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七)

2004年

 

8月1日

       读李渔《闲情偶寄》。笠翁在书前《凡例七则》中有“四期三戒”。其“一戒剽窃陈言”说“不佞半世操觚,不攘他人一字,空疏自愧有之,诞妄贻讥者有之,至于剿窠袭臼,嚼前人唾余,而谬谓舌花新发者,则不特自信其无,而海内名贤亦尽知其不屑有也。”这也是我著书作文的金科玉律。回顾自己已出版的十余本文物书籍,也敢当“半世操觚,不攘他人一字”一句,日后见笠翁不怕大声说话也。

        福州客在线送鉴两件:蓝釉留白三足炉(明代)、千秋万岁款青瓷褐彩多层谷仓(南宋),均十分精彩。

 

 

 

图114 蓝釉留白三足炉 明代  

图115a 千秋万岁款青瓷褐彩多层谷仓 南宋

 

图115 b

 

8月2日

       当下文物鉴定界可谓鱼龙混杂,真正有真才实学的鉴定家常被排斥而处江湖,大批南郭先生却稳坐政府文物管理部门,假借官方的舞台胡乱吹笙。“凤凰日以远,燕雀巢前堂”“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可叹有个朋友长期被“官本位”意识所迷惑,找鉴定先问鉴定机构是不是“公家的”或“官办的”,其次问鉴者是哪级职称,却从不问鉴者的学术成果和实际水平。其官本位意识已让他交了几十万元的“学费”,但他仍执迷不悟,仍在相信某些“国家级研究员”的信口雌黄。

 

8月3日

       半年多没联系的一客户又来找我鉴定。他也是跑了大半中国找“真正的鉴定家”,最后说“我还是相信裴老师的鉴定”。他说他把中国的鉴定家分为三类:第一种是懂而不教;第二种是不懂乱教,好为人师;第三种是懂而肯教。“老师您是懂而肯教的,平易、热情、真诚,不服不行。”此仅当鼓励鞭策之语吧。

 

8月4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两件瓷器:建盏、钧釉象型倒流壶。后者为现代工艺品,前者让他带来做实物鉴定。

 

8月5日

     客老卢鉴费以外,另捐一百元感谢费。

 

8月6日

     李学勤先生有一句话可谓至理名言。他说“学术研究决不可以搞‘少数服从多数’,学术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文物鉴定亦然。故我对所谓的“五人鉴定小组”“九人鉴定小组”通过表决,然后以多数定论的做法颇不以为然。实际上,专家之间也有水平高低之分,十位专家的鉴定水准可能就有十个等级,当面对某件鉴品时,就可能有十种结论。而正确的结论只能是一个,水准最高的专家也只能是一个——这就是文物鉴定常常必须是“多数服从少数”的缘故,也是选择鉴定只能定于一尊的道理。有的朋友就一件东西四处求鉴,导致结论五花八门,弄得自己无所适从。实际上四处求鉴,导致结论五花八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因为如前所说,专家之间水平有高低之分,这是导致结论五花八门的根源。问题是他求鉴的方式不对,也就是说,未能找准专家或虽找到了真正有水平的专家,却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思维误区引导下,以为求教的人越多越好,而继续找更多专家鉴定,得到五花八门的结论后,又对先前真正高水平专家的结论产生怀疑或没了信心。然后又去找寻专家,又去四处求证,恶性循环,没完没了,精疲力尽之后叹息说“鉴定没有真正的标准”而不了了之。未能定其一尊的结果是使自己陷入茫然不知所措的地步,既学不到真正的文物鉴赏知识,也收藏不到真品。

 

 

8月7日

       四川客在线送鉴3件:豆青地青花五福捧寿纹折沿盘、富贵双全款酱褐釉缸、万字印款硬陶罐,均清代粗瓷。

 

 

8月8日

     河南南阳客在线送鉴一对錾花银手钏,民国货。

 

 

8月9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4件:青瓷刻花菊纹碗(宋代临汝窑)、青瓷刻花龙纹碗(赝品)、青铜爵(赝品)、蓝釉弦纹三足炉(赝品)。宋代临汝窑产品完整器世不多见,价值应高于龙泉窑同类产品许多。此青瓷刻花菊纹碗刻花工艺、釉色均属上乘,十分难得,可惜残损。

 

图116 青瓷刻花菊纹碗 宋 临汝窑

 

 

8月10日

     读《闲情偶寄》。笠翁说“富贵之家,犀则不妨常设,以其在珍宝之列,而无炫耀之形,犹仕宦之不饰观瞻者。象与犀同类,则有光芒太露之嫌矣。且美酒入犀杯,另是一种香气。”犀角器高于象牙器古今同论,但犀角杯饮酒有异香少有人知,这也可以成为鉴别犀角和牛角等的一个方法(牛角、象牙等制作的杯入酒后决无异香)。

 

 

8月11日

    福州客在线送鉴一件卵白瓷印花双雁纹碗,为元代景德镇真品,可惜缺一大口。

 

 

图117a 卵白瓷印花双雁纹碗 元代

 

图117b

 

 

8月12日

      广州客在线送鉴一山谷铭歙砚,清代物。黄庭坚诗款为寄托款。

       鉴定砚台年代从款铭切入最为便当。新砚刻工与老砚差距太远,不是太过匠气,就是太过草率,少有能兼具书味和刀味者。

 

8月13日

      白铜为清末民国始有,常为水烟袋材料,民间称“白锡铜”。黄铜盛于明代,明以前少有,以青铜为主。明代宣德有“风磨铜”,又成“七宝铜”,据说是郑和下西洋是从域外带来的泊来物,大名鼎鼎的宣德炉就是用它作材料。真正的宣德炉比汝瓷、元青花还稀有。民国《古玩指南》把它说的神秘兮兮,说它还会作天气预报,即欲雨时,炉壁会“流汗”。我见过太多宣德款旧炉,也有明代的,但迄今没有一件能验证此事,莫非还没有遇见真神?

       明清宣德炉的鉴别除铜质有异,还有一关键:明有垫片,清没有。

 

8月14日

       纸寿千年,绢寿百年。但流传至今的唐宋古画却绢本多、纸本少,让人怀疑此话的可信度。但我见过的明代绢本卷轴大多糟朽不堪,有的指甲一摁即成粉末,展卷一次坏一次,只好割下装入镜框,而同期纸本却好的多,这又不能不让人相信这话的普遍性。也许保存环境也至关重要吧。

 

8月15日

       鉴定实际应叫“鉴赏”。能鉴不能赏是许多鉴定人的通病,这在上辈鉴定家那里更为普遍。他们多为旧古董店学徒出身或经营古董店者,文化素养较低,谈不上什么艺术修养,更没有人能写上一篇有关古玩的纯欣赏的美文出来,即使是纯粹谈鉴定经验的篇什也常要别人代笔。有一本影响很大的讲明清瓷器鉴定的书也是其学生的代劳。实际上不能“赏”怎么可以说能很好地“鉴”?“赏”是对古物的艺术把握,每一件古玩上面都倾注了古人对美的理解和憧憬,是古人审美理想的物化。如何在艺术审美层次上与古人实现沟通、对话应是鉴定人的一种必修的技能,也是艺术鉴定的关键。我们从晚清民国以来对古瓷器的一些造型和釉色已经约定俗成的命名上可以想见上辈鉴定家对古人造物的审美情怀是多么的漠视和隔膜——如“棒槌瓶”“油槌瓶”“纸槌瓶”“锥把瓶”“饽饽凳”“鼻涕釉”“唾沫釉”“王八绿”……不但毫无诗意,简直令人恶心,将古人精心创造的审美意境全给糟蹋了。古人在九泉之下如得知其精意创造的作品竟被冠以如此恶俗的名称岂不气活?于此可见上辈鉴定家艺术修养之欠缺,进而其鉴定经验的可靠性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