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六)

2004年

7月16日           星期五

韩国客在线送鉴9件,真品两件:青花花鸟图四系短流壶(清代)、道光款粉彩三多纹盒(民国)。

 

图97A(原图108)  青花花鸟图四系短流壶(清代)

图97B(原图108B)

 

7月17日           星期六

        北京客在线送鉴3件,全赝品。

潮州市收藏家协会会长卢宁瑞、副会长李炳炎来访。李炳炎先生惠赠其著作《宋代笔架山潮州窑》一书。笔架山潮州窑我曾去考察过,宋代瓷器残件俯首即可拾取。现在听来客说要捡瓷片已不容易了。

 

7月18日           星期日

鉴玉一得

阴线刻画峻深者多非古玉。上手涩者非古,上手虽滑腻但是有粘手感者非古玉(人为包浆所致)。

钉金沁真者色浅,陷坑浅,有光泽;假钉金沁多呈褐色,陷坑深,暗淡无光。

假“唐斑斓”以王水等强酸腐蚀,然后涂各种化学颜料。投入开水中数十分钟取出,可闻异味(非土味,是化学药水味)。

      上硝基清漆的伪古玉,包浆很漂亮,且不黏手,须特别留意。辨伪方法:用小刀取局部一刻即现原形。

 

7月19日           星期一

  造假动态:近日出现许多康熙青花外销瓷,皆景德镇仿品。画工繁缛精致,但笔力疲弱,没有精神。(图98、图99)

 

图98(原图109)  青花山水图花口盘(赝品)

图99(原图110)  康熙款青花开光人物图盘(赝品)

 

7月20日           星期二

福州客在线送鉴2件,全赝品。其中粉彩花鸟图缸口沿的假剥釉不是采用早先的锐器凿击法,而是在上釉前在生胎局部敷一层颗粒状耐火物质,然后才上釉焙烧,出窑后该局部自然剥落。此法运用亦有年矣。若以观察茬口之斜直辨其真伪必然上当。(图100)

 

图100(原图111)  粉彩花鸟图缸口沿之人为剥釉

 

7月21日           星期三

        尼泊尔流入之金铜和红铜藏式佛像本非故意作假的仿古赝品,乃其地制作用以供养者,因都为佛弟子虔诚制作,制作精工,且恪守像教轨范,其尺寸比例自明清以来数百年没有变化,故被国内古董商贩利用作为古佛像兜售,一些精品作旧以后登入国内大拍卖行。

  尼泊尔流入之金铜佛像许多都是传统的水银法镏金,并非有人所说的都采用电镀金。若仅据镏金法判断古今,必然误判。

  明清铜佛底部处理之区别:明代为“兜底”,即底边包卷住底盖,又称“包底” “卷底”;清代为“剁底”,在底边剁出几处三角尖刺顶住底盖。

 

7月22日           星期四

 览福建拍卖行网站。该行2004年春季拍卖会预告中推出一件据称是明代德化窑 的 “颜俊高”款绿釉贴金观音坐像(图101),标出参考价600万-800万元人民币。

 此像我认为实为开门赝品:第一、德化窑从开窑到近代从来没有绿釉产品,这是熟悉德化窑的人尽知的。无论是传世品,还是出土物,至今没有任何一件属于德化窑的绿瓷发现(哪怕一块绿色瓷片也不见),也就是说古代德化窑决无绿瓷产品,这好比古代龙泉窑决不会出现斗彩瓷一样,乃常识问题。第二、此观音形象呆板、身姿僵硬,五官、手足处的细部刻画颇为粗糙,与明代德化窑造像工艺之细腻,神韵之生动不可同日而语。尤其面部特征与德化窑观音造像相去甚远,却与近年莆田仙游仿造者十分逼似,故其出处应为现代的莆田仙游民间仿古窑口。第三、人为作旧痕迹明显。裸露部分(脸部、胸部、手足)脏兮兮,一塌糊涂,绿釉的衣褶处竟然也有大片污物积垢。对照明代何朝宗大师的渡海观音及故宫等地明清德化窑经典之作,衣褶处没有一尊不是纤尘不染,何曾污染如此大片污物积垢?即其全身各处几乎也是干净如新的。此尊则不然,不但脏得一塌糊涂,并且脏得极不自然,乱涂胡抹一气,毫无自然旧貌应有的层次感和规律性。

 如此艺术性低劣,作伪手段底下的臆造品(因德化古代没有绿釉产品,故此像宜称臆造品)竟然可估参考价600万到800万,令人大跌眼镜。

 又 “颜俊高”一名十分冷僻,德化地方史料记载十分简略,只说是明代正统、景泰间一瓷窑作坊主,曾依古法造了一个窑,推进了当地窑业的发展,如此而已。并没有关于他从事瓷雕(或制作瓷器)的记载,更没有任何作品传世(此署款绿釉观音纯属托名伪造)。但拍卖行却宣称其为“明代成化年间,德化窑垦拓者和奠基人”(见附文),这岂非杜撰瓷史?且古代德化瓷窑数百上千,造了一座袭旧而非创新的窑场如何便成为“德化窑垦拓者和奠基人”?

      德化窑之创烧最迟也在北宋(有人认为始于唐代),宋代德化窑产品已相当成熟,并远销海外,此后历元明清窑火不断。如何到明代成化年间才冒出一个“垦拓者和奠基人”?且在中国古代瓷史上从来没有个人作为某窑口创立者或奠基人的事实,也没有这样的说法。历史上民窑的形成乃无数工匠以生存、生活为目的,以市场为契机和导向的自发行为,如果说有所谓的“垦拓者和奠基人”也是一群无名可考的人(工匠),决不会像书院、诗社那样有一个山长、社长。而官窑则秉承统治者意志而设,更没有什么“垦拓者和奠基人”(有督陶官员,但督陶官决不能称某官窑的垦拓者和奠基人,如必称之,倒不如说某皇帝是某官窑的垦拓者和奠基人,但显然也不是。)

该拍卖行还在雅昌网站吹嘘此颜俊高是“明代瓷都德化陶瓷经营家。德化三大名家之一”这就更好笑了,既说他是一个卖瓷器的(“德化陶瓷经营家”),又说他是瓷艺创作的“三大名家之一”(意为与何朝宗齐名?因我们知道明代德化窑名匠如欲排“三大”,何朝宗是漏不掉的),古代德化窑哪有这样的人(现代倒有一个)。查遍有关古代德化窑名匠的资料,何朝宗、林朝景、张寿山、陈伟……皆赫然可见,惟独不见有“颜俊高”者。

      古董商缺乏常识,杜撰瓷史,令人叹惋。而鉴定家竟然也置常识于不顾,信口雌黄,奈何。

 

图101(原图112)  绿釉描金半跏观音像

(按半跏趺乃佛教仪轨之一,非此像所示之状。此观音像倚几竖膝乃一般休闲坐姿,决不能称“半跏趺”或“半跏”。“半跏趺”决不可倚几,也不可竖膝,否则违制矣。“半跏观音像”是拍卖行所聘专家的叫法,并不正确。)

 

附拍卖行原文

为把好第一道“质量”关,本次拍卖会前特聘请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内著名陶瓷鉴定专家叶佩兰老师和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特邀专家、杂项鉴定专家李久芳先生对全部拍品逐一鉴定,在送拍的近千件拍品中精挑细选出118件历代瓷器,138件历代杂项。

256件拍品可谓精彩纷呈,118件瓷器中,最早的有宋代汝窑的玉壶春瓶,宋代龙泉窑的瓶、炉、盘,宋代湖田窑的青白釉执壶。最让收藏家惊喜的是明代成化年间,德化窑垦拓者和奠基人颜俊高的一件绿釉描金半跏观音像……

 

7月23日           星期五

陶瓷鉴定有两个基本原则:第一原则是综合判断原则。在每一件陶瓷器上面可供我们考察的有这么一些方面:器胎(又称胎骨、胎土,古代文献称“土脉”)、釉层(又称釉水,细分还有釉色、釉质、釉泡、釉病诸多项目,而釉病又有漏釉、缩釉、棕眼、剥釉、甭釉……许多“症状”)、器型(又称形制、造型)、纹饰(图画纹样和装饰)、款识(器物上的文字和记号)、工艺(制作工艺,如成型工艺、装烧工艺等,项目也不少)、旧貌(分传世物旧貌和出土出水旧貌。传世物旧貌指因使用、移动、长久接触灰尘、水分、甚至空气和光线导致外表的变化;出土出水旧貌指器物长期埋藏地下、浸泡水中导致器物表里的变化及器物上的附着物),这六个方面乃鉴定陶瓷的基本面。正确的鉴定结论应该是这些基本面综合考察的结果,而不能以某一个方面、单个项目的代替综合考察。当然在一件具体器物上并不是上述六大方面都具足,在许多情况下总有一项或几项阙如或缺失,但存在几项就必须周察几项,这乃是综合判断原则的体现。

综合判断原则乃器物正面判断(真品判断)的“铁律”,只要器物有一项基本面方面的信息不符合真品特征或存在疑点即不能下真品结论。

综合判断原则其实乃鉴定常识,不是非得专家才知道的高深理论。一般文物收藏爱好者都能知晓,可偏偏一些鼓吹“科技鉴定”的专家不懂:其所谓“成分分析”“微量元素分析”只完成了一件陶瓷器在胎釉方面的分析,其他诸多基本面一概弃之不顾,而居然能得出某器物的真品结论,这显然违背了综合判断原则,也违背了思维科学。而违背了思维科学的科技手段之应用能得出“科学结论”来吗?

鉴定的第二原则为一票否定原则。即某件器物如果有一个基本面的信息不符真品特征或存在疑点,哪怕其它基本面都无问题,也只能是赝品。但需明确此一票否定的“一票”,是有界定的,它仅指对鉴定起关键作用的器物基本面信息,即上述六大方面。而每件器物上往往既有基本面信息,还有非基本面信息,如器物来源、器物上的现代留痕(包括人为作旧痕迹)等等。有人鼓吹一票否定制,只笼统论之,甚至针对器物上所有信息,包括非基本面信息也要采取一票否定原则,这看似严谨,实际粗糙,殊缺辨证思维,将导致一些真品被无辜“枪毙”。如本是真品而被无知的古董商贩作旧的器物,即不可因为仅凭其上有人为作旧痕迹而毙之。

 

7月24日          星期六

雅昌网站,见福建拍卖行2004年春季拍卖会预告中有一件标明为北宋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的花瓶(注明有赵青云鉴定证书)。估价为51万到61万元人民币。初听一客告之,还以为此价为拍卖行的佣金,按北宋汝窑全品相作品,起点在一千万人民币当不为高估,且也应是行内共识,那么以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收取佣金,差不多在此数。转想也不对,佣金哪会告示?于是上网看看,果然是估价,这就低得离谱了。估价虽不是成交价,但也反映出拍卖行对古代艺术品的认识水平。五六十万人民币,现在即使清代盛世官窑品都不止此价。一件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在20025月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以四千一百五十万成交(买获者张永珍女士其后捐给上海博物馆),而此件所谓北宋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完整花瓶的估价竟然只是雍正粉彩橄榄瓶的零头。

古代艺术品估价似乎只是古玩经营者或收藏者关注之事,非清高的鉴定家所应涉足。其实大谬不然。鉴定家除必须倾力于鉴品真伪之辨别、年代之判断、鉴定学术之研究外,尚需对各种古代艺术品作出价值判断(古代艺术品的艺术价值有高低之分、等级之分,这是客观存在的,鉴定者对之焉能熟视无睹?且能否对各种古代艺术品作出正确的价值判断也是鉴定者业务水平的体现)。而古代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之高低、等级可说是千差万别的,决不是用“高”“底”“很高”“很底”“较高”“较底”……诸如此类的粗略模糊语言来判别。应该有一把刻度更细、表述更准确、更具可辨认性和可操作 性的尺子,这把尺子就非“价格”莫能胜任了。价值产生价格,价格体现价值,这既是经济学原理,也是艺术评价的重要视角。只有通过价格评估这把尺子的精测细量才能使艺术品的艺术价值得到具体而不是空泛、清晰而不是模糊的体现,使“艺术价值”成为可以感知、可以触摸的东西。

因此,能否胜任对鉴品的价格评估,是鉴定家水平高低的一个标志,价格评估决不是有人认为的非关鉴定家事或鉴定家不应分心涉足之事。(有人认为鉴定家关注古玩价格是偏离专业,甚至认为是染上“市场意识”“经营意识”,误也。)设想,如果一件北宋汝瓷被鉴定家估价为人民币一两百万,甚至几十万,这除了说明其人不懂行情外,不也说明此人对汝瓷的艺术价值根本没有认识,甚至根本不懂汝瓷吗?进而不妨也可以说此人根本不懂中国古陶瓷吗?因为大名鼎鼎的汝瓷尚且不能认识其艺术价值,怎能对中国古陶瓷的艺术价值的有总体把握,既对中国古陶瓷的艺术价值没有起码的认识,怎能说懂得中国古陶瓷?因此可以相信此北宋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经过了汝瓷资深专家赵青云先生的鉴定,但决不可进而相信其估价也是赵先生给估的。

 

7月25日           星期日

    广东中山客来电话询问鉴定事。他有一白瓷碗说与我《定瓷》一书上的“一模一样”,已请北京老专家鉴定为真品,有证书(发来北京鉴定书的封面,却没有将内页发来),说不需要再鉴定了,只要给他估个价,并“想拜托您给介绍买主”。我说介绍买主这个忙 应该帮不上。估价可以,但必须先在我处鉴定,别处的鉴定结果我不见得就认同,哪怕是故宫的专家。  

        估计他是做古董生意的。我的鉴定并不拒绝包括古董商贩,但许多古董商贩并不是诚心诚意的求鉴(东西他自己心里早已“鉴定”好了),而是想从我这里找市场,也就是想“拜托”我利用自己的影响为他们介绍买家,有人来信中甚至提出成交后给我分成。他们大概没想到,这种信不但不能讨好一个敬业的鉴定者,反而会增其反感,令其感到人格受辱。

 当然对于某些“鉴定家”则不一定这样看。北京有位李老兄,编了几本只见剪刀功夫且乱标价的“历代瓷器图录”,在媒体亮相几次(发表一通有关官窑民窑书款位置如何不同之歪理邪说),到瓷器鉴定培训班讲过几场“学”,遂认为有了“本钱”,乃数次南下“游历”(南方“大款”多),主动攀交古董商贩,于是被闽南的古董商贩当作是“鉴定名家”拼命吹捧,谓其仅在厦门就有弟子三千(不知有没有“贤人七十二”?)。而这位老兄也在一群古董商贩簇拥下在与其合作甚欢。一次应一藏家邀请与之共同切磋一件康熙青花瓷器,其看两眼即说为新,问他新在何处?他说,比如瓶颈内壁这一道一道的就是机器做留下的痕迹,所以不可能是古的。如非亲自在场、亲自耳闻,我真不敢相信这种外行无知的话竟然是出自“北大分校客座教授”“北京市文物局副研究员”“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口中。此“鉴定名家”竟然把瓷器手工制作(拉坯)的旋纹看成是“机器做留下的痕迹”,难道用石膏模注浆成型的没有旋纹的瓷器反而才是手工造了?

 

7月26日           星期一

    青海客来电问送鉴物图片是否收到,并咨询现代德化窑仿品有没有“糯米胎”的?答说有,比糯米还糯米。古代糯米胎还多少有些杂质,现代仿则过分纯净,过于细腻,过于柔软。甚至纯是“糯米”,古代为防止烧窑时变形,没有纯用“糯米”的,必定加入“梗米”(“糯米”、“梗米”语出《天工开物》,分别指高岭土和瓷石)。现代仿的为避免给人以过分纯净的印象,还在成型的生胎上点上几处氧化铁之类杂物,造成旧胎“铁锈斑”假象。(不止德化窑仿品,景德镇仿品也有)但很不自然。胎里固有的与成型后加上的可以分辨出来。

 

 

7月27日           星期二

    研究瓷片的好处(优势)之一是能非常真切地观察古瓷的胎。由于是残片,其断面便将器胎的所有信息暴露无余,包括胎的厚度、呈色、气孔状态、颗粒状态、胎质纯度、杂质状况、吸水性能、硬度……等等,这些器胎信息在不同时代、不同窑口都有或明显或细微的差别,这是瓷器鉴定的一个重要视角。而这些信息却是整器难以完充分披露的。整器基本为釉层包裹,只在器底接触面(外底、足端处)及漏釉缩釉处显露“冰山一角”,且这些有限的“露胎处”披露的往往不是瓷胎的真实信息,而常常是“假象”——往往是陶衣(化妆土)、氧化层(火石红)、酸碱腐蚀层、霉斑污染层、污物堆积层等等,不是真正的胎色。而这些“假象”过去常被玩赏瓷器的人(包括一些古玩铺出身的老行家)认定为胎色(胎象),写入书籍,误人不浅。盖因他们从不研究瓷片,仅凭“底足”来研究某代某窑的胎色胎象的。(又往往注重官窑器或珍品,怎可能磕下一点来观察真实瓷胎,而又不屑于民窑大量残破古瓷,不入他们的视野)所以他们得到的所谓古瓷器胎的的信息既少而不真实。这种把假象当作瓷器胎象的错误古代也有,比如将汝瓷的胎说成是“铜骨”。实际上“铜骨”是汝瓷的胎的氧化现象,它确实存在,并且普遍,但却不是真正的胎色,真正的胎色前人也有说到,就是“香灰胎”。但什么是“香灰胎”?你最好别去焚香炉前找印证,因为古代的“香灰”是与现代“香灰”不同的,你最好是直接观察汝瓷瓷片,然后你才会明白什么才是古人说的“香灰胎”。

 

7月28日           星期三

    山东客在线送鉴1件乾隆款黄地五彩双耳瓶,赝品。

  现代亚光釉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研制出来了,施用于仿古瓷根本不需再人工消除“贼光”,而现在有的人还撰文大谈仿古瓷的种种过时的消光法,诸如皮砣去光、酸蚀去光等等,还教人如何从釉面辨认人工打磨痕迹和酸蚀迹象,堪笑。而现代一些用柴窑烧制的高仿瓷和特仿瓷即使亚光釉也不用(因为亚光釉还是逃不出道行高的鉴定家的,有时反而“欲盖弥彰”,故干脆不用)。

 

7月29日           星期四

   福州客在线送鉴1件青瓷八卦纹三足炉,明代龙泉窑。精品。(图102)

 

 

图102(原图113)  龙泉青瓷八卦纹三足炉 明代 龙泉窑

 

7月30日           星期五

山东客在线送鉴4件:康熙中和堂款粉彩五老观画图缸、青花狮子穿花图罐、宣德款青花龙凤纹盖缸、青花凤纹罐,都是赝品。

 

7月31日           星期六

文物鉴定应该是一种完全独立的行业,它应该与文物市场、博物馆、政府文物部门保持距离,否则就不能有独立的立场,就不能作出独立的判断、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同样,文物鉴定家也必须保有超然的地位。他不应成为市场的雇佣者(如拍卖行的所谓“鉴定师”)、收藏单位(公私博物馆)的领薪者、政府部门的食禄者。所以西方的文物和艺术品鉴定大多是民间的独立鉴定家个体或个体之组合(私立的鉴定师事务所)。权威的鉴定不在官方,而在民间。(就像名牌大学多是哈佛、耶鲁这样的私立大学一样,西方权威的鉴定机构都是私立的,决没有什么官方的“文物鉴定委员会”之类的名堂)。 (按西方大陆系的艺术品拍卖公司是没有自己的鉴定人员的,鉴定机构或鉴定家独立于拍卖行之外。而英美系的拍卖行则仍延续二百年前的老惯例自鉴自拍,由此也产生许多弊端,近年也开始邀请公司外的鉴定家参与鉴定。)

西方独立鉴定家的服务对象是所有客户,当然也包括市场、博物馆、政府,但不是基于薪金,而是基于对方的邀约,并在对方履行应尽义务(如缴付鉴定费用)后才给予服务。这与中国当下许多工资型鉴定家的地位是有很大不同的,中国当下的工资型鉴定家不具有超然、独立的地位,他们多数是供职于市场(拍卖行)、博物馆、和政府文物部门的薪金阶层,听命于其老板或长官,由此产生的弊端实在不胜枚举。文物部门的种种腐败现象、文物拍卖市场的种种欺诈和黑幕都与中国尚缺乏独立的民间性质的文物鉴定有关。只有当文物鉴定行业从拍卖行、博物馆、政府行政部门(各级“文鉴委”)完全剥离出来,成为超然于三者之外的民间性质的独立行业,中国的文物鉴定事业才能健康成长,才可以成为与国际惯例接轨,被国际文物鉴定界普遍认同的业界。

可悲可笑的是,现在中国的许多文物鉴定者不但没有独立身份,甚至缺乏独立意识——比如以受雇于某大拍卖行为荣,刊于名片。殊不知这只是显示其已丧失了独立鉴定的超然立场而沦为商人的雇佣。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