成分”的数据,所以读者也无从自己推算到底符合到百分之几)再者,难道还有“符合不好”的说法吗?按科学规范的语言表述,要么就是符合(或基本符合),要么就是不符合。这种含混不清的表述显然降低了报告书的学术品质。然而,就是这种含混不清,不负责任的报告书,竟然被不少人奉为“圣旨”,作为印证某件稀世藏品的“科学通行证”“权威报告”和“终极审判书”。(不妨直言:我见过的出现上述情形的报告书许多出自国家博物馆文物科技保护中心这样的“权威机构”)

 

1月15日  星期

   香港读者电邮谈《格古日记》,言“此间人士称《格古日记》为文物鉴定之《圣经》,不知先生以为然否?”回复说:“这种过实的说法,在内地也有所闻。但 拙人始终不敢认同。拙人始终不欲以真理拥有者或代言人自居,故随时都有可能修正自己的所有结论。这种情境与《圣经》之一字不可改易如何相提并论?这是本质的不同。《格古日记》展示的是一个对真理的求索的过程,而不是先知的启示录,它将永远处于对“经典”、“教义”的反叛中,永远处于自我纠错的动态中,视《格古日记》为‘文物鉴定之《圣经》’,其实是没有读懂《格古日记》。”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